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一串(5200字二合一)

第293章 一串(5200字二合一)

「沒聽到城主吩咐?」周局看到兩人還在失神,頓時上前兩步,單手把高個巡防拖起來。

小王把槍械交到同事手裡,隨後把高個按在牆上,搜出他的手機,又用他的指紋解鎖。

另一位巡防看到同伴像是提線木偶一樣,頓時一個寒顫回過了神,就自告奮勇道,

「城主..周局..我打..」

他說著,雖然也是和高個一樣,聽到城主要叫他們隊長,那是心裡一百個不願意,怕隊長過來吵他,責罰他。

可是看了看城主、周局,還有四周的安保人員,他覺得這要是敢不彙報,那就不是責罰這麼簡單了。

再加上高個現在被眾人擺動著,遲早要打這個電話。

他還不如自告奮勇,來個主動投誠,將來說不定還能減少一點懲戒。

他心裡想著,也是趕忙拿出手機,翻到了胡隊的電話,直接撥打了過去。

周局看了他幾眼,卻是覺得這人是個聰明人,可是如今這麼隨意的賣掉自己上級與同伴的『毫不猶豫』,也讓周局心裡有點不舒服。

因為說來說去,這都是他們系統的人,自己的外鎮下屬。

周局難免有點雙重標準,不喜歡這麼『出賣』上司的手下。

滴—

尤其那位巡防還開的免提,把電話放在中間的桌子上,確保他們之間的談話沒有任何小動作與暗語。

一副大義滅親的模樣。

並且他所聯繫的這位胡隊,也正是霧合縣城西的巡防隊長。

他主要監管著附近的即時犯罪活動。

比如這種突擊檢查的掃房,就屬於他們巡防管。

也是這般機動性,電話就屬於二十四小時接通,確保隨時知曉任何實時事件。

就算是打不通手機,也能接到他的辦公室。

同時,在兩裡外的巡防處、隊長辦公室內。

空調涼風吹著,煙霧繚繞。

一名身材結實,相貌普通的短袖青年,正和幾名巡防打著牌的時候,也聽到了口袋內的電話響起。

「胡隊..」對面一名巡防聽到電話聲,就笑著向短袖青年道:「是不是小浩的電話?這局要不算了吧?」

「什麼算了?這局我非得打哭你們!」胡隊笑著一邊看牌,一邊拿起了電話,一瞧,確實是小浩打的。

「估計是那邊得手了啊!」

胡隊先笑著和三位值班巡防道了一聲,示意打完這局牌必須打完,等會再做正事。

「等會浩哥值班審問的時候,我和老左去替班。」對面的巡防好似早已知曉安排,如今隨便應付了一句話,證明自己沒有忘記工作以後,就接著看牌了,想著這副爛牌怎麼贏。

「今天運氣好啊,牌好,事也好啊..」胡隊看到電話一直響,就無奈的笑著接起電話,正準備聽第二個喜訊,來錢的喜訊。

但隨著電話接起,聽到電話里傳出小浩有些哭聲的話語,胡隊卻不由有些懵了!

「胡隊..城主..城主和周局..來了..」

「你說..城主來了?」胡隊哆嗦了一下,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趕忙起身問道:「城主在你那裡?」

胡隊說著,想起小浩有些哭聲的話語,心思卻是越來越沉,又探尋的追問道:「你..你別說..你這次是把城主..給給抓了..」

「胡隊..」小浩望著周圍的安保,又害怕的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城主,最後肯定道:「城主說讓您來一下..在酒店五樓..」

話落,小浩看到城主點頭,就把電話掛了。

『草!』胡隊卻是暗罵一句,是真的沒想到自己猜對了!

「胡隊..是出了什麼事?」剩下的三人看到胡隊難看的臉色,聽著之前胡隊的話語,雖然也有猜測,但不能肯定,也不想肯定。

可是胡隊接下來的一句話,就打破了他們的最後一絲幻想,「小浩兩人被桉城周局抓了現行..城主..城主也在..現在..讓我們過去..」

「城主真的來了..」三人聽到事情確定,霎時間臉上慌亂的表情和胡隊差不多。

可之後,他們就六神無主的望向胡隊,

「胡隊..我們..」

「都跟我走!」胡隊深吸一口氣,站起身子,又狠狠指著桌子上的紙牌道:「快點收拾一下!都扔出去!」

胡隊怕等會見到城主,城主又帶他來處里檢查,發現上班時間的打牌情況。

所以為了能減少一些責罰,還是該收拾就收拾。

但現在的前提,是仙人跳那關都過不了。

胡隊吩咐著,又再次打開手機,滑到了一名備註為『姚哥』的聯繫人,一邊打過去電話,一邊帶人向著酒店趕去。

而『姚哥』是霧合縣的一名大老闆,那家酒店,就是姚哥開的。

只是在明面上的負責人,卻不是姚哥的名字。

但不管是不是姚哥的名字。

事實上姚哥和胡隊的關係不淺,有利益來往,包括這次的事情,也有姚哥的參股。

姚哥的生意就是這樣,很多,很雜,也很亂。

可正是這樣,姚哥在省府也認識點人,多少能說幾句話。

同樣,胡隊現在也自知事情鬧大了,所以只能看看姚哥有沒有什麼辦法。

可是隨著電話接通。

胡隊一邊上車,一邊卻聽到姚哥直言道:「通過五樓過道內的監控,保安隊長大致知曉經過以後,已經把事情彙報給我了。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

「姚哥有什麼辦法?」胡隊坐在車子上,左看看右看看,現在根本靜不下心來。

他現在是想跑,想逃,可又怕一跑,事情更大。

「辦法有一個..」

在一間別墅內,年約五十的姚哥雖然聲音平穩,但眉頭卻緊皺,顯示出他內心並不平靜,感覺這事非常棘手。

「這個辦法..需要你辛苦一下。」

姚哥手掌搓著后脖頸,「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可以把你從城主手裡撈出來。」

「姚哥你說..」胡隊聽到真的有辦法,一時間心思鎮定了不少。

「方法是這樣。」姚哥思索瞬息,拿出準備好的方案,「你先和酒店董事長,承認這次事情是你們私自合作,不要牽扯任何人。稍後我再安排。可是你要記得..」

姚哥說到這裡,認真叮囑道:「這位城主可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人..我聽說鄭有均,桉城北區長的小舅子,都被他收拾了一頓..你到時候說話千萬也要小心點,不要觸了城主的霉頭..」

「我知道..我知道..」胡隊連忙點頭,現在是真把姚哥當成唯一的救命稻草。

這當然是姚哥說什麼,他就做什麼,哪怕是全部頂罪,頂了所有人的罪。

不然等人全部進去了,那誰來撈他?

可要是他在裡面不招,頂著壓力,外面的人就會怕他招,繼而會不留餘力的撈他,或者幫他的家眷,讓他一直頂著。

而隨著時間過去。

短短几里路程上。

胡隊如坐針氈,但也強行壓下心裡的一部分恐慌,把等會要回答的話給想了一遍。

首先,他覺得不管城主問什麼,自己就是承認罪責,上去見面先認錯。

稍後,城主肯定要問一些關聯人員之類等等,自己就打死不鬆口,只說自己和酒店董事長合污。

其餘什麼霧合縣局,什麼桉城的副隊長,自己都不知道。

這般琢磨著。

等車子來到酒店門口。

慢慢走進酒店,坐著電梯來到五樓。

路上平靜,沒有大批執法包圍酒店,也沒有任何異動。

直到電梯開門。

胡隊帶著三名巡防出門拐彎,才看到最裡面的一間包房門口,有不少人站著。

「走..」胡隊看到事情離自己越來越近,心裡反而放鬆了少許,帶人直走過去。

等來到門邊。

安保人員上來搜身,搜完才讓胡隊走進屋內。

其餘三名巡防,被兩名安保押著,蹲在了屋內牆邊,和之前兩人蹲到一起。

除此之外,牆邊還有那名前台,以及酒店的董事長,一共十二人蹲著。

張封則是靠著沙發,望向蹲在屋中心的胡隊問道:「知道我叫你來,是為了什麼事嗎?」

「城主!」胡隊直接求饒承認,「這事是我和酒店董事長一起做的..我是實在缺錢,才犯下這樣的過錯..我檢討..」

「就你們兩人?」張封看到胡隊一副全頂的樣子,牆邊頓的董事長也不辯解,倒是望向了旁邊的小劉道:「兩個人好,既然只有兩個人,那麼隨著董事長被抓,現在酒店董事長的位置就會出現空缺。

再按照桉城律法,出現這樣的事情,也應該實施查封整頓。

但吳老闆手裡不是有幾位經營酒店的好手嗎?現在太晚,等明天早上,你給吳老闆打個電話,讓他派人過來接手,走一下程序,先代理接手一下這位董事長和胡隊的股東位置。

確保酒店正常運轉,不能在流星事件的遊客高峰期,出現住宿空缺,損害我們桉城的待客形象。」

「好..」小劉拿出隨身的筆記本,把城主的話一字不落的記下。

『這..這是以公謀私?!』胡隊聽到這個話,卻是求饒的表情一頓,忽然就想到了這個詞語!

更想說城主也和他一樣犯法,再挪用他人的資產!

什麼代理、代管,說白了,不就是強行佔用他人的財產?

「城主你..」胡隊看到城主比自己還黑,繼而一時心氣上來,就準備說什麼。

張封看了一眼準備開口的胡隊,又望向旁邊的周局道:「周局身為桉城的執法總隊,又為桉城律法委監管,這個案子的審核與開庭,就交給你監督了。」

「是!」周局站直身子。

「你們是想內部審查開庭..封我口?!」胡隊見到這個情況,聽到城主沒有一絲放過自己的架勢,頓時腦海一懵,什麼姚哥交代不能亂說的事情,全部拋之腦後。

相反,胡隊看著旁邊還有其餘人,還有不少人,誤以為會有人幫他主持公道,繼而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架勢,向著周圍的安保人員喊道:「私自定奪其他人的財產分化,安排自己的人去?張封!你就不怕我告你?」

胡隊說到這裡,還慢慢站起了身子,「你才是真正的以公謀私!」

「謀私?」張封聽到這詞,一時好奇的望向大義凜然的胡隊,「是又怎樣?」

張封話落,什麼都沒有多言。

但周局卻給小王使了一個眼神。

小王頓悟,高喊著『戒備』,直接和其餘安保一起,強行把胡隊按倒在地上,扣著雙手。

其餘兩名安保上前,大頭皮鞋使足了力氣,招招朝著嘴上招呼。

短短十幾秒過去,胡隊嘴巴爛了一片,滿口鮮血,牙齒還齊根斷了幾顆,再也說不出屬於正義使者的話來。

畢竟張封剛才安排的都是自己人,自己人又都在屋裡站著。

小王等人聽到跟著城主的人,都有大口肉吃,並且還護著他們,為他們爭取利益,那是心裡一百個感激涕零。

但如今胡隊說城主壞話,想要告他們,更想要城主不給自己人福利。

小王不用周局說話,都準備上手了。

這回打的都是輕的。

等進了牢里,小王認識不少獄卒,到時候還有更多的教訓法子。

「胡隊還有什麼話說?」張封望著鼻青臉腫的胡隊,也覺得這人有點不聰明。

他這話雖然是對了,說的讓人心情澎湃,恨不得當即剷除貪官,但是說的地點有點不對。

明裡外里都是自己的人,這不是找死?

『咳咳..』胡隊半跪著,嘴角流出鮮紅血跡,腦海內直冒金星。

這樣的恐怖樣子,嚇得牆邊的前台等人,腦袋垂的更低。

但也不能否認,剛才小王他們下手非常狠,如今胡隊沒暈過去,都是胡隊的身體素質不錯,看似經常鍛煉。

「把相關人員全部帶走。」張封看到胡隊說不出話了,也是點頭帶著讚許的目光,向著小王等人看了看。

對待惡人,就不用和他們講什麼道理,直接上手招呼就行了。

但總歸是處理內部的人,以及看似還有不少人有利益聯繫。

那麼為了利益,分寸還是要注意的。

不然打死了,利益網就斷了。

至於胡隊為什麼傷成這樣,周局有一百個理由答對。

可隨著眾人下樓,押送胡隊等人回往桉城的路上。

縣東郊區的一間別墅內。

姚哥也打通了一個人的電話,把事情的經過全盤相告。

等敘述完。

姚哥探尋問道:「老馮啊,咱們這多年的交情,我就大直白說。我聽說你認識張城主,和張城主吃過飯?

你看看,你能不能幫我說說好話,把胡隊撈出來?你要是能幫這忙,老哥我就不用多跑去省府了。這段正是忙的時候,真耽誤不起啊..」

姚哥所聯繫的人,正是馮老闆,更想讓馮老闆幫他撈人。

並且這件事情,真不是馮老闆安排的。

以至於馮老闆接到這個電話,聽完了這個事情的時候,也是有點愣然。

但隨後,馮老闆就客客氣氣道:「姚哥,您的忙,我肯定要幫!您之前幫過我那麼多,包括我能有今天,也是您的栽培提拔!

我現在還記得前幾年,每次我公司有資金短缺的時候,都是您施以援手。這些事情,老弟一直都記在心裡,不忘報恩..」

馮老闆說著,追捧語句與感恩齊來。

姚哥聽得心裡舒服。

但馮老闆之後卻話語一轉,有點為難道:「但是..老哥..老弟也是才回到桉城,在這裡沒什麼熟人。城主的線,也是最近才搭上..您看這個..咱們不能為了一個小隊長,就讓老弟把城主的線丟了吧?

不瞞老哥說,老弟這次回來,還準備和城主打好關係,爭取把企業做大。到時候和老哥合夥開個項目,可是這事..」

「你說的也對..」姚哥聽到馮老闆不是有意推脫,而是真的和城主關係太生,難辦,於是就有些不好意思道,

「麻煩老弟了,也是,這事有點為難。你要是這邊沒關係,我只能去省府看看。總不能卡著這個事情,讓新來城主抓著什麼把柄..」

「哥,對不起,沒幫上忙..」馮老闆真誠道歉。

「沒事。」姚哥搖搖頭,把電話掛了,繼續聯繫其他人。

馮老闆聽到電話掛斷,卻又想了幾息,向著備註為老一的電話號碼打去。

同一時間。

正在路上的張封,看到馮老闆這麼巧的時間來了電話,倒是毫無避諱的在車裡接起,並且開了免提,讓駕駛位上的小劉和副駕駛的周局聽聽。

因為馮老闆這點來電話,那八成是事關這個案件。

「不打擾城主吧?」馮老闆說話很客氣。

「馮老闆有什麼事?」張封詢問。

「是這樣,我彙報一個事情。」馮老闆如實回答:「您今天抓了霧合縣的胡隊長,還有一位酒店董事長。這個事情是他們的老闆,霧合縣的姚老闆告訴我的。

並且剛才姚老闆也向我求情,希望我能出面說一下,我當時沒有選擇幫他。

他現在應該是會去省府找人。」

馮老闆說到這裡,總結道:「我感覺這個事情有必要向您彙報一下。」

「嗯。」張封點頭,「多謝馮老闆說出實情,也說出了這件事情的幕後主使。放心,我會對你的彙報保密。」

「身為桉城城民..」馮老闆義正言辭,「為安全建設出力,這是我應該做的!」

話落。

馮老闆沒有多餘追捧,也沒有說別的套恩情的話,而是客氣兩句,就掛掉了電話。

同時,副駕駛位上的周局,轉身望來,「城主,我們現在逮捕姚老闆嗎?」

「逮捕他幹什麼?」張封望著窗外夜色,「就是放他找人,我還想看看他有多少公司,多硬的靠山。再看看他們旗下的產業與人脈,能為景點計劃的建設,提供多少有利的資金與價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3章 一串(5200字二合一)

7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