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安內(二合一)

第297章 安內(二合一)

「謝謝長老..」

伴隨著感謝的話語,別墅區的二人還在密談,不僅商量著今後的規劃,馮老闆也在稍後傾訴著思念家鄉的情緒。

同時,在城府大院內。

張封神識所過,望著看似與『人』交談的馮老闆,倒是確定了他就是外宇宙的玩家。

只是在規則的影響下。

玩家之間的私信通訊,應該是被規則『屏蔽』了。

此時雖然看到馮老闆好像在密謀,但是卻不知道他在說著什麼,也辨認不了他的口型。

也是,正常情況就是該這樣。

馮老闆境界雖然遠遠沒自己的高,看似他們世界的福利待遇也沒自己好,可多少都是身為玩家,那麼該有的屏蔽,還是該有。

歸根結底,是私信。

自己也想將來去哪個世界的時候,和別人私信時,不被更高境界的人竊聽。

但不管屏蔽不屏蔽。

張封不用去聽,就知道他們在商量著如何謀划這個世界,以及商量著可行的落腳點。

因為藍星上的李認等人公會,每次去往新的世界時,一同組隊時,說的大致都是這樣的事情,施行謀定後動的策略。

也是想到這裡。

張封就猜測他們的內容,八成是以『果園為落腳點』。

更甚至,他們來到以後很有可能會聯繫自己。

不然馮老闆也不會這麼『討好式』的巴結著自己,想要和自己套近乎,又套牢自己身邊的人,想要一口氣把桉城上下通吃。

如果這樣去想的話。

也能證明馮老闆一開始為何那麼大大方方的送禮。

這整個就是一個事不宜遲,箭在弦上,降臨之事迫在眉睫,不得不發的架勢。

並且他再以功績為理由,提供桉城工作崗位的福利為資本,這成功率確實頗高。

畢竟誰也不能推卻這到手來的功績,推卻想要回家的『重情念鄉大商』投資。

張封思索著,就感覺這位馮老闆不僅在情誼上與計謀上玩的轉,更在心理承受能力上是位人物。

因為一個人要是知道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以後,不僅沒有三觀盡毀,反而還能抱著平常心與想要統治這個世界的目的,整整隱忍了三十多年,不露出絲毫馬腳,且又為商場付出全部心血,成為一行的頂尖人物。

單單這份隱忍和努力,就值得稱讚他一聲。

這樣的人,等利用完之後,必須要找個機會除掉。

可要是沒有玩家的事,沒有所在立場的區分。

自己還真的覺得馮老闆這個人不錯,目前也為自己帶來了不少利益。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楚局的事。

為自己除去了一個可能會搗亂的假想敵。

而隨著時間過去。

周局花了一下午的時間,籌備人齊,專門選擇晚上的點,是連夜帶人帶逮捕令,在晚上四點左右,抵達了省城。

等一下飛機。

他就直接帶人趕往省城大院,以『中紀』逮捕令的威勢,驅散了安保,又強闖楚局家中,把楚局按在了沙發上。

這大半夜的,楚局哪裡都沒去,直接一擊致命。

省得白天去其它地方抓人,有人給楚局傳信。

稍後,不等其餘人反應,也不等省城主聽到消息后從旁邊別墅趕來。

周局就押著楚局上車,再次回往機場。

一路上更是掛了三次屬於城府大院的電話。

周局這一下,可謂是把所有人都給得罪了。

通俗來說,只要這些人還在,省城老一還在,省城他是去不了了。

但周局毫無後悔的意思,也不聽後座上屬於楚局的嚴厲職責。

等上了飛機,中午回來。

他就按照張封的吩咐,把楚局壓到了律法部,開始規拘審問。

只是楚局不愧是楚局。

三天,一個字沒招。

可也正是沒招,沒說。

在第三天上午十點多,張封正在辦公室里看報紙,看到省城楚局被拘的首頁大篇幅新聞時,就聽到了一個提示。

『賞金任務:確定楚為建的罪名』

聽到提示。

張封就知道楚局直到如今還沒有招。

同時,在五裡外的律法部內。

這裡是一個類似於單位的大院子,擁有兩套五層小高樓,一座審訊處,以及三座平房樣式的臨時拘押室。

一般像是執法抓到的重大犯人,都是押在這裡候審,隨後才會判刑轉向監獄。

而如今,在審訊處的二層小樓內。

靠東的一間審問室中。

屋內正有一名年齡三十餘歲的審問官。

他是本城律法局的人,負責審問楚局的相關事件,敲定楚局的罪證。

此時,他的對面,坐著的就是雙手被拷的楚局。

只是審問官如今正望著楚局發愁,因為楚局三天下來,是什麼都不說。

「楚局,您就沒有什麼想要說的?」他再次有些口乾舌燥的公式化詢問。

他的上方就是攝像頭,楚局又是大人物,他也不敢動其它心思。

這也導致他桌上的記錄文件,三天來的筆墨所寫,也全是一些無意義的對話記錄。

「說?」楚局聽到審問官詢問,倒是端坐直了身子,在審問官不再抱有期待的目光中,又說出了那句話,重複最多的話,

「我要見張封!讓張封過來和我說!我要親自問問,我到底是犯了什麼紀律,還是哪裡得罪了他?」

「楚局只有這些話嗎?」審問官看到楚局什麼都不說,也停下了筆記,合上了檔案記錄,「您要是一直這樣,我們很難展開工作,也很難確定您是否清白,是否..」

「什麼工作不工作?什麼清白不清白?」楚局失笑,「難道我要承認,我在這四年內販賣靈石?

靈石可是軍中戰備!每城的礦脈處,都是帝都中紀執法帶隊,監督開採,私自販賣靈石是重罪!

你讓我承認私自販賣,不如直接把我送進牢里!」

楚局說到這裡,晃了晃手上的手銬,「對,我現在是在你們這裡,你們讓我承認這個,當然可以!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你說的這個事情。我怎麼承認?怎麼說出細節?我壓根就聽不明白你說的這些罪名!」

楚局說著,雖然表面上是一副真不知道與被冤枉的樣子。

但實際上,這事真的是他做的,他多年來也確實通過職務便利,買賣過大批靈石。

同樣,他也沒想到這位張城主竟然真能把自己拷過來,並翻出他早已銷毀的罪證資料。

這事情,根本就沒有幾個人知道。

可也正是這事,翻出原有檔案的事,以及張封硬生生把自己抓來的事,他就知道自己惹到了不能惹的人。

否則抓了一輩子人的他,哪裡有別人抓他的份?

但不能惹張封是不能惹張封,可這該不承認,還是要不承認。

不然,他真承認的話,那才是罪名坐實,永遠都翻不了身,別人就算是想撈,也不敢撈罪名確認的他。

「楚局。」審問官看到楚局提起證據,倒是又把檔案打開,「您看,我這裡有十五份資料,每份都能證實你買賣靈石的事情。

其中更有一份直指您。

這是一份錄像資料,記錄三年前,您當時和一名姓姚的男性,在省外長河,與一輛尾號為54的車子對接。

可是在當晚,這個車子走沿河村小道的時候,被正巧外出探親的軍中李隊察覺、並抓獲。但當時你利用你的職位,強行把這件事壓了下去,我..」

「這是污衊!」楚局根本不聽,反而又是那句話道:「我要見你們的城主,張封!我感覺他是在用一些子虛烏有的罪名攻擊我,用一些虛假的影像手段陷害我!我..」

「楚局!」審問官打斷,「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請注意你的言辭,不要無緣無故的誹謗我們城主。並且我們現在調查你,也是有一定的確鑿證據。還請你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不要讓我們為難。我們..」

「你們怎麼了?」楚局望著審問官,哪怕是他現在被拷著,也是絲毫威嚴不減的喝問道:「我身為省律法顧問,執法總隊,兼中心律法委員。我想知道我是犯了什麼罪?是犯了這些子虛烏有的罪名嗎?」

楚局說著,指向審問官桌上的檔案,「提供給你們證據的人,是張封!我現在讓張封過來和我對峙,說說我到底犯了什麼罪,這些資料從哪裡來的?這難道有錯嗎?」

「這個..」審問官被問的啞口無言,看似是被楚局的氣勢嚇著,也是楚局說的有理。

說白了,現在影像能偽造,資料也能偽造,確實不能說清什麼問題。

包括這三天來,楚局也是在這個真假與否的問題上辯解。

審問官還真的沒什麼辦法。

「楚局好好想想..」

也在這時,審問官看到自己手機亮起,有同事發來簡訊,繼而也拿起資料從審訊室出來。

關好門。

他去往中間的監控室,屋裡正有一名審訊員拿著座機,向著他小聲道:「省城老一的電話..」

『果然還是被楚局拖來了..』審問官臉皮抽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接過。

「您好!」審問官端正語氣,變得異常恭敬。

「你好。」

遙在省城大樓的省城主辦公室內。

年約六十的省城主聽到主事人來了,也回禮一句后,緊跟著說道:「現在很多地方都在提咱們省城的楚局。對於這個案件,給咱們省城造成的影響不太好。還希望審問官再加把勁,早點讓這個事情塵埃落定,拿出一個滿意的答覆。給人民群眾,也給我們省城。」

「這個..」審問官實話實說,「楚局什麼都沒說..我們還在調查..」

『沒承認..』省城主琢磨一下,直言道:「該調查調查,只要證據確鑿,絕不姑息!」

「是!」審問官應了一聲,又當聽到省城主沒有指示,掛掉電話后,才暗自鬆了一口氣。

「隊長..」旁邊審問員看到審問官發獃,不由問道:「我們還接著審嗎..?」

「審什麼?」審問官回神,又望了望左邊的走廊審問室,最終沒有向著楚局那裡走,而是向著門外走去,

「這裡你先看一下,我去辦公大樓找城主..」

審問官交代完以後,就有些無奈的下樓開車。

也是審訊室內的楚局什麼都不說,反而一個勁的喊著,『我要見城主!』

再加上省城剛才還專門打電話,打到他的辦公室,看似審問案情進展,實則是施壓。

以至於審問官不知道怎麼回答,也不敢對身為『前省城執法』的楚局動用什麼方法,他現在正是兩難的境地,就準備親自過去和城主說說,看看這事到底怎麼處理。

等一路驅車。

來到五裡外的辦公大樓內。

審問官一路快步急行,上了五樓,經過秘書部的確認,就來到了城主的辦公室外。

再和小劉通報一聲,得到城主許可。

他才再次整了整衣服,走進了城主辦公室。

張封此時正在品茶看報,並且自己身處辦公樓的時候,從來沒有關門的習慣。

「城主。」審問官看到城主,倒是略帶乾笑的小心翼翼道:「楚局..」

「楚局?」張封喝茶的動作一停,看著他。

他急忙改口,「楚為建!」

「他有什麼事?」張封把茶杯放下,示意他有什麼說什麼。

「他..」審問官搓著腿側衣服,卻更加緊張道:「他一直吵著想要見您..還有剛才省城也打電話問楚為建的事情了..我們的工作就有點難展開..」

「有什麼難展開。」張封不以為意,「楚為建身為省城執法總隊,總歸是省城的人。省城主應該問,千萬不要有什麼思想包袱,曲解了省城主的意思。」

張封站起身子,望向站在原地的審問官,「走吧,帶路。他不是想見我?那就去見見,看看他還有什麼要說的。」

「是是..」審問官連忙帶路,什麼話都不敢多說。

反正城主說什麼就是什麼。

張封路過門口,看向想要隨行的小劉,「一會有人來找我,或者有什麼事,他們不忙的話,讓他們先在我辦公室里等著。」

「是。」小劉應聲,也停下了腳步。

再隨著一路下樓,路過的同事都向著張封問好。

張封坐上了審問官的車子,一路向著律法部行去。

等來到律法部的二樓監控室。

又伴隨著問好聲。

張封望著審訊室內沉默坐著的楚局,也覺得這人挺能沉住氣。

依照他這樣的情況,估計別說是這段的三天下來,什麼都沒有招。

就算是再給十天半月,八成也是夠懸。

見到這個情況。

張封向著旁邊的審問官道:「把關於楚為建的資料證據文件,都給我,我親自去審。」

「城主..」旁邊負責監控的審訊員,當聽到城主親自審,倒是小心詢問道:「城主,這個人的嘴巴很硬..很難通過正常交流來撬開他的嘴巴..」

他說到這裡,手掌按在一個按鈕上,「我們..要關監控嗎..?」

「為什麼關?」張封好奇望著他,「我身為律法委員,是講證據,講法的人。難道會嚴刑拷打?」

「城主說的是!」他急忙應聲,不敢再提關閉監控的事情。

張封接過審問官手裡的檔案資料,以及罪證等物件,是接著去往審訊室。

只是等來到審訊室,張封關上門以後還沒說話。

楚局就望向張封道:「張城主,我現在都不明白你的意思。還有這個什麼罪證?我實在是不理解,也不知道你從哪裡得來的?難道你就想要拿著這種子虛烏有的證據搞垮我?」

楚局說著,聲音很大,像是故意想被監控錄下,更是想把此次事情定義為『私仇內鬥』。

只要是私仇,那這事就簡單多了。

更甚至還能反打張封一手。

張封聽到楚局所言,倒是把朱泥蓋打開,又走到他的旁邊,不顧他的叫喊,強行掰開他反抗握合的手掌,一沾紅泥,在罪名書上桉下了紅色手印。

「我不打你,也不動你。所以你也別管證據從哪來的,反正只要是真的,能定你的罪就行了。」

「你!」楚局看到身為城主兼律法委員的張封竟然毫不講理,進來一句話不說,就強行讓自己畫押,頓時紅著眼睛怒道:「張封!你真以為上頭有人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楚局說到這裡,狠狠瞪了一眼張封,又抬頭望向牆角的監控,「你們看到了吧?我要舉報張封公報私仇!我要上報中紀總組長!」

「中紀?」張封看了看按好手印的罪狀,「中紀的總組長,已經把你的事情全權交給桉城律法部審查。」

張封偏頭望向楚局,「我就是桉城的律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7章 安內(二合一)

7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