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一劍皆斬!

第257章 一劍皆斬!

皇宮內發生的一切,有什麼動靜,都沒有從裡面傳出來絲毫。

或許是妖王束手就擒,被抓入地牢。

但帝都外,科舉考場依舊。

張封依然是端坐首位,觀察著一切。

可與此同時。

胡大人發完試卷后,也在心裡琢磨好了說辭,從考場內巡邏回來了。

一到主考房內。

胡大人就坐在了張封左旁邊,說著『安秀才一身青衣,長得儀錶堂堂!』

包括安秀才之前被監考詢問的時候,渾然也沒有被詢問的惶恐事情,也被他如數道來,說的神似非常。

張封聽著,就知道胡大人是變相的在藉機奉承自己。

他是把安秀才當成了自己的學生了。

那麼誇一位老師最好的辦法,不就是說他的學生如何如何,老師又如何如何的教導有方,誨人不倦。

哪怕像是大學士這樣的老夫子,也是愛聽這些。

張封聽著,也沒有否認。

不過這個沒有否認,是沒有否認安秀才確實是一位人才。

因為自己之前也用神識掃著周圍,確實見到了安秀才就像是他說的那樣,臨危不亂。

但要是一些心裡不過關的考生,當被監考大人一喝、一問,估計就慌慌張張了。

畢竟這可是他們準備四年,甚至是考了一輩子的科舉。

沒人敢和監考頂嘴。

按照大良國律法,敢和監考頂嘴,就直接取消會試名額,說什麼都不敢用。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或者說文人所學,與科舉考得第一項就是人品,尊師重道。

就像是如今,還沒考試,問題還沒確定,就敢和考官頂嘴。

這要是入朝為官,誰都不敢收這樣無法無天的刺頭在手底下做事。

並且胡大人就知道一個案子。

也是等待考生答卷的時候,胡大人身為考場的大副手,沒什麼事,就和張封等人十來位內閣大臣講了這個故事。

他說,這件案子的事情起因,好像是十二年前的時候,一位『科舉進士』自認自己文學八斗,能任高官高職。

未曾想,他最終卻被分配到一個小鎮里,當了一位小小的糧食官。

這樣的安排下,才子自然是心灰意冷,心中不滿。

他堂堂科舉前三甲,為什麼只是看糧食的?

尤其是那個縣的縣令,他的頂頭上司,還是一位沒什麼學問,單靠鄉親們舉薦上任的文盲官差以後,他的不滿想法更是根深蒂固。

以至於他秋收上任之後,就處處和縣令作對。

縣令卻是個好脾氣的長者,也知道才子的不滿,於是也沒和小輩一般見識。

平常也是公事公辦,沒有因為態度的問題,為難才子。

只是在秋收過後,入冬的時候。

縣令卻是很嚴肅的告訴才子,讓他冬季的時候注意一下倉庫,又千叮囑,萬囑咐,告訴他,天冷乾燥,小心走水,不要再天天混著了。

平常可以隨便,但如今真的是正事,關係到明年天色不好,沒有收成之後,百姓能否依靠存糧救濟。

包括在暗地裡,縣令也感覺才子在自己這裡屈才,就連夜奏摺一封,讓護衛上交城主,準備自己退下來的時候,讓才子上去。

縣令雖然沒什麼文化,但是深明大義,知道退位讓賢是什麼意思。

包括才子能來這裡,也是縣令托關係,想要培養一位接班人。

誰知道才子當天聽完縣令的用心囑咐后,依舊是把縣令的吩咐當成了耳旁風。

他晚上叫上幾個朋友,去湖邊喝酒賞冬月,沒管什麼糧庫事情,反而交給了一位只會溜須拍馬的副手。

但副手本來只是一個小小糧食護衛,可卻是個人精,知道才子心氣高,不願一步步做起,感覺大材小用,繼而心生不滿。

於是他多日進言,天天為才子打抱不平,說著朝廷不公。

整日生悶氣的才子聽見,當然是賞識有加,列為知音,又向縣令起書,許上副手官位。

只是這個副手別的本事沒多少,但卻好賭。

他趁著這幾日才子外出賞月不在,糧庫里他官最大,於是就叫上好幾位朋友,在夜晚值守時,於糧庫內過了一把牌癮,還贏了兩串掉錢。

也是第三日夜晚,他又一次賭贏,朋友起鬨請客喝酒。

他意氣上頭,幾人喝多,卻不小心打翻了糧庫內禁止安放的油燈。

導致了縣內的糧倉在當夜起了大火。

他們酒意瞬間被明亮的大火驅散蒸發,嚇醒了過來,跑出去了,可是小半個倉庫的糧食燒沒了。

直到第五日,戲劇性的一幕來了。

才子的縣令舉薦信,與才子玩忽職守的罪責批文,一同呈在了城主大人的桌案上。

聽說當日城主就提著劍來到了這個縣裡,面對痛哭的百姓,非要親手殺了這個才子。

是縣令苦苦阻攔,才讓一家青樓內酒意還沒醒的才子逃過一劫。

胡大人說完這個事情,也是長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感嘆造化弄人,還是氣那位才子心比天高。

明晃晃的機緣已經來了,卻自個砸進去了。

「我記得他好像被判了五年牢獄..」師爺聽到這個故事,也不做考卷了,反而是兩耳朵一豎,權當故事聽著。

「確實如此..」胡大人搖搖頭,「只是在大理寺審案之前,這位才子卻想投江自盡。最終在河裡撈上來的時候,他的雙腿已經凍壞了..」

「唉..」附近才聽到這個故事的幾位考官,也是長嘆一聲。

或許當時要是換做他們是那位才子,他們也會心生不滿吧?

張封聽完了這個事情,倒是沒什麼太大的感慨。

因為現實歷史中有太多這樣的事情發生。

而張封聽完了這個故事,又見到胡大人還要再講新故事的時候。

『沙沙』的狂風聲從帝都方向吹來。

遠處有一抹漆黑的烏雲,席捲天空,出現在了考場的上空。

張封端坐主考房,抬頭望著,不為天空中的濃烈妖氣所動。

胡大人等人卻坐不住了,也不講故事了,反而是神情一凝,趕忙操控著大學士在考場內布下的浩然正氣,渲染著考場內外的靈氣,組成一個如有實質的靈氣屏障,保護著整個考場。

肉眼可見,一些考生身上也散發著濃厚的文氣,讓屏障越發凝練。

只是隨著烏雲卻化為一把戰斧,猛然劈砍上去,『轟隆隆』巨響,七擊過後,屏障外的靈氣濺灑,相互泯滅,卻產生一道道裂紋。

「若是你們大良國的大學士在此,我等還會忌憚幾分..」

伴隨著狂笑聲傳遍曠野平原。

烏雲散開一角,裡面站著三十六位元嬰大妖。

當先一位黑甲大漢,正向著下方的考場眾人獰笑道:「可如今,他們或許已經被鷹王殺死,就憑你們,還想阻攔我等?」

嘩啦啦—

天空中的屏障也確實如眾妖所言,在被烏雲戰斧的劈砍下,裂痕越來越多,不久即將破碎。

「怎麼辦..」有些考生已經嚇得臉色發白,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也在這一刻。

忽然一道刺眼的劍光劃破虛空,輕易穿破了烏雲巨斧百擊才堪堪破開的屏障,又遊走烏雲頂端,剎那間把一眾大妖如數斬殺,皮肉與靈魂盡散,烏雲散開。

柔和的陽光灑下。

眾妖之前所在的位置,只剩三十二顆圓溜溜的妖丹從天空中飄落,飄到了主考房內,飄到了張封的手裡。

張封端坐首位,目光掃過四周,三十二顆妖丹環繞手掌盤旋,聲傳整個科舉考場,「繼續答卷。」

言落,張封望向愣住的胡大人,「科舉一切安好。胡大人還有什麼故事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7章 一劍皆斬!

6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