第336章 豁出去的萬象宗(二合一)

第336章 豁出去的萬象宗(二合一)

『唉..傳言亂人心啊..』

大長老聽完宗主所言,頓時也是心生悲切,『我們二人與宗內一些長老,或許可以不理這些傳聞。

但才入門的一些弟子,與一心向著宗門的弟子,若是在外聽到這些傳言,免不了動手一番,再落外人一些口實..』

『我所擔心的正是如此。』宗主把目光望向了客棧所在的方向,『如今能讓傳言盡散的契機,只有王爺。

王爺名望傳天下,又身為聖上同門師弟,實權在握。

若是王爺開口替我萬象宗求情,想必我萬象宗就能被納入大齊朝廷。

香火領地也不再被其餘家族、宗門等勢力所吞噬。』

宗主說到這裡,洒然一笑,『前些時日我費勁心思,丟盡臉面,所要為的事情,也不外乎是想要護著我宗僅有的香火土地周全。』

『我能理解宗主的苦心..』

長老閉目長呼一口氣,也明白宗主為什麼要去冒險見王爺。

因為縱觀大晉滅國二十餘年來說。

萬象宗在柒合縣的香火土地,已經從一縣百村,變為了現在的一縣四十村。

這也是宗門『香案』,不是歸一人所有,而是分為百份,供奉於宗內祠堂。

不然單單一人擁有的話,其餘弟子如何修鍊?

宗門的香火都是這般,不是私人擁有,而是歸於門派。

也算是把弟子們給綁到了門派的戰車上。

只要這樣,他們要是離宗,或者判門,就可以隨時通過祠堂內的香案,收回香火之力。

可也正是這般。

柒合縣當地的一些大家族,聯合一些當地官員,就以徹查萬象宗內是否還藏有邪教的理由,實則毀去他們祠堂的一些香案。

理由,柒合縣內藏有邪教。

毀去宗內的香案庇護,當地才更好查一些。

再加上萬象宗還真出過邪教,以及總歸屬於晉國遺宗。

萬宗師面對這些官員,是敢怒不敢言。

就怕事情捅上去,吃虧的是他們,還不如丟一些,就丟一些,只要大體香火土地還在就行。

並且柒合縣的這些官員與大家族,也知道毀去太多,可能會讓萬象宗被迫反擊。

於是,他們盡二十年來,事實貫徹了溫水煮青蛙的方針,慢慢蠶食。

最終時至今日。

萬象宗的土地少了一大半。

讓萬象宗從江湖中的一流宗門,淪落到了現在的二流。

沒辦法,香火的流失,代表的是宗內資源的減少。

相對的,土地的流失,也是領地的減少,人才的減少,聲望與勢力的減少。

這般逐漸消磨中,萬象宗就算是想最終反擊,可是也沒什麼能拿出手了。

因為宗內的不少天才弟子,看到宗門逐漸落魄,又遭人口舌之後,趁著境界還不高,就冒著香火丟就丟的風險,離宗而去。

說不定再過十幾年,萬象宗香火土地的減少,新來的弟子越來越少,走的老弟子越來越多,宗門就會漸漸落寞。

再過百年,說不得只能從吳城的『鄉野史記』中,找到萬象宗存在的證據。

更或者大齊再有波動,吳城再次易主,鄉野史記內也找不到了,只能從老一輩那裡,落下一個『吳城曾經有個名為萬象宗宗門』的傳言名字,飯後談資。

這就如小隊六人與莫家三兄弟『背景身份』一樣。

他們所說的宗門與村莊,的確存在。

可要是具體一點,具體到宗內村內有什麼人,這個就不好查了。

如今,宗主就不想讓自己的宗門如此,所以當得知王爺來至的時候,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想要去相迎一番,在朝廷那裡落點影響。

在他們想來,張封張王爺,能代表朝廷。

或者在所有人想來,大齊的土地就是大將軍打下來的。

魔王也是大將軍封印的。

陛下更是大將軍的大弟子,是王爺的同門師兄。

這個世界,講究同門情誼,禮義仁法。

那麼在大齊朝廷內,王爺所說的話,絕對有十足的分量,連陛下都不敢輕易否認,辯駁。

所以只要能投靠到王爺的麾下,甚至是讓王爺幫忙說說話。

宗主與大長老就覺得只要大齊永久昌盛,那他們宗門也能長久不衰。

起碼能保全僅有的香火土地,不讓這些宵小在私自吞併。

『去宗內寶庫..把韻令石取出來。』宗主想到這裡,也下足了心思,準備把門派內的重寶拿出來。

只是長老聽到這個吩咐,卻是眼皮子一跳,有些心驚的勸道:『宗主!韻令石,是我們萬象宗立宗的根本..也是老祖宗傳下來的寶貝..』

長老說著,是一百個不願意。

畢竟韻令石不管是等級高低,威力如何。

可說到底,是開山祖師所用的法寶,意義非凡。

但若是張封在這裡,又見到這塊石頭,怕是也不會驚訝。

因為這塊石頭對於張封來說,就是一塊八階綠色的攻擊性法寶。

這樣的法寶,遠遠比不上鬼都神器,也比不上現在已經晉級到八階的神話弓。

不過,對於萬象宗來說,這塊韻令石就代表最高等級物品。

大長老會勸,也是勸的理所應當。

『宗主三思啊..』長老如今還在勸,『若是把韻令石送..送於王爺..你我將來死後,怎麼面見宗門內的列祖列宗啊..我宗也什麼都不剩了..』

『面見?』宗主看到長老不拿,卻是徑直朝宮殿外面走,準備自己取,『等萬象宗消失了..怕是先祖更加責怪你我。你我更無顏面見先祖!』

『我知道這個道理..』長老一邊追上,一邊還在勸,『可是交出鎮宗之寶,也不一定能獲得王爺的好感..

宗主您想想看,王爺身在帝都朝廷大內,國庫又匯聚天下至寶。

王爺什麼秘寶沒有見過?

只憑我們這區區韻令石,如何能讓王爺替我們言說?』

『這..』走到殿外的宗主腳步一頓,『長老難道還有更好的辦法?』

『我..』長老琢磨了一下,卻說出了一個讓宗主心驚肉跳的決定,『韻令石對於王爺來說,可能只是一件尋常法寶。

但我宗位於良谷山的靈礦脈,能月產一百餘顆極品靈石..

這座礦脈要是交予王爺..相信王爺能明白我等的投靠之心..

且在庫房之內,還有一千餘顆供弟子修鍊的極品靈石,也可以一同交予王爺..

等送出去之後。

賬房內還有些金銀法寶,再算上藥房長老販賣一些藥材,煉器房變賣一些法器,換得的銀兩靈石,應該夠宗內一年修鍊所用..補上礦脈的缺口..』

『長老..』宗主聽到這話,這次卻換成他在勸了,『若是此行不成..或者王爺收下礦脈,卻對我等不管不顧..我萬象宗不用十年,二十年..而是明年年關,就會靈石枯竭..宗滅..』

『宗主..』長老奉勸,『只有這般才能體現出我宗心意,還望宗主明鑒啊..』

宗主望著長老,卻腳步頓了頓,又看了看夜色下山峰宗內的弟子住處燈火,沒有一時間答應,而是拐回了大殿,

『把葯長老等人喊來..事關重大,還需從長計議..』

傳音落,宗主不再言說。

而隨著時間的過去。

另一邊。

客棧內。

高校尉等人在院子里擺上了桌椅,飯菜一桌桌上齊,總共三桌,三十道菜,每桌都是八菜兩湯。

也待飯菜上齊。

張封沒有讓高校尉與孫公公等人站著服飾,而是讓他們也坐。

他們受寵若驚,可也惶恐般的坐下了。

剩下服侍伺候的人,只有那名傳信的小二。

張封特意讓他過來,也是有事情問問他。

因為隨著他傳信過去,這也已經約莫一個時辰,也沒有人來至。

同樣,這位萬象宗的弟子也有些疑惑,好奇宗主怎麼還不來?

他現在還不知道宗主已經叫上了宗內的所有長老,還有幾位親傳弟子,商量著送宗內『命根子』靈礦的事情。

但他雖然不知道。

可是張封也從他口中得知,他是萬象宗的弟子。

知道了這事,張封就揮手讓他退下了。

沒別的,他總歸是萬象宗的人,所以要是問他關於萬象宗的事情,他肯定有所偏袒。

至於為何要問萬象宗,皆因萬象宗沒什麼意外,應該是第一批來這的人,然後會成為自己的『導遊』。

關於導遊,這得問問。

正巧,高校尉來吳城一段時間,也對萬象宗有所耳聞,正好問問。

同時,正在小心吃飯的高校尉,當稍後聽到王爺詢問關於萬象宗的事情,那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只因他幾年前來處理事情,在當地多少也聽過『曾經吳城第三大派』,萬象宗的傳聞。

但現在萬象宗已經屬於普通門派了,排不進吳城千縣的前十。

之所以是這般,就是香火土地。

高校尉如實把這事呈報。

張封聽到各地勢力瓜分萬象宗的領土,也覺得弱肉強食很正常。

這個只能怪他們身為大晉遺宗,又被人抓住了把柄。

這正好撞到了槍口上,他們不死,誰死?

吳城的各個勢力都要發展,要吞併,正好接著這個理由,拿他們下刀。

張封對此表示理解。

也在這般閑聊中。

眾人是心驚膽戰的和王爺同桌,又小心謹慎的保持細嚼慢咽,絕不出聲的把飯吃飯完了。

隨後,郊外的客棧,地大,院子大,和平常城內的府院差不多。

有十幾間小廂房,還有一間小花園,候客廳,正廳,偏殿。

安排二十人住,簡簡單單。

野外的多數客棧就是這樣,反正地方隨便蓋,那肯定是讓一些大戶住的舒坦,也能減少麻煩。

這般吃飽喝足,一夜過去。

張封第二天醒來,是精神氣爽,感覺偶爾出出煩悶的帝都,還是挺不錯的。

也難怪記憶中的自己,經常出來遊歷。

可也沒過一會。

在早上九點左右。

張封正在廂房內和孫公公閑聊,談論陣法布置的時候。

高校尉忽然來報,說萬象宗的宗主與大長老在院外求見。

他們身後還跟著四位長老,分別抬著兩個大箱子。

孫公公聽到這事,是第一時間望向王爺,「王爺,您若不願見,老奴這就把他們打發了。」

孫公公說著,又看向屋內通報的高校尉。

好似王爺一聲令下,院內的十九名化神禁衛,就會把身為渡劫期的萬象宗宗主與眾長老打出去。

「院里有個小待客廳,讓他們去那裡等著。」

張封擺了擺手,又望向了孫公公,「孫公公剛才說的陣法,我尚有一點不明。」

關於修鍊上的事,是一切的根本。

張封如今正好問到聚靈陣法上的問題,事關自身修為,沒問清楚之前,是真的沒時間去見人。

並且不用猜,張封通過昨天高校尉所言之事,就知道萬象宗八成是過來送禮求自己了。

這樣的事,在帝都內發生了太多太多。

張封現在有陣法要學,真不想去處理,就先放放吧。

再說一個小宗,又能拿出什麼東西?

包括孫公公也是看到王爺對萬象宗興緻缺缺,看似是不想見,於是才出言,言道趕人。

「屬下這就去辦..」高校尉聽到王爺先讓這些人等著,也是輕聲應是。

等轉回院內,關上房門,他也如實告知了院外的宗主等人,『王爺有事,讓他們先去院內的候客廳等著。』

「多謝大人!」宗主等人對高校尉感恩代謝。

最後他們相視一眼,由宗主和大長老去候客廳內等王爺,抬著箱子。

高校尉見他們選好了人,又隔著箱子檢查一番,確認無危險,也隨之引路。

一路上,宗主二人不敢亂看,只是跟著高校尉走過百米路程,箱子放在外面。

三人來到了這間待客屋內。

屋內也布置簡單,除了一些普通的字畫以外,只有兩側與首位擺著桌椅。

高校尉領完路,就走了。

只剩二人在原地站著。

忽然一副主家不來,他們就不敢坐的樣子。

但這一等。

他們在這簡單的候客廳站著,望著前方唯一的桌椅,一直站到了上午十一點左右,將近兩個小時。

不過他們沒有任何怨言,還是在恭敬站著。

期間只有高校尉過來問他們,給他們遞來了兩杯茶。

他們還連忙道謝,不敢接。

這直到中午左右。

他們才聽到一陣腳步聲從身後院內傳來。

張封從廂房內出來,走到待客廳,高坐主位。

宗主與長老見到,頓時連忙下拜道:「草民見過王爺!冒昧拜會..還望王爺恕罪..」

「嗯。」張封點頭,接過孫公公遞來的茶水,又淺淺品了一口。

宗主二人就這麼跪著,也不敢說話。

因為不論冒昧不冒昧,單說王爺的名望與實權在這,他們身為大齊治下宗門,就不敢有任何怨言。

莫提剛才那位管家打扮的遞水老者,好像是孫公公?

他們心裡想著,是更加惶恐。

畢竟要是有任何不滿的心思外泄,讓孫公公得知了。

那就算是把他們殺了,也就是殺了。

他們能說什麼?

見王爺就是這樣,生死已經不是他們所掌控。

宗主也早就想明了這一點,但為了宗門未來,還想冒險前來,試著結交王爺。

且也在宗主二人就這麼跪著,等著的時候。

張封品完了茶,也把目光望向了跪著的二人,

「萬宗主。」

「草民在!」宗主跪著抱拳一禮,頭都不敢抬。

「你們萬象宗的事情,本王已經知曉。」張封把茶杯遞給躬身接過的孫公公,「萬宗主此行前來,是來說香火一事?」

「這..是!」宗主心下一咬牙,大大方方承認。

同時他又回身望向院外。

嘩啦啦—

兩個大箱子抬進來。

張封望向高校尉。

高校尉立馬出列,又讓人圍著箱子,護衛在王爺身前後,才謹慎的打開。

霎時間,隨著箱子打開,靈氣瀰漫屋內。

張封目光望去,看到其內都是珍貴的上等極品靈石,清一色的八階。

張封伸手。

高校尉心領神會,取出一顆,放在了王爺手上。

張封把玩著,沒想到這小宗內,還真有好東西。

果然是餓死的駱駝比馬大。

「一些薄禮..」宗主說著,又在孫公公戒備的神情中,從懷內拿出一張官契,再次跪拜,「王爺若是不嫌棄..我宗..我宗願送谷山礦脈契約..送予王府..」

『礦脈?』張封搓著靈石,聽到這個詞,心思動了動,感覺萬象宗也真的下血本。

把宗門的真正命根都交出來了。

要知道,一個宗門的興衰,除了香火土地以外,靈石礦脈也是必不可少的資源。

要是沒有礦脈,今後也只能買靈石修鍊。

這來來回回,資金可是消耗頗多。

他們為了香火一事,這代價不可謂不大,算是棄車保帥,『背水一送』了。

張封心念至此,再次打量了一眼恭恭敬敬的宗主二人,一邊把玩手中靈石,一邊稍微坐正身子問道,

「香火土地事關一門一宗興衰,本王亦是知此事。

又在二十年前,工部統合統計中,香火土地早已劃分完善,在工部與內閣皆留有備案。

若有改動,工部自有報備。

禮部與工部也按朝廷律法,公布天下,嚴謹私自改動土地,私聚香火。」

張封說著,望向宗主二人,「趙家與呂縣令,拿你香火土地,是私自吞併,還是奉工部文書?

若是奉工部文書,可有工部尚書令?朝廷批文?丞相章印?」

「回王爺..」宗主看到王爺好似要管宗門的事情,一時間心情忍不住的激動道:「未有..都未有..他們是以小民私藏邪教之言..明查我宗的香火..實則把我宗供奉的香案剝離..

還望王爺為小民做主啊!」

「事情本王已經知曉。」張封點頭,「私拿香火之地,又未在工部報備,此乃無視朝廷法度,不尊仁義,貪贓枉法,以公謀私。」

張封把手中的靈石放下,「如此不法之徒,萬宗主放心,本王定然會替你做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6章 豁出去的萬象宗(二合一)

8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