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少主伏法(二合一)

第329章 少主伏法(二合一)

「何道長請起。」

張封話語中沒有任何怪罪的意思,反而是把心識望向了這位飛升刺客。

之前何道長等人術法挪移,把刺客釘固在了百丈之外,也是一個安全的距離。

此時道道術法緊鎖,國運環繞,他只有束手就擒,坐以待斃。

「你是何人指使?」

張封下了馬車,向著刺客走去。

何道長也趕忙跟上,同時賀散人與莫家三兄弟等人,也如數跟來。

只是玩家等人,是過來看熱鬧的,看一位飛升修士的生死被王爺一句話判定。

只有何道長、賀散人,與天空中的五位修士,是忠心的保護王爺。

張封見到這個情況,也知道何道長等人沒有殺他,是想讓自己審問一番。

說到底,任誰碰到了刺殺,都想知道謀后策劃是誰,以及什麼原因。

這樣才能更好的斬草除根,先去一患。

張封同樣是這樣的想法,想知道是什麼樣的人,也能指揮動飛升修士。

但張封也知道詢問這些逆天而行的修士,基本得不到什麼答案,也沒有什麼期望,期望從他口中得出點心消息。

可是午道長看到王爺過來,又感知到自己實力被如數壓制,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力后,卻不等張封多問,就直言求饒道,

「王爺饒命啊!小道是受晉國三皇子指使..」

「晉國三皇子?」張封聽到這話,望向旁邊時刻待命的何道長,「如果本王沒有記錯,晉國在二十一年前已經滅國。」

「回王爺..」何道人拱手回話,「晉國確實在二十一年前滅國。且晉國的所有皇子、皇室,也皆被大將軍所押,盡皆關入天牢,於一月內接連問斬。」

「既然都死了..」張封點頭,望向求饒跪拜的午道長,「你說的晉國三皇子又是何人?難不成是騙本王?」

「小道萬萬不敢!」午道長趕忙賠罪,又如是相告,「三皇子向來心思縝密,為人小心。於此,他為了晉國太子爭權之禍。於二十九年前,在南吳國中特意找到了一位與他相貌相似的人。

花費五年,三皇子精心培養此人的言行、又分他一絲神念,告知有關的所有記憶,防止修士探查,發現傀儡的神念與三皇子不同。

讓三皇子的親人看來,他就是三皇子..

殊不知三皇子在暗中操控這具傀儡。

且因這件事情,三皇子靈魂受損,境界跌落,直到如今,曾經身為皇子,吃過無數天才地寶的他,才堪堪金丹境界。

可也是因為此事,在當日大將軍抓捕皇室時,此人頂了上去..」

午道長說到這裡,又趕忙跪拜請罪,「王爺,小道也是一月前才知道此事..」

午道長話里的意思,不外乎是承認自己『隱瞞不報』。

同樣,要不是少主說出了這件事,承認了皇子身份,午道長也不會幫忙刺殺。

因為少主所承諾的國師與香火事情,只有皇子的身份才能實現。

午道長還是很清楚,很現實的。

包括這早交代一些罪名,也好過別人來查。

但也是讓王爺儘早相信,他手裡還有一條『大魚』,希望王爺網開一面。

「嗯。」張封聽到三皇子如此神策,也是輕輕點頭,感覺這三皇子有點東西。

這個午道長更是有點意思,看來是做了兩手的準備。

也是,此行屬於非常冒險,不僅失敗定當被擒,生死難測,就連成功之後也有禍事,餘生不安。

所以一切為利的午道長,肯定要籌備一番。

只要被抓,他就報出少主的情報,拿出這位亡國皇子的尊貴身份,希望大齊可以法外開恩。

再加上他身為飛升修士,是一個比較不錯的助力。

相信在利益的牽扯下,大齊會適當的手軟一些。

但這些關於少主的情報、以及更隱秘的隱藏點,都是午道長接觸少主以後,偷偷調查出來的。

少主雖然也告訴他許多事情,可關於這些『保命根本』的事情上,少主沒有告訴他,也不知道他知情。

「那就說說三皇子藏在哪裡?」張封望著午道長。

而與此同時。

在朝宴殿外的廣場上。

來往的大內禁衛,也在清理著幾具屍體。

不出意外,他們是隨午道長一同展開刺殺的刺客,希望可以藉助刺殺聖上,聲東擊西,吸引皇宮高手的目光,讓宮外的午道長得手。

可是他們到死都不知道,他們幾人是白死了。

「孫公公。」聖上此時正站在大殿外,又傾聽王爺府方向的位置,向著身邊的孫公公道:「王爺府的國運有些波動,看來朕沒有猜錯,果然是調虎離山的計策。」

聖上說著,轉身帶著遠處的禁衛,向著皇宮御書房的位置走,「回宮路上有侍衛護著,你就不用時刻跟著朕了。去皇宮外看看,照顧一下王爺。」

「陛下..」孫公公聽到這話,卻又跟緊兩步,小心詢問,「若是刺殺王爺者,是他朝重臣..這該當如何..」

孫公公說著,雖然話語有點不太好聽,頗有一些別人殺王爺可以,但王爺殺他們,就有點不對的意思。

可這也是為王爺考慮,為陛下著想,為大齊社稷。

因為若是其餘朝廷的大修士過來,這就要想一想,是不是其餘朝廷合謀,想要對大齊動手了。

若是這樣,那當然是以和為貴,先用這名刺客,去質問其中一朝罪責,然後暗中準備大戰,並派出暗手,瓦解他們的聯盟。

這是面對六國合併,最好的處理方法。

其後,為王爺考慮一說。

是考慮殺一人是簡單,但飛升修士都多有宗門、家族,數百年,數千年的傳承。

殺了,今後可是無休止的麻煩。

畢竟王爺喜歡遊歷,又不喜歡別人跟著。

孫公公非常擔心這一點,怕這些尋仇之人,在王爺遊歷時,找到可乘之機。

但聖上聽到,卻轉身望向趕忙躬身的孫公公,「一切聽王爺的意思,他若放,便讓刺客走。若是王爺不放,不論何人,皆可殺之。」

「是!」孫公公不說話了,直接領命向著宮外走。

只是等來到宮外,快步行到王爺府的街道上。

孫公公看到街角處的王爺好似在審問刺客之後,卻稍等十幾息,等見到王爺審問完了犯人,又看似讓犯人引路的時候,才上前幾步。

一時間何道人見到孫公公過來,也是趕忙行禮。

可是孫公公念著聖上交代的事情,略微一點頭答過,就向著王爺行禮詢問道,

『王爺..此賊子該如何處置?』

『先留著吧。』張封回到轎子台沿,望著前方被押著的午道長,『萬一他引的路不對,抓不到他的主子,還要繼續審問一下。』

張封說著,又詢問般的望向孫公公,『難道陛下還有別的意思?』

張封話語沒有任何隱瞞,直接問孫公公來的目的,是不是受聖上旨意,對午道長還有別的安排?

也是張封經歷了這麼多的世界,知道頂尖修士對於各朝來說,雖然不是國之根本,但也是樑柱一樣的基石。

若是殺了,確實是有一點可惜。

於是張封就覺得,聖上或許是希望自己鬆鬆口,然後放午道長一馬?

到時候看看能不能納為己用?

這都是張封自己的想法。

張封感覺聖上既然是聖上,那肯定是心懷大局,一切為利益考慮。

但孫公公聽到張封詢問,繼而想都不想的如實言道:『陛下之前告訴老奴,不管行刺者是何人,何朝,王爺儘管處置就是。』

孫公公說到這裡,又捧手一禮,『區區飛升修士而已。王爺不必手軟,也不必為陛下擔心。』

張封不可置否,坐回了轎子上。

孫公公再行一禮,走到轎子前,一邊示意賀散人啟程,一邊望向了看守午道長的何道長等六人,讓他們回宮。

剩下押送午道長,抓捕邪教重犯的事情,交給他就行。

不然孫公公不放心,聖上也不放心。

且與此同時。

在三十裡外的小巷院子內。

少主在原地走來走去,不時又看了看天色,終於無法再保持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反而是一邊向著屋裡走,一邊向著黑袍道,

『午道長還沒有回來..應該是出事了..

看來..餘下的事情不需要做了,你我如今先找個地方藏起來,等待這兩天時間過去,再找機會出城..』

『是!』黑袍跟著少主向著屋裡走,『聽少主所言,屬下也忽然想到,今日朝宴宮遇襲,張封被午道長刺殺,想必用不了多久,帝都內就該戒嚴了。

如今確實不是一個出城的好時機..』

『唉..』少主搖搖頭,走到床邊,掀開了被褥,下面露出了一個地穴入口,通道通往另一條街上的院子,

『若是午道長計劃成功,你我何須如此?』

少主失笑,話語中充滿憋屈的走入地道。

好似因為午道長的失誤,讓他有無窮的後續計劃沒有施展。

不然大可就在此地等著,等午道長回來。

皆因在他的算計中,只要午道長成功,就會來這裡報告自己,隨後就是靜看帝都大亂,再藉助尚在帝都的便利,聯繫城內的其餘亡國同輩,一同謀划。

可如今午道長失手了。

死了還好,起碼不知道他們所藏身的地方了。

就怕午道長沒死,又為了保全自己,就把他們給出賣了。

少主心思通透,是時刻都知道兩人更多的是合作關係,不能保證午道長的忠誠。

之前表演的那一場亡國修士的報恩,也是做給黑袍看的,讓他們更加忠心。

但事與願違,午道長如今看似出事了。

這樣一來,只要午道長出賣他們,那麼出城是錯,很可能會被抓個正著。

留在此地更是不妥,就怕午道長反叛大齊,帶人圍剿。

只能先移動一些距離,然後慢慢想著辦法。

並且少主現在也有點悔恨,悔恨他給午道長說的太多了,又讓午道長知道了他的身份。

這樣要是一賣,還真的把他賣個底朝天。

可又換個角度一想。

要不是他自報家門,用亡國皇子的身份,動之以情,又對午道長無任何隱瞞,許下承諾,曉之以『利』。

一位飛升修士怎麼會為他這麼『賣命』?

畢竟藏藏掩掩,什麼都不告訴,怕是午道長都不會見他,別說如今答應他行此計。

而隨著時間過去。

少主兩人順著密道,也來到了一條街外的另一處巷子院落。

這時兩人已經換好了尋常粗衣,但口袋內卻揣著大把銀票,準備連夜出門,找個稍遠一點的尋常人家住著。

至於怎麼保密,死人最安全,這不是問題。

前提,是用銀票打開門,然後在屋內滅口,這樣動靜最小。

少主已經算好了所有事情,就等找個人家。

可就在他們出院子的時候。

『嘩啦啦』一瞬間燈火通明。

少主望著門外的張封眾人,與沉默的午道長,又看了看張封身邊的孫公公,知道有皇帝身邊的這條鷹犬在,自己絕對跑不了以後,也頓住了腳步,換為了洒然一笑,向著張封問道:「你就是張封?沒想到你果然沒死..」

「大膽!」孫公公見少主直呼王爺姓名,頓時怒目圓瞪,殺機瀰漫方圓,空氣中的潮氣瀰漫成冰晶。

少主望著隨時能殺死自己的孫公公,雖然害怕,但卻緊咬著牙齒,臉上保持鎮定的神色,好似不為所動。

黑袍不發一言,擋在少主面前,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又恨恨的望著午道長。

張封則是望了一眼強行保持平靜的少主,又虛手一抬,制止想要出手的孫公公后,向著孫公公問道:「孫公公,派人行刺本王是什麼罪名?」

「回王爺。」孫公公聽到王爺詢問,頓時小心的躬身行禮,四周冰晶消散,「行刺與參與行刺王爺者,其罪當誅,禍連九族,拆廟宇神像,斷永世傳承香火。」

「嗯。」張封點頭,看了看已經快站不穩的少主。

啪嗒—

少主看到張封問都不問,就要處死他以後,心裡的恐懼再也壓不下去,一下子跪坐在了地上。

「王爺!」午道長也跪拜在側,求饒喊道:「請您念在小道帶路有功..還請開恩啊..」

「刺殺有罪,又背信棄義?」張封掃了他一眼,轉身走出街道,「律法有罪,禮法也有罪。就把這三人押入天牢,明日一同問斬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9章 少主伏法(二合一)

8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