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事件四(二合一)

第304章 事件四(二合一)

李子與五位宗主,在當天晚上就被押走了,關在了審問室,連夜審問。

有張封的神識一直壓著他們,他們跑不了。

也在第二天,李子終於忍受不了酷刑,把馮老闆的最大秘密說出以後。

張封特意去了一趟五位宗主的審問室,再等出來,就有八名執法進去,又拖著五張白布擔架出來了。

也是審出了一個秘密基地,審出了最後的罪證,那麼還留著這五人幹什麼?

不如早點讓他們一家子團聚。

但李子看似不是玩家,實力又低,好控制,再加上不能退出遊戲,那這個就留著替馮老闆坐牢苦力贖罪吧。

不然該殺的都殺完了,一大批挖靈石的苦力就沒有著落了。

可是對於實力高的,不好控的,哪怕不是玩家,也得死。

張封做事一直都是這樣,不留後患。

也在當天上午十點。

張封帶著周局,還有一些執法,向著城外三百里的西邊行去。

那裡是一座小村池塘,埋有馮老闆的情報地下室。

等來到這裡,封鎖周圍。

張封望著這座小院,讓眾人先等著,自己先進去看看。

地下密室,就在其中的廚房下面。

等打開灶台後面的暗道,來到裡面,一面重金屬合金門前。

張封手掌一推,金屬全然融化成空氣。

再朝前望,門後面是一座仿照正常房舍模型,建造的地下小別間,看著非常舒適,像是圖書館一樣,各種架子書籍文件。

只是這再仔細一瞧,張封發現這還真是馮老闆的『大寶庫!』

這個寶,寶在了這裡都是各種達官貴人的交易記錄,以及一些違法證據。

其中就有周局、嚴城主等人,和馮老闆的交易記錄。

要是把這些公布出來,本省府絕對要走不少貴要。

但自己知曉這是怎麼回事,就一揮手把這幾疊文件檔案粉碎。

之後,再掃向最裡面的柜子,倒是看到一個比較震撼的消息。

上面記錄著,省府主也牽連到了這個事情,成為了武主的合伙人之一!

張封見到,也不知道說什麼。

因為這算是沒想到,也算是想到了。

早在之前,楚局拿姚哥的東西,自己就有這個樣的想法。

畢竟這要說老一不知道這事,更沒有發現楚局絲毫,這有點不太可能吧?

其二,姚哥和馮老闆認識。

並且馮老闆還了解姚哥與楚局之間的不少生意,比如說最隱秘的靈石地點。

這要說三人之間沒有來往,這不可能。

再加上馮老闆又在本省各城都有生意。

以馮老闆的為人,要是說他不會往上爬,不會結交老一,這個也有點不對。

歸根結底,要是沒有老一照著,單靠楚局去運作靈石這點,根本運作不過來。

就拿自己桉城來說,周局想要找個地方開礦,又想神不知鬼不覺的運出去,且不讓自己知道,更打通上下關係,讓運輸部、檢查部、交管等等所有人都不告訴自己,這可能嗎?

尤其是最重要的一點。

當年是當地軍中的人發現楚局走私靈石,又上報了。

老一絕對是知曉。

包括這事,也只有老一能壓下來,且通過當地的單位,把所有檔案刪除。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馮老闆對所有人都留了一手,皆複製了一份檔案,用作威脅,或者在需要的時候拿出來,換取一部分利益。

可惜現在馮老闆死了。

這些檔案都歸於張封所有。

張封如今神識一掃,看完了這裡的所有檔案,也發現馮老闆等玩家,在這個世界裡布置了整整四十年之後,確實是滲透了不少有實權的人物。

其中本省府的老一,就是他們在這裡的最大保護傘。

其後,還有海外的一處大陸,那裡有不少組織,屬於四不管地帶,他們也有滲入。

這個四不管地帶,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遊樂城』。

遊樂城是中洲內不少財閥投資建設,又有各個勢力的權貴交織在其中,屬於一個不好管的地。

如果比方,比較相近的,就像藍星遊戲世界里的『俠盜獵車、維加斯』。

總之一個字,就是亂,亂到紙醉金迷,放縱的天堂。

哪怕是嚴禁販賣的靈石,也能在部分大賭場內的桌子上看到。

原先閑聊的時候,就聽趙科說過,某些大人物就直接把靈石當做賭博籌碼來用。

包括十二三科的人雖然知道,可也不去管,更不去查這個城。

因為裡面有些大產業,就是他們所把持,攙著不少乾股。

沒辦法,人員設備都要錢,還有大額的練武修鍊經費。

他們不好意思一直問上頭要,朝軍中要,這隻能自給自足。

一切心照不宣,盡在不言中。

但如今看到馮老闆是玩家,是本世界眼中的外星人。

張封覺得十二科的人,就要對遊樂城的一些產業動手了。

說不定這一動,又是大筆的資金入賬,好幾家店面轉入他們的手裡。

前提是自己把這些檔案交出去,讓趙科有光明正大的動手、接手理由。

當然,這個理由也是對於中心來說,對於明面上來說,需要一個。

總不能無緣無故的砸人家場子,砸人家店。

要是這要搞,誰還會去遊樂城消費?去遊樂城投資?去遊樂城換賣靈石?

沒有大把的黑靈石流入那裡,那裡對十二科就沒有太大的作用。

畢竟對於十二三科的人來說,那裡更大程度上是一個用資金,回收黑靈石的地方。

走私靈石無處不在,民間與權貴之間所擁有的靈石,也是很大的流動量。

張封思索著,拿上關於遊樂城的文件,稍微整理一些,寫成一份精要,裝進檔案袋裡。

其後關於省城的文件,張封都發給了十二科。

從地下室出來,讓周局等人進去搜。

剩下的東西都是正常執法上的東西,秉公處理。

也在出了院子。

張封還沒給趙科打過去電話,趙科就打過來了,說準備抓捕老一。

具體計劃,是約莫一小時後到桉城,專門過來找自己,給自己頒發獎章。

發完獎章,再會去省城。

如今尚在辦公室內的老一,已經被偽裝的十二科偵查盯死,早去、晚去,跑不了。

至於老一會不會發現事情已經敗露,然後服毒等,反正案件已經水落石出,那麼他想做什麼都行。

十二三科都對此沒有意見。

張封聽到趙科的安排,也和他商量一下,想要一塊去抓省府,也算是會會幕後策劃人之一。

並且在電話里,張封也沒有提關於遊樂城的事情,準備到時候當面說。

這一等,在下午一點左右,來到機場的專道。

張封也看到趙科帶著十名宗師,正在下機。

也不讓再轉乘勞頓了。

張封直接來到專道裡面,一擺手,眾人再次登機,又示意趙科和這位十二科的飛機駕駛員說一說,如果油什麼都夠,安全方面也沒問題,並且也不餓的話,那就直接飛省城吧。

十名十二科的宗師,再加上趙科這位大宗師,以及自己這位化神修士。

這老一往哪跑?

可等來到飛機上,張封剛靠在後座,想要和旁邊趙科說什麼的時候,卻聽到了一個提示。

『事件任務:抓捕省府;』

登上公海游輪,找到陳城主;

隨游輪去往遊樂城。

『當前環數:4』

聽到提示。

省府是老一,這個正準備去抓,先不提。

剩下游輪的事情,這個碰巧,自己也知道。

也是通過之前的檔案,再加上趙科的言說。

自己知曉每年的這個時候,遊樂城的豪華游輪,都會遊歷各省的海邊港口,或者在稍遠一點的海域,接附近的一些大人物,最後一同去往遊樂城。

按照時間,再有三天,客船就要從大湖城的港口出發,前往距離港口二百裡外。

那裡正是游輪經過的方向。

到時候在那裡登游輪。

張封想到這裡,就望向旁邊位上的趙科,「趙科,你能幫我拿幾張登游輪的票嗎?」

「張城主還需要我幫忙?」趙科聽到這話倒是笑了,「張城主只要開口,或者放出要票的消息。估計今天晚上你回到家的時候,門外就擺上十幾張船票。」

「所以才問趙科要。」張封望向窗外的天空白雲,「趙科有島上的股份,用股東身份,製造幾張船票是小事。但我要是佔用外人的名額,拿別人的票,讓別人無法去,這或多或少都是人情。」

「聽張城主這話,您是真沒把我當外人..」趙科忽然笑了,打趣這位張城主,外人的是人情,是人情,他就可以隨便忽悠?

是真的使喚他,使喚上癮了!

但換句話來說,趙科聽到張封把他當朋友,他內心也是非常感動。

畢竟張城主是一位能殺死武主的至強者!

那這被強者當成朋友,肯定是非常高興。

可在隨後,趙科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又忽然稍微正色問道:「張城主,您是想去遊樂城看看?還是發現了什麼事情和遊樂城有關?」

「說到這裡我想起一個事。」張封從旁邊的檔案袋裡,取出了精簡的文件,交給了稍微站起身子,雙手接過的趙科,

「這裡是一份文件,記載的是馮磊興在遊樂城的產業。到時候趙科可以去看看。」

張封說著,又指了指交給他的文件,「雖然馮磊興的事情還沒有完全定下來,但我聽說陳城主好像是最近生病請假。要是我沒有猜錯,他已經提前跑了。

很大可能,就是登上了游輪,想去往遊樂城外的小組織內藏著。

畢竟那裡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執法不會去的地方,你們十二科不會查的地方。

我這次去往游輪,就是想要在他隱藏之前,看看能不能在船上抓著他。

要是沒抓著,如今旅遊景點也建好了,那正好放個假,去遊樂城玩玩轉轉。」

「張城主休假,那嚴城主有的忙了..」趙科失笑著回了一句,就把文件小心的疊好放起,「正好武主的入侵事件圓滿結束,其餘與他同污的權貴,現在該抓的都在安排抓了。

只剩下省府主,是我親自帶隊。

等抓完他以後,如果張城主不介意的話,我也給我自己辦張船票,再帶上咱們十二科的主隊人員,一塊去遊樂城看看?

我們當您免費的嚮導。」

「你帶人就好。」張封望著他,「我就不帶安保執法了。論處理事情,還是你們十二科的主隊人員利索。」

張封說著,其實還想說『十二科的主隊人員幫自己打打下手,比如端個茶,倒個水,出門列成一隊護佑,再配上十二科的制式衣服,這牌面,肯定比自己的安保牌面要高。』

但這話肯定不能說出來,說出來估計趙科接受不了。

要知道他們十二科的主隊人員,基本上都是宗師實力,且經歷了不少死戰。

這在哪個城裡,都是最頂尖的武者級別,更是王爺一般的待遇!

怎麼到了張封這裡,就成了打下手的庸人了?

這他肯定接受不了。

他還想著這次拉成陣仗,讓張城主看看他們十二科的主力人員,都是身懷絕技,一等一的高手!

當然,這要先排除這位張城主。

「那就這麼定了。」趙科還不知道張城主已經把他們當成打下手的,相反心裡樂呵著。

但就算是他知道,他也覺得給張封打下手不丟人。

他們十二科的人不丟人。

還是那句話,強者至上。

他們十二科主隊眾人,都身為頂尖武者,也更明白這個道理。

而隨著時間過去。

在下午四點二十七。

省城。

四輛屬於十二科的車子,漸漸行駛到省府的院外。

伴隨著開門聲。

張封和趙科下車,後面跟著十名宗師。

院門口的安保看到,也沒攔,也沒有問,彷彿接到省府主的什麼通知一樣,眼睜睜的看著張封等人走進。

一路上,大樓內的工作人員各忙各的。

可也有一些見過張封照片的人,上前問好。

等走進電梯里,緩緩上升,來到第八層,電梯打開,路過寬敞的秘書部門口,走到最裡面的辦公室。

省府主的秘書,宏秘書,正在他自己的小辦公室內整理著資料。

他對於張封等人的來到,只是客氣的點點頭,示意張封等人進后,就接著處理手頭文件。

同時在三米外,府主辦公室是敞開著,能看到裡面的情景。

如今老一正端坐在桌前,他前方是一位秘書部的人,在彙報著今日的工作問題。

但等張封等人進來,趙科手裡掂著一副手銬。

秘書看到以後,話語卻一下子頓住了。

老一稍微擺了擺手,向著有些害怕的秘書道:「你去把工作安排落實一下,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就去七樓找粱副省城商量,不要因為別的事情,就耽誤了正常工作。」

「我..」秘書看了看走進來的張封與十二科眾人,想說什麼,想問什麼,最後還是點頭道:「是..省府..」

話落,秘書剛出門。

老一的貼身秘書,宏秘書也走了進來,手裡捧著厚厚的檔案,封面上是『工作簡要』。

老一看到宏秘書進來,一邊示意他把檔案交給十二科眾人,一邊走到桌旁書架前,照了照玻璃,梳理了一下整潔的衣裝,

「操勞了一輩子,餘生終於可以找個清凈的地方待著..」

老一放鬆般的笑了一句,就轉身走來,握拳伸出雙手,望向趙科手裡的手銬,「規矩我懂,趙科請吧。」

說著,他偏頭望向張封,「本省以後就交給張省府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4章 事件四(二合一)

7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