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條理清晰(二合一)

第318章 條理清晰(二合一)

天色漸暗。

冬季的寒風呼嘯,吹過依舊人來人往的熱鬧帝都街景。

一下午的時間就這麼不知不覺的過去。

張封依舊端坐府內,品著『九階靈氣』熱茶,等待著各處傳來的情報,上面記錄的都是今日來往帝都內的修士名單。

可謂是『元嬰』境界以上的進帝都人員,都在書信內留有記載,並附加一張筆墨描繪的人像。

雖然是黑白色筆墨,但和真人也基本相差無幾。

畢竟記錄畫像的人員,都是精通此道的老行家,再加上化神境界的修為,足以用普通的筆墨,把人描繪出來。

除此之外,張封還調來了刑部的人。

如今三位刑部的主事,二十六名檔案閣的骨幹,正點燈熬油,在旁邊的偏方院內,根據這些畫像,核查這些人的檔案資料。

作為答謝,之前那名邪教中人的屍首,已經交予刑部。

反正這人已經是死人,不會開口說話,那完全可以當做是刑部的功勞,無人反對。

這般一名『渡劫罪犯的功勞』,再加上王爺的威名。

甜棗與大炮一起來,讓刑部尚書是非常用心的在做事,不敢有一絲敷衍。

至於有沒有人懷疑張王爺是怕這名邪教中人走漏消息,出賣什麼,所以才『殺人滅口』,只交給刑部一具屍體。

這個別說是有人去懷疑。

就連這點念頭都沒人生起。

相反,誰要是敢說這話,說王爺是殺人滅口,說王爺和邪教有染,那才是真的有問題。

也是這般。

刑部的人不問,只幹活,只道謝。

直到晚上六點,第一批早上八點到晚上六點的入城人員信息,全部被整理出來了。

由刑部主事官員親自來彙報。

張封聽著,聽著,知道今日一共十三萬七千六百餘修士進帝都,其中五千二百餘名修士,經過刑部人員的再三確認,檔案資料沒有核實。

準確來說,他們就像是不存在這個世界,形象一點就是『黑戶』。

不然刑部絕對能查到他們。

因為大齊國內的每個人,都有檔案記載,並配有畫像。

再以刑部修士的強大思維與記憶,可謂是每位管理檔案閣的刑部官員,都是一台高級戶口計算機。

在這樣的篩選與計算中,哪怕是其餘王朝的人,只要是修士,刑部也有一些身份資料,會被刑部官員確認此人存在。

那麼現在還有五千人的身份沒有確認,只有三種可能,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其一,他們進帝都是有某種目的,於是隱藏了容貌,讓刑部的人篩選不出來。

這樣的人,可能是邪教,但更多的就是仇人多,於是化妝易容。

再或者是名聲大的修士,不想進帝都的時候引起轟動,省得被將來拜訪的人打擾。

如李道友,他就是易容進帝都的。

但其餘人到底如何,沒有經過拷問,誰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回事。

可也有其二,那就是偏遠地區的修士,沒有登記在案的修士。

他們此行前來,可能是串親戚,也可能是路過或專程遊玩。

這樣的人,比較自由,刑部的人也不會專門找他們登記。

大齊國的朝策,還是比較放鬆的。

只是這次見到以後,不用王爺吩咐,刑部自然也會有人跟著這些沒有資料的修士,然後偷偷把他們的檔案資料補全。

神不知、鬼不覺。

其三,就是張封所想的那般,他們當中有人是玩家,所有才沒有檔案顯示。

其中又在未核實身份的四十六位渡劫修士當中。

張封感覺玩家大部分都是出自這裡。

因為按照實際角度來講。

玩家們要是沒有一丁點的實力,那麼敢來帝都嗎?

只要敢來,被帝都內的人發現有問題,那麼八成就是死的乾淨,在這樣的高階世界內,連個浪花都翻不起來。

但也不能否認,有的低級玩家是想的一口吃個胖子,或者反其道而行。

越是實力低,越要來帝都。

這樣被發現的幾率也小,也沒人會覺得元嬰或化神修士能翻起什麼浪花。

起碼將心比心之下。

張封感覺這事要是換成自己,自己就會來帝都碰一碰。

當然,這個碰,也不是明目張胆,而是小心一些的投靠某人,先取得利益再說。

所以理論上來講,這五千名未核實的人,以及這一段時間內來往帝都的人,都可能是玩家。

看起來像是大海撈針,也沒有什麼實質性進展。

可對於沒有一點根基的玩家而言,想要在偌大的帝都內,充滿危機的帝都內,找到同行,又不讓飛升修士察覺,那才是大海撈針,刀尖上跳舞。

一個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

而自己只需要等到一段,等到他們投靠某個實力,不就相當於他們把狐狸尾巴給露了出來。

但這樣的辦法,這樣的篩選計劃,也只有自己能實現。

其他人,還真沒那個實力,也沒那個本事能調動整個帝都的官部為他們服務。

當然,他們要是知道自己是玩家。

那八成也是絕望的要死。

合作,還要謹慎的合作,或許才是他們唯一的出路。

張封思索著,卻也沒有因為自己的『先天身份』起步高,就有什麼得色。

皆因之前沒見到玩家的時候,還覺得他們要來,也應該是五階與九階之間對摺,各個實力都均勻。

但如今看到這麼多的渡劫修士來帝都,他們還可能是玩家。

要是說張封不著急,也沒有一丁點的壓力,那是開玩笑的。

只是這個壓力,也是自身實力。

要知道自己雖然有飛升強者與大齊國的勢力保護,可說到底不是自己本身的實力,能帶去下一個世界的根本實力。

如今,自己就想著趁此『平靜』的階段與機會,也趁著玩家在圓潤屬於他們計劃的時候,把自己的實力修鍊一下。

畢竟上好的國運加持,大力的資源為後備。

要是放過了這次機會,誰知道下次還會不會這麼順利。

至於玩家他們,那就讓他們去張羅吧。

自己這邊已經放開了眼線,再加上眾位皇子都被自己叮囑過。

足以保證在他們有動向的時候,會第一時間察覺。

而與此同時。

正在張封開始一邊修鍊,一邊等著刑部彙報晚上六點以後的往來修士流動時。

在帝都內的一家客棧中。

三兄弟在靠窗戶的桌位,吃完晚上之後,起身就向著外面走。

皆因清哥四人也在這家客棧,三樓包間位置。

並且在今日下午的時候,大哥就發現了他們,只是走的話,有點顯得可疑,於是就在這裡看著一樓堂中高台的說書先生,講了一下午的『大將軍傳』。

知道此時此刻,說書先生離去。

他們三兄弟也像是聽完這場書以後,心滿意足的走了。

和帝都內的食客們沒什麼差別,都像是專門來聽書的。

但在暗地裡,他們也知道了自己想要得知的一切。

現在的第一步。

就是找個時機,找個地點,碰到一些事。

比如哪位公子哥被欺負。

他們急公好義,稍微顯示一下身手,最後受到某位權貴的『抬舉。』

這樣的套路雖然老套,但是百試不爽。

那麼首先,就去亂轉。

也在同時。

三樓、雅間裡面。

清哥隔著窗戶,見到兄弟三人離開,卻是若有所思的望向小舟三人傳音道:『在帝都外的時候,就見過這三個人。如今咱們來客棧內,他們又跟過來,並且坐了一下午..』

清哥說到這裡,眉頭緊皺,『他們會不會朝廷內的人?』

『清哥是說咱們被人盯上了?』小舟放下手裡的酒杯,『也對..我們四位渡劫修士一同進城,肯定會招惹一些目光。

再想想看,這個世界內說不定也有類似於戶口檔案的資料。

要是負責管理檔案的人,發現資料里找不到我們,那麼百分百的會派人過來監視..』

『但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胆吧?』老鄭不以為然的吃著大塊烤肉,細密的鬍鬚上全是油跡,『你們會不會太敏感了?或許這三個人就是碰巧來到這裡聽書吃飯。』

『希望是這樣。』蠍道人從始至終沒有動過桌前的碗筷,『更希望他們不是玩家。不然有一批玩家過來,就證明我們的反其道而行之的計劃,會有很多人也想到了。』

『你是說還有很多玩家也來了?』老鄭撇他一眼,專心對付嘴前的烤肉,一邊嚼著五香肉味,一邊含糊不清道:『這多好..要是只有我們一行人,我還覺得出事以後,沒有人替我們背鍋了..

可要是人多的話,被我們發現的話,到時候來一手栽贓嫁禍,移花接木..』

老鄭嚼了嚼烤肉,心滿意足的咽下去以後,望向了清哥,『這可是清哥的強項啊!清哥說..是不是?』

『就你知道的多。』清哥失笑一聲,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眼睛一眯,示意眾人不要傳音。

因為走廊內傳來了一人的腳步聲,故意停在了他們雅間的門口。

又在幾息過後,敲門聲響起。

小舟看了看清哥。

清哥示意三人戒備之後,才起身去打開房門。

只因外面來的人不是小二,而是一位渡劫修士!

只是伴隨著房門打開。

在四人戒備中,

走進來的青年上下打量眾人一眼,就把目光望向了清哥,話語中沒有鬧事,也沒有勘察,而是彷彿『做生意』一般的詢問道,

「四位是外地來的吧?我自認為自己有些人緣,認識的各國渡劫道友頗多,但卻對四位道友有些面生。

且今日一下午,我見四位在一樓坐坐,又在四樓坐坐,看似是在打聽事情吧?」

他說著,又略微自得的一笑,「我這人別的本事沒有,但是察言觀色的本事卻是有點門道。不如讓我猜猜,四位渡劫大修士,是來做什麼的?」

「做什麼..」小舟聽到這話,雖然臉上還帶著笑意,目光卻是打量附近,心裡殺機瀰漫。

「當然是這家店裡的菜好,我四人聽聞,才特意來帝都..」老鄭依舊吃著烤肉的,對此無動於衷。

蠍道人捧起茶杯,不言不語。

清哥卻是一笑,望向神情平靜的青年,「道友說說。」

「我猜..」青年爽朗一笑,「聖上壽辰,王爺回朝。如今四位修士專門來帝都,肯定是來帝都投門路的啊!明眼人就能知道這是一個獲得國運的大好時機,怎麼會輕易放過?」

「誒..」小舟一聽,心裡殺機霎時消散,「這位道友說對了!」

「那肯定!」青年不屑的傲然仰頭,又看向清哥,「我來這裡,就是看到你們想打探消息。正好,我這裡有一些近年來觀察帝都朝堂的心得..」

他說著,是一副為了清哥四人考慮的樣子,「幾位要知道,只要了解到了帝都內的形勢,了解到了哪位皇子門下有哪位大人,這對於四位道友的前程來說,是事半功倍,也少走許多彎路啊!」

「此言有理..」清哥看似被這位『百事通』說的心動,實則是也想打聽朝廷內的形勢,於是順著此人的話語,佯裝虛心請教道:「還望道友指點一二。」

「道友這是哪裡的話?」百事通不以為意的擺擺手,卻又像是發現了什麼一樣,望著自己的手掌,翻來覆去的來回打量。

清哥心領神會,從儲物口袋內拿出了一顆極品靈石,放在突然停止反動的手掌上面,

「區區謝禮。」

「兄台這就太客氣了啊!」百事通不著痕迹的把靈石一收,直接問道:「兄台是想知道太子門下的大員,還是皇子?我這裡有很多消息要說..」

..

時至晚上九點。

客棧內的氣氛也越來越安靜。

又在這時,伴隨著三樓雅間的門響。

百事通說完了消息,數著口袋內的百餘顆極品靈石,哼著小曲走了,心裡卻念叨,『又用每個朝廷官員都知道的事情,再次坑了外地修士一筆。』

可在客棧內,清哥四人卻是正襟危坐,對於百事通所說的消息是非常上心,感覺真是天助他們,讓他們省了不少時間!

以至於此,待得消息整理消化完以後。

清哥首先傳音,向著三人總結百事通的消息道,

『依照剛才那個修士所言,這個朝廷和古時一樣,都有『六部』,六部主管著整個大齊的勢力。

其中,禮部主管朝廷祭祀,接待其他國家的來賓,以及主持盛事科舉。

算是科舉主考官四皇子的人,可以選擇接近。

吏部,主管全朝的官員調配,任免。

如今太子為聖上主持朝政,所以他們很大幾率是太子的人。

只是太子心思深沉,不太好相處。

之後,戶部,全國的田地徵收,掌握朝廷財權,又和王掌柜等一些飛升修士的關係親密。

很大幾率是不依附任何皇子黨,為聖上心腹,這個是絕對不能投靠!

刑部,相當於最高律法,投靠愛玩的三皇子,但三皇子此人無心朝政,所以刑部也歸屬聖上。

也撇去投靠刑部的計劃。

工部,主掌土地建設,是當今丞相一脈的人,由他大兒子把持。

他大兒子,和二皇子的關係較好。

因為丞相的兒子,也曾與二皇子一起,在大將軍手底下當過近衛。

最後,最重要的兵部!

兵部主管大齊的兵馬操練,以及所有的武職官員與兵力、修士調動。

之前兵部尚書是聖上的心腹,但如今王爺回朝了..

這個好像不用猜,單以大將軍的聲望,兵部又基本都是大將軍的舊部下屬,這肯定是王爺的人。

就連當今的二皇子,都對王爺馬首是瞻。

聽說王爺回帝都的那一天,二皇子是接連三拜,行的是晚輩禮。

丞相的那位大兒子,工部尚書,也是王爺上朝的第一天,行禮問安。

並且禮部尚書向王爺『出題』時,他還出言呵斥..

清哥說到這裡,望向沉思的三人,『我把事情說的這麼詳細,你們聽明白了嗎?』

「嗯..」老鄭點頭,又好奇道:「清哥的意思是,我們現在看上去是投靠皇子們的門下官員,實則是先依附皇子,然後再接觸這位王爺?」

「對。」清哥不置可否,又忽然失笑道:「我們現在正在想盡辦法的投靠各位皇子,各位皇子卻在用盡心思的巴結王爺..所以,所有問題的根源,顯而易見。

只要我們投靠到了這位王爺門下,何愁國運?何愁資源?

再以王爺的威勢,盪清捕殺所有玩家,或許也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8章 條理清晰(二合一)

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