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安排與牆角(5200字二合一)

第291章 安排與牆角(5200字二合一)

要麼領功,要麼受罰。

這樣一個不需要多想的選擇在眼前。

周局很明白,也很利索的向著張封再一行禮,「802計劃圓滿,請城主下達下一步指示!」

「很好。」張封看到周局反應這麼快,也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按照匪徒的情報,就勞累周局連夜聯繫豐粱城當地執法,把同黨與作案人員一併抓獲。」

「是!」周局鄭重點頭,開始押送匪徒上車,審問剩下的具體事情。

張封見到周局離開安排,也望向了嚴城主幾人,「明天下午三點開個小會,把近來的事情安排一下。你們現在先回去休息吧。」

嚴城主幾人相視一眼,知道八成是要安排調動近來的領導層,於是也不多言,接連告退。

畢竟現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們該做的都做了,那就少說,省得說錯。

他們這位城主剛才可是說殺人就殺人了,不是愛開玩笑的平和之輩。

至於地上的兩具屍體,在稍後就被隨後的法醫鑒定,執法列舉報告,準備拖進停屍間。

事情就這樣順利的過去了。

剩下的就是該休息休息。

而也在第二天早上十點。

正在辦公室內看報的張封,也接到了周局的來電。

他現在正在豐粱城,匪徒也已經全部抓獲。

他是連夜坐飛機過去的,並且在飛機上連番布置計劃,聯合當地執法。

基本上算是連軸轉,中途沒有任何休息。

最多也就是眯了兩眼。

對於一天來說,太短。

可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802抓捕毒匪計劃,終於圓滿完成。

張封聽到周局辛苦之後,也叮囑了他幾句,讓他在回來的飛機上休息一會,就把電話掛了。

並且自己也知道周局親自帶隊過去的意思。

不外乎是親自帶兵,親自過去,這樣抓捕主要人員,以及搗毀重要窩點的功勞,就能算到桉城的頭上,桉城城主的頭上。

而不是讓豐粱城撿個大便宜。

當然,該有的協助功勞還是有的。

就為此一事。

豐粱城城主昨天還專門和自己打電話,詢問這件事情的經過。

張封看在同為城主,人家說話又客氣,並且總歸是要調動豐粱城的重要武器設備。

這不給些功勞,總是有點說不過去。

反正這小的和沒有一樣,也就是添個協助的名。

而也在下午三點,將近開會的時候。

周局風塵僕僕的回來了。

同時來到城主會議室的還有嚴城主、田局,吳老闆,小劉,以及今天特批放假一個小時的『站崗鄭有均』,還有幾位城府領導。

等人來齊。

張封端著茶杯走進會議室,坐在首位,也沒有什麼開場白,就直言道:「這次開會的主要內容,我長話短說,分為以下幾點。」

張封接過身後小劉遞來的紙本打開,「首先,說件喜事。經過秘書部的整理資料,以及省城的檔案審核。北區長明天就要去往省府學習,今天應該是在家裡道別與準備,我特批讓他放假。」

張封說到這裡,望向鄭有均,「剛才派人通知你過來,就是讓你替你姐夫開會。」

『啪啪..』眾人鼓掌,都帶著善意與恭賀的目光,望向這段時間皮膚曬得有些黑的鄭有均。

鄭有均起身站直身子,又稍微躬身,向著城主與眾人表示恭賀感謝。

隨後,他就坐好,目不轉睛的望著城主,一副時刻聆聽教誨的樣子。

可見這將近一個星期過去,他已經吃了不少苦,不敢再說什麼皮話。

也是,從一個天天坐辦公室的領導,忽然上了前線,還是站崗的位置。

他這身板卻是有點經不住。

但就是他往這一坐。

嚴城主等人不時望著鄭有均,也是心裡抱著十二分的謹慎,知道自己等人要是做錯事,那麼下場和鄭有均沒什麼兩樣。

「第二件事。」張封看到眾人鼓掌漸漸安靜下來,也拿起了手邊的一份報告,「關於第七景點的建設計劃,這個項目是由嚴城主身臨現場,我在此代表桉城城府,向嚴城主表示慰問。

嚴城主有什麼需要,就儘管開口。」

『啪啪..』又在熱烈的掌聲中。

嚴城主帶著異常感動的神情站起身子。

並且在正常流程中,他還應該再說些什麼,比如關於此次計劃的人員安排,以及具體的建設事情。

只是千言萬語涌在心口,等脫口而出,卻成了一句,「保證完成任務!」

『啪啪..』掌聲比剛才更加熱烈。

坐在邊角的吳老闆,卻是心裡直點頭。

沒什麼意外的話,他們昨天已經討論過今天開會的事情。

尤其嚴城主要說什麼,準備說什麼,他們都討論了好幾套方案,準備用一些精巧且簡介的語言『討好城主』。

可他們最後想來想去,還是做保證最好。

別的外話,沒什麼意義。

張封同樣也知道他們昨天熬夜討論辛苦,此時聽到嚴城主言辭落地有聲,也輕輕鼓了鼓掌。

可正是城主這時鼓掌。

他們卻覺得此次方案的計劃正確!

渾然不知道城主這次鼓掌,單純就是為了他們點燈熬夜的討論。

「請坐。」張封讓此時真正略顯激動的嚴城主坐好,才翻開了周局遞來的一件文案,

「不管將來的建設如何,但對於目前所發生的802一事,我希望各位應該警惕起來,並了解到犯罪分子無處不在。」

張封說著,望向臉色忽然鄭重,像是若有所思的眾人,「對於這些犯罪分子,我們需要時刻打起精神,應對任何可能發生的危險,以及清掃對桉城城府面貌任何抹黑的事情。還望各位共勉。」

『啪啪』眾人起身鼓掌,都是用認真的目光望著城主,彷彿對這次的開會一事,受教頗深。

張封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品了一口,才虛桉了一下雙手,望向漸漸坐好的眾人,「還有沒有其它的事情在會裡提出?如果沒有,此次會議宣告結束。」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看到城主一副要散會的樣子,是沒一人發言。

張封見到眾人這般,倒是笑著道:「有什麼事情,就說什麼事情。大家暢所欲言,都不要拘謹,也不要覺得耽誤我的時間。」

眾人再次相視一眼,更不敢說了。

就算是有一些人想說,也想著事情不大,何必耽誤城主的時間?

張封神識掃過,也是掃完了他們桌子上的資料,又見到他們確定沒什麼說了,才點了點頭,起身道,

「以後我們城府開會,希望都是這樣。有事,可以說,放心大膽的說。

但要是一些小事,最好私下找相關人事討論,就不要再拿出來了。爭取高效率,高付出,而不是坐在這裡磨嘴皮。」

嘩啦—

眾人起身行禮,都慶幸自己剛才沒有拿出一些小事上報。

雖然這樣經過會上討論,可以在城主心裡留下印象。

可是已城主這般的脾氣,怕不是什麼好印象。

說不得還會當著眾位同事的面『挨打、挨訓』。

不少人想到這裡,就下意識看了看從頭到尾都老老實實,不敢吭氣的鄭有均。

這個就是前車之鑒。

嚴城主等人則是想到了昨天死去的兩名匪徒,感覺張城主所謂的『打人』,或許只是小兒科。

但不管為何。

張封落下了定音,就走回了辦公室。

小劉代替自己送客。

只是他們走著走著。

田局卻好像和嚴城主有過什麼商量一眼,由嚴城主帶頭領著眾人走。

他則是落後幾步,喊了一聲,「劉秘書。」

小劉聽到,又見眾人直直的向前走,倒是好奇也落後兩步,向著笑呵呵的田局問道:「田局是有什麼事情彙報城主嗎?」

「劉秘書啊..」田局看到劉秘書等自己,那是笑成了一朵花,「不是彙報城主,是我聽說劉秘書的老丈人愛喝酒。我那邊啊,前一段有位老朋友送了一瓶十八年的飛天!只是我這個人喝酒浪費,不會品這味..我就琢磨吧,要不給老丈人送過去?」

田局說著,從頭到尾都沒有提『秦所』二字。

那麼這顯而易見,就是老朋友之間的送禮。

再說,城主都說了該收收,該接接,確保內部關係融洽。

小劉也是深諳城主的意思,於是這次面對送禮的田局時,就大大方方的回笑道:「田局這是哪裡的話?我爸也就是愛收藏美酒。您真讓他喝,他那點工資要是沒有朋友送,能喝幾瓶這酒啊!」

『秦所收禮?』田局聽到這句話,是明白劉秘書是敞開說事了,畢竟都說出了他老丈人竟然敢收禮事!

但說實話,現在有老一罩著,有他孩子劉秘書罩著。

這就算是收了,那就收吧,這還能怎麼著。

可也變相的來說,小劉秘書說實事,是把他當成了自己人。

「老丈人要是喜歡!」田局腦子轉的快,直接接話,「別的不敢打包票,但是關於酒的事情,我就給您老丈人包了!我那個朋友在城南開了一家酒廠,他那裡經常有好貨,都是原價買,成本費買,一瓶市面上三千左右的酒,也就是二三十塊錢吧?」

田局說著,表情也是非常鄭重,看似一瓶三千左右的酒,連人工材料什麼都算上,造價就是二十來塊錢。

可實際上,就是怕秦所不收,所以變相的讓他『買』,然後酒廠順勢送一送。

一切心照不宣。

只是小劉望著田局,看著他正經的表情,卻是真有點信了,「您說..這利益就這麼高?」

「肯定這麼高啊!」田局笑呵呵,還誤以為小劉和他打趣,「但有我在這,他要是敢多收,我第一個饒不了他!」

「謝謝田局..」小劉望著田局轉瞬變化的表情,也在下一瞬間明白了全部意思。

但同樣明白的,還有前方離他們不遠的周局。

周局聽著後面二人交談的聲音,又瞧了瞧前方走著的嚴城主等人,卻總覺得幾人是說給自己聽的。

『城主是想表達什麼意思..』周局彷彿明白了什麼。

可與此同時。

辦公室內,張封用神識瞧見田局與小劉的交談場面,卻覺得吳老闆這人是真的精。

用自己身邊的小劉,和嚴城主身邊的田局,就把自己想說的話,說給了周局聽,不需要自己再次提點周局。

這樣就算是出事了,也是小劉和田局交談,不管自己和嚴城主的事。

難怪老城主和嚴城主都喜歡吳老闆。

吳老闆確實是很會為領導處理事情。

張封掃了幾眼,就繼續練功。

可與此同時。

秘書部內,趙秘書也沒閑著,正在給馮老闆傳信,簡訊內容是『紅人散會了』

紅人,是指這次802事件的周局,他現在已經上了新聞報紙,還有桉城網上頭條。

散會,是周局要回家了。

馮老闆要是拉攏的話,就儘快堵著。

也隨著時間過去。

周局出了大樓,自駕開車去往城中靠南的執法總隊路上,馮老闆早已來到了執法總隊大門口。

等周局駕車過來的時候,他就招了招手,一副熟人見面的表情。

『那是..大湖城的馮老闆?』周局凝目看了兩眼,倒是見過。

因為馮老闆的保鏢有持槍證,需要來執法局登記。

前天就正好見了。

『難道出什麼事了..』周局雖然不知道他來找自己幹什麼,但也在門口路邊停車。

對待回鄉的投資大商,他很客氣。

馮老闆見到周局停車,也是一個人快步走來,等走近,開口便說過道:「周局恭喜!」

說著,馮老闆就偏頭望向了西南邊的方向道:「為了恭賀周局抓捕成功,我特意向周局家中寄了一盒茶葉,裡面有一張一百萬的銀行卡,包括寄件人也沒有姓名,沒有痕迹..」

「你什麼意思?」周局打斷,眼神慢慢凌厲起來,「賄賂執法局是什麼罪,你知道嗎?」

「呼~」馮老闆一笑,「是這樣的周局。周局能有這樣成功的計劃,成功的抓捕。歸根結底,是前天接到了一個舉報電話吧?

舉報人,就是為你們昨天施行計劃時的『重要內線』。我也知道你們為了他的安全,他的身份是保密..」

話落,馮老闆打開手機,讓他周局看了幾張照片。

裡面是馮老闆和內線在一起打電話的照片,以及在家中吃飯的照片,

「他是我的一位保鏢,故鄉是豐粱城。」馮老闆收起手機,望著臉色鐵青的周局,

「這次的窩點,也是他追查四年多,才最後確定的事情。並且本來吧..這件事是要告訴豐粱城的執法局,可是我畢竟是在桉城長大,總不能便宜外城官員,您說是吧?」

「你的保鏢..」周局忽然搖了搖頭,語氣有些冰冷,「馮老闆..好計劃..」

「為桉城服務,也為周局的功績服務。」馮老闆稍微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有惡意,又見周局沒有任何退禮的意思之後,便慢慢的倒退離去。

周局望著路邊上車的馮老闆,心思卻一點點沉了下來。

畢竟誰能想到,802事件,被城主表彰的功績,以及現在網上正討論的大毒窩繳毀一事,是馮老闆一手策劃安排的?更是馮老闆保鏢的功績?

再聽這位老闆的意思,周局也明白他是重回桉城建設家鄉,可十幾年來過去,早就物是人非,所以就以此功績當做『初來』的見面禮,賣給自己一個『大禮』,功績人情的豪禮。

那麼問題就來了,寄來的錢要是推了,這功績能退嗎?

退的話,怎麼說?

就不怕馮老闆轉去豐粱城,直接倒打一杷,拿出更多的資料證明,說這事是桉城搶功,搶他們豐梁城的內線?搶他們豐粱城的功績?

相信豐粱城城主也不會嫌棄功勞多,並放過一個成功抓獲,以及目前已經定案的大功績。

再說,現在網上都是這件事,輿論都是表彰。

周局真不敢讓馮老闆試試,看看輿論會不會罵死自己。

這一試,萬一真出事了,輿論下來。

最少桉城的臉面沒了。

他感覺這位心狠手辣的張城主,應該不會讓自己好過。

只是多年執法經驗的直覺又告訴他,這事或許另有隱情。

起碼他覺得以城主這麼『兇狠、果決』的性格,自己現在實話實說,總比將來事發東窗好,也更好過把柄被人一直捏著。

想到這裡,周局或許是兩天沒有休息好,或許是真的害怕,在沒有任何人提點的建議下,他就回到車上,拿出手機,找到張封的電話后,想了想,頓了頓,手指還是按了下去。

滴—

在等待的過程中,他慢慢放下座椅,等待接聽的瞬間,卻又頓了幾息后,才道:「城主,我..我給您反應一個事情..」

「什麼事?」張封拿起剛才小劉遞進的報紙。

「我剛才見到了一個人..」周局閉著眼睛,「大湖城的馮老闆..他向我送禮,並且802事件的內線,也是他的人..是他故意送功勞..這樣的風波要是掀開..」

「嗯。我知道他。」張封翻到802事件的新聞,「功勞都收了,名聲也有了,就不差這一禮,你儘管接著就是,讓他安生一些,順利一些。接下來,就看看馮老闆會讓你做什麼,瞧瞧他還有沒有什麼把戲。你身為執法總局,相信能為他辦不少事。」

『這..城主難道知道所有的事情..?也正在算計他..』周局身為老執法人員,此時聽著城主的話語,一點就透,瞬間明白馮老闆的一舉一動,或許都在城主的掌握當中,某項計劃當中。

只是他心裡明白以後,也不敢多說,也不敢多問,就趕忙在車裡坐直身子,保證道:「城主放心!不管馮老闆托我做什麼事,我一定如數向城主彙報!」

「單單隻彙報不行。」張封看著報紙,「你需要盡心幫他完成,讓他放心。這樣他就會不留餘力的給我們更大的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1章 安排與牆角(5200字二合一)

7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