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敲打(二合一)

第288章 敲打(二合一)

樓道內發生的一切,張封都用神識如數捕捉。

也清晰的得知了他們正在『受賄』的整個過程。

可是趙秘書二人不知道。

相反,趙秘書聽到馮老闆的保證以後,或者準確來說,是他確定了自己獲得這份『桉城馮氏』乾股以後,就話語里放鬆了不少,不復之前殺氣騰騰的樣子。

「我當然是非常相信馮哥的為人!」趙秘書現在再說話,話語中多是熱情,這熱情的程度,就像是過年的時候拜財神爺一樣,

「真的馮哥!咱們自小一塊玩,我哪天不是跟著你?我肯定知道你不會騙我,不然我也不會告訴你關於老一的消息,你說是吧?」

「對..」馮老闆笑著回了一句,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銀行卡里,除了到時該有的分紅乾股以外,在今天晚上的時候,我也會先給你轉過去一筆錢,你先用著。」

馮老闆說到這裡,忽然又問道:「銀行卡密碼是我們初一開學的時間。不要說你不記得了。」

「記得!」趙秘書聽到馮老闆的打趣,氣氛也是再一次的放鬆。

馮老闆琢磨著趙秘書的語氣,感覺時機差不多了,才問出一個問題,「你認識吳老闆嗎?」

「吳老闆?」趙秘書嘴裡念叨一下,雖然不知道馮老闆是什麼意思,但還是拿人手短,繼而如實回答,並第一時間說出了馮老闆想知道的答案,

「聽說吳老闆和嚴城主的私交關係很不錯。並且這些年來,嚴城主就算是和吳老闆一起做事,偷偷許給吳老闆一些便利,老城主也沒有說過什麼。包括這些事情,在秘書部里也不是特別隱秘的消息。

畢竟吳老闆經常出入辦公大樓,他旗下的公司,也經常接觸一些城府開發的土地建設。

很多人都說吳老闆在城府認識人。但我卻能給出最精準的答案,吳老闆是和嚴城主有合作,已經是一個『小團體』..」

「嚴城主這個人我是了解過。」馮老闆放下指甲剪,對著窗外映來的陽光,校對了一下自己的修剪手藝。

同時他心裡也知曉趙秘書『上船』了。

不然趙秘書回答問題的第一時間,絕對不會說出『嚴城主和吳老闆走得近』的事情。

這已經是屬於把辦公樓內的兩位城主全賣了,賣了一個『城商』結合的消息。

這要是被人亂傳出去,名聲總是不好。

可也是給馮老闆打了一個定心針,讓馮老闆知曉了嚴城主這個人可以拉攏。

剩下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一個合適的價碼條件,讓嚴城主思量一下。

馮老闆心裡想著,再次向趙秘書問道:「你能查到嚴城主的日程安排嗎?嚴城主現在在辦公大樓嗎?」

「嚴城主的啊..」趙秘書嘴角抽了抽,也是一不做二不休,想著之前城主都賣了,如今自己錢也收了,乾脆一股腦的全說了,

「我看到嚴城主現在還沒有來大樓內簽到。那麼有可能..嚴城主是直接去往了景點現場。」

趙秘書說著,也是一句話說開以後,真的言無不盡,「對了!我剛才聽錢秘書安排城主日程的時候,聽到嚴城主明天就要向城主提交計劃書。到時候來的也有吳老闆,還有田局。

如果馮哥想要見嚴城主,我建議馮哥在明天晚上七點左右的時候,在順河街的丁字口那裡等。因為嚴城主昨天晚上打來電話,讓我們在那裡的一家飯店,幫他預定一個包房。

馮哥可以再製造一次『偶遇』。」

趙秘書說完,再次在樓道內瞧了瞧,確定這裡只有自己一個人後,就開始靜等回答。

馮老闆聽到趙秘書的消息以後,也是逐一比對,發現在目前自己所需要準備的事情,就是『明晚七點堵嚴城主』。

至於其他的事情,計劃書一事,這個吳老闆已經告訴他了。

他等會的會議,說的就是這個事情。

那麼先不管吳老闆與計劃書。

當先要緊的事情,就是禮物。

馮老闆這般想著,再和趙秘書客氣了兩句,最後留了一聲,「你把房號發到我的手機上」,就把電話掛了。

隨後。

馮老闆從床上起身,開始換衣服,他現在要為等會的會議與後天晚上的事情做準備。

與此同時。

趙秘書聽到電話掛斷以後,也慢慢走出了樓道,回到了秘書部內。

「資料拿給我看一下..」同事們還都在忙碌,沒人對剛才出去的趙秘書有什麼好奇。

趙秘書看到沒人發現自己,也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更期待晚上回家取銀行卡事情。

除此之外,他也沒有想過讓妻子提前幫自己取。

並且趙秘書也不怕有人正巧來到自己家門口,又正巧掀開地毯,再正好的找到銀行卡,最後狀告自己。

因為就算是找到銀行卡,他也沒有密碼。

有密碼,裡面也沒有錢。

包括馮老闆都說了,今天開完會,預計晚上打來一筆,隨後才開始按照乾股分紅。

也是這樣相對安全的計劃下,他想了想,就沒有讓家裡的妻子代勞了。

這樣的事情,還是越少有人知道越好。

少一個人,就少一個人暴露,多一份安全。

但他卻不知道,辦公室的老一已經把他們的交談全部聽了個仔細。

不過也正如一開始計劃的那樣。

哪怕是張封聽到了他們的交談,聽到了趙秘書把老一老二賣了個遍,目前也沒有任何搞他的意思。

相反,張封倒是好奇,好奇這位馮老闆明天能否拉嚴城主下水?更好奇馮老闆到底能拉多少人下水?

難不成還真能從五樓拉到一樓?把桉城整個城府挖了?

反正不管怎麼樣。

起碼按照自己的猜測,明天嚴城主的那一局,他百分之八十的幾率會吃一個閉門。

因為自己現在可是老一,又下發了一些列的計劃。

嚴城主現在正是如履薄冰,好比高空走鋼絲。

一個弄不好,腳稍微走偏,不用自己推,他就得從天上掉下去。

要是這種情況,嚴城主還敢接,還敢上馮老闆的大梁山。

張封都覺得他是位『好漢』,真是不怕死。

可也正好讓馮老闆這個棋子試一試,測測自己辦公樓裡面有多少閑棋,到時一塊給清出去。

而隨著時間過去。

今日辦公大樓內最開心的人,以公正的角度來說,應該就是趙秘書。

他直到今天晚上下班,也是痛苦並快樂著的下樓,並有些糾結的開車回到了琦樺小區。

來到樓底下。

趙秘書打開車門下車,可謂左看看又看看,才小心的來到三樓,望向他家門口早已被踩舊的大紅地毯,上面的『出入平安』四字。

『在地毯下面..』

他思索著,又再次左右打量一眼,還瞧瞧上了兩層樓,輕聲上去看了看,聽到沒有什麼動靜,看到沒什麼人,才再次回到了家門口處。

掀開地,下面果然有一個被薄膜包裹著的方塊袋子。

沒有著急打開。

他先是裝進口袋,打開門,最後掃視一眼,發現真的沒有任何情況以後,才回到家裡。

「回來了..」正在廚房做飯的妻子喊了他一聲。

「嗯。」趙秘書低哼回了一句,換好鞋子,就回到了卧室內。

直到此時此刻。

他打開包裝,拿出銀行卡,再一查詢,看到此卡是一個外省陌生人信息註冊,並且手指下滑,把目光一撇,看到餘額是1000000,整整一百萬以後,才一下子癱在了床上,目光中都充斥著難言的喜悅之情。

「呼~發了..發了..」

同時在另一邊的城府大院。

張封看到趙秘書這麼著迷的樣子,也有些好奇,感覺以馮老闆的手筆,好像嚴城主真的不一定能經過考驗。

但前提,是讓嚴城主他們覺得自己不認識這位馮老闆。

不然嚴城主會感覺自己是在用金錢考驗他們。

..

也在第二天早上。

七點五十,城主辦公室內。

嚴城主等人還未到來送計劃書的時候,小劉倒是先拿來了一封書信,放在了張封的桌子上。

只是這書,倒不是計劃書,而是北區長寫的『檢討書』。

張封拿起來一看,上面密密麻麻,不外乎是『深刻意識到他的問題,希望城主原諒,希望組織再給他一次機會。』

總的來說,很官方。

挑不出任何毛病。

也沒過一會,正在張封看檢討書的時候。

小劉又敲敲門走進來,說了一聲,城主等人到了。

張封掃了幾眼,就把檢討信放在了一邊,望向了在桌前等待的小劉,「把嚴城主他們叫進來。」

「是。」小劉應了一聲,轉身來到了客廳,看向了正在站著等候的三人。

現在時間正是八點整。

「劉秘書。」吳老闆、嚴城主,田局三人見到小劉過來,也是露出了自認為最好看的笑容。

「城主讓幾位進去。」小劉客氣的還禮點頭,禮落,就向著旁邊的秘書辦公室走,把傳話人的職責,演繹的淋漓盡致。

沒有多言,也沒有多聽。

嚴城主等人則是客氣進到辦公室內,站在了辦公桌的前方。

「城主,這是關於旅遊景點的計劃書,以及投資規劃,建設規劃..」

嚴城主說著,也是趕忙把計劃書呈上,卻又在此時看了吳老闆一眼,翻開了靠後的一頁,有些小心的詢問道,

「但這次的項目款項,馮氏董事長,馮磊興。他拒絕捐款,也拒絕吳老闆的借貸,而是想要以個人名義,加入到此次的景點建造。不知道城主覺得..」

嚴城主說著,看似是正常詢問,正常語氣,但仔細聽來,卻頗有一種馮老闆想要『搶功』的意思。

但事實就是如此。

包括嚴城主會這麼說,也是吳老闆昨天和嚴城主通過氣,想要讓嚴城主試探詢問一下,看看老一到底是不是認識這位馮老闆?

如果認識,這功搶就搶了。

本來功勞就是老一的。

如果不認識,是馮老闆唬他們,那他們這個小團隊可不是麵糰捏的,更不會輕饒了這位馮老闆。

因為說到底,吳老闆是嚴城主團隊內的人,也是嚴城主的互利朋友。

但嚴城主今天聽說,那位馮老闆卡著經濟的原因,這麼力壓吳老闆,讓吳老闆難看。

嚴城主自然臉上也是不好看。

可是張封聽到嚴城主談論投資人,一副拒絕馮老闆的語氣,卻是抬頭望著站直的他,「我聽嚴城主的意思,好像是對這位馮磊興,馮老闆有些偏見。」

張封拿起計劃書,「嚴城主是認識馮老闆嗎?接觸過?」

「這個..」嚴城主實話實話的搖頭,「不認識..」

「嗯。」張封望向站著一動不動的田局,「田局認識嗎?」

「我..」田局咽了一口吐沫,換成認真的神色,斟酌回答道:「我身為財產局的局長,為了桉城經濟建設等問題,了解過一些各城的企業家,也和他們討論過一些經濟看法。

平常在工作之餘,也參加過他們一些屬於個人性質的談論聚會。從他們的討論中,得知了馮老闆這位優秀的企業家。」

田局說到這裡,把條理整的清晰明白,前因後果說出以後,才一言否定道:「可是馮老闆這個人,我只是聽說過一些屬於他的消息,卻沒有真正的接觸過..所以不能給城主很準確的判斷..也不能輕易斷言這個人如何..」

田局說著,要是再說,就是『你看,我不了解馮老闆,所以不能肯定馮老闆是「別有居心」還是重名利。更不能確定,馮老闆不能像我們一樣這樣大公無私,一心為建設。』

「田局的工作做的很好。」張封聽到田局巧舌如簧的誹謗,倒是笑著道:「這個聚會的事情就很好。去參加一些聚會,了解一些經濟思想,還是對整體的規劃有幫助。就算是沒有幫助,也能提高自身說話水準。」

「我..」田局聽到城主的前半句誇獎,還在點頭。但聽到後面,就是沉默不敢動了。

張封沒管他,而是望向站在兩人身後的吳老闆,「吳老闆接觸過馮老闆嗎?」

「接觸過..」吳老闆嘴角動了動,想說什麼,卻一句話都不敢言。

這沒見兩位大官都被城主訓了,自己還添什麼火?

吳老闆心裡想著,感覺今天這一事,好像真的不該問。

或許城主就認識這位馮老闆,所以才向著馮老闆說話。

可接下來城主的話語,卻讓他們把疑惑全部打消。

「我知道你們想的什麼。」張封卻把計劃書合上,又在眾人靜默中起身,拿起計劃書,走到他們面前,

「但不管這事如何,計劃如何,又是誰大力投資。最後的事實會擺在面前。

誰的功勞,就是誰的功勞。」

張封把計劃書交到吳老闆手裡,望向靜等吩咐的嚴城主與田局,「關於景點建設的事情,我交給你們小團隊了,確保在月底讓我看到我想看的成果。」

「是!」嚴城主眼神中充滿鄭重,也知曉城主是向著他們,而不是那個什麼馮老闆。

或者說,吳老闆的消息應該有誤,馮老闆可能真的是碰巧碰到了城主,然後說了幾句話,而不是真的認識。

馮老闆很大程度上是扯著『虎皮』,用一點虛假消息,嚇嚇吳老闆,來了一手狐假虎威,藉機投資,想要真正認識城主。

包括田局等人也是這麼想的。

不然,他們覺得以他們所知的老一性格,用得著隱瞞什麼?

於是,吳老闆和田局相視一眼,也是幹勁十足,應聲道:「城主放心,我們一定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景點計劃建設成功!」

「好,既然計劃書我已經看了,也批了。」張封走到窗前,偏頭樓下十字路口執勤的鄭有均,

「要是景點這事辦不好,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在省城,或者在帝都里認識誰,都給我脫了這身皮,在街上站著。和鄭有均做個伴,一起悔過。

既然大事幹不了,也干不好,為人民站崗總會吧?要是這個還做不好,城府辦公大樓里不養閑人。」

張封回身望著他們,「三位這麼聰明,應該是能明白我的意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8章 敲打(二合一)

7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