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第九世界(二合一)

第308章 第九世界(二合一)

這次回到遊戲大廳,張封也沒有去看論壇,而是念著一個小時太短,繼而就叫上了唐墨等人,把這段時間來的復活道具收了一下。

這般一收,不知不覺就是一個小時過去。

等傳送時間來到。

張封也整理了一下隨身攜帶的物品,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別墅內。

稍後,等待傳送。

也在下一瞬間。

入目是繁華的裝飾,自己身處一個轎子內。

四周有十位護衛,還有一名緊挨轎子前行的老管家。

天地間空氣中飄蕩著靈氣,按照分化,級別在『五階』。

大意是,單靠這些天地間隨處可見的靈氣,就能修鍊到『化神』。

但這裡的氣溫卻有些低,看似是冬季。

同時,在張封打量四周的時候,提示也隨之而來。

『特殊提示:開放模式;』

當前世界的坐標,會在五日後開放,允許多方宇宙玩家登陸;

進入條件,五階到九階的任意玩家,每個宇宙名額十名。

判定、因你的天賦『禁令』,上限等級為渡劫圓滿境界的玩家。

飛升玩家不得進入。

『距離玩家登陸時間:五天』

聽完這個提示,張封發現後面還有一個『備註公告』,是一個今後降臨此方世界的玩家,都能收到的提示。

『提示公告:大齊國是本世界內最強大的王朝。』

『這是世界背景?讓他們不要招惹?』張封聽到這個提示,感覺理論上應該是這麼回事。

是規則怕有的玩家上去摸『虎鬚』,然後唰的一下死了,那還競技什麼?

這當然要給個警鐘,就像是打遊戲的時候,看到等級高於自己太多的怪物,都會有個系統提示。

思索著,張封也聽到了自己的提示。

『你目前所在的世界等級:九階。』

地圖編號:0001

提示:每個等級階段內,編號越靠前,難度越高..

身份:大齊國聖上的師弟、當朝三千歲、親王、『天下名將』之徒。

目前所在地:大齊帝都七百裡外。

事件任務:安全回往帝都;

參加聖上壽宴。

當前環數:1

『獎勵:20大千點』

聽完連續的提示。

張封就把目光望向了車窗外的護衛管家,那剩下的就是觸發獨有的記憶。

也在下一瞬間,車外隨行的和藹老管家,當瞧見『少爺』望來的時候,也是趕忙行禮道:「王爺可又什麼吩咐?」

「無事。」張封下帘子,根據和本世界的人對話與相見之後,記憶觸發,也什麼都知道了。

首先,這個世界有七個王朝。

齊國最大,其餘六個分別在附近,卻又有點苟延殘喘之式。

但破船也有幾斤釘,大齊為了確保國立強盛,民生穩定,就沒有一口氣開戰,滅了他們。

省得把他們逼急了,六個聯合起來,足矣壞了大齊國的昌盛,更重要的是讓六國之內的無辜百姓遭殃。

自己這位師兄,『大齊聖上』已經身懷天下,為整個世界的百姓考慮了。

所以現在是很微妙的平衡,也是慢慢的蠶食。

除此之外,這個世界也有江湖門派,各個強大的宗門。

但對於大齊來說,或者對於其餘六個相對弱小的王朝來說,都是萬餘元嬰期的鐵騎將士,結陣踏過,一片廢墟。

江湖中人,更多的選擇,是先進門派,修得武藝後進入朝堂,找一個出路。

當然也有一些江湖人士自命清高,靠著雄厚的實力,底蘊,想要周旋小國之間,操控一下皇室之爭。

結果就是滿門抄斬,資產全充了國庫,一個都跑不了。

這個世界,是朝廷勢大,王權至上。

完全就是碾壓,沒有讓江湖中人有一點周旋與策劃的餘地。

並且也在這段記憶中。

張封也了解到自己的身份為什麼這麼高了,也知道什麼是『天下名將』之徒。

這段記憶,或者說這段本世界內的傳奇故事,都是從三百年前說起。

皆因在三百年前,有一位將軍,他是一位飛升境界的大修士!

只是三百年來,這位大將軍一心修鍊,並無子嗣,只有四十年前的時候心血來潮,忽然收了兩位關門徒弟。

其一,是自己,自己是大將軍在四十年前路邊撿來的。

那時自己就是一個四歲兒童,整日在大街上討飯。

大將軍路游此地,或許是看自己根骨不錯,就收為關門弟子。

另一位,就是如今當朝皇帝,也即是四十年前的『五皇子』,他當時只有十五歲。

是自己老師開闊了疆土,用赫赫戰功,在短短二十年間,助他登上了太子位,儲君位。

直到十年前。

在當年五皇子四十五歲的時候,上任皇帝壽終仙逝,他從儲君位,一躍登上帝座。

他膝下的兒子,也分別榮登皇子與太子之位。

但說來說去,當今聖上最為信任與依仗的卻不是他的兒子,而是自己的老師。

至於自己,除了四十年前的小時候,和當年的五皇子在老師座下學習以外。

直到二十年前功力有所成,踏入金丹之後,除了聖上登基,自己回去過以外,剩下時間都是雲遊野鶴,整日在外面閑逛,從未回帝都一次。

哪怕是聖上的壽辰詔書,自己也是當做未曾看見。

只是在五年前。

大將軍率眾登『極南之地』,卻最終逝於封魔之戰。

自己回往了一次帝都,向著聖上問罪。

得到的答案,就是大將軍阻止了這位仙人境的『魔王』入世,再次加固了封印。

關於魔王,也是一段歷史悠久的傳說。

能追溯到五千年前,追溯到十國並立。

那時有一位飛升修士,不知用什麼秘法,入魔成了仙人,禍害蒼生,想要吞併十國,可卻被十國強者,七十一位飛升境界的修士聯手封印。

這個封印,每過五百年,都會鬆動一次,需要飛升境界的大修士前去穩固,代價是以自身精血加固銘文。

大將軍就是死於封印。

也是如此,他心血來潮,自知四十年後,會死於大劫,才動了收徒的念想。

聽起來很傻,封印了魔王,拯救了天下,犧牲了自己。

包括聖上也是打心眼裡的不想讓大將軍去,不想讓唯一一心為自己好的師父去,因為朝內的飛升修士,不止大將軍一位。

說句不好聽的,要死,大齊國內七位飛升修士,就算是綁著他們,強押著他們,也輪不著自己的師父去死。

可是大將軍想要為後人祈福,又覺得自己『位極人臣、功高震主』,就力排眾意,領兵去了。

最後贏得了天下人之心。

也是那一日,齊朝舉國哀悼,天下大哀。

如今七國朝野,都為大將軍立了功德碑,萬萬民跪拜。

其中張封就沾染了大將軍的名望,受到了庇佑。

遊歷到各處,都會受到最高的優待。

哪怕是當世大儒,也要對張封行三分弟子禮。

並且在自己記憶中的『自己』,之所以會遊歷不回,也是覺得聖上私心太重,怕老師功高震主,所以才派老師去的。

可又師兄弟多年,『張封』不知道面對自己這位『狠心師兄』,於是才選擇外出遊歷多年,無視所有回朝聖旨。

同時,張封一時間回憶到這裡,除了感嘆這規則安排的『外出理由』無雙、無破綻以外,也覺得這個太套路與虐心了。

整個是一個師兄弟的『你不知我意,我就是誤會你』的感情戲。

但不管為何。

聖上是真心關照自己這位師弟。

他知道這個世界內,明面上對大將軍『捨身取義』的敬重,不代表暗地裡的廝殺。

之前被大將軍滅國的餘孽,以及被大將軍殺死的眾人,卻都想暗地裡找大將軍後人的事。

大齊皇帝是找不到了,找到也是重兵把手,他們和送死無疑。

可是遊歷的自己就是他們的眼中釘,復仇的絕好對象。

再加上如今附近六國虎視眈眈,都想要除去大齊國的肱股之臣之後,那自己就危險了。

聖上怕自己這位師弟安危有失,又怕自己脾氣倔不回來,就以他的壽宴與太子大婚的名義,以及一月後的過年宴,特意發下最高的玉軸金絲詔書,賜三千歲親王,鎮守帝都,召自己回朝。

之外的意思,聖旨里的夾層小字,還有一段就是『咱們兩兄弟之間,好好解釋解釋當年師父的事情。』

這是必須要回來。

因為像是親王,在這個世界內也只有皇帝的親弟弟,或者親哥哥,才有如此殊榮。

只可惜,當今聖上的哥哥弟弟,好巧不巧,除了各種意外疾病離世以外,剩下的早已遠離帝都,去了各自偏遠封地。

在他們眼中,當今聖上可不是重情重義之人。

但他們卻忘了曾經的太子之爭,他們三番四次的想致當今聖上於死地。

可不管如何。

如今時過境遷,在帝都內的,也只剩下自己這個『無血緣的師弟』。

聖上就想打感情牌,護著自己,把自己召回。

自己也算是佔了老師的福,被封為親王之位,可以任意調動皇宮禁衛與帝都城防,擁有絕對實權。

也是唯一一位在朝親王。

張封回憶這裡,也知道親王二字這意味著什麼。

通俗一點來說,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哪怕是當朝的太子,以及幾位皇子,見到自己,也要行晚輩禮,叫自己一聲叔父。

這聲叔父,是很早以前,當朝聖上讓他們叫的。

自己真是看著他們長大的,所以師叔這種生疏辭彙就不用了。

這也是自己和當年的五皇子,如今的聖上,只差了十歲。

如今名傳鄉野的太子與眾皇子,自己當時真抱過他們。

可也是想到這裡,想到大齊國如此強大。

張封也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外宇宙的玩家,很大的概率會投靠齊國,或者投靠眾位皇子,試著取得各種資源,扭轉局勢。

要知道他們的等級,在自己的天賦影響下,最高只有渡劫圓滿,不會靠個人武力,破壞世界的平衡。

那麼很大情況就是大樹底下好乘涼。

當然,玩家也有可能是投靠邊境的六個小國,為他們的皇帝出謀劃策,試著合縱連橫,用盡吃奶的力,撼動大齊國的一點點皮毛根基?

再或者,深入江湖,結交各個門派,成立武林諸盟,想試試能不能翻轉了王朝統治?

畢竟渡劫期的玩家,說不定就能像自己一樣,戰力突破原有境界,抗衡一位飛升修士。

可是這最後一個決斷,要是消息泄露,被某一國得知,哪怕是最小的王朝出兵,他們就必死無疑。

因為最小的國家,都有兩三位飛升修士,以及十萬餘元嬰將士組成的誅仙大陣。

飛升期,要是只有一位,可能真的不夠看。

也可能,玩家知道這個世界的恐怖后,最後怕消息泄露,就選擇單人單幹,來個夜襲皇宮,刺殺齊帝,最終闖進了大齊七位飛升修士的包圍之中,變著花樣的送死?

張封思索著,感覺以玩家不信天不信命的自信心理,那麼一切皆有可能。

但只要不傻,更大的可能會融入江湖,也會投靠小國,更可能會投靠齊國眾權貴與眾皇子麾下,來個起點就高。

再借用大齊的勢力,鼓動權貴,滅殺一些敵對的外宇宙玩家,拿取獎勵。

當然,他們也有很大概率會投靠自己,自己這位齊國的唯一親王。

畢竟自己雖然仇敵滿天下,但自己的師父為自己帶來了絕對的名望。

那對於玩家來說,自己很可能就是那種忠貞之後,是值得託付之人。

張封想完這些,整理完了所有記憶后,確定不會有什麼破綻,才再次拉開帘子,向著外面的老管家道:「依照路程,還有多久到達帝都?如果時間尚早,不如在外面驛站休息片刻。」

張封說著,也是想著記憶歸記憶,但畢竟是初來此地,那當然是多待一待,多觀察一下,這個最好不過。

可是身為渡劫期的大修士,老管家,當他聽到少爺還不想回朝,那是趕忙下馬拜道:「王爺!如今當朝執政太子,正親自在帝都外擺駕,相迎您入都!

同行的也有二皇子,三皇子等幾位皇子。還有幾位小皇子,他們在您出遊的時候,有的還沒有出生,有的還未記事兒。可如今他們都想目睹一下王爺的風采..

且聽帝都內的傳信說,大內總管孫公公更是早早在城門外跪拜相迎..」

老管家說到這裡,更是越說越來勁,還要說一副王爺別再拖了,就好好回去和聖上聊聊吧,兩兄弟冰釋前嫌吧。

身為飛升修士的孫公公,聖上的貼身親信,都這樣迎接了,您就別擺場子了。

「嗯。」張封不等老管家再說,就點頭打斷,望向老管家,「既然眾位皇子都在城外等著,那就再加快一些行程,莫讓眾位侄兒久等。說我做叔父的為難後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8章 第九世界(二合一)

7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