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插翅難逃!(二合一)

第302章 插翅難逃!(二合一)

伴隨著城外果園的收集、救援,檢查,人群洶湧拍照,新聞車聚來,爭先恐後的想要了解事情第一真相。

張封回到了大樓的辦公室內,沒管他們如何,也沒管帝都中心的人怎麼想。

因為隨著武主死亡,之前聽到的『事件三』,也已經完成。

這個事件三,是自己今天接觸武主的時候聽到的,為『殺死武主』。

只是當時刺殺在即,事件也正是如此,就沒有過多去思索。

現在既然也完成了,就更沒有什麼好思索的。

現在主要的事情,就是調動吳老闆,讓他大力的收購馮氏財力,再讓嚴城主幫忙轉割。

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馮氏的資金,以城府的名義,注入到景點的建設當中。

有這筆資金注入,爭取看看能不能添點高級設備物件。

包括景點也可以再延續三日交工,這都是一封文件的事情。

張封對此很上心,也是自己第一次造景點,第一次做建設功績,最少不能太次吧?

既然已經努力,那就爭取做到最好,也不枉馮老闆的資金白白流失。

至於這些餘孽的動態。

之前有武主,開神識可能會被察覺,可如今神識所過,這些餘孽只要還在方圓五百里以內,那麼他們所在的各個地點就一覽無餘。

其中在城西有兩人,東一人,南五人,他們都是之前百名宗主之一。

張封前幾天見他們的時候,用心識標記過他們,如今神識一掃,就能從茫茫人海中找到。

但在北邊,還有一名叫做『李子』的司機,這個是馮老闆身邊的人,自己更是清楚他。

可是除了李子,除了這八名宗主以外,其餘的十二位宗主,自己就找不到了。

不過,這也只有兩種可能,一是,他們如今或許是在省外,脫離了自己的神識籠罩區域。

二是,他們也可能是得知果園爆炸,隨後又聯繫不上武主之後,便強行退出了這個世界。

只是不管哪個,都是喪家之犬。

包括張封發現他們之後,也沒有讓人開始抓捕,而是命周局派出執法,讓他們大規模的檢查馮氏檔案,調查馮氏正規的公司,以及馮老闆的本城好友。

這般向著他們施壓,給他們心裡壓力,他們一定會聯繫不少人,拖出更多罪證檔案里沒有記載的人員,扯出他們的後輩。

比如有的『暗中馮氏員工』,怕執法查到自己,然後『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多此一舉,繼而暴露出來其它的線。

張封要的就是這樣,既然得罪了,那就把馮老闆的人全部挖出來,一一趕盡殺絕。

不然真有哪個暗地裡的馮氏科研,通過各種精妙辦法,又獲得各種運氣,最後偷偷拿著從中心內盜來的電磁炮,站在幾條街外,對準辦公大樓來一下。

這就有點不太好了。

可也是如今通過神識感知。

在下午三點多的時候。

張封真的看到了城南的那五位宗主,不僅再聯繫人,也在謀划殺死自己。

與此同時。

在城南的這處五樓民房內。

今日正巧外出,躲過這次事件的五位宗主,確實聯繫著彼此,最後相聚在了這個民房客廳中。

並且他們交談的一切,也不外乎是『武主大人』怎麼死的?怎麼被張封殺的?

也是馮老闆去接張封的時候,這事他們知道。

如今電視里的新聞報道,也出現了張封的言論,以及安排整理果園等決策。

這任誰看去,張封沒事,還活著。武主與馮老闆等人,以及工廠內的諸位宗主卻消失了。

稍微一推論,今日出現的這一切變故,很大概率就是出在張封身上!

但關於張封是不是僅靠著自身實力,殺死了武主大人。

他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因為根據馮老闆與幾位城主的情報,宗師是這個世界的極限。

再加上他們這幾日的探索,也感知到這個世界的靈氣等級,靈石的品質,都不足以讓人從宗師跨越兩個境界『頓悟』到天人,又何況是洞虛?

所以說,要是有人說張封是靠實力殺死了武主,這隻有不懂修鍊的人,才會相信這樣的說辭。

其中,這五位浸染修鍊之道數百年的宗主就不信。

張封能突破洞虛,再殺死武主大人?

這不是天大笑話嗎?

「電磁炮武器..」

也在這時,一位面容嚴肅的宗主,就舉出了一個才學到的名詞,

「磊興徒孫說過這個科技武器,也讓武主大人看過一個檔案里的視頻。武主大人當時就說過,如果他被這種武器偷襲,可能會隕落..」

「新世界的人太過卑鄙!」另一位脾氣暴躁的宗主起身,「依靠外物驅趕我等?這算是什麼本事?有本事就正面和我們比個高低,不管輸贏,我都敬他們是英雄!」

『英雄..』窗檯邊的一位宗主聽到,倒是心裡被這位長老說樂了。

要知道他們在這個世界內死亡,不是真的死亡。

新世界的人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那麼傻子才會面對面的單挑。

可無論武主是怎麼死的。

他們此時此刻都想為武主大人報仇!

還是那句話,天風大陸的懲罰機制,是死亡后強制回歸天風大陸,並且掉一個大境界。

那麼現在回往主世界的武主大人,感知到境界跌落之後,對此肯定是心生怨恨。

所以他們就想幫武主寬寬心,然後贏得武主大人的好感。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被張封殺死以後,這就是真的死亡了。

只是現在兩界又恢復屏蔽狀態,他們無法聯繫天風大陸的人,繼而就無法得知確切的消息。

如今在他們想來,武主還『活』著,活在『另一個世界』。

尤其他們就算是刺殺失敗,最後死亡,也不是真的死。

那麼這就是一個表示忠心的好機會!

這五位宗師思來想去,想到此事百利無一害之後,就甘願以『死士』的身份,替武主大人報仇!

相信就算是他們死亡回去,那也會贏得武主大人的嘉獎!

稍後,五人合計完,就去往了北城,想要把這個事情告訴了馮老闆的司機兼保鏢,李子。

因為李子雖然在明面上是司機,但實際上卻是玩家的後輩,更是馮氏的二把手,值得信任。

這也是馮老闆死了,武主也死了。

他們現在不知道張封在哪裡,又怕打草驚蛇,那麼想要知曉張封的具體行程,來個一擊必殺,把此計劃實現,李子的用處就無法忽視。

也在當天下午四點半。

一處偏僻失修的小廠房內。

李子聽到五位前輩的計劃后,表示非常同意,可卻提出了一個要求,這個要求就是『借用前輩們的刺殺動亂,他則是暗地裡出城。』

為此,前輩們的刺殺時間,需要聽他安排。

這也是李子雖然是玩家後輩,可卻沒有繼承玩家的許可權。

他死,是真的死在了這個世界。

可也是因為馮老闆一事,出城的道路都嚴了。

所有執法都在清剿『走私軍工』的馮老闆集團餘孽,這讓他舉步艱難。

但李子要想出去的話,動用一切目前還能動用的關係,希望還是有。

可是萬一備查,被攔,就是萬劫不復。

正巧,此時聽到五位前輩說,要刺殺城主。

李子就覺得,這一是報仇,二是看看能不能把自己送出去。

五位前輩聽到李子的計劃,也是非常同意,更沒有什麼被利用的彆扭。

畢竟李子掌握著馮老闆的部分關係網,不失為他們東山再起的機會,下一次進攻復仇本世界的本錢。

顯而易見,他們感覺這次只要刺殺成功,那麼就算是身死,也是辦了兩件大好事!

相信武主大人更會嘉獎他們!

只是怎麼借用刺殺這事,把李子送出去,以及相關細節,還有後續身份問題,他們還沒有絲毫頭緒。

李子看到諸位前輩同意,就拿起電話,「只需要一個人,只要他同意,我就有一個比較妥善的脫困計劃..」

滴—

隨著手機鈴聲響起。

另一邊,辦公大樓的秘書部內。

趙秘書望著電腦新聞,看著馮氏的走私資料,正在心驚膽戰,害怕不知何時,就有人過來抓自己的時候,也忽然聽到了口袋內的鈴聲響起。

『嚇死我了..』他聽到鈴聲后嚇了一跳,又當看到『李子』之後,他本來是不想接。

可不管怎麼樣,拿人手短,授人以柄,再加上這事真的不接不行,更是不知道李子是不是出賣了自己,還是被抓了。

於是他思慮再三,還是出了屋子,把電話給接起來了。

總歸要是被抓,如今又打來了,那自己肯定跑不了。

要是沒被抓,或許還有轉機,再加上李子等人的電話號主,都是造假姓名,追查不到。

只要沒被抓,接了也無傷大雅。

「趙哥那裡還要安保嗎?」李子開頭就問了一句,「我想找個活做做。」

「你還安全?」趙秘書藏在樓道內,時刻注意左右,並且當聽到李子還安全的時候,也霎時間鬆了一口氣。

可在隨後,他就壓低聲音,但卻壓不住心裡的怒火與惶恐道:「你們真的行啊..竟然走私靈石..走私就算了..平常怎麼管的?怎麼會讓靈石泄露爆炸..現在滿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們馮氏完了..我也完了..等查到我這裡..我..」

「這個不是麻煩!也不是說這個事的時候!」李子聽到趙秘書的訓斥,倒是打斷道:「趙哥,我給你說明白吧。關於馮老闆給你錢的記錄,以及你透漏城主消息的記錄,我都有備份。」

李子說到這裡,望著手腕上的針表,又看了看前方的五位宗主,「現在有五位高手願意幫我。

你我現在也只有兩條路可以走。

其中一條,要麼你安排這幾位高手進去大樓,要麼你告訴我關於張封的行蹤,我這邊解決張封..

但你也放心,這五位高手都是我們『真正大老闆』的死士,只想著報仇。

相信有他們刺殺城主一事作為遮攔,作為桉城大事,城外爆炸一事的追查檔案進度,封鎖進度,會稍微緩一緩。

我可以趁此機會,隱姓埋名,逃亡其它省府。

外省府有我專門雇傭的整形醫生,還有一位失蹤流浪漢的模子,相關身份證件。

這些我都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只差趙哥給我一個準信,這條路我就能走下去。

等這些事情辦好,我還會給趙哥一份豐厚的禮物。

否則的話,等城主查下來,查到我,抓到我,我不一定會保證我的嘴巴很嚴,很可能會說出一些不該說的事情,連累趙哥..」

李子說著,聽著電話那頭的沉默,「趙哥,我們都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對吧?你要知道,只要我沒有被抓,你就一直是清白的。還是那位受人尊重的趙秘書。」

「我..」趙秘書聽到這話,頓時只剩悔恨,為什麼會貪圖便宜,拿馮老闆的錢?

或者說,他當時看到馮老闆利用自己時,為什麼不去自首?

趙秘書此時腦海里一團亂麻,只剩呢喃一句,像是同意,對錢心動,又像是趕緊把李子這顆炸彈送走,護自己安危,「我送你走以後..我接下來怎麼辦,我..」

「我會給你安排!」李子聽到趙秘書鬆口,繼而為了自己的性命安危,逃跑的計劃,於是趕忙道:「我在桉城還有一家公司。他們經理會在七天後找趙哥,邀請趙哥當律法顧問。

薪水,是一個月五萬。

並且這家小公司,和馮氏企業沒有半點關係。怎麼查,都查不到這裡。但前提是我不被抓..我沒被趙哥不小心殺死..不然這家公司就會上新聞,題材是趙哥和我們交易的事..」

「我明白了..」趙秘書聽到李子一切都安排好,他也上了賊船難下,就只能照辦了。

稍後,趙秘書回到辦公室,按許可權,查到張封今日的行程之後,就把消息發給了李子。

李子看到行程,發現張封九點在西城廣場有個交談會後,所有計劃敲定。

首先,他和趙秘書於八點,在北城口集合。

死士在八點半左右,埋伏在西城廣場附近,然後九點準時動手。

再等死士動手的時候,只要城內引起混亂,他們就趁機逃離,不顧一切的離開。

這樣像是頂級武者在城內動亂,造成的恐慌,造成的影響,無盡的破壞。

相對的,常人一恐慌,都在向著外面離去,一時間出城的戒備也放鬆許多,不會太刻意關注向城外逃散的人群。

畢竟城主都遇襲了,那當然是一切力量向著城主那裡迸發,一切先保證城主的安全!

這才是重中之重!

其餘的,那就是無關緊要了。

同樣如此。

只要戒備放鬆,再加上趙秘書在車裡坐著,城外高速留下的小安檢見到趙秘書當面,又見趙秘書的證據。

他們肯定也不敢攔,也不敢問,那麼自己二人出城的概率更是大大增加。

至於城主出事,趙秘書為什麼要出城。

這屬於城府機密,他們不需要知道,只需要放行。

計劃很完美,沒什麼漏洞。

這般算計著,李子把條例清晰后,時間也不知不覺的過去兩個多小時,來到了晚上七點多。

李子目送著五位宗主離開,又打了一個電話,通知一位司機,開車來到工廠三裡外的一處街道。

等做完這一切,又看到趙秘書發來信息,說他已經快要達到城北,問在哪裡集合?

李子輕輕呼了一口氣,感覺事情穩了。

之後,他也不耽擱,就趕忙隱藏著身形,慢慢沿著小道走。

等來到了和司機約定好的街道,拐過小巷子,見到前方三米外的一輛普通轎車之後。

他一時間更是心神一松,彷彿已經想到了自己出了這個城市,再改頭換面之後,那就是海空天空任鳥飛。

「快點開車..」李子匆忙打開車門,坐在副駕駛上,「趙秘書還在等著我們。」

話落,他望向司機,示意他快點開車,卻看到副駕駛位上的司機有些表情不對。

之前在車外,他急著脫離這裡,還真沒注意。

可是此時一看,他就覺得事情不妙!

『出事了?』他心裡一緊,就想打開車門下車,可也在這個時候,後座伸來一把槍械,槍口對準了他的太陽穴。

周局前探貼近,「別動。」

『嗒』車內燈光亮起,後座又傳來一道聲音,

「馮老闆身邊的人?」

李子聽到詢問,感受著槍口的冰冷,頓時趕忙舉起雙手,又小心的偏轉目光,從後視鏡內,看到了後座另一側上正在閉目養神的張封。

「夜路不好走吧?我和周局在這裡,等你不少時間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2章 插翅難逃!(二合一)

7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