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亡國餘孽(二合一)

第324章 亡國餘孽(二合一)

「多謝王掌柜!」小隊六人齊齊道謝,感激王掌柜的栽培恩情,又表現出了一副士為知己者死的樣子。

王掌柜見到六人此般模樣,也是打著心裡的小算盤,示意六人快快請起。

這事,就這麼定了。

隨後晚宴一片祥和,小隊六人也借用這次機會,杯酒之中,向著王掌柜表露『心聲』。

總歸聽來聽去,就是一副委婉巴結的模樣。

非常符合這種落魄之後,又被人重視、抬舉的感覺。

在這種表演上面,六人得心應手。

起碼外面一直候著的管事信了,覺得這六人就是為了門派興起的『忠義弟子!』

同時,他一邊看著眾人推杯換盞,一邊也在心裡感嘆道:『可這宗門何德何能,怎麼會有這樣誓死效忠的人?為了門派興起,哪怕是不惜得罪飛升修士..』

管事心裡想著,盡生感嘆。

廳內的六人,要是知道管事是這般想的,那是要笑著說計劃成功了。

最少王掌柜是吩咐了下來,已經讓他們六人獲得了名額。

時間,是在第四天下午五點,來到這裡,然後隨王掌柜一同進宮。

同樣,小隊六人也覺得自己等人獲得了國運的第一步『通行證』。

但他們也沒有放鬆戒備,反而是抱著謹慎的態度,準備好好渡過這四天。

因為他們覺得玩家中的聰明人,可能不止他們六人。

畢竟玩家是來自於宇宙各個位面。

再加上能活到現在,並擁有最低五階實力,且進入帝都的玩家,這能是省油的燈?

他們現在已經做好了四天以後,面見其餘玩家的機會。

或者說,聖上的壽宴上,他們會把偏殿內的所有『客卿』,都作為假想敵,玩家。

並且他們也沒有猜錯。

如今,隨著這小半個月時間過去。

清哥四人,以及莫家三兄弟,他們都利用了各自的計劃,實現了去往聖上壽宴的目的。

但對於結果如何,能不能實現他們心中所想的事情、國運。

他們同一小隊六人一樣,心裡還沒有底。

可也在這般焦急的等待中。

他們是相對閑著了,只剩下等待。

但禮部的官員卻不辭辛勞,皆在這幾日內忙上忙下,可謂是晝夜不分,24小時的輪流轉。

沒辦法,皇宮內的朝宴殿,屬於真正的大殿,足有十個足球場大小,又分一主、兩副。

再加上這次來的人,也足足有九千六百餘人!

其中大臣一千三百二十六人。

又一部分的為各位大臣的門下客卿。

這些客卿,也已參加聖上壽宴為榮,扒著眼睛盯著。

除外,還有各國來使,各地的名仕。

布置這樣的大型宮宴,當然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確認。

包括刑部也沒有閑著。

如今,隨著壽宴臨近。

他們為了維持秩序,不讓壽宴上出什麼差錯,也在分別派人,前往帝都內隱藏,試著找到暗中的邪教眾人,以免他們會破壞這次壽宴。

至於查探的事情,能不能用神識去查。

在國運的籠罩下,整個帝都內,只有掌握龍氣國運的聖上可以。

但他總歸是規矩禮法的發起人之一,禁止帝都內亂用神識。

於此,他只要這麼做,用神識勘察,被前來的他國使者發覺,那就是惹天下人的不快。

一個弄不好,消息肯定會以最快的速度傳遍世界各地各國,大齊的臉面就丟完了。

畢竟誰做人做事喜歡被人看著?

那已經不是帝王制,而是奴隸制了。

尤其惹百姓不快,那更是沸聲一片,導致國運驟降,最後吃虧的還是朝廷。

所以不管是帝都內有邪教,還是狂徒、亂臣,聖上都是暗地裡派人,監視歸監視。

可是明面上,這該留的最後隱私,還會留最後的隱私。

不然其餘六國與邪教餘孽眾人巴不得看場熱鬧,順便看時機成熟,再橫插一腳。

這就如現在的國庫空虛一樣。

所有人都在等著朝廷出事,準備煽風點火。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朝廷為了防止產生議論,影響國運,早就聯合了王掌柜,大把的往國庫添銀子。

這很難說出,是不是朝廷故意扶持的王掌柜,讓他成為天下第一大商,集大齊萬萬戶錢財,就等著這一刻的來臨。

並且只要來臨,就能完美預防。

沒有別的,就因王掌柜做的是各家各戶都需要的米面雜糧。

這樣的生意,這樣的經濟基礎,資金流動,完全可以預防所有的經濟突發事件。

民以食為天,在這裡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而也在朝廷這般周密的部署下。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也來到了第三天晚上。

禮部等人,也在做著最後的確定。

只要整理好,第二天就要封鎖朝宴宮,由大內接管,開始整理宴請當天的安防。

這樣緊急戒備下,就算是大內里有邪教探子,也難從這麼著急的準備里,獲取什麼有用的布防消息。

但也在這天晚上八點左右。

皇宮的御書房外。

孫公公告別了兩位宮內的飛升修士之後,也小步的走進御書房內,靜聲跪拜,靜等著聖上審改奏摺。

「來了。」聖上則是目光一邊望著奏摺,一邊向著殿中跪著的孫公公道:「起身吧。」

「謝陛下!」孫公公再一拜禮,才慢慢起身。

聖上目光始終在奏摺上放著,「禮部安排的如何?明日大內又是如何安排?宮中是否戒備?」

「回陛下!」孫公公拱手回道,

「老奴按照陛下的旨意吩咐下去,如今,何道長等人早已在朝宴宮內布下大陣,只要邪教中人前來,定然會在他們有所異動時,全部擒拿抓捕!

且抓捕之時,不會影響陛下的壽宴,不會驚擾王爺,也不會打擾殿中的百官、客卿。」

「這般最好。」聖上放下奏摺,「朕這位師弟的性子,你也知道。他從小就被師父慣壞,做事也是向來自顧自的。雖說不知道這幾年遊歷時間過去,他有沒有長進,能不能體會到朕的苦心..

但明日壽宴一事,百官齊聚,天下矚目,還是讓他安穩一些的好。

免得有刺客來襲,他又逮著時機,在大庭廣眾面前,數落朕的不是。

朕能怎麼樣?和他一般見識?」

「陛下是多慮了..」孫公公臉上帶著笑容,「老奴這幾日經常接觸王爺,卻感覺王爺好似已經不是原先的王爺?如今的王爺,做事帶有一種果決風度!和大將軍神似!」

「嗯。」聖上不可置否的點頭,「我師父就是經常這樣慣我那位師弟,一直向著他說話,於此才導致了我那師弟為人任意妄為,得理不饒人。如今,你也學會了?」

「陛下..」孫公公連忙跪拜,「老奴不敢..老奴是真的覺得王爺變了..不像是之前那般驕躁..」

「嗯..」聖上搖搖頭,又一手拿起奏摺,擺了擺手,「誒,朕累了,下去吧。」

話落。

聖上什麼都不想說了。

現在他心裡想的是,王爺回來了,自己只想過個安安穩穩的壽宴。

王爺只要安心吃飯就行。

這就是對他最大的恩賜,讓他好好過個生日。

但亦在今夜。

晚上十點左右。

在城南處,位於眾多巷子中。

正有一位身穿黑袍的渡劫修士,隱藏著氣息,悄聲來到了一座尋常的院子外。

同時他閉目左右傾聽一番,當確定沒人跟蹤自己之後,才閃身進了院子,慢慢掩上了房門。

這時他轉身望去,看到院內的水井、破爛桌椅如舊,才傳音向著屋內的一人道:『少主,屬下回來了..』

『是否有人跟著你?』隨著一道傳音傳來。

房門打開。

一位身穿尋常百姓衣衫,長相普通的青年,從屋內走出。

但面對這位只有金丹期的青年。

這位渡劫黑袍修士,卻恭敬的下拜,再一叩首道:『沒有人跟著..』

話落,他又看了看這殘破的院子,頓時愧疚道:『是屬下等無能,讓少主受罪了..』

『人已經聚齊了嗎?』少主搖搖頭,看似已經習慣了這般『請罪』。

或者對於他們這些亡國之人來說,能在大齊的威勢下活著,並淺進帝都之內,這已經是最好,最完美的結果。

至於受不受罪,他可是無時無刻都在煎熬,一直念著想要復國的心思。

要知道他二十年前,還身為晉國的三皇子!

但如今形勢逼人,這點落魄,不算什麼。

再加上明日正值聖上壽宴。

他心血早已澎湃,就想抓緊了這次的時機,準備想要破壞一番,掀起一番浪潮,再試著尋找機會。

而執行的人,就是黑袍。

也是此次計劃的『死士』。

『人已經到齊了..』黑袍聽到少主問話,也是恭敬回答,如實相告,渾然沒有一點將要赴死的恐懼,『我晉國尚存的飛升修士,午道長,他已經在今日秘密前來帝都。

除午道長以外,另有渡劫修士十人,都是主公身前信任之人,皆被屬下用命令傳書,於前段時間潛進帝都,如今皆在帝都當中。再加上屬下,共十一位渡劫修士。』

他說到這裡,雖然不怕為國捐軀,但卻有些好奇,『少主..僅僅以這些人手..好似也難在皇宮內刺殺大齊皇帝..要知皇帝身邊的那條忠犬,孫公公的實力可是高深莫測,難免..』

『刺殺他?』少主哼笑一聲,『誰說要在皇宮內動手?誰又說要刺殺皇帝?』

『那..』黑袍疑惑詢問。『少主的意思是..』

『此番計劃,意在另外一人..』少主慢步走回屋內,『我讓你們殺的人,是大將軍的弟子,那個姓張的王爺。』

『張封?』黑袍眉頭一皺,初聽不知此意,但仔細思索之後,卻讚歎傳音道,

『少主好計策!雖然張封身處皇宮外的大將軍府,但身邊也只有一位渡劫修士。

且明日皇帝壽辰之時,皇宮內的飛升修士,定然全把目光放在皇帝身上,怕我等忠義之士,來取他項上人頭!

屆時皇宮外定然守備鬆懈,不似皇宮內那般嚴謹。

他們萬萬想不到,我們此行的目標,卻正是宴會落,出宮的張封!

到時候屬下等人只要殺了張封,哪怕是身死長街,可也壞了大齊的國運!』

黑袍說到這裡,是全然理解了少主的計劃,也對此計謀欽佩有加!

因為以張封與大將軍的聲望。

如今大齊全朝上下,屬於大將軍的舊部很多。

大齊國以外的名士,也對張封師徒的敬佩無二。

張封如今的地位,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哪怕是起兵謀反,先不說最後成敗,但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可能。

不說一呼百應,可起碼是一群人來勸。

聖上也會關心,是不是自己不小心又得罪這位師弟了?

那麼在這樣的聲望與威勢下。

張封要是突然死於刺殺,死於帝都內的刺殺,皇宮外的刺殺。

最後只有兩個結果。

其一,帝都內連自己王爺都保護不好,威望與臉面全失。

也隨著張封一死,屬於大將軍的聲望,大齊以外的名士聲望,也會煙消雲散。

大齊少了一大名望助力。

其二,還會有人覺得是王爺的聲望與威勢『蓋主』,所以聖上選擇了『除去』王爺。

沒辦法,王爺以這樣的勢力與聲望,要是謀反,都有機會成功了。

這哪個皇帝不害怕?

雖然在正常人想來,哪怕是謀反成功,天下罵名都歸張封,名聲與香火國運毀於一旦,有點智商的人都不會幹,但總歸是有機會奪權。

聖上想殺張封,想保自己的位置,想為大齊百姓與萬萬修士著想,很對。

所以只要張封一死,這不管是哪個結果,都對大齊的國運大大影響。

再加上大將軍舊部若是被人鼓噪,向著當今聖上『質問』王爺為何身死。

其後果就是大齊亂作一團。

邊境的四方軍團,四位死忠於大將軍的帥領,得知此事,就算不為少將軍報仇,也定然心寒,不敢回帝都。

之後,就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如今,少主所謀划的事情,就是這樣。

殺張封,這可比殺太子、殺皇子有用了。

更直白來說,殺了聖上,還有太子繼承。

殺了太子,還有皇子,殺了皇子,還有各種輔政大臣,以及皇系親屬。

這怎麼著,都沒有殺張封一個人有用。

誰讓張封一人就擔著無數名士的聲望,也扛著無數兵部將士的效忠。

而此時此刻,少主見到黑袍已經了解到自己的計劃,也隨之吩咐道:『只要午道長刺殺張封成功,就相當於斷去了大齊國的一條臂膀。之後在動亂之時,我等就可以伺機而動。』

少主說到這裡,彷彿已經想到了計劃成功,齊國大亂,天下共誅,一時間語氣越發激動道:『只要計策順利,復國有望啊!』

『少主!』黑袍聽到少主的描繪,其計劃精妙,安排縝密,頓時也激動下拜,『蒼天有眼!定會助少主功成,把大齊賊子斬盡殺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4章 亡國餘孽(二合一)

8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