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就是吃頓飯

第29章 就是吃頓飯

青年說到這裡,又仔細說了一下地點,但沒有絲毫想去的意思。

張封聽著,也得到了一些消息。

大意是,『亂、外地、大集會』。

反過來就是『那裡都是來自於中原各州的人,當然會亂』

因為這年頭的監控不多,邊區更少。

導致一些人想修理誰了,都是在外地找朋友去修理,打完再讓朋友連夜坐車走。

只要不出人命,多數就沒下文了。

最多就是立個件,多個落灰的檔案袋。

莫提像那種大集會,亂很正常。

像青年這樣的本地混混,再厲害,也不會去那裡打秋風。

畢竟給人家惹急了,人家捅一刀就跑了,誰也沒轍。

等事傳出去了,被捅的大混子沒抓到人,面子也沒了。

尤其來玩的外地人,可不是來做生意的。

外地來做生意的。混混們打聽久了,知他根底,說欺負就欺負了。

但來玩的人,人家玩一圈就走,是富是貴,誰也不知道。

萬一不小心得罪了貴人、狠人,少不了挨一頓收拾。

弄不好得罪上頭的人,再抖出一點案底,還會吃花生米。

「多謝。」張封道謝一句,拿起遊戲幣,想了想,沒玩,而是出門向著東邊的街道走。

並且自己現在的思路更明確。

就是找到那個濤哥,然後等任務完成後,問他借點錢。

畢竟聽遊戲廳的人說,這位濤哥,打架、砸店,前幾年還蹲過兩年牢房,是這片混出名的地痞。

如今手底下管了三家店,還順帶接一些『雜活』。

那他這麼玩,這麼混,手裡多少應該有點。

自己肯定問他江湖救急。

借個三萬不多吧。

而隨著張封向著幾裡外飯店走去的時候。

兩裡外。

一座兩層小樓的飯店中。

二樓。

一間包房內。

年約三十左右的濤哥,望了望桌上剛上的一桌子菜,又看了看屋內的六名兄弟,大笑道,

「兄弟,咱們這個月收入不錯。三家店,還有老齊那邊的一些小活,加起來一共賺了十萬塊錢!」

「都是托濤哥的福!」眾人帶著笑容一塊站起身子,其中一人去開酒。

等酒打開,每個人都倒上。

他們齊齊敬酒。

「坐坐坐。」濤哥笑容的笑容合不住,但又在稍後壓下了笑容,語重心長的對眾人道:「弟兒們,濤哥能做這麼大,混這麼開。其實吧,全靠一股狠勁、衝勁!」

濤哥說著,看到眾人都把目光望著他,更是不由壓重了語氣道,

「原先我剛進號子里的時候,有人想收拾我。但就在那天夜裡,我半夜捂著他的腦袋!要不是旁邊的人拉著,我就悶死他了!」

「濤哥厲害!」六名小弟稱讚,覺得濤哥血性!

濤哥聽著追捧聲,也是繼續說著他在監獄里老掉牙的故事。

只是還沒一會,飯店老闆卻敲了敲房門,等打開,向著濤哥等人道,

「濤哥,樓下有人找你。」

「誰啊?」濤哥好奇問一句,心裡閃過幾個朋友。

「我也不認識..」老闆也有點懵,「而且他也不知道濤哥的電話,看似不認濤哥,也不是上頭的人..他現在就在樓下..」

「怎麼?來找事的?!」濤哥好奇著走到窗邊,朝樓下看了看,當看到一位穿著土氣的青年正在整理包袱,又望了望包間內六名身材強壯的兄弟,卻忽然笑了。

『又是聽說我名號,過來投靠我的外鄉人?瞧他穿的土不拉幾,估計沒少挨欺負..

那包里是送我的禮錢吧?』

濤哥心裡想著,望向老闆道:「老闆先去忙,給他說說房間號,讓他自己過來!」

話落。

老闆點頭,出去了。

「他媽的估計是來找事的!」濤哥則是罵罵咧咧一拍桌子,望向眾人,「先拾到他一下!」

「好!」屋內的眾人起身,又敬了一杯酒。

酒落。

濤哥帶著兄弟們,開門,準備去修理一下樓下那人。

展示一下什麼叫狠,什麼叫混,先震一下來人,讓他真心知道自己的本事,順便再給兄弟們做個榜樣!

但在開門的一瞬間。

眾人望著迎面而來的漆黑槍口,卻又以更快的速度『嘩啦啦』的坐了回去。

張封走進來,一手把門帶上,一手拿槍指著濤哥,又望了望滿桌子的八菜兩湯,

「我這趟來的挺巧,正吃著呢。」

張封撈過旁邊的一把椅子,走到桌前,望著坐在首位的濤哥,

「你就是濤哥?」

「大大哥..我是濤弟..小濤弟..」濤哥舉起手,「大哥..濤弟哪裡得罪您了..讓您拿這重傢伙對付我這麼一個小蛋子兒..」

「我哪裡說你得罪了我?我沒事就不能過來閑聊?」張封坐在椅子上,把槍坐在桌面,抽出一雙新筷子。

夾了幾口糖醋鯉魚嘗嘗。

再拿過酒瓶,稍微倒上一點,品品。

等聽到提示,任務完成。

張封嚼著一塊孜然羊肉,滿意的點點頭,向著四周不敢說話的眾人道:「這家飯館的菜不錯,都吃。」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桌上的槍,都不敢動。

最後還是濤哥一咬牙,知道是福是禍躲不過,便再次開口,

「大哥..咱們都是路上跑的車,道上走的人,弄不好哪條路口就見了..沒有必要把這事做這麼絕吧?」

濤哥說著,桌子下的腿卻在抖著,「您..您這槍架著,兄弟們的心裡就像是壓了一塊石頭蛋兒一樣..怎麼都吃不下去飯了啊..」

「你們這膽。」張封瞄他一眼,繼續夾著菜,吃著香噴噴的米飯,「我認識一個地方的人。他們那裡收保護費,不是誰人多就可以收。

相反,那地方得看名聲。名聲都是真槍實拳打出來的,不容摻一丁點假。

而只要打出來名聲,一些飯館、窯子,都大把送錢給他們,求他們幫忙罩著。」

張封放下筷子,擦擦嘴,望著還不敢動的眾人,

「你們這。

挨打還差不多。」

「你!」幾人有些聽怒了,好像真的熱血澆頭,來了火氣!

張封拿起槍掃向他們。

他們又乖乖坐下了。

「大哥..」濤哥看到他兄弟也不敢拼,都不敢當出頭鳥,是徹底蔫了,「大哥..您來我們這,是有啥事..您儘管說..只要您用得著濤弟..濤弟絕對辦..不打馬虎眼!」

「看濤哥這話說的。」張封笑著起身,向著眾人抱拳道:「我來這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吃個飯,交個朋友,認識認識濤哥。

順便,兄弟這邊最近手頭有點緊,濤哥看看能不能支出三萬塊錢。讓我先緩緩,我過幾天就還給你。

當然,你要是不認我這個朋友,也可以不借。

但你能收別人保護費,我也能收你的買命錢。咱們還是公平公正。

也不多,就三萬。拿了我就走。」

「三萬..」濤哥心裡抖了抖,試著求饒道:「大哥..是不是太多了啊..」

「你說你的命不值三萬?」張封拿起桌上的手槍,比劃了一下他的腦袋,又用槍口瞄向其他人,其他人紛紛嚇得身子向後揚,還有人靠後的太多,『嘩啦』帶翻了椅子,

「還是你的這幫兄弟不值?」

「大哥..別!別!我拿..」濤哥舉起手,走到旁邊地上一個黑包旁邊,打開,取出三摞,雙手遞給了張封。

張封在濤哥緊張的目光下,掃了一眼小半袋子的錢,才接過他遞來的三萬。

「正好三萬,不多少不少。」張封數了數,把錢整齊,在桌上磕磕,放進小包袱內,「但我就不給濤哥打欠條了。濤哥也不用專門找我。咱們過幾天再敘。」

說著,來到門口。

張封臨走前,向著發獃的濤哥他們招了一下手,「誒。」

等他們回過神來。

張封握著把手,半關著門,「那這事先這樣吧。哥幾個吃好,我就先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就是吃頓飯

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