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事發了(二合一)

第305章 事發了(二合一)

省城主與宏秘書都被帶走了,但卻沒有帶上手銬。

十二科的宗師看著,把他們圍了一個圈,從人來人往的辦公大樓內送了出去。

遠遠望去,就像是正常省城出行。

張封來到樓下,望著被押上車的二人,又用神識瞧了瞧樓上的剩餘兩名人員。

他們正拿出一份文件,在秘書部外的候客廳里,讓之前的小秘書籤。

掃了一眼,是保密協議。

也是,老一勾結外星人,或者就算是勾結靈石販子,這麼大的事情,難免會影響省城形象。

所以上頭一致認為,秘密抓捕與審理就好。

小秘書看到這個文件,大致也聯想到了兩天的走私靈石,又望著文件上貨真價實的中心鋼印,害怕的不敢說,簽的很痛快。

至於這個鋼印是不是真的。

單看之前省城對來人沒有一點意外,甚至是還『認識』,叫他出去。

他就知道事情大了,大到了他不敢多說一字的地步。

可就算是沒見到,他身為省城大樓的人,維護省城,亦有責任。

十二科的人看到他簽完,才對他點了點頭,下樓了。

張封看到剩餘的人下來,才和趙科一同坐上車子。

趙科在副駕駛位置,自己在單獨坐在後座,完全是領導的待遇。

這也是趙科主動這樣。

張封領情,反正等會還要讓他弄一些船票,這便宜已經沾了,就不差這虛的。

「回機場。」趙科坐好以後,則是吩咐司機位上的宗師隊員道:「等會你帶上兩個人,把省城主送到帝都,押到十三科那裡..」

趙科說到這,忽然又笑了,「雖然審問與查找證據是十三科的事情,但是咱們的張大城主已經把他們的最大罪證收齊。再等他們上任以來的日程被調出,馮磊興死後貢獻的資料被核實,就可以給他們定罪了。」

『這些都是十二三科的事..』張封聽到趙科講解的這麼詳細,把他們的審問過程訴說,就明白趙科是說給自己聽,把自己當成了一顆『大樹』。

再說直白一點,就是看自己前途無量,官路無量,繼而想投靠自己,找個棲身之地。

但實際上,趙科卻是看到張城主武藝超群,驚天蓋世,於是想要領著十二三科的人投靠張城主,當個門徒,期望張城主會偶爾指點一下他們。

說到底,是武藝,是境界,是壽命。

並且張封一時還真沒想到。

因為如今身在朝堂,辦的事是官路,走的是官路,趙科說的還是朝堂章程,如今坐的更是官車。

誰能第一時間想到趙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別有用心』,拜師的陰謀深藏。

可這也是張封不想去揣摩脾性不錯的趙科,是把他當成了朋友,壓根沒想到他要拜自己為師。

這像是在藍星上,一個宿舍關係不錯的同學,打打鬧鬧間,想認兒子不可怕,可誰能想到其中有人打心眼裡的想認爹?

有這個想法的人,實在是可怕。

同樣。

張封一邊閉目養神,聽著趙科的審問章程,一邊當覺察到趙科語氣中,好似真有想要拜師的這般心思后,直接一擺手,不等他多言,就告訴他,都是朋友,拜師入門就免了。

到時候扔給他幾本秘籍,讓他不懂就問,這就好。

朋友之間,哪有什麼徒弟不徒弟,師父不師父。

也當還他船票的人情,兩清。

趙科聽到,那是大喜過望,就差讓車隊往馬路中間一停,然後齊齊感謝張封的賜學之恩。

並且賜學這事屬於朋友之間的聊天,不屬於機密,不需要簽訂什麼保密條約。

以至於隨著時間過去。

在第三天清晨。

昨日夜裡提前來到大湖城的張封,就看到趙科帶著十二科的全部主力來了。

他們分別是五名大宗師,二十二名宗師,以及即將踏入宗師的六名先天圓滿。

張封一瞧,這陣仗哪裡還像是去抓一位區區的城主?哪裡還像是去遊玩,去嚮導?

這分明就是一趟『十二科傾巢出動的艱苦求學之旅』。

再以這樣的戰力,足可以橫掃一個沒有電磁與破靈武器的軍。

但說到做到,張封還是根據他們的體質,精心挑選了一些秘籍,把副本給了他們。

關於來源,只要他們問,那就是自己創的。

反正武主已經死了,誰知道是抄他家的。

也待一路行過。

張封和趙科,帶著十二科的三十餘位成員,一同坐著車子來到了大湖城的港口。

說來,大湖城也是馮老闆發家的地方。

包括這位城主也和馮老闆走的很近,手裡沒有少拿馮老闆的東西。

但這些事情都是幾天前的事情了。

因為城主被十二科的人抓了。

如今,這差不多五天時間過去,本省城基本是下了三位城主,一位省城。

其餘各省城也有或多或少的人,被十二科一塊請了過去。

至於他們走了以後,城裡會不會亂套。

這個世界別的沒有,但就是人多,人才也多。

有才學、有能力,可沒機會上位的更多。

就拿每個城的副城主來說,他們有些人的能力就遠遠高於城主。

可惜沒關係,沒底子,運氣又不好,再加上機遇沒有撞到,遇人不淑,那就成了二把手。

比方自己桉城,要是嚴城主運氣好,沒有遇到自己空降,那麼很他就成了一把手。

可是這個也不對。

要是自己沒過來,那麼以他們小組的硬脾氣,八成是要和武主開練。

結果,自然不言而喻。

或者換個比方,他要是再早幾年,再早認識吳老闆,他也能單靠用人功夫與決斷,早些坐上城主位置。

說不得這次自己過來,去往帝都調動的就是他。

機遇與運氣,確實有時候比能力管用,前提是先有一定的能力打底。

現在,不少城主下來,就是他們的機會。

張封都有意思想讓嚴城主動一動,帶著他的小團隊,調到外城當城主。

可是嚴城主是打死不走,已經是鐵了心的要和自己搭班子。

張封想到這裡,一邊跟著趙科上去客船的時候,一邊也想到了景點計劃。

這個計劃在昨日竣工,自己當然也去了。

其建造模式和前世的旅遊名庄相似,可卻多了兩間建造在青山綠水間的網咖,應該會吸引一些高玩過來。

並且自己還通過關係,呈報了本年的幾項大遊戲賽事,都在這裡舉行。

在靠近山莊的南邊,有一個看台會場。

也邀請幾位當紅明星,輪換著每月月底,都在這裡辦一次演唱會。

除外,還有不少活動,如煙花表演,景區外的集會,以及一些大型的活動。

這樣的重金打造下,耗盡馮老闆遺產的打造下,這要是還頂不起來,那就是吳老闆的策劃有問題了。

到時候都說他的事。

張封思索著,坐著如今登上的客船,聽著『嘩嘩』的水聲,望向了遠方起伏的海面,也突發奇想。

覺得如果要不是旅遊景點的地方太小,自己還想在那裡打造一個海灘盛景,那種真實存在數萬里的海洋盛景!

讓人在城邊上的位置,陸地平原上,就能見到大海的風光,感受狂風暴雨。

不巧,自己還真能實現,當開啟妖魔化,再加上神通加持,的確是能驅使千裏海洋,湧現桉城景點。

但這個要是實現,怕是就要水淹桉城了。

而如今,隨著時間過去。

客船行駛了三百餘里的海域后,遠方的海平面上漸漸浮現一個體積巨大的游輪,像是一隻海獸漂浮在海面。

等距離它越來越近,它的樣貌也逐漸清晰。

通體的白色,劈開水流的船頭,船上密布的房間窗戶,長約五百多米的船身,約二十餘丈的船高,確實能當得起海上巨獸這個稱號。

這體積,比藍星上最大的游輪,長與寬上,要胖上一大圈。

但僅僅只算高度,如今,張封等人所坐的客船,能容納百人的客船,在遊船旁邊,還不到船身甲板。

想要登船,還差七米左右的距離,兩層樓的高度。

但這高度對於張封等人來說不算什麼。

一個縱步就登上去了。

只是如今船上,甲板上的人,都是各省城的名貴。

如果要是跳上去,難免有點獻醜的意思。

張封還是等到船員放下升降梯,然後帶著像是跟班一樣的趙科等人,一塊坐了上去。

不過,船上的人,要是知道如今來的都是十二科的人,以及前段時間風頭正盛的張城主。

那別說是一步登船,就算是慢慢順著繩索爬上去,也沒人敢亂說什麼,敢言什麼。

別的不提,單論十二科的名頭,那是真的讓人聞風喪膽!

畢竟能去遊樂城的名貴,皆是中州舉足輕重的人物,那誰不認識中州最強大的機構,十二科?

誰又不認識前段時間聲望四起,昨日景點開放,特意出境的張城主?

而與此同時。

伴隨著張封這裡,屬於『張城主』的問好聲傳來。

在距離客船升降梯的五十米外。

一位西裝中年,當見到張封等人上來的時候,就驚異了少許。

中年也正是想要逃跑的陳城主。

只是他雖然知道十二科,但卻沒有在前方的登船人群里,認出十二科的一把手,趙科。

再加上十二科之前抓人,抓城主,抓省城主,都是派人封口,確定了消息不會走漏,導致沒人知道之前和馮老闆合夥的人都被被抓。

陳城主也沒想到張封是來抓自己。

包括他如今坐船遠行,想著去外面躲躲的計策,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萬一要是自己的事真的發了,那正好一去不回來。

要是沒有,那就當散散心。

這平常城主壓力大,散個心,多正常的事,沒人說他的不是。

但恰巧張封來了,十二科也來了,事情又是在桉城發生。

於是他想了想,決定不等張封先在船上發現自己,自己就先去找他。

因為晚上還有個宴會,宗師巔峰境界的船長,邀請所有『夠級別』的人參加。

城主就是其中之一。

每年來,所有人也都很給船長面子,哪怕是生病,只要不是太重,都會過去。

皆因聚餐會裡有名醫,直接給人藥到病除。

所以,生病不是理由,遲早要見面。

當然,他也可以不去船艙,不去參加晚宴,那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怎麼想,怎麼不對勁。

畢竟如今都有人看到張封了,還喊出了張城主。

又有人知道自己現在離的距離張封近,那麼同為一省府同事,要是不去打個招呼,這個是什麼意思?

就算不說馮老闆那事,那誰知道這位空降的一把手,是不是一個小心眼?

沒事也有事了。

陳城主就是這樣想的多,也是這樣想得多,害怕出錯,才提前跑路的。

於是。

他自認為自己不傻,琢磨來,琢磨去,最後還是一拍手,定了!

去!

不僅要去,還要去的大大方方,不遮遮掩掩。

一時間,他先是整理了一下衣服,等前方眾人散開,又開始忙各自事情后,就從船上侍者的托盤裡取來兩杯紅酒,向著張封走去。

同時。

趙科見到遠處的陳城主走來,也小聲向著身前的張封道:「張城主,他就是陳城主。」

「嗯。」張封輕微點頭,望著前方走來的陳城主,也是沒想到自己還沒找,這人竟然就要『自投羅網?』

這是唱的哪齣戲?

再瞧他自然微笑的樣子。

張封琢磨了一下,感覺這人應該還不知道自己和十二科的人一同過來,就是專門過來抓他的。

不然在自己登船的時候,他八成就隱藏起來,然後晚上從另一邊跳海跑了。

「是張城主嗎?」陳城主目前還不知道這事情怎麼回事,反而很自然的上前和張封打了一個招呼,「果然是張城主!張封也過來玩?」

「對。」張封接過他遞來的紅酒,又看到他目光不時望向自己身側的趙科,看上去是一副『這位是誰,能否介紹一下』的客氣友好樣子。

於是張封也不推辭,直言道:「這位是中州十二科的趙辛戶,趙科。」

張封說著,也是看他想認識,那就認識一下,反正遲早要認識。

「趙..趙科?」誰知道陳城主聽到十二科一把手親至,那是笑容漸漸凝固,卻又覺得自己表情不對,繼而趕忙整了整神色,歡迎道:「原來是十二科的趙科啊!」

陳城主趕忙問好,沒端酒杯的手,又急忙伸上前和趙科握了握。

趙科也是微笑著面對,不見絲毫抓人的樣子。

陳城主見到,心裡鬆了一口大氣,感嘆剛在是自己嚇自己。

沒見,人家趙科笑呵呵的,旁邊十二科的凶神惡煞們也是微笑望著自己,這明顯就是來玩的,哪裡是要找自己的事?

自己還是太多疑了,別人都還沒怎麼著,自己都快要嚇死自己。

陳城主想到這裡,一時間心神放鬆些許以後,也帶著追捧微笑,向著張封與趙科套近乎道:「張城主和趙科也是去遊樂城玩嗎?」

「玩?」張封聽到陳城主誤會,倒是端起酒杯,和他端著的杯子一碰,也笑著道:「陳城主說笑了。十二科的同志和趙科特意來此,當然是來抓陳城主的。」

張封說著,看到陳城主表情逐漸獃滯,又靠近半步,「陳城主,你和馮老闆的事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5章 事發了(二合一)

7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