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清繳內患

第263章 清繳內患

「孫大人說的是!」

程大人首先贊同,更是抱拳對張封投去一個非常感激的目光,「張大人用材高明!」

話落,他什麼都不說了,但感激是沒有變的。

也是真改成績了,他雖然表面不在意,可心裡總歸不舒服。

要知道十六年前他科舉的時候,可是正兒八經的才學文聘,沒有走一點後門。

可如今為官了,卻要瞻前顧後,不僅為民,還要為情,時刻關照所有人的情緒,這就是大良國的為官之道。

如今還在混在內閣的人,沒有一個不是人精。

要麼就是自身本事過硬,硬到說一是一,沒人敢提一個二。

一時間程大人想到這裡,就又把目光望向了張大人。

張大人做事就是這樣,本事硬,也果斷。

張大人說出的話,也是不用商量,而是『我說出來了,你們看著怎麼安排吧』。

張封卻沒管程大人怎麼想,而是向著眾人道,

「黎宏縣縣令也坐在那裡四年了,是不是該提一提?」

「我記得黎宏縣縣令是賀大人的弟子。」胡大人是個人精,直接順著張封的話,把目光再次望向了其中一位靠桌角的考官身上,

「賀大人,一定要給你的學生提點一下,等李公子過去的時候,一定要公正嚴明啊!」

「是!」賀大人心中會悟,明白鬍大人和張大人的意思,就是話里的意思。

讓他的弟子一定公正行事,千萬別因為李少爺是李大人的孩子,繼而謊報功績,給予特殊照顧。

但如果要照顧了,那麼縣令與李少爺,兩個人一塊下台。

如果不照顧,而是公正行事。

那麼就算是李少爺本事不夠,下來了。

可是縣令卻公正無私,再加上他以往的功績,就會往城裡提。

這是對於李公子的考驗,也是對於縣令的考驗。

內閣辦事就是這麼嚴格。

或者說,只要有文化,有關係的人,可以走後門,也可以走關係,但一定要拿出本事與功績。

只要是人才,品質上也沒事,內閣就會提拔重用。

張封說完了這些事情,也沒有打擾考官們接下來的改卷。

按照時間,差不多上午十點左右就能出成績了。

有靈識的修士就是這樣,一掃,幾百張就看完了。

而在考官們繼續改卷的時候。

張封也一邊坐在首位等待成績,一邊捉摸著之前任務中的『保護科舉』。

要是按照提示中的意思,難道是殿試也讓自己做?

除此之外,至於會不會有人過來搗亂,或者什麼。

也等待上午十點左右,成績都出來之後,張封明白了一點什麼。

因為按照胡大人的彙報。

此次九十分以上,根據前百排名,能參加最後殿試的考生,其中就有一人是聖派的人。

這聖派,是後起之秀『恆雪派』。

這次被納入殿試的人,是他們門派的長老。

他考了八十五,名列第七十七。

和他一樣成績的人,還有三位。

並且考官們也沒有因為他是聖派的人,就給予否定落榜。

那麼張封感覺最有可能出問題的人,也正是他。

畢竟怎麼聽著都像是『外國來使?』

包括恆雪派的架勢很微妙。

聽胡大人說,恆雪派雖然是四大聖派之一,但卻每四年都派人來參加科舉。

用恆雪派的話來說,修道之人,文武要兩全。

那麼大良國的科舉盛事,就是最考研一個人畢生所學的地方。

這理由堂皇冠冕,沒法挑出來任何毛病。

起碼大良國不會拒絕求學之人夢寐以求的金榜題名,也身為大國禮儀,不會暗中出於阻擾。

至於劍宗等門派,那更不會了。

相反,他們還覺得恆雪派是派人深入朝廷,想要竊取一些情報。

但今日、今時。

張封一聽,再琢磨一下任務,卻總感覺恆雪派所做的事情,不就是『牆頭草』嗎?

這一邊和大良國保持曖昧關係,一邊自認為是正派,站在劍宗的那一側。

兩邊都討好,都維持關係,做的是兩邊搭橋的間諜營生。

這也是正好他是大宗門,沒人會說他的事。

不然要是一個小人物,這般兩邊都沾,那麼死的第一個人就是他。

因為小人物說殺就殺了。

張封就派出了幾位內閣護衛,讓他們去找這位城將過來,準備說說他的事。

不然真以為牆頭草的兩面派間諜就安全了?

真也是把自己當成了恆雪派?

但恆雪派這樣的龐然大物,若是動手,萬一把他逼急了,徹底投靠另一方怎麼辦?

就說是不投靠,換成兩邊人都打他。

那麼誰去打?誰去面臨一個大派的臨死反撲?哪個勢力能承受一位洞虛修士的垂死瘋狂報復?

恆雪派就是沾著身為大派的緣故,才可以這樣牆頭草。

頗有藍星上聯和邦會的感覺。

洞虛修士就是核武,每個門派每年所開採的靈石與耕種的靈藥、土地稅收,就是交往利益。

可恆雪派是有勢力,有利益牽扯。

但之前那名泄露自己行蹤的城門將軍,這樣的沒根沒須的牆頭草,是怎麼來的底氣?

衛長老在大理寺內已經交代了。

自己現在已經知道是誰泄露了自己的行蹤,然後讓衛長老來堵自己。

可自己卻不知道這位城將是怎麼被迷花了眼,一邊想要成為劍宗的棋子,一邊又在帝都這麼重要的城門任職?

自己最煩這樣的牆頭草。

說來說去,說破了天,自己也要收拾他。

而隨著時間過去。

伴隨著腳步聲從院外傳來。

四名內閣護衛,也把今日正在家中休息的城將,帶來了批卷大廳。

此時,胡大人等人還在整理接下來的事務,商量著那些落榜的人中,有沒有一門考題滿分的偏科考生,他們能不能得到重用。

「見過各位大人..」城將進屋的時候,還有些迷茫,或者是裝的,裝作一副不知道張封帶他過來要幹什麼的模樣。

這也是衛長老的事情還沒有傳出去。

他沒有覺察到自己出賣張封的事情已經泄露,所以想矇混過關。

至於跑,他不敢。

跑了才是罪名落實。

「王將軍不知我找你來是何事?」張封望著還一臉茫然搖頭的城將,直接點明道:「衛長老就在大理寺關押著,他也在昨日說出了王將軍與他通信一事。」

張封說到這裡,看著臉色漸漸變得蒼白的城將,「王將軍還有什麼要說的?」

『吃裡扒外..』胡大人等人聽到這事,也停下了事務,把目光齊齊望向了王將軍。

王將軍見到事情敗露,一下子悲呼不已,高喊道:「大人!冤枉啊大人!下官一定是被人陷害!」

他哭喊著,跪倒在地,看他悲痛的樣子,好似真的是張封冤枉了他一樣。

並且他還時不時抬頭,向著屋內認識的大人搭話,希望他們能在張大人面前替他求求情,證明他的清白。

旁邊的護衛也左看看王將軍,右瞧瞧張封與眾大人,不知道如何處理。

「之前說到何人了..」胡大人等人更是不敢應聲,權當沒有看見王將軍投來的求助眼神。

張封看著死不悔改的王將軍,又看了看旁邊的護衛,吩咐道,

「既然是冤枉的,那就依照大良律法,送進大理寺。那裡有無窮刑法伺候,定然能剝掉王將軍的罪皮,審出王將軍的清白之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3章 清繳內患

6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