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為民除害!

第247章 為民除害!

『嘩啦啦』的馬車聲,伴隨著百名城主護衛的鐵甲聲響徹城門邊。

門口的城門守衛見到這樣的氣勢陣仗,城主護衛精良的裝備,清一色的先天高手氣息,也沒有多加阻攔。

並且他們看著這高約兩米左右的紅色駿馬,玉簾轎子,還以為是城主來了!

這可是城主的專屬座駕!

一時間他們慌忙讓步,讓張封的轎子過去。

也沒想到,其實轎中之人的官位比城主更高,是朝廷派來的南部巡撫,更是前幾日為他們祈雨的神仙!

車中,張封端坐在座椅上,等進了城后,才望向了車外的一名城主護衛道:「小柳縣的縣令府在城內何處?」

「回大人!」護衛在馬上側身抱拳行禮,「屬下曾來過小柳縣..」

「去縣令府衙。」張封點頭,神識掃過整個縣內,定格在了十五裡外,縣中靠南的一條街道上。

護衛也策馬上前,吩咐了駕車的車夫一句,吩咐的正是那個方向。

縣衙就在那裡。

張封聽到護衛說的不錯,也閉目養神,等著車隊行至。

既然要整治貪官,就得拿出朝廷大員的氣勢。

再等轎子來到縣衙門口。

馬縣令已經跑出院落,正在門口迎接。

張封掀開帘子望去,看到馬縣令真像是電視上的貪官一樣,吃的膀大腰圓,官服撐得圓潤。

如今他恭維著自己的到來時,笑起來,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條線。

「馬縣令。」張封下了轎子,虛手拒絕了他的上前攙扶。

「您是..張..巡撫大人?!」馬縣令前幾日去過祈雨高台,見過張封容貌。

此時,他聽到巡撫大人既然認識他,知曉他的姓氏,那是心裡激動萬分,恨不得現在就給張封磕幾個響頭,表示自己的忠心!

只是此時的街上還有不少行人百姓。

馬縣令為了自己的威嚴不受干擾,倒是忍住了磕頭追捧的想法,換為了客氣與熱情的模樣道:「大人一路上舟車勞頓,是來查看咱們縣內的雨水嗎?」

馬縣令說的官腔十足,一副公事公辦的廉政形象。

這樣形象對於很多巡撫大人來說,是一個好官,比拍馬屁好多了。

馬縣令深諳此道。

「嗯。」張封掃視一圈百姓,當見到他們眼神中對於馬縣令是又恨又怕以後,倒是更明白了一些事。

其一,馬縣令不是第一天作威作福了。

其二,百姓卻像是前世藍星上的一些老實人一樣,不敢揭穿一些惡霸的作為。

哪怕是自己身為巡撫,他們都不敢多言。

也難怪恨馬縣令的時候,會順帶著自己。

因為他們怕官官相護,更怕舉報過後,最終苦的還是他們。

「大人..」馬縣令還不知道這位巡撫大人是來動他的,反而是客氣的邀請道:「大人,我已經命人在府中準備了一些酒菜,還請大人先掃風塵..」

「去是肯定會去。」張封見到馬縣令事到臨頭還不知,倒是提醒他道:「如今本巡撫來此,是要調查一下馬縣令貪贓枉法的事情,還請馬縣令把官服脫了吧,令牌也拿出來。」

「大人!」馬縣令聽到巡撫是來查他的,又要下他官位,頓時心裡一個咯噔,笑容一下子凝固,又換為了可憐兮兮的無辜模樣,求饒道:「您不能無緣無故的就罷免下官,說下官貪污啊!」

馬縣令說到這裡,向著周圍掃視一眼,附近的百姓紛紛不敢對視,「還請大人明察!今日..今日肯定是小人陷害下官!」

「馬縣令說的不錯。」張封深以為然的點頭,向著旁邊的城主護衛道:「帶進大牢,本巡撫要親自審問。」

地牢,就在衙門的後院。

等護衛拖著被扒官服的馬縣令,來到地牢的刑房內。

張封悠哉的坐在地牢板凳上,望著被拖至身前的馬縣令,最後再問道:「馬縣令還不招嗎?」

「大人..」馬縣令看了看四周的刑具,以及被趕出去的獄卒,是猛然一磕頭道:「大人!下官所作所為,一直都是依照律法行事,從未徇私枉法啊!」

「哦?」張封撿起旁邊的一根鐵棍,又看了看馬縣令一腔熱血,為國為人民的無畏樣子,頓時把鐵棍交到旁邊的護衛手上,

「打。打到他說出證據為止。」

..

下午四點。

一個消息從大牢與縣衙中傳出,說下午五點左右,幾日前為他們祈雨的巡撫大人,要審訊本縣的馬縣令!

這消息讓不少百姓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不相信『朝中有人』的馬縣令,既然被抓了,還要被審?

那這個可是大事!

一時間不少百姓是早早去往了衙門,想要看一看這一場案審。

想知道這位張大人,張巡撫是怎麼審案的,會不會把馬縣令繩之以法。

等時間將近,五點的時候。

縣衙外聚集的百姓,也確實看到了馬縣令被扒了官服,穿著一身寬鬆衣服,被人從堂外架了進來。

只是他這一身白衣沾血,鼻青臉腫的樣子,讓外人一看,就是在地牢內被施展了嚴刑拷打,甚至是屈打成招。

不然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也不可能這麼快的定案升堂。

包括如今縣令這一身傷勢,這明眼人就能看出有問題!

毆打朝廷命官,這可是大事!

比貪贓枉法更大的事!

帝都中的大理寺都不敢這麼來!

可是堂外的百姓看到馬縣令這一副樣子后,卻沒有覺得張巡撫大人把馬縣令『屈打成招』。

相反,他們都知道縣令貪贓枉法,私吞農田,所以只有該打!

最好是打死在地牢內,這更是為他們縣裡除害!

「巡撫大人為咱們華柳城祈雨,是咱們的救命恩人,是神仙!」

此時,人群中就有一位老先生長嘆道:「只是這縣令卻搶佔民田,不做人事,當真是敗盡了華柳城的臉,丟盡了咱們小柳縣的臉啊..說不得今年大旱,就是他做盡了缺德之事,老天爺懲罰咱們的..」

「就是!老先生說得對!」有不少人應聲。

「馬縣令不為後人積德啊..」百姓們紛紛議論,也沒有一人為馬縣令說話。

除此之外,他們更把事情給說的清楚,把馬縣令的罪責一一擺上,清楚過馬縣令在牢獄內講述的一切罪證。

同時,跪倒在堂上的馬縣令,本以為自己賣個可憐,百姓會為他說話。

但如今見到這一幕,聽到百姓全說他的罪責。

一時間他也不再賣可憐,而是忽然向著高坐的張封大拜,磕頭求饒道:「巡撫大人..下官是一時糊塗..」

「我聽得清楚。」張封看了一眼堂外慢慢靜下來的的百姓,抽出筒內的令牌,扔到了馬縣令的身前,「堂也不用升了。證據確鑿,拖出去斬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目錄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7章 為民除害!

9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