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欠

第32章 不欠

話落,張封擺了擺手,離開了四位攤主的攤位。

再掃了一眼手裡的藥方,小心裝進包袱里。

那麼剩下的就是這兩天閑的時候,先湊點錢,然後買一株『八十年人蔘』。

因為養氣丹所需要的主藥材是這個。

當然,有錢的話,年份越久越好。

至於配方里其餘的冬蟲夏草,以及藏紅花等藥材,倒是和自己『葯膳等藥方』上所需的一樣。

而葯膳等藥方上的藥材,都在昨天下午找房子的時候一塊買齊了。

剩下的就是這顆人蔘,等找到,就可以試著熬藥、煉藥。

張封思索著,等離開集市邊的時候,朝前望去。

前面是一條土路,路邊有不少小吃攤位,附近還有不少汽車停靠。

正是中午的時間,都是在這片湊合吃的。

好不好吃不一定,但價錢肯定比平常的貴。

畢竟一年到頭就這麼一天,諸位攤主都是想著辦法的翻著倍的賺。

張封掃了幾眼,排著隊,最後買了兩個燒餅夾菜。

夾的是海帶、豆腐皮,豆腐串,再加一個茶葉蛋。

兩個花了四塊錢,要是平常,燒餅一毛五,豆腐串五分,茶葉蛋三毛。

一套下來也就五毛錢。

可這價格雖然貴了,但是餅里夾的菜還是和平常一樣實在。

咬上一口,豆腐串里的五香湯汁夾雜著燒餅芝麻的脆香,有一種小時候回憶里的味道。

吃著。

張封向前望去,再遠是一片隱約的小村房屋建築、小巷,以及四周的莊稼田地。

集市徹底到頭了。

..

回去路上。

一路走著看著,在下午兩點多的時候,回到了城西。

站在路邊。

張封等了一小會,又招手攔了一輛出租麵包車,準備去往濤哥那裡,先把小偷的事說清。

這是目前最可能觸發的任務。

並且想買『八十年人蔘』,也不得不搞錢。

就不信他們賊窩裡沒點家底。

包括自己這次找濤哥,也是想好才找的。

雖然混混和小偷不一行,準確來說,他們還瞧不起小偷。

平常進牢里的時候,明明都是混的,小偷就要挨打。

但濤哥和『鉛頭』他們都是在附近這一片玩的,相互之間都多少知道一些根底。

街上見面點點頭,打聲招呼,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莫提濤哥還認識他。

說不定就是牢房裡認識的。

得去問問。

一路坐著車。

等來到城南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

下車,朝右邊街道望,入眼就是那『家常菜』飯店。

只是進去轉了轉,問了問老闆,濤哥不在。

「老闆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張封接過服務員遞來的茶水。

「在佳佳遊戲廳..」老闆毫無隱瞞說了濤哥的所在地。

因為他不知道張封把濤哥給『搶』了。

相反,他如今又見張封再次找來,卻想著這位客人既然上次找濤哥了,又安穩的走了出來。

那麼只有三種可能。

一種這位客人真是濤哥朋友,上次濤哥說狠話,說打這位客人,也是和他是開玩笑的。

朋友之間,開個玩笑很正常。

二,就是這位客人是朋友的朋友,最後認識了。

三,就是濤哥也惹不起的人。

而不管是哪種,他都感覺沒有必要隱瞞什麼,給自己惹來不痛快。

他自己有自己的小算盤。

只是他不知道張封把濤哥給搶了。

「佳佳在東街..」老闆還把遊戲廳的地理位置說的非常清楚,就怕這位客人不知道。

張封點點頭,把茶水喝完,起身走了。

等出了門。

走上兩里路,來到上次的遊戲廳門前。

進去。

第一眼就看到濤哥正和三位小弟撩著一位靠在跳舞機上的小美女。

「濤哥。」張封走了過去。

「你..」濤哥聽到喊聲,正笑著扭頭。

只是他當看清張封的樣子,以及腿側標誌性的一根木棍,卻脖子頓時僵住了,

「大哥..你..」

「找個能聊的地方吧。」張封掃了一眼望來的美女,又瞧了瞧旁邊同樣愣住的三位小弟,「就單純問個事。我看靠里的窗戶位置就不錯。」

張封說著,走了幾步,看到他們沒動身,又道,

「哥幾個給個面子?」

「我是濤弟..」濤哥一下子帶人過來了。

『他是誰..』一時間,濤哥這麼慫的樣子,倒是讓旁邊的小美女愣了一下,又暗暗猜測這位大帥哥是什麼人?

為什麼會把坐過牢的『狠人濤哥』嚇成這樣?

但事關安全問題,她不敢多問,也不敢多想,直接扭頭就走,一副她不認識濤哥的模樣。

雖然她之前還和濤哥幾人聊得開心,可也是給濤哥面子,逢場作戲。

「你認識鉛頭嗎?」

張封來到窗戶舊機器這裡,直接切入正題。

「我當什麼事..」濤哥一聽這位大哥是問人,才是一下子放鬆了精神。

只是當他看到張封一直望著他,倒是又一下子緊張起來,趕忙回答道:「鉛頭我知道..就是一個扒手..但他大哥『姚六』是個能人。撬匠,玩了一手好飛刀..」

濤哥說著,又仔細說了一下『撬匠姚六』的事。

張封聽著,也聽明白了。

『撬匠』二字聽起來好聽,其實說白了就是入室盜竊的小偷。

並且姚六用的飛刀,也不是真的飛刀,而是鋒利的刮鬍刀片,用來割包,或者傷人。

這種賊在這年頭的火車上常見,通常都叫他們『蹬大輪』或是『踩大輪』,意思是在火車上偷乘客東西。

像是之前偷自己的賊,那個是地面上的,叫蹭地皮。

同時,張封正聽著濤哥說姚六事情的時候,也聽到了一個提示。

『觸發賞金任務:殺死姚六』

當前環數:2

『獎勵:300大千點』

聽到任務,張封打斷了濤哥的話,「在哪能找到這個姚六?我和他原先認識,但現在找不到他了。」

「不遠,就在南邊..」濤哥聽到張封和姚六認識,倒是笑了。

因為他也認識姚六。

畢竟都是這片混的,誰不知道誰的根據地在哪。

那既然這位大哥想見,自己就帶路了。

..

「事情就是這樣..草!真他媽晦氣!」

大新街的西南五裡外,一處靠近郊區的小巷平房中。

鉛頭靠在椅子上,望著家裡的老式電視機,大木桌子,沙發上的兩人,正說著今天上午的事情,

「真的!我他媽差一點得手,誰想能碰到這號人?

這人也是真他媽的狠,一下拿我三千!我今天多轉了好幾趟,才把這個錢賺回來..」

「聽你之前說..他認識濤哥?」姚六詢問,他年齡四十左右,身材精悍,話語有些低沉,「去取皮箱子。」

中年說著,指了指旁邊的朱紅木柜子。

「謝謝姚哥!」鉛頭笑著站起身子,來到柜子前面,打開,柜子里角落放著一個小皮箱。

摸著拉鏈位置,『刺啦』拉來,裡面放著一些金銀珠寶、手錶、手機、小靈通,以及七萬多塊錢。

其中的這些物品,是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出手的。

「拿一千塊錢出來。」姚六揉了揉鼻子,「等晚上咱們去大新街拜門,見見濤哥,打聽打聽今天碰到你的那個人是誰。」

「謝謝姚哥..」鉛頭拿出一千塊錢,心裡卻已經想著晚上找到濤哥,問出張封所在,然後姚哥出手,那人求饒的模樣。

「聚過來..」姚哥站起身子,招呼鉛頭和另一人過來,取匕首等武器,商量著找到那人的事情。

但沒等幾人在閑聊幾句。

『嗒嗒』屋外敲門聲響起,伴隨著的是濤哥的話語傳來,

「姚六..」

話語還沒落下。

『嘭』的一聲悶響,張封一腳踢開了木門,門邊鎖扣『沙沙』打碎木屑。

張封望向了屋子裡面。

「你!」

見到房門被踢壞,姚六猛然怒氣上涌,望向了突然愣住的濤哥。

「不是認識嗎..」濤哥呢喃。

「他?」另一名小偷疑惑。

「怎麼回事?」濤哥帶來的三名小弟也是不解。

「他就是今天..」鉛頭看了張封兩眼,突然高喝一聲,望向了姚六。

「不用幾位找我。」張封從刀鞘內抽出唐刀,一刀斬去,『嘩啦』鉛頭捂著脖頸向後退去。

「你!」姚六眼皮一跳,沒想到來人說殺人就殺人,也一下子嚇懵了!

但在下一瞬間,張封一步躍過三米距離,唐刀遞入了他的胸口。

反手抽出,最後一人的脖頸斬斷,『啪嗒』人頭落地。

「大大哥..大哥你不是認識..怎麼你真殺人..」

同時在門口,濤哥等人見到這一幕後,頓時頭皮發麻,心裡恐懼一下子炸開了!

要知道這年頭打打鬧鬧可以,但哪有說殺人就殺人的?

這是悍匪吧?

張封卻沒管他們如何去想,而是『嘩啦』推開趴在桌上的無頭屍體,來到沙發旁,打開上面的小皮箱。

拉鏈打開,是一些金銀物品,還有幾摞百元大鈔。

拐回頭,帶著箱子,走到桌子旁的屍體邊上。

『嘩啦啦』濤哥等人嚇的齊齊後退。

張封看了他們一眼,把唐刀放在桌子上,染血的手掌在屍體衣服上擦了擦,把指縫間的血跡清理乾淨后,取出三萬塊錢,來到濤哥身前,遞給他,

「我這人說話算數,這三萬是還濤哥的錢,數數。」

張封拿起唐刀,在屍體衣服上仔細抹著刀鋒上的血跡,

「要是數對,咱們賬兩清。到時你出了這個門,往後逢人見面,你可以和別人說我張封殺人..

但是別說我張封欠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不欠

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