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玩家動態與密謀行動(二合一)

第316章 玩家動態與密謀行動(二合一)

「我同意清哥的計劃。」老鄭率先點頭,又感嘆清哥這話真的是說到他的心眼裡了。

「現在就出發去往大齊帝都。」小舟琢磨了瞬息,感覺和自己的計劃沒差別出入之後,就辨別了一下方向,向著林外趕往。

蠍道人沉默跟著,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清哥則是拿出了一個類似於玻璃珠的球體,當著眾人的面捏碎。

瞬間一股類似於靈氣的青色氣體盪開,又在剎那間消失。

四人周圍好似靜了那麼一刻,又恢復到了蚊蟲低鳴與野獸嘶吼的場景。

這個世界內的冬天,山林中有蚊蟲。

但更多的是野獸與煞氣。

『物品:迷惑香囊』

類型:身份

品質:七階、黃色

特效:驅魔

『驅魔:在一定的時間內,可以驅散來自於煞氣與鬼物的侵襲。』

清哥所用的這顆珠子,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一次性驅魔』珠。

自從他半年前獲得以來,一直都不捨得用。

但在這樣的高級世界里,他們為了保證早些趕往帝都,又為了防止路上不發生什麼意外。

清哥就忍著心痛,很大手筆的用了這件特殊道具。

包括很多玩家來到一個新的高階世界以後,因為是沒有身份,那麼大部分都是出現在荒野郊區裡面。

這荒野之地,難免會有鬼物作祟。

所以一開始的防備鬼物與煞氣,也是重中之重。

省得半路與鬼物纏鬥,或者在新的世界內,當一些不知名的『煞氣』入體,影響了自身實力,這都是耽誤時間,耽誤精力。

可要是之後熟悉了這個世界,那就好多了。

但這事也是分人。

起碼對於一些妖修的玩家來說,就算是分在了荒野之地,那也沒什麼不好。

相反,說不定還能藉助這些煞氣修鍊。

萬一能吸收,這不是多了一條修鍊的路子?

就算是失敗,也只是同根同源卻不同『波段』的麻煩一些。

「清哥真是浪費..」蠍道人見到清哥浪費一件史詩級的一次性物品,倒是側目多言了一句。

他剛才就是在測試這裡的煞氣能不能修鍊的時候,直接被這顆驅魔珠給打斷了。

不過他也知道事情重要,於是嘮叨一句后,也不多言。

不然煞氣還沒測試好,等引來了鬼物,那又是錯誤。

「我們又不是你,不怕煞氣..」小舟呼吸著四周明顯純凈的靈氣后,卻也拿出了一枚七階丹藥,遞在了清哥的身前,「別說我占你便宜啊。」

「反正是團隊共享的物品。」清哥笑著說了一句,但也收下了。

老鄭看了一眼,繼續向前走著,沒有一些給補償的意思。

因為他不是靠靈氣修鍊,而是體修。

修鍊的是一種關於『吃』的功法,吃各種妖獸血肉,以其內所蘊含的血肉能量修鍊。

他現在的體質,身體內的『內丹』能量,就相當於渡劫期的妖獸。

所以老鄭是很喜歡來點妖物,嘗嘗這個世界內的鬼物內丹味道,妖獸的血肉味道。

可不管是怎麼樣的修鍊體系。

他們之前聽到規則提示,『任何體系對於國運來說,都有加持效果。』

他們才會如此上心。

不然他們這五花八門的修鍊體系,真的是很難找到一個加持的方法。

『團隊共享..卻只有兩人受益..』同時,老鄭聽到清哥二人所言,心裡還有些發笑。

這一副大義凜然的話,一切為了團隊的話,也不知道清哥是怎麼說出的口。

又在此時。

正在走著的蠍道人,也和老鄭對視一眼,眼神中帶著同樣的笑意,看似兩人所想的一樣,都在笑話清哥。

可這不是團隊間的縫隙。

畢竟他們也不是一個團隊,只是臨時的『四位會長合作』,他們世界內的四位頂尖高手合作。

能在一起,都是利益牽扯。

又在利益下,清哥的話,也確實贏得了三人的贊同。

包括他們四人的想法,其實也和那些低級玩家差不多,不外乎是抓緊機遇修鍊。

只是他們實力更高,更提倡『富貴險中求』的做法。

這一點他們心知肚明,又達成一致,那麼每個人都知道了其餘人不會存在『不必要的背叛』。

比如言語糾紛,這都是小事。

總歸在這樣的世界里,玩家對抗的世界里,他們四人都知道,只有同屬一個世界內的相互抱團,才能得以生存。

他們四人經歷過了最少五次的『競技模式』,合作了五次,懂得這樣的道理。

形象一點來說,若是現在有人反間他們,那麼必然是不會成功,相反還會成為他們的首要獵殺目標。

可要是在沒有競技與外宇宙玩家的世界內,不用策反,他們就會為了各自的公會與利益,來一個你死我活。

而隨著時間過去。

在上午十一點左右的時候,他們就順利的來到了人來人往的帝都城外。

途中沒有遇到任何妖物,也沒有遇到煞氣。

『我們現在進城?』老鄭一邊向著三人傳音,一邊瞄了一眼帝都城外的繁華,看了看來往的小販,

『說真的..真來到帝都以後,我才發現我們的計策好像有點不太對..』

『我感覺也是..』小舟看著附近來往的行人俠客,發現除了他們,大多也都是修鍊之人。

基本上,先天與築基很普遍。

可謂是生在這個世界內的人,哪怕是沒有修鍊,但只要沾染了帝都內的國運,就能強身健體,擁有一些練氣的實力。

但總歸來說,還是尋常人很多。

除此之外,守衛城防的將士,是清一色的化神。

洞虛強者,也不是出現一個。

其中在一處城外的茶攤上,有三位正在喝茶的行人,當先一位,就是渡劫境界!

剩下兩人,也是元嬰與化神。

包括這三位行人的氣息還沒有隱藏,明面上就是一副『我大哥是渡劫修士,不要招惹我們』模樣。

『隨意間就能看到渡劫修士..』清哥也不經意間看了看遠處茶攤上的三人一眼,『他們會不會是玩家?』

『清哥有些精神過敏..』小舟直接否決,『我們這般反其道而行的前來帝都,還需要先隱藏一下..他們反而這麼明目張胆,那麼很大概率只是本土世界土著,不怕別人去查。』

『我覺得也是..』老鄭又望向了城內,看到城內好似有位大人出行。

等路過城門。

城防眾人齊齊行禮,望向馬車中的人,恭敬喊著,「見過兵部尚書大人!」

帘子掀開,修為渡劫境界的兵部尚書,回禮向著城防將士點頭。

但又在車架旁邊,四位隨行護衛,也身穿重甲,身配破靈勁弩,全是渡劫修士。

駕車的是渡劫巔峰,是兵部尚書的親衛。

這些消息,都是清哥四人在旁邊的幾位行人交談中得知。

這也是帝都中的諸多名人,都是百姓們茶前飯後的談資。

好像認出了某人,說出了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就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其中兵部尚書就是大將軍的愛將,更是受到百姓們的廣泛關注。

四人聽到旁邊行人交談,又見到兵部尚書出行的這一幕,感覺城門口看到的渡劫修士,好像很正常。

瞧瞧一位尚書出行,都是眾多渡劫修士護衛。

暗地裡,還不知道有沒有飛升修士一直保駕護航。

在這樣的世界,在大齊帝都內,說不定就是防著暗殺,因為渡劫修士常見。

『先進城..』清哥掃了一眼,感覺這個世界內卧虎藏龍,還需要謹慎行事。

因為現在很大的可能,是有飛升修士在附近。

還是那種國運加身的飛升修士。

他們還是正常自然一點的好,先安穩進城再說。

可要是見完了兵部尚書就走。

清哥四人感覺,會死,像是無法刺殺成功的『做賊心虛』。

但在另一邊,等四人進城的時候。

還在城外茶攤的三位修士,卻相視一眼。

其中,年齡看似年長一些,容貌年齡大約在三十左右的修士首先傳音,『老二、老三,你說他們四人是玩家嗎?』

『我看不像..』二哥年齡二十餘歲,修為化神,腰間懸劍,打扮的像是俠客,『正常玩家,敢來帝都?難道就不怕身份暴露?』

『我們不就是暴露了?』三弟年齡看上去也是二十左右,身穿布衣,境界元嬰。

並且他們兄弟三人,也是真的親兄弟,同父同母。

『你懂不懂?』二哥不滿,『大哥說過,咱們是反其道而行!』

『這就是關鍵!』大哥聽到二哥追捧,那是傳音中都帶著笑意,『現在咱們在城門口蹲了半天,也差不多了解帝都內的行事了。說說吧,帝都內最有名氣的是誰?』

『肯定是張封王爺..』三弟隨口答道:『十人裡面,九個人都是聊他的。』

『對啊。』大哥給他推過去了一杯茶,『他名聲這麼大,有人敢查他嗎?』

『我明白了..』三弟醒悟,『大哥讓我們大張旗鼓的過來,大哥還暴露實力,就是想製造名聲?』

『是不讓人招惹。』大哥心裡搖搖頭,『也為了避免其餘玩家對我們起疑。因為有腦子的人,不會像我們一樣行事。』

『原來是這樣..』三弟稱讚道:『大哥的腦子真管使!這麼一個反其道而行的計劃,平常人可是想不到我們會這樣..』

他傳音著,卻又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靈光一閃,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對了大哥,二哥,你說,有沒有可能,這位大將軍在四十年前心血來潮時,已經覺察踏入仙人之後,會被所有修士圍殺?

於是他開始謀划這一切,以自身捨生取義,換取名望。

因為大將軍知曉在萬民與諸國的崇敬中,在這個禮法仁義的世界里,只要名望夠高,那個張封在很大程度上,就不會被眾修士圍剿。

再加上最為強大的大齊,若是真的出手相助,作為後盾,阻攔眾多飛升修士。

張封必定登臨仙人境!

又在大將軍的謀划里,只要自己的徒弟成為「仙人」,就有可能打破幽冥,令他起死回生?

那時大將軍踏入仙人境界之後,因為已經救贖過了,就沒有所謂的殺身之禍?

所以這看似是一個捨生取義的計劃,實則是一個「起死回生」的密謀?』

『你這個腦子怎麼轉的?』大哥聽懵了,卻又訓斥道:『我們才來這個世界,你就不要亂想那麼多和我們無關的事情..並且大將軍府的事情更牽扯到皇權!

我可不想攪進這場渾水,省得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至於這是不是密謀,和我沒有關係。

我也不覺得這個世界內有幽冥,因為在一些小說與電視電影裡面,這個世界的等級不高,沒有達到眾神滿天的等級。

可就算是達到了,這裡真是十幾階的世界,我們也不能去查這事啊..』

『為什麼?』三弟被大哥說愣了,有些不解,『難道大哥就不想知道這事是真的,還是假的?萬一觸發什麼傳奇任務..』

『身份!』大哥搖頭,『你要知道,我們投靠其餘勢力,其餘朝廷官員,甚至是投靠某位皇子。只要我們發誓效忠,很大程度上是不會被他們太過嚴苛的審查。

畢竟以我渡劫巔峰的實力,渡劫巔峰的誓言效忠,他們會稍微對我們放鬆一些。

但投靠王爺..甚至是調查王爺,你感覺我們的實力夠看嗎?

你說是我們先調查到王爺,還是王爺發現我們在調查他以後,先弄死我們?

還有,這個世界內有這麼多的飛升修士,投靠王爺的一定不在少數。

以我們的實力過去王爺府,就算是不會被懷疑,但會受到看重嗎?

不受到重用,怎麼去接觸核心機密?』

『哦..我明白了..』三弟還沒回話,二哥卻被說的豁然開朗,『大哥的意思是讓我們先投靠帝都內的一些尋常官員,做到寧為雞頭,不為鳳尾!』

『這句話怎麼這麼難聽..』三弟眯著眼睛,『大哥這句話的意思,明顯是讓我們鶴立雞群!』

『對!』二哥眼睛一亮,『這個詞好!那你說,大哥是讓我們投靠誰?』

『這個..』三弟訕訕一笑,望向大哥,『大哥,我們投靠誰?』

『為什麼要主動?』大哥一副智珠在握般傳言,『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是在帝都內隨意找一位權勢不高的朝廷官員投靠,然後無意中散出咱們的名聲,達到以靜制動的目的。

但這個隨意,也不是隨意的找人。而是找一位和三皇子、四皇子有關係的官員。

這位官員要是真的對他們的主子盡忠,那麼肯定會推薦我們這三位渡劫修士,讓皇子作為爭奪儲君之位的助力。

現在問題就來了。

首先,我們找到這位官員以後,他肯定會考察我們。

我們不僅要圓了這個事情,更要想盡辦法的先取得這位官員的「絕對信任!」

其後這位官員舉薦,進入皇室核心成員身旁。

我們的危險性會小很多,先天的信任度也會高很多。

就比如在現實,一位大老闆的手底下有一位非常信任的經理,在外地開什麼分廠子,分公司。

然後過了一段時間,他舉薦了一位『業務能力強』的員工,非常信任的員工。

一般情況下,這位經理只要舉薦,百分百的是邀功。

既然是邀功,又信任,那不用你說,這位經理就會為這位『員工』施以一點點遮掩,以至於更好的拿到功績。

而身為總公司經理的皇子,看到信任的手下介紹一位員工,是不是先天上對於這位員工的信任度就會高上一些?

這個一些,再算上經理的維護,最後對於沒有身份的我們來說,就特別重要,可以當做是一份「信任證明」。

也可以當做是存在這個世界內的痕迹。

只要全部計劃成功,我們不僅在這個世界內擁有了一定的勢力,更能身在皇子身邊,獲得更多的國運與龍氣加持!』

『大哥所言有理!』二人齊齊傳音應聲,就按照大哥的計劃辦。

但明面上,三人還是一副喝茶休息的樣子。

之前傳音也不過是幾息。

可也在三人結了茶錢,準備起身的時候。

大哥卻忽然叮囑,『等會就要進城,也千萬不要表現出一副想要出城的樣子。』

『為什麼?』三弟好奇一問。

大哥正了正衣袖,向著城門走去,『剛才兵部尚書出來了,一副看似出行的模樣,實則可能是年關將近,勾引刺客,肅清城內。所以,我們要走的話,很大幾率會死,被誤會成亡國餘孽。』

大哥話落,自然而然的向著城門口走。

且與此同時,在大將軍府內。

西院書房。

老管家拿來一封書信,遞在張封身前。

是兵部尚書來信,其言,

『少將軍,末將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大張旗鼓的出城巡邏,沿途經過各處城門,也聽大內的何道長說,各處城門,共有十三名渡劫修士注意過我等。

敢問,是否把他們拿下?查一查他們是否是邪教之人?』

張封看完書信,望向老管家,「只要這些渡劫修士進城,就讓尚書回來吧,也不要對於他們有過多監視,以免他們發現什麼,打草驚蛇,影響計劃。

可若是有渡劫修士見到尚書之後,又隨即離去,就請何道長與李道友出手,把離去之人盡皆拿下。」

張封說到這裡,見到老管家準備回信,又提點一句,「要活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6章 玩家動態與密謀行動(二合一)

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