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撒網(二合一5200字)

第287章 撒網(二合一5200字)

「我等你回復。」

小劉和許主任交代完以後,就把電話掛了,等待許主任清查。

包括這事他也沒有提過任何關於『是城主交代』的意思。

表面上看去,就是他要查這個人,和城主沒有任何關係。

但不管有沒有關係,或者是什麼勾結的事。

許主任此刻接到劉秘書吩咐,那是麻溜的在妻子詢問中來到了家裡的客廳,又打開了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

並且許主任不管城主交代的,還是別的,反正只要是劉秘書交代的事,他什麼都不想,只想著完成,也不問,不多言。

特別是這種『私下』的事,越過『正式文案』通知,讓自己辦的事。

許主任辦起來是尤其賣力,不同於平常的正式『填表回去等』流程,反而是把筆記本一打開,輸入了文案管理者的許可權密碼之後,就開始逐一排查檔案。

他職責是人事戶口部,調取一些人的信息,還是比較簡單,也不需要經過某局的批准。

不然錢秘書與林局、以及小王他們,也不會這麼放心的把孩子入住城內戶口的事情交給他。

可也是這麼一查。

許主任看到趙秘書是在桉城三中上的初中,二中上的高中,反正只要是關於學業上的問題,從幼兒園到大學畢業,這都是記錄在案的信息。

隨後,許主任看完了趙秘書,又翻看馮老闆的資料,卻發現他們二人在初中高中是同班同學,並且在幾年前還住在同一個小區。

許主任查完這些信息,又看了看時間,過去了十二分鐘。

怕劉秘書休息,他沒有直接打過去電話,而是先向著小劉發過去一個簡訊,

『劉秘書,您交代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您現在方便接電話嗎?』

能打電話最好。

許主任還想親口和劉秘書說幾句話,留點印象,而不是簡訊『噼里啪啦』的一發,再無音訊。

可在下一瞬間。

小劉的電話就回過來了。

許主任見了,暗呼一聲『來了!』,也隨之清了清嗓子,小心的把電話接起來,

「劉秘書,是這樣。」

許主任接起電話,也不隱瞞,直接道:「您交代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按照檔案顯示,趙秘書和馮磊興,他們在初中和高中是同班同學。並且不出您所料,他們在高中畢業之前,確實還住在同一個小區裡面。」

『原來真有問題..』小劉在客廳里慢慢走著,聽著,也確定了自己的猜想。

此次城主的行蹤日程,八成就是這位趙秘書泄露的!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小劉像是解決了某個大問題一樣,此刻頗有放鬆,愜意的坐在了沙發上。

「應該是劉秘書料事如神!早早就發現了他們兩個人認識的問題!」許主任追捧一句,又再次看了看錶,抱著為領導著想的心思,帶有關心道:「那..那就不打擾您休息了。」

小劉聽到許主任準備掛掉電話,且沒有任何好奇的時候,卻想了想,問道:「許主任就沒有什麼想知道的事情嗎?你這次登陸檔案網,可是留下了瀏覽記錄信息。」

「啊?」許主任一愣,「劉秘書今天晚上不是問我關於工作上的事情嗎?我現在正在整理今年的人員入城戶口報告,準備明天拿到秘書部審核。劉秘書是還有別的事情要交代的嗎?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儘力完成!」

「嗯..」小劉聽到許主任對之前那事閉口不談,也是心裡琢磨了一下。

除了發現有權的人真好以外,也有些感慨。

感慨自己未遇到城主之前,就是電話那頭的這種。

只是自己說話沒有許主任這麼有水平,反而是有什麼說什麼。

要不是有個老丈人,怕是早被排擠出去。

「劉秘書..?」許主任聽到劉秘書半天沒說話,倒是喚了兩聲,「您..您還有什麼事情需要交代嗎?」

小劉回神,站起身子向著卧室走,「許主任記得這幾天把檔案整理好,這段時間,秘書部要審核入城戶口信息,隨時可能需要提取。你早點準備好資料,確保有備無患。」

小劉說到這裡,也帶上了一些關心的語氣,「這個工作量很大,許主任現在也早點休息吧。有個好身體,才能更好的工作,更好的為桉城建設。」

「是!」許主任連忙應聲,都快成了雙手捧著手機。

哪怕是劉秘書的關心是假的,語氣也是假的。

他也是心裡無比感動!

因為這是對他辦事上的一種肯定!

起碼許主任是這樣想的。

而與此同時。

在兩人都回去屋內休息的時候。

在城南靠中斷的一家咖啡廳中。

吳老闆卻坐在靠里的位置,點了兩杯中檔的咖啡,準備熬夜期間提提神,以免一會的交談上出現什麼瑕疵。

但也在他來這裡三分鐘左右的時候,屋外的街道上,一輛黑色轎車拐到門前。

司機先下來,打開車門,馮老闆從後座下車。

吳老闆隔著窗戶一望,也是鬆了一口氣,知曉這位馮老闆,還真的是大湖城的馮磊興。

不過,這倒不是吳老闆認識他,而是一般像是附近外城內的一些大老闆,知名人物。

吳老闆就算是沒有接觸,但也看過他們的一些照片,了解過他們的一些事情。

只是這個了解,倒不是知己知彼,以防將來這些人搶自己生意。

而是借鑒著他們的一些經營理念,想讓把自己的公司做的越來越好。

當然,吳老闆捫心自問,也不能否認自己學他們行為實際的很大原因,確實也是防著他們。

防著他們來桉城投資的時候,不會分走自己的一份美羹。

就拿這位馮老闆來說。

吳老闆就了解過一些馮氏企業的經營理念,以及目前所做的生意。

其大致來說,馮老闆也和吳老闆一樣,旗下有各項產業。

但吳老闆主攻的是政,他所有的產業,也只不過是為了城府服務。

所以很大程度上,吳老闆覺得自己的各個公司,不是自己想生產什麼,也不是當前需要什麼,而是實時上的經濟建設需要什麼。

比如,南邊需要建設一個市場。

他就敢直接拉投資,承包風險,自己再墊一年房租,讓商戶入住,用自身經濟作為基石,提高促進繁榮。

再或者西邊蓋房,他也可以在短時間內用大量的資金,籌備一支專業的建築團隊。

吳老闆就是這樣實幹,敢拼。

可是馮老闆的生意就比較純。

他主體是承包與開發果園和茶園,屬於企業家。

就是這麼簡單,簡單到本省三個城內,都有他家的果園茶園,將近萬畝地,數萬的員工。

這在經濟實力上,實打實的雄厚,又有根基。

不像是吳老闆這樣『隨波逐流、破釜沉舟』

以至於吳老闆確實在經濟上有點『虛』他。

也在思索著。

吳老闆整理完了馮老闆的資料以後,在他進門的瞬間,也收起心思,起身離開座位,向他走來,

「馮老闆歡迎歡迎!平常都是在網上看到關於您的經驗理念與新聞,沒想到今天可是看到了本尊!」

吳老闆說著,說話聲音也不大,就是平常聊天,也沒有讓附近不多的客人聽見。

「吳老闆您好。」馮老闆和吳老闆一握手,也是笑著一同來到了靠里的座位。

等坐好。

吳老闆卻是臉色忽然換為正式,也不等馮老闆再說什麼,就直言道:「我們長話短說。此次景點建設,是由城府牽頭,所以很多事情規劃,以及投資捐款,這些都要以書面資料形式,呈現在此次計劃長的城主桌案上。」

吳老闆說到這裡,雙手合十,兩根大拇指繞著圈,「我個人非常歡迎馮老闆的捐贈,但關於計劃的成立,是需要城主簽字。」

吳老闆說著,話外之音是『我認識老一,所以你要說就說實話,不要打小聰明,也不要想著分功績,更不要想著分自己在老一心目中的地位。』

但馮老闆聽到,倒是點頭道:「我今天在海鮮大酒店內見過城主,和城主聊了許多,深深被城主的學識所折服,也非常相信城主對於景點計劃的判斷。」

『和城主見過..還是認識?』吳老闆聽到這裡,左右一琢磨,也根本不打聽這個見面細節,也不想知道,反而是直接落下定音,

「馮老闆的資金什麼時候確保到位?關於計劃書,我後天就要交到城主辦公室,希望馮老闆早點準備。」

「嗯。」馮老闆笑道:「我明天早晨九點開會的事情,就是想通知一下公司里的管理層,不把我移動出來的資金,作為各項計劃的流水。也和您保證,資金會在下午到達。並且全部是現金的形式。」

『他知道我會同意..』吳老闆看了馮老闆一眼。

或者說,城主的名字都抬出來了,自己肯定會同意。

吳老闆心裡想著,也不管馮老闆到底認不認識城主,反正此次方案是對的,計劃是對的,方針與方向更是對的,都是為桉城建設。

於是吳老闆也不多說,而是笑著站起身子,探出手道:「馮老闆,希望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馮老闆客氣的起身握手。

禮落,拿起桌子上的咖啡。

馮老闆也告辭回去休息。

只是等出門,上了車,行駛到了路上。

馮老闆稍微朝後望了望,看到吳老闆也坐上路邊的一個車子,向著遠處行去,就把手裡的咖啡,放到了前方座位空隙的夾縫,

「李子,這杯咖啡你喝了吧,別放涼了。」

「好的馮總!」司機是位三十來歲的男子,皮膚黝黑,面相老實,但目光中卻透出精明。

並且他也知道,他老闆這次給他咖啡,也沒有別的意思,更沒有試毒什麼一說,就是單純的不喜歡喝咖啡。

「馮總..」李子接過咖啡放好,卻又不知道想起什麼事情,問道:「您今天在海鮮大酒店等城主等的這麼明顯,城主很可能會派人去查..等城主查到是趙秘書泄露的時候,這好像是變相的把趙秘書給賣了..透漏城主消息的罪,這要最少要牢禁..」

「賣了?牢獄?」馮老闆搖了搖頭,

「雖然他今天透漏了城主的日程,可也為桉城近萬人帶來了工作崗位,為景點帶來的投資。他身為桉城秘書部的秘書,桉城的官員。哪怕是被辭職,被牢禁,被殺頭,也應該盡到這樣的責任,這才是以民為本。並且付他消息的錢,我們也可以用作更好的建設,為人民群眾建設。」

「我..」李子聽到馮老闆的說話,也不敢多問了,還是專心開車吧。

省得老闆哪天看他不順眼,也以這麼方正光明的道理,把他再給賣了。

而隨著時間的過去。

翌日,早晨七點。

城府大院。

張封在小劉的開門中,坐上車子的時候,也聽到了小劉彙報了昨晚的情況。

對此張封早有預料,倒是沒有什麼波動,而是拿起今天的新報紙。

小劉從後視鏡看到城主這麼平靜,倒是忍不住想說什麼。

但他話到嘴邊,看了看城主手裡的報紙,卻是心氣一泄,換為了小聲詢問道:「城主..咱們秘書部泄露您的行蹤..這個事情..」

「你去辦。」張封看著報紙,「既讓他知道,也不去罰他,讓他心裡留個記性就好。」

張封說著,也是感覺馮老闆和趙秘書兩人,不僅是一個小區,還是初中同學,高中同學。

按照這個情況。

怎麼也犯不著這樣去出賣人?

除非是馮老闆太過『精明』,精明到不想付『透漏城主日程的消息費』。

城主日程,這個價可就高了,畢竟是一座大城的老一!

依照比例,這個世界的一個城,相當於藍星的一個省。

賣省主的消息,這個價能算嗎?敢算嗎?

那麼這樣一來,馮老闆不想付錢的假設成立。

按照原有步驟。

馮老闆如今是在幫桉城建設,為崗位出力,事出有因,所以找自己,這是好事。

但趙秘書賣消息,是錯的。

所以自己今天回大樓,應該先找到趙秘書,說說他的事情,再把他審查一遍,扒個乾淨。

最後或多或少,只要有點事,再加上被人出賣的『氣』。

趙秘書討不了好,說不得還會被『規拘』。

至於馮老闆,就省下了一大筆錢。

自己也變相的殺雞儆猴,讓馮老闆辦事小心。

這是一個兩全其美之策。

在馮老闆的計劃中。

自己不僅警告了馮老闆,拿出了城主的威嚴,更除去了大樓內的一根釘。

馮老闆也省下了一大筆錢,順帶表示了『忠心』。

畢竟隨著趙秘書一除,也變相的證明馮老闆在辦公大樓內無人,只能依靠自己。

張封琢磨了一下,感覺這個馮老闆挺狠的,就為了和自己私下裡接觸一下,這同學朋友說賣就賣了。

張封想到這裡,就不想隨馮老闆的意思了,也覺得趙秘書沒什麼好責怪的。

你看人家趙秘書這不給自己送了一個任務?

所以這沒錯,反而有獎。

但這個獎,張封覺得應該要讓趙秘書向著馮老闆要。

因為趙秘書都這麼賣力的出賣自己了,馮老闆再不意思意思,這在情理上都說不過去。

到時給少了也不行。

自己今天就用神識看著趙秘書,在桉城方圓內隨時聽著,就聽馮老闆的信。

並且等車子來到辦公大樓的時候,小劉這次也辦了件實在事。

身處城主辦公室的張封,用神識看到他出去辦公室以後,沒有直接去秘書部審訊,或者單叫趙秘書出來,反而是站在秘書部門邊,看了看正在『專心』工作的趙秘書幾眼。

這不僅看了吧,小劉還巡邏般的走過去,輕描淡寫一句,「這樣挺好,就是該把心思用在工作上。」

說完,小劉一邊悠閑的轉著圈,一邊像是視察一樣,不時點著頭走了。

可是趙秘書桌子下的雙腿卻是晃得厲害!

並且趙秘書也是個聰明人,當他聽到劉秘書的話以後,也已經想到了多年不見的好朋友,這一回來,還沒敘舊,就把他給賣了!

『草!』

趙秘書左手努力按著雙腿,當稍微好一點的時候,直接拿起手機出門。

等來到電梯旁邊的樓道內。

他此刻再也忍不住,又彷彿帶著無窮的怒火,惡狠狠的打開手機,找到馮老闆的電話,打了過去。

同一時間。

酒店內,正在修指甲的馮老闆見到來電,倒是想了幾息,才接通了電話。

可下一瞬間,就是一道刻意壓低著嗓門的怒吼傳來,

「馮哥,我可是把你當朋友,你轉眼就給我賣了?你是不是明目張胆的帶著禮物過去?怕城主不知道有人透漏他的日程?我告訴你!我今天差點被你害死了!」

『沒出事..?』馮老闆修指甲的動作一頓,感覺這和自己的計劃不一樣。

沒想到城主這麼好?竟然沒有找他的事?更沒有殺雞儆猴?

馮老闆心裡想著的同時,等話語開口的一瞬間,卻是語氣平和,更有一種運籌帷幄,只是心裏面有一種再次送禮的苦澀,

「這次事情,你也不用抱怨什麼。我一會要開一個分股會議,並且已經給你計算了桉城計劃企業的百分之三乾股。為這次的見面順利,感謝趙秘書的引薦。這些事情都是我計劃好的。」

「桉城的乾股..」趙秘書一愣,隨後左右一想,卻忽然問道:「這麼說..城主是同意給你劃分土地了?你現在就可以在桉城建設果園,發展你們的分公司?」

「一會兒會有一張銀行卡,放在你家門前的地毯下面。」

馮老闆閉口不答和城主見面的具體細節,也是不敢提,「還有在這件事情上,你不要起疑,也不要覺得馮哥騙你,我們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多少年的感情在這裡,我坑誰也不會坑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7章 撒網(二合一5200字)

7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