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以彼之道

第242章 以彼之道

當日夜時,八點左右。

張封行過一萬三千多里路程,也來到了華柳城地界。

這時遠遠望去。

張封看到華柳城的大小和淮河城差不多。

如今正值夜晚,街道兩側的店家門外、財商府外,官員府邸門前,百姓家中點燃燈火,讓華柳城宛如一盞夜晚中的『明燈』。

「去我家喝一杯..」行人在燈光街道中遊走,手裡提著飯菜酒水,呼朋喚友,在地面上倒映出一道道影子。

「客官..」商販叫賣,攤位上擺著水果糧食,以及一些胭脂水粉的物品。

某位小姐讓轎子駐步,掀開下來,姣好的容貌,引來行人的目光,充斥著一片熱鬧之景。

但在城外四周,卻是一片片龜裂的田地,昭示著今年的收成或許不好。

可是百姓們也沒有因為這件事情,就干擾了日常生活,整日憂心憂慮。

總歸還是把朝廷的底氣拿出來,讓身為大城的華柳城,處於一片繁華狀態。

華柳城城主也和他們說過,朝廷會撥下救濟糧草,讓華柳城渡過這次難關。

並且張封用神識掃過,還看到一些大商們自掏腰包,正籌備著金銀,和護衛下人們說著,『等天色一早,就去外城出行,這段時間多買回一些糧食,儲備起來,用於將來災患施粥。』

又在城西,更有一位老財把家裡收集來的寶貝都當了,在妻妾們的哭聲中,說著『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道理,然後把當來的錢財,交於管家,讓他跟上明早買糧食的車隊,一同在外城買回一些糧食。

雖然他們勢單力薄,遠遠養不起這一城的人,但多少是表達出了他們對於自己家園的誠懇心意。

張封看到這一幕,聽到他們說話,也是第一時間就想起了自己齊廣縣的那幾位『摳』老財。

只是這幾位摳老財不僅不救民,還大把打著自家官府稅收的主意。

張封越想越覺得自己齊廣縣沒牌面,如今真想把他們幾個摳老財拽過來,讓他們看看人家大城裡的大老財們是怎麼做的。

這格局明顯就不是一個檔次。

沒有大局上的同甘共苦。

要不是自己之前以殺威脅,相信他們更是八竿子都難打出一個屁。

有時候自己都好奇,他們難道都沒有想過,要是齊廣縣沒了,他們去哪接著做生意?

去外地?

在這樣的世界里,要是去外地,外地的豪紳不吃了他們才怪。

並且外地豪紳拿完了他們的家產,還能以為齊廣縣報仇,殲滅惡霸的理由,為自己取一個好名聲。

最後財名兩占。

張封思索著,也不否認,自己就喜歡打這樣的秋風。

送到手的財與名,只要實力允許,能徹底侵佔,不要白不要。

張封想到這裡,又朝後面黑夜望去,沒管十裡外跟著的那個人,就向著城門口行去。

要是自己沒猜錯,後面跟自己一路的這個人,八成也是要打自己的秋風,或者是找自己的事。

因為自己感受到了敵意,與一絲絲危險。

後面這個人,應該是化神期的修士。

一路行至城內。

張封聽著四周傳來的叫賣聲,徑直向著城主府方向走。

等來到位於城中城主的府前,已經是半個時辰后。

門前的守衛見到張封,還沒詢問。

張封一亮腰間的燙金令牌,在他們慌忙行禮中向著城主府行去。

不多時。

四十八位護衛就策馬從府內出來,分別向著城內各個方向街道奔襲。

沿途上喊著,『三日後,南巡撫張封,要布置祭壇,開壇作法祈雨!』

路上正在遊走的眾人,或是在屋內憂心忡忡的老人,也在片刻內陷入了安靜。

稍後就爆發出一陣歡呼。

「謝過巡撫大人!」

不少百姓向著城主府方向拜去。

屋內中的人也點起了香火,朝著城主府的方向祈禱。

一些正在吩咐護衛明日買糧的大商,也在心裡稍微鬆了一口屬於壓力的心氣。

只是這個壓力倒不是讓他們多花錢,或是心疼自己的錢。

而是他們也在想著,自己勢單力薄,錢財有盡,又能買多少糧食,養活這一城萬萬人。

莫提華柳城周邊還有數十縣,千村,這哪是散盡家財就能養得起的。

但如今朝廷派巡撫大人出手,多少是讓他們稍微鬆口氣,知道這個坎是朝廷接了,如今就看三天後怎麼邁過去。

可不管如何,隨著護衛游遍大街小巷,街坊鄰居相互通告。

短短小半個時辰內,華柳城內就鬧得人盡皆知。

又伴隨夜下『嗒嗒』的策馬揚蹄聲,『咕咕』的信鴿聲,消息也在向著遠處鄉鎮外傳去。

這樣的好消息,當然要讓身處鄉下的親戚也早點知道,省得滿日愁容。

但與此同時。

在城外的一處樹林內。

衛長老放開一小部分神識,觀察著城內的動向,當聽到張封要祈雨的時候,卻是有點好奇。

「朝廷是要幹什麼?」

衛長老左思右想,也不知道朝廷里賣的什麼葯。

因為祈雨的事情雖然正常,但求雨的人,不一定非要讓剛滅萬林門的張封來做。

除非是朝廷覺得他們這些修士要動張封了,繼而想讓張封立幾個功勞,然後加封一些官職,最後以『朝廷大員,對民有功之人』的說辭,拒不交出張封,再擺他們一道,再打打他們修士的臉?

衛長老心裡想著,感覺很可能就是這樣的路數。

隨後,他念索幾息,就準備破壞掉這次的祈雨一事。

這一是可以讓張封顏面掃地,報萬林門被滅一事的羞辱,算是為萬林門等淮河城的眾門派出頭。

二是他師出有名,等去皇宮的時候,以張封『無作為』與『隨意破壞兩方關係』以理由,讓皇帝交人。

這皇帝就算是在煩他們,也絕對沒有理由不交人。

可他們卻是站在了大義上,一副替天行道的架勢。

畢竟任誰想來。

張封是以萬林門不做事為理由,然後把萬林門滅了。

但這次他要是破壞了祈雨一事,不也是變相的讓張封『夸夸其談?』

這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衛長老想到這,也把目光望向了遠方,想到了一個有大法力的合適人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2章 以彼之道

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