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一心為官賀散人(二合一)

第312章 一心為官賀散人(二合一)

「王爺言重..在下如今就去辦..」

聽到王爺吩咐,王掌柜念著事不宜遲,再詢問幾句后,書信兩封,也不多言,直接就派兩人策馬,分別向著賀散人與李道友傳信。

大約在半個時辰后,正在品茶的張封,就看到其中一位夥計回來了。

他手裡拿著一封書信,雙手呈上。

張封接過,看到是賀散人的回信。

其上只有一句,『王爺相邀,定往』

「先去月樓。」張封收起信件,品了一口茶,也不走了,「月樓離王掌柜的米行不遠,本王也不來回周折,今日就打擾王掌柜了。等中午時,一同去往。」

張封說著,算是先定下了一位飛升修士的見面地點。

這也是之前傳出的信件,兩張各不相同。

給李道友的是晚上相約煙花之地,這如今李道友還沒回信,也是他在城東,距離太遠,再加上他現在估計還在閉門睡覺,那就等下午看看,先不管他。

另一個,是給一百二十裡外的賀散人,信上大致的意思不外是客套幾句,然後切入正題,為『中午見面,在月樓吃飯。』

如今賀散人先回信了,那就先見一個。

「王爺能在寒舍小坐,是在下榮幸..」王掌柜對於張封言辭中的打擾,卻是笑著否決,渾然沒有生意被打擾的不滿,看似也沒有重視生意的架勢。

但實際上,王掌柜算盤打的響亮,知曉王爺在他府上小敘,不就是給他店面平添聲望,帶來更好的生意?

如若有廣告詞,就是『瞧,王爺吃了我家的大米都說好!』

這不得財源廣進?

遠的不多,單說帝都內的一些大官們,他們看在王爺的面子上,也得買他家的大米吧?

如今王掌柜已經打好算盤,就等著借用王爺這股東風,實現把生意鋪滿整個帝都內的達官貴人。

這些貴人家裡人多,吃的也多,是個好生意。

與此同時。

王掌柜除了想到生意的事情,也對賀散人的回答不感到任何意外。

因為他知道賀散人這次回朝,除了看望親人以外,還有些事情有求於朝廷。

但就算是沒有事。

王爺如今都發話邀請了,那麼身為『飛升初期』的他,這肯定要去。

說到底,或者說句明白的話。

如今能無視朝廷的人,王掌柜覺得也只有那位被鎮壓的『入魔仙人』,或許能無視大齊的王爺與聖上。

因為等飛升踏入仙人的那一刻,已經可以驅使天地神力,無視了同樣借用天地之力的國運龍氣。

屆時朝廷最強的一方面被克制。

能壓制這般仙人的人物,也只有飛升修士。

也是這般,飛升修士的所有目的,就是修鍊到仙人境,實現真正的無拘無束,不畏皇權。

這件事,也是心照不宣。

人人都想成仙,這是更是事實。

可要是真有人成仙,那麼面對他的事件,或許又是七國修士聯手鎮壓。

畢竟朝廷對於修士,還是比較講道理,也給好處,更在這幾千年中做出來了事實,讓不少修士受益匪淺。

就拿穩定的香火,各自的地盤,強大的權利來說,都讓他們對於各自朝廷有很大的好感,認同的歸屬感。

但誰又能保證能隨時取他們性命的仙人,會無欲無求,或者善待他們?

又有誰能保證一心求道的人,會不吃他們的香火?

既然都不能保證,也不敢用性命賭,那還不如在仙人剛突破時,境界不穩,聯手鎮壓,以絕不確定的後患。

只是有意思的是,所有修士也是都這般又想修鍊成仙人,又怕真成仙人以被鎮壓的念想中,一步步向著仙人境界修鍊。

可是有得就有失。

他們雖然借用香火,修鍊的很快,更是讓這個世界達到了所謂的『盛世頂峰』,百餘飛升修士林立。

只可惜香火修鍊的是快,但在信徒的雜念香火凝聚中,終歸不能完全凈化,難免生出部分心魔,限制了他們的上限,讓他們突破機會渺茫,渺茫到看不見。

並且在這樣的雜念里,他們每次突破境界時,也會遇到『雷劫』。

渡過一次,念頭就會純正一些,精神更加凝實,對往後探尋新的境界有幫助。

渡不過,就是身死道消。

張封對此也有一些探知,感覺這個雷劫不出意外,正是天地間的雷鳴閃電,為了凈化驅除他們心神中的雜念而成。

說到底,是天地在幫他們『治病』,而不是懲罰他們逆天而行。

起碼張封感覺這個世界是這樣。

可惜自己擁有元神小鼎,目前倒是不需要這樣的雷劫幫助。

同樣不需要幫助的還有那些不借用香火之力,就自行修鍊到飛升境界的修士。

他們在單純的神念下,有一絲機會,可以一窺大道天地。

這樣的人物,自從天魔仙人之後,如今五千年來,也只出現過一位大將軍。

並且在所有修士想來,或許大將軍早就想到他突破之後,會被聯手鎮壓,最終才去捨身的。

要知道大將軍一生征戰,手下亡魂無數,說是『入魔成仙』,突破之後,禍亂蒼生,也不為過。

說句不好聽的,大齊也有可能不會放過他,這個誰也說不準。

還不如捨生取義,封印『魔王』,贏得天下名氣,天下敬重,為同樣自行修鍊的張封護航。

各國利益,對比整個天下,大將軍選擇了後者。

再瞧目前所有修士與官員、以及整個天下對待張封的態度,還有大齊吞併了三國,卻沒有遭到圍剿,這個權衡利弊的選擇應該沒錯。

而與此同時。

在另一邊。

將近一百二十裡外,同樣屬於城西的一間大府邸內。

『賀府』、正室後院當中。

相貌看上去五十左右的賀散人,正望著手邊王掌柜送來的信件,大將軍的弟子,張封王爺的書信!

上面寫的正是張封商量的見面地方『月樓』。

見面時間,是今天中午。

『大將軍的弟子..如此尊貴身份..怎麼會邀請我一個散人..』賀散人心裡想著,卻又期待著,暗嘆『自己瞌睡的時候,正好來了一個高枕無憂的大枕頭!』

但這般想著,他沒有對張封有任何惡意,相反,他是真的想去,也想與這位王爺套上交情,更想讓王爺舉薦,讓他『平平穩穩』的進入朝堂。

也是人有不同,修士亦是如此,對待朝廷的看法各有不同。

如果拿他和王掌柜來比較,就是王掌柜一心做生意,也有自身的『錢財底子』,以及一些保護自身財產的實力,對朝廷中人保持著相互敬重的樣子。

那麼身在大齊山野的賀散人,就是對朝廷十分敬重!

因為他遊歷了百年,總結了平生過往之後,正準備進入朝廷修鍊。

這也是他發現他卡在了『飛升初期』的瓶頸,二十年來沒有鬆動,沒有踏入『飛升小成』,於是想要借用強大的國運,類似於天道之力的龍氣突破。

可要是直接進入朝廷,投靠朝廷,又以這樣的『突破目的』進去,這個怎麼都不好聽。

讓外人看來,就是他有事了,才想到『家裡』。

平常沒事,那是幾百年來,遊歷六國在外,從來都沒有自己還是大齊人。

這說法要是傳開,多少會影響名聲,影響自家香火。

但關於外人怎麼看,賀散人是一點都不在意,也不關注。

哪怕是犧牲一些香火,換取國運與龍氣也好。

而犧牲的香火,不供奉他的城池、鎮子,百姓,也可以批註一下,還給朝廷,讓朝廷許給其餘修士,說不定他這裡還能落個兩方善緣。

可是他就怕朝廷也是這樣想,百官這樣想,聖上這樣想,想著『哦?現在有事了,才回來。真當大齊國運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雖然朝廷也肯定會收,不會放棄自己這位飛升修士,但在朝內的名聲也不好聽了。

他是可以不在乎外人如何,可是他今後卻要在朝廷駐紮,需要在乎一下東家對於他的看法。

又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只要敢『自薦』回朝,其實就已經無意中得罪了人。

哪怕是進入朝廷,也就是封個類似『萬戶侯』的官職,享受部分國運,遠遠沒有一開始投靠大齊的七位飛升修士高。

再加上那七位修士常年在朝廷,相信已經成為了一股小勢力,且加上東家萬一對他不滿,他肯定不好融入進去,也沒有實力融入進去。

要知道他們七人吃了最少數十年的國運,這實力肯定是超過他的。

尤其是孫公公那個老妖人,太監總管,三朝元老,實力更是高深莫測。

那麼想要投靠朝廷,且一開始就擁有那七位修士的氣運,享受一樣的待遇,又不會被七人排擠。

投靠王爺,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有王爺的名聲罩著,再由王爺舉薦,進入帝都任職,相信那七位修士也不會太過排擠。

最少孫公公會對他客氣百般。

五十年前,大將軍可是在烏海一戰,獨身逼退兩位尚國的飛升修士,救過孫公公的命。

有這層關係在,再加上王爺舉薦,他覺得自己能在朝堂內站穩跟腳。

當然,至於最後怎麼樣,王爺會不會舉薦,這個先不說。

可起碼先打好關係的事宜,不得罪名傳天下的王爺,這個總沒有錯。

畢竟他深知自己只是一位飛升修士,不是那位入魔的仙人,那當然要順應天命國運。

以至於,在中午十二點之前。

賀散人就步行趕到了五十裡外的酒樓,訂了一個最好的包間,五樓窗戶靠湖邊的位置。

而隨著時間過去。

時至中午。

張封與王掌柜一起,來到了月樓的門口。

虎將軍,是因為公事在身,被自己支開了,讓他去忙他的事情,也不讓他留人。

老管家,如今正在對面的酒樓內坐著,時刻關注著這邊。

這也是老管家自知這趟有王掌柜陪同,那麼他的實力就不為重要。

且又身為管家,那還是避免與少爺同桌吃飯的好。

這是對於陌生飛升強者的不尊重,讓人誤以為管家都能和他們平起平坐,這對少爺不好。

老管家很認這個死理。

張封拗不過他,也念著事情重要,就先由他去了。

也等來到裝修輝煌的月樓內。

張封掃視了一圈樓內吃飯的眾食客后,正準備讓前迎的小二準備間上好的包間。

王掌柜先是客氣向著張封笑了笑道:「王爺,如果在下沒有猜錯,賀散人已經準備好雅間了。」

他說著,望向走來的小二,「今日是否有一位賀姓客人訂座?」

「您是..」小二仔細看了這位帝都內的紅人,大人物『王掌柜』幾眼,當一認出來,那是趕忙代為引路,且沒有多言多喊,怕引來其餘食客的矚目,給王半仙帶來客套的麻煩。

這就算是如此,還有不少食客認出了王掌柜。

一時間隨著『嘩啦』的輕響,他們皆是齊齊放下筷子,或者端起酒杯,向著王掌柜行禮、敬酒。

同時,他們又把目光望向王掌柜身前的張封,更好奇這位領先王掌柜半步的人,是何許人也?

王掌柜看到他們目光中的疑惑,卻是輕輕搖頭,傳音,『這位是張王爺..噤聲..王爺不喜歡被人打擾..』

『張王爺..』眾人一驚,更不敢亂言。

就這樣,在忽然有些寂靜的酒樓內。

張封二人被店裡的小二帶了上去。

只是等一開門。

張封剛望著屋內坐著的賀散人,正想著與此人怎麼打交道時,卻用心識感知,看到賀散人不復王掌柜這般,還有些不卑不亢,反而是見到自己進門的瞬間,就心裡一喜,起身笑迎。

「小道見過王爺!」

賀散人捧手一禮,樣子倒是中規中矩。

要不是張封有心識,還真看不出他一副想要與自己打交道的急切。

但張封知道歸知道,還是當做沒事人一樣,禮數周到的還手一禮,坐在了主位。

「王道友。」賀散人這才和王掌柜一禮,分別落座。

可又不等張封說什麼。

賀散人又像是送見面禮一樣,從桌子上拿起一本厚厚的書籍,遞在了張封身前,

「王爺,小道聽說王爺熱衷於修鍊一道。一些薄禮,還望王爺收下。」

『這叫薄禮?』張封見到秘籍的一瞬間,忽然想起一句話,『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因為這本秘籍是九階飛升功法!

還是那種很全面,恨不得把一生知識刻進書本里的『感悟手稿』。

『物品:《賀散人的五行術法感悟》』

類型:秘籍、稀有感悟手稿。

品質:九階、黃色

特效:小五行大陣

『修鍊:依照書籍所記,當你五行術法小成后,將在自身形成先天小五行大陣,加快一定的修鍊速度。』

看到這本能修鍊到飛升境界的秘籍,還是那種帶著稀有特效的手稿。

張封也是念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意思,不客氣的拿起,收入懷中,聽聽賀散人想要做什麼。

誰知道賀散人對王爺的不客氣,不僅沒有別的情緒,反而露出笑容,再次起身捧手道,

「此書是小道以自身所學繪之,難免有些用詞不妥,讓人貽笑。

王爺修鍊時,若是碰到一些隱晦與貽笑之處,可隨時讓下人通報一聲,小道會親自拜訪王府,為王爺一一解答。」

「有勞賀散人。」張封聽到賀散人說話說的好聽,沒有說自己碰到什麼『不懂』,而是以『隱晦、自責的口吻』敘述,也是起身回禮感謝,敬他說話說的有水平。

可要是換成其他人,那麼賀散人就另一個口吻,直接言道『你境界不高,肯定看不懂,也練不懂。碰到不懂的,就來老道府邸報道,老道看心情指點你。』

「王爺高才,怎麼能說勞煩?」賀散人對張封的自謙,表示了不同的意見,「小道今日聽聞王爺在朝廷上的誦詞,頓時驚天為人!如此才學,若要指教,也是小道請教王爺才是啊!」

「賀散人過獎。」張封看到他追捧起來沒邊,雖然很享受飛升修士的追捧,但念及正事,還是直言道:「最近有些邪教妖人,可能會潛入帝都。時至年關,若是賀散人有所發覺,還望上報官府,莫要讓這些邪教妖魔亂了帝都秩序。」

『邪教..』賀散人稍微把目光望向王掌柜。

「王爺已對在下說過此事..」王掌柜笑著應答,好似在重複對於王爺的保證,也是在回答賀散人。

「對!王爺所言正理!除魔衛道,一向是天下蒼生之責!」賀散人不等王掌柜話落,亦是大義凜然,鄭重拱手道:「小道若發現這些妖人,絕不敢隱瞞絲毫。定然立刻呈報王爺府邸,由王爺定奪發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2章 一心為官賀散人(二合一)

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