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萬象宗主(二合一)

第335章 萬象宗主(二合一)

「王爺..」

回到林邊。

孫公公正盡忠職守的站著,包括張封在林內取龍脈基石的時候,他除了半小時前除掉所有野獸隱患,需要動用神識,之後他就很自覺的沒有用神識再次探查。

對於林內發生的一切,他只是停留在危險盡除之後。

剩下的二十位大內禁衛,如孫公公一樣,都是這般盡忠職守,很有臣子本分。

張封擁有心識,也能感受到自己尋找基石的時候,他們確實沒有往林內多看一眼。

「東西已經找到了。」

張封對於孫公公還是比較信任,話語中也沒有什麼『沒找到』的隱瞞,「告訴山林四周戒備的禁衛,讓他們撤回。」

「是!」孫公公都不多問,只是泛開神識,卻又繞過林中,向著周圍的禁衛傳音。

片刻時間過去。

十幾道身影相繼在孫公公身後浮現,齊齊向著張封行禮、候命。

張封看了看身穿尋常衣服的禁衛一眼,就再次向著孫公公道:「孫公公也換身衣服。這段時間本王需要融合秘寶,帝都先不回去了。」

張封說著,也不是害怕回帝都之後,聖上搶奪自己的龍氣,而是帝都內的大齊國運昌隆。

在這樣的盛世國運下,融合大晉龍氣的進度,總歸會慢一些。

畢竟基石里含有的龍脈,目前算是『沒認主』的大晉龍氣,在本能中與大齊國運形成敵對,再被大齊干擾、無論哪方受損,這都有點得不償失。

儘是給自己王朝添麻煩,也是自己沒事找事,耽誤修鍊。

同樣,身為飛升修士的孫公公也明白這個道理,可謂是一點就透,也知曉了前因後果。

於是他不問,也不說,反而是很聽王爺的話,幻化了一件尋常衣袍,又邀請王爺上林外馬車。

拉車的是一隻三頭牛妖,洞虛境界的大妖,自然也精通變化之術。

當它見到主子都換為了一身布衣,也很聰明的變為了一隻尋常駿馬。

「這幾天雖然回不去了。」張封坐上轎子,望向前方吩咐靈獸趕路的孫公公,「但不如去附近的吳城轉轉?」

「謹遵王爺吩咐!」孫公公沒有任何意見,一副王爺想去哪裡,他就護衛到哪裡的架勢。

張封看到孫公公一副忠臣的樣子,卻忽然笑著言道:「吳城是吳州的主城、大城。彙集了無數的英才與宗門,家族..天下奇士。」

張封說到這裡,望向傾聽樣子的孫公公問道:「如此繁華之地,孫公公知道那裡有什麼好吃的嗎?」

「好吃的..」孫公公被問的一愣,又琢磨了半天,只剩乾笑道:「回王爺..老奴..老奴不知..」

「就知道問你沒用。」張封搖搖頭,「孫公公整日待在宮內,不是忙著事務,就是忙著修鍊,整日餐風飲露,已經辟穀三十多年了吧?」

「回王爺..」孫公公如實回道:「三十二年五月零七天..」

「辟穀三十餘年..」張封笑道:「就知道問你沒用,你能知道什麼好吃的?」

「是是是..」孫公公笑著回話,更是心裡感動,知道王爺是對他的忠心勤勞表示首肯。

張封看到孫公公理解自己的意思,則是又把目光望向了四周護衛的禁衛,「你們誰來過吳城?」

「這..」眾禁衛見到王爺向他們問話,一時間心情緊張,又相視對望一眼,最後把目光不約而同的望向了馬車左前方的一位化神巔峰禁衛。

同時,禁衛看到眾人皆是望著他,也提了提心神,靠馬車走了兩步,恭敬抱拳回道:「回王爺的話,屬下在三年前執行公務,曾在吳城待了月余。」

「吳城如何?」張封看向他,「本王遊歷多年,還未曾來過本朝各洲各城。」

「吳城如王爺所言般繁華..」禁衛恭敬回道:「更是陛下與王爺體察民情,順應天命。吳城百姓受陛下、王爺的庇護,每年田地豐收,安居樂業,萬民歸心..」

禁衛說著,是各種追捧與巴結的話相繼道出。

「高校尉所言正是..」

他所說的言語,也贏得了餘下十九位禁衛的贊同。

包括孫公公也高看了這位高校尉一眼,覺得此人境界尚可,又身為大內禁衛,再加上如此會說話。

那麼等這次回去以後,護衛王爺有功,怕是會向上再升一級。

大內禁衛的陞官機會都是這麼來的。

不然宮內萬餘禁衛,盡皆化神與元嬰,這競爭力不可謂不大。

若是沒有什麼奇遇,很難脫穎而出。

「屬下也是因為吳城公事一行,被大統領提了校尉之職..」

高校尉說完了追捧的話,最後也自我介紹了一下,算是把他個人的來龍去脈點出。

這段自我簡介,有點長。

張封聽著,聽著,也是趕路無聊,就像是聽故事一樣,讓他接著講。

聽到最後,也明白這位高校尉是個『能人』。

大內真是卧虎藏龍。

因為依照高校尉之後的自我介紹。

張封發現他除了是大內禁衛以外,還在三十年前參加過科舉。

難怪他口齒伶俐,追捧的話脫口成章。

只可惜,他自身沒有家族底子,算是寒門出身,沒有私塾先生,也沒有金錢支持,就漸漸習武了。

可也是習武,打出了名氣,才被當地縣令知曉,又知道他有點文學,就舉薦為了秀才,參加了科舉。

一路算是過關斬將,最後來到了帝都會試。

到了這裡,面對五湖四海的文學才子,他這文化就不夠看了。

被刷掉落榜,最後還是依靠著元嬰期的武力,去兵部參了軍。

過程表現良好,反過來又依仗僅有的文學水平,轉換為拍馬屁的功力,再加上人做事也不錯。

就被兵部侍郎保送進了大內禁衛。

說到底,這算是兵部的人,也是自己人。

這些事,都是高校尉自我介紹的時候,隱約的透出來,想讓王爺知道,想獲得王爺的栽培。

張封聽到這些事,也知曉難怪剛才十九位禁衛,都把目光望向他。

一是,他確實去過吳城。可這十九位禁衛中也有兩人去過。

二是,他算是兵部的人,王爺的人,說話也有水平,就推他上來搭話了。

順水人情,只要高校尉高升。

那他們十九位同僚,不得稍微沾沾光?

入朝廷的武者都是這般,希望更上一層的權利、官職,國運。

而張封聽到高校尉知曉的事情不少,倒是也多與他聊了幾句,讓他受寵若驚。

可是真說吳城到底如何,又有什麼特色。

高校尉就有點詞窮了,總歸他只去過一次,總共待了不到半個月,確實比不上當地人。

也隨著時間過去。

今夜太晚。

等出了林子附近,到達吳城城外道,已經到夜裡一點左右。

如今距離吳城,還有七十里路程。

又在這偏僻,距離城池有點遠的官道上,只有稀疏的行人、俠客,不時悶著頭趕路。

他們對於張封等人方向,二十名高手護衛的轎子,根本不敢抬頭觀看,省得引來無妄之災。

張封掀起帘子看了看,是指了指官道邊的一處客棧。

今夜這裡入住,明日一早再趕路。

因為像是一些好吃的東西,其根本不是在城內,而是在城外。

城外來往的客人多樣,這嘴巴叼。

尤其在這樣的世界里,雖然是有王法,有朝廷。

但是店家做的東西要是不好吃,又在城外,這真要打起來了,城內的官兵還真不一定及時趕過來。

所以在這樣的壓迫下,城外的東西雖然不一定好吃,但一定不會差。

「給我們找個院子,再把你們這裡的招牌菜上一遍。」

張封下了轎子,不等孫公公等人言語,就向著大半夜裡還在門口招待客人的小二吩咐一句。

但引路的小二看似不一般。

在引路後院的途中,他不時看了看張封,又看了看孫公公,剎那間好像是認出了什麼,一時間他心情激動,沒有壓制的住。

可也是這般異動,讓高校尉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也注視到了他。

駿馬也是打著響鼻,熾熱的鼻息,讓空氣中的水靈氣蒸發、扭曲。

小二驚得一晃神,就不再隱瞞,等來到院內的瞬間,趕忙下拜道:「小..小民..見過過王爺!」

「起來吧。」張封看到一位小二認識自己,也是毫不在意的一招手,又把目光望向了院子。

因為在自己的遊歷記憶里。

像是一些城外的客棧,多都是一些各方勢力的探子駐紮。

再加上身為王爺的自己,和大內第一高手的孫公公,更是探子們謹記容貌樣子的重中之重。

這小二,說不定就是哪個勢力的探子。

認識自己,不奇怪。

張封琢磨兩息,又瞧了瞧孫公公等人。

孫公公等人彷彿心領神會,容貌與衣著一番變化,彷彿真成了某位大戶人家的管家與隨從。

不然明早進城之後,到哪裡都引起轟動,又引來本地勢力的巴結、邀請。

這還玩什麼?

怕是某位十惡不赦的貪官,當得知王爺到來的消息,都霎時間變的廉明清正。

這一帆風順,搞不了事,就沒意思,也沒任務。

張封思索到這裡,也擺手讓小二退下。

小二膽怯的感恩,慢慢行禮倒退,輕輕掩上了後院房門。

「王爺..」高校尉見到小二離去,卻是捧手忽然出列,眼裡閃過一抹殺意,看似是追上『知道太多的小二』,把他斬草除根,保證王爺的『微服私訪』順利。

「不必。」張封卻是有意讓這位小二去傳信,想知道這吳城內外,這位小二是誰的人。

也想知道消息最靈通的是城主,還是城內家族,或者是某位財閥,甚至是江湖宗門?

只要知道是誰,這不就有了一位免費的『嚮導?』

嚮導來了,辦事就順利多了,旅遊也順暢多了,更知道哪裡有好吃,好玩的。

並且張封也沒有猜錯。

像是這種城外的客棧,也多是各方勢力布置棋子暗哨的地方。

保證有名士或者大人物過來的瞬間,暗哨身後的勢力就得知消息,然後準備接待,或者有仇的截殺在城外。

只是如今,當這位小二知曉王爺來到的消息,卻像是見到名人一樣,激動的書信一封,飛劍密令傳書,送到了東邊的方向。

不多時,在吳城十七裡外,一處群山宗門內。

其中靠近中心的百丈主峰頂端,宗主殿。

身穿道袍、境界渡劫巔峰的萬象宗宗主,當見到密令堂的弟子手持秘法書信,也升起了一些疑惑。

皆因書信被秘法加持,代表十萬火急與絕密,只有宗主才能打開。

『難道是某位名士,或者某位城主來了..』萬宗主心裡想著,先是壓下了心裡的驚異,接過了這封書信,揮退弟子之後,才破開了書信秘法。

其上只有一行字。

『王爺與孫公公到吳城了!』

『王爺?!』萬宗主看完密信,頓時心裡一驚。

在下一刻,他思索瞬息,回過神來,就第一時間把信件摧毀。

之後,他在空無一人的大殿內走動了幾圈,又向著山峰左側的大殿傳音道:『大長老,我有關於本宗興亡的大事與你商議!』

『何事?!』

話落的瞬間。

主殿的內出現一道蒼老的身影,正是萬象宗的大長老,一位渡劫大成的修士!

『王爺來了..』宗主對此事沒有絲毫隱瞞,可也謹慎的傳音道:『我準備攜重禮迎接一番,大長老意下如何?』

『有多少人知曉王爺來到的事?』大長老反問,『王爺是否接見我等小小修士?』

『這..唉..』宗主霎時間泄了一口氣,可又有些無奈道:『大長老,在江湖之中,吳城百姓眼中,天下人的眼中,你我總歸是晉國舊宗。

又在五年前,宗內還被刑部查出邪教之人..無疑是雪上加霜..更不受大齊朝廷的待見..

我宗的香火之地也是越來越少..

為了緩和此事。

一月前,聖上即將壽宴,吳城主也要進帝都兩日,向吏工禮戶四部彙報事務。

當時在城內當職的弟子,得知這個消息,特此派人回宗,稟告此事。

我得知以後,即刻去往宗內寶庫,攜帶重寶,在路上求見吳城城主,希望城主能代為引薦朝中重臣,要一個壽宴客卿的位置。

吳城主見我前來,也是頗有無奈的答應,讓我隨他一同進帝都。

但在路途中,吳城主也告知我,說此事渺茫。

事情與他所預料一般。

我到帝都之後,莫提六部的眾位統領尚書,就連各部侍郎,也都對本宗閉門不見。

帝都內的諸多家族、名仕,更是對本宗如避蛇蠍。

朝廷與我宗之隔..』

萬宗主長呼一口氣,『難於渡劫登天..

只有王爺..才會給我宗一線生機..』

『宗主..』大長老聽聞此言,也多有難過之色,『前段時日,宗主突然攜重寶離宗,言明在北境有一些事情。我本以為宗主是去李掌門的府上做客。

李掌門與宗主百年交好,我也沒有想那麼多,更沒想到宗主原來是去帝都了..』

『言明這些幹什麼?』宗主失笑搖頭,『難道丟人丟的還不夠多嗎?

你想想看,堂堂萬象宗宗主,攜重寶進京,卻被帝都眾勢力閉門不見,吃了一個大大的關門羹,灰溜溜的回來。

傳出去,我們萬象宗就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你我已經是老朽之身,對這等傳言可以視而不見,一笑待之。

但你讓遊離在外的宗內年輕弟子們,你我晚輩們,如何在外人面前抬起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5章 萬象宗主(二合一)

8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