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私訪(二合一)

第292章 私訪(二合一)

既然馮老闆想送,又這麼『幫』,那就讓他幫吧。

張封對此沒有任何意見,還高興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好的人來送功績。

「城主..」周局琢磨了一下,卻忽然問道:「用不用我派出幾人,跟蹤馮磊興,看看他到底是做什麼?有什麼目的?」

老執法人員,就是老執法人員。

周局既然已經發現了事情不對勁,也知曉城主正在調查馮老闆。

那麼他身為執法人員,又經過城主栽培,再經過這次的原諒,所以就從內心裡生出了想要幫城主分擔一些事情的心思。

這句話是非常真誠的。

他局裡也有這樣的偵查人員,可以被城主隨時調用。

只是他和馮老闆碰面的事情,張封從頭到尾都在看著。

包括目前所計劃的一切,都是依照自己的意思進行。

如今,周局忽然想出人出力,自己是能理解周局的報恩意思,但馮老闆也不是傻子。

為了讓他更好的為自己服務,當然是按照馮老闆的『拉攏計劃』好。

「馮老闆既然安排好了一些,敢去明目張胆的拉攏你。」張封放下報紙,「以他這麼環環相扣的安排,你還是按部就班,依照我所說的去做。就不要打草驚蛇了。」

張封說著,起身望向樓下又開始執勤的鄭有均,「只是他有事托你去做的時候,最好表現出一些『抗拒』的意思。周局是聰明人,這個不用我多說吧?」

「我知道..」周局點頭,明白城主要講的意思,就是讓他表現出不想被收買,卻又不得不做的架勢。

這樣看來,總比馮老闆讓他做,他就做的好。

要知道他剛才和馮老闆交談的時候,還是十分抗拒,且噁心馮老闆。

但若是接下來馮老闆說什麼事,他就百分百完成,且非常配合。

這明眼人就能看出有問題。

莫說能操控這麼大一盤棋局的『聰明人馮老闆』,相信也能看出他的不對。

「事情就是這麼多。」張封聽到周局應聲,也收回樓下的目光,「西城防的郝局最近要退下來了,目前也沒有合適的人選。就辛勞周局準備一下吧,先代理西城隊長的職位。」

『西城隊長..』周局聽到這句話,第一時間是覺得不可能,也有點激動的不知道如何應答城主。

因為東南西北,四支城防隊,都是正兒八經的實權,且不歸執法局管。

畢竟城防隊都是巡防人員,屬於應對所屬區域內,任何突發事件的機動人員,更是一支各項事件都有經驗的『老兵』。

尤其更重要的一點,他們是可以佩戴槍械巡邏,有專門的編製,面對突發情況,也可以不用稟報,就自行處理。

擁有這隊伍,就相當於接手了城內的防禦。

這樣有武力,這樣有機動性的隊伍,這樣可以自主行動的隊伍,只能各自管轄,哪能渲染其它部門。

起碼老城主還在桉城的時候,四支巡防隊是各自為主,只聽城主號令,以及面對與處理任何突發情況。

可要是交給其他人,比如周局。

周局要是想打壓對手,完全就可以栽贓嫁禍,直接越級命巡防隊,去誰誰誰家搜捕。

這樣一個措手不及,誰能受得了?

同樣,也是張封念在周局抓匪有功,彙報有功,坦誠更有功,那當然要賞,就賞一個西城巡防隊長的職務。

再加上現在西城巡防隊長真要下來,目前沒人,自己人頂著正好。

「謝謝城主栽培!」周局沒有別的要說,只有滿滿的感激與激動。

張封聽到周局應下來,也笑著道:「這兩天辛苦了,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掛掉電話。

張封繼續看著剩下的報紙。

也隨著時間過去。

在第二天早上八點。

辦公大樓外。

今天北區長一早穿著整潔衣服,走進了城府大樓的門。

「北區長。」

「北區長一路順風啊!」

「恭喜北區長!」

只要見到北區長的人,都是笑容熱切的打著招呼。

現在誰不知道北區長被城主提攜,要去往省府學習,鍍金?

如今省府大樓的車,也在門口停著,就等著北區長向城主道別。

眾人見了,羨慕皆是不已。

消息再靈通的一些人,更是知道北區長這麼一走,再那麼一回來,這就是大樓內的一位重要人物,更是城主老一的助手!

那麼現在打好關係,留個印象,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又在五樓辦公室內。

張封聽到北區長來到的消息,也是讓剛來報道的周局等下彙報。

不一會,小劉打來內線座機,說北區長到了。

等他被小劉帶進來。

張封別的也沒有多說,只是放桌子上了一份檔案資料。

北區長拿起。

張封才道:「這是周局臨時兼任西城巡防隊長的任命正式文書,需要字面錄入省府檔案。你這次去往省城,正好去省府大樓那裡報告一下,交給省府秘書部。」

「是!」北區長站直身子,知道城主看似是讓自己送信,實則也是讓自己過去認個臉熟。

不然隨便找個文員就送了,何必用他一位區長跑腿。

「幾點出發?」張封看了一下牆上的鐘錶,「車子已經到了吧?」

「正在樓下。」北區長實話實說,「規定九點半出發,下午八點左右達到。」

「早點去。」張封起身來到窗前,「爭取在七點左右到,說不定還能在省府食堂吃頓晚飯。」

「好..」北區長看了看周局,感覺城主或許是有什麼事情和周局說,也或者是想讓他和領導多接觸,於是也不久待,就趕忙下樓離去。

張封見到北區長走了,才向著周局道:「周局接著剛才的事情說吧。」

「是這樣..」周局整理了一下語言,有些尷尬的說道:「我今天清晨睡醒的時候,局裡四隊副隊打來電話,說他接到一個舉報電話,舉報『霧合縣』巡防有問題。

舉報人當時還說,他才從霧合縣的巡防處出來。

被抓的原因,是在一家酒店按摩的時候,被抓到現行..」

周局說到這裡,語氣更加尷尬,因為城防與商人結合的仙人跳,怎麼聽都不是好事。

可不管是不是好事,周局都如數稟告,「關於霧合縣的舉報電話,我知道有三次..本以為有人去查過,卻沒有想到事情還在拖..」

「嗯。」張封轉身走到電話旁,「要不是802發酵,你那位四隊副隊長怕有人從中作梗,宣傳這事,引髮網上討論。這事還會拖。」

「城主是說他有問題?」周局小心詢問,更怕城主說他才升職、就失職。

「有沒有問題,先找到證據再說。」張封對這事卻沒什麼看法,可卻覺得仙人跳這事有不仁義,太不地道。

你說,這享受就享受吧,人之常情,懂得都懂。

可是這下套的仙人跳,是不是就有點過分了?

張封思索著,感覺這事要深入的去追查了解一下。

除外,打電話問,把四隊副隊帶來,把霧合縣的巡防隊長鬍隊帶來,真不一定能查到什麼。

必須要微服私訪,親臨實地,才能抓個現行,查到被隱瞞的真相。

想到這裡。

張封望向等待抓捕計劃的周局,「準備三個外地身份證,我晚上要親自去一趟。在此之前,周局先不要動手。」

「親自..」周局聽到城主要微服私訪,第一時間是不想同意。

他本來還想著城主只要一句話,他就動手抓了。

但張封已經讓小劉安排普通車輛,也讓安保人員換裝隨行。

周局還能說什麼,只能到時候見機行事,跟著去吧。

而隨著時間的過去。

在下班以後。

張封坐在一輛普通轎車內,小劉開著車子,周局坐在了副駕駛位上。

一行三人,向著二百二十裡外的霧合縣走。

後面還跟著兩輛商務,坐著十名安保人員。

這般一路隨著夜色過去,停停走走,拖一下時間,路上再找個地方小吃一頓。

在晚上十一點左右的時候。

車子就停到了霧合縣的留木街,一家五層樓高的酒店門前。

如今這時,也正是人少的時候,大街上的車子也不多。

安保人員把商務向著遠處街道一停,正好有落腳位置。

張封見到眾人隱秘好,就帶著小劉二人下車,走進了這家酒店內。

正門就是前台,裡面站著一位看上去有點帥的青年,還有一位正在和他說笑的女人。

「歡迎光臨!」他們見到張封三人過來,都是停下了話語,保持微笑。

張封手掌稍微向後,拿來了小劉二人的身份證,合著自己的一同遞在了櫃檯上。

只是這些身份證是外地的,也是秘書部虛擬檔案。

一切都按照隱藏身份的計劃,做的詳細無比。

確保老闆怎麼查,都能把他們當成『外地肥羊』。

也沒出錯。

前台青年登記了張封三人的身份證以後,顯示是外地,輸入房號的手指就頓了頓,換言道,

「三位先生要是來我們這裡城市旅遊的話,晚上也不要浪費這麼美好的夜色。我們酒店就有按摩等服務,三位先生遊玩一天,我推薦三位先生可以按摩放鬆一下。」

青年說著,一副為顧客考慮的模樣。

旁邊女孩看了,卻像是隱約告知張封三人有特殊服務一樣,用一種避免尷尬的微笑,去往了另一邊,和一位酒店工作人員聊著什麼。

這樣可以讓張封三人放心說,大膽說。

可是張封卻聽到女孩和工作人員小聲說,『通知柳哥,又來了三個外地的..』

張封聽著,也望向了前台青年,「按摩不錯。」

張封說到這裡,看向周局和小劉,「放鬆放鬆也好。」

張封言道此處,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周所聽著城主的話語,還是能看懂這個眼神的意思是『這裡還真是藏污納垢!有特殊服務!』

一時間周局狠狠向著前台打眼神,示意『你們已經完了!就此打住!別再說什麼價格合算,貨源鮮麗!』

畢竟抓人歸抓人,有證據歸有證據。

可要是讓城主等會親自身處仙人跳之中,城主難免會說他的事情,說那位胡隊給城府抹黑,也給他部門抹黑。

說不得等會訓完了胡隊,說完了胡隊的事,接下來就要找他的事。

周局不想要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前台看到周局惡狠狠,好似『狼』一樣的眼神,卻曖昧的一笑,誤以為周局是忍不住了。

於是前台也身為男人,很懂男人的心思,繼而就抱著又有肥羊進店的心思,笑容滿面向張封三人道:「三位老闆裡面請!我現在就去安排!價格可以等..等人來到的時候,當面再談,哈哈..」

「什麼價格不價格?」周局望著他,表情變了再變。

「放心!」前台給了周局一個保證的眼神,「我們定期安排檢查,沒病..」

「你..」周局聽到這話,一下子愣了,整的像是他經常光臨這裡,很知道這裡的門道一樣。

要是平常,也就算了。

可是城主現在就在他的旁邊!

「走。瞧瞧。」張封卻是偏頭望向周局,示意他不用說了。

周局張了張口,也是不敢說話了。

「帶老闆上去。」前台望向不遠處的一位工作人員,就拿起座機,通知著什麼佳麗。

同時一位工作人員上前,為張封三人帶路,走到旁邊的電梯,按了一個五,頂樓。

電梯到達。

他接著帶張封幾人走到了最裡面的房間。

「三位老闆稍等..」工作人員打開房間,裡面是一個大廳,還有一張沙發,沙發前方是一個小高台。

燈光也有些昏暗。

引完路,工作人員就走了。

張封前腳進屋,則是望向身側乾笑的周局,「老闆挺熱情。就是不知道等會咱們的同事,會不會一樣熱情。」

「城主..」周局只剩乾笑,並且他早知道是如此,知道城主竟然會來,知道前台這麼熱情,他早上就不彙報了,還不如自己調查調查,然後拿出結果。

可是還沒等周局想多久。

四名衣服有些稍薄的女孩剛推門進來,關上房門,就笑容滿面的徑直向著張封三人挨近,讓張封三人的手掌接觸到她們衣服、肌膚。

同時後腳『嗒嗒』敲門聲響起,傳來一句,「查房!」

這明眼人就知道事情不對。

但要是一般人看到,也就是惶恐與認栽了。

只是小劉不怕,直接上前打開房門,讓外面兩位大漢走進來。

他們穿著巡防的衣服,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

「你..」可還等小劉說什麼。

四名女子就趕忙離開,躲在他們後面。

張封看的無動於衷,還望向門邊的前台與引路的工作人員道:「女的就算了,怎麼還有男的?」

「你胡說八道什麼?」巡防之中,其中的高個大漢聽到張封罵他是鴨,頓時表情再次兇狠道:「跟我們走一趟!」

說著,他和另一人對視一眼,就準備上前抓人。

「你們就是這樣抓人?」周局看到邊鎮的這些下屬,說動手就動手,也是挺身攔在了張封的前方,怒喝道:「你們有什麼證據?這明顯就是一個圈套!把你們領導叫過來,我問問..」

「你們做這個還有理了?」高個彷彿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指了指後面的四位坐台,反問道:「人證物證都在,你還想告我們領導?找我們胡隊?是不是接下來還需要做指紋鑒定?」

「好一個胡隊..」周局聽到他們強詞奪理,又看到他們還想上前,一時間忍無可忍,直接掏出腰間槍械,指著忽然頓住的二人,「站住!」

「你們要幹什麼?!」為首的高個望著黑洞洞的槍口,頓時一個機靈,「你們..你們知不知道,襲擊巡防是什麼罪?我們..」

「你們什麼?」周局另只手從口袋內拿出執法總局證件,憤怒的甩開封皮,擺在他們眼前,「還想說什麼?說什麼?說啊!當著城主的面,你想讓咱們桉城丟多大的人?!」

「周周周局..城..城..」高個兩人看到周局的證件,又看了看剛才自己所罵的城主,直接心氣全散,哆嗦的說不出話來了,腦海也是一片空白。

『騰騰』腳步聲,樓下的十名安保科人員看到城主半天沒音訊,也從樓下包圍上來,堵在了走廊兩端,堵著了門口的所有人。

其中安保副隊,小王隊長更是快跑兩步,用尖頭皮鞋一腳踹在了兩人的腿彎、搜身,繳了他們身上的槍械。

「我就說一遍。」張封轉身走到屋內沙發坐好,望向門口蹲倒失神的兩人,「現在打電話,把你們胡隊叫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2章 私訪(二合一)

7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