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丞相 聖上 《太平經》

第234章 丞相 聖上 《太平經》

張封抱拳,「見過鄭大人。」

大學士姓鄭,路上的時候巡撫說過。

「張大人請。」大學士沒發覺張封用心識望他,相反是和藹可親,像是一位長者一般,示意張封落座即可。

但與此同時,大學士讓張封落座的時候,卻僅僅用目光望了一眼,見到張封一身氣質不俗,看不出任何實力,再加上萬林門的事情,左右一思,就知曉張封最少是金丹修士,把靈氣給抱養在了氣海丹田的金丹內。

他一眼就看出了張封的實力一二。

雖然這對於張封來說,只是千分之一。

可這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

起碼張封和大學士一樣,也是看人看品。

如今單單見到大學士如此和氣。

張封就感覺大學士不愧是大學士,也忽然想起了一些書籍上的大儒聖賢。

他們可能就是如此平易近人,對弟子循循善誘。

這樣的內閣領導,朝廷有這樣的老師,確實是萬民幸事。

也是想起這事。

張封也好奇其餘兩位『閣主』的為人,好奇當今丞相,更好奇聖上是何德何能,怎麼聚集這些人為他效命?

「鄭大人,諸位..」東巡撫也在這時笑著上前一步,向著大學士與眾人介紹著張封,又說著一些朝廷里的事。

但更多的是他一路上接觸張封的感覺,不同於請報上的片面死板。

單看坐於左邊第三排位置的林大人聽得一直點頭,就知道東巡撫誇讚居多。

「張大人做事雷厲風行,以齊廣縣、萬林門此事,若是換做淮河城其餘官員,想必是以和為貴,敷衍了此事,但張大人卻為民著想..」

東巡撫說到正事,更是對張封多有讚賞,毫無隱瞞。

這也是他的職責之一,調查東部淮河城的官員事迹,再實話實話。

之後。

他說完了張封的事情,又開始說此次出行的調查。

雖然他只是接觸了淮河城主,沒有接觸其餘官員。

但是淮河城主是主『和』。

並且這些官員多則已經為淮河城主麾下三十二年,短則七年。

要是說這些官員和淮河城主對著干,和當地的修士對著干,那早就像是張封這樣鬧出來了,而不是一直相安無事。

再加上各種情報的收集。

所以他不用想,就知道淮河城的諸位官員是什麼樣子。

也對眾人說出了淮河城其餘官員『不行』的話。

眾人聽到,也是思索著相繼點頭,對東巡撫的話語沒有絲毫的懷疑。

因為這也是大良國目前的樣子。

多數官員和修士達成某種協議,共謀發展。

導致了偏遠地區的百姓民不聊生,一些修士們貪得無厭,只拿不出。

就像是萬林門,這樣自以為正道的門派多得很。

拿著百姓的香火,充盈修鍊著自己的門派。

這就不是大良國的本意,更不是丞相想要見到的事情。

丞相是想讓大良國欣欣向榮,容不得欺壓百姓的蛀蟲。

於是乎,他們內閣才響應丞相號召,開始清掃貪官,點醒貪官。

罪責清的,如淮河城城主,只是取香火,那麼就提點幾句,不能全盤否認他的功績,只能說功過相抵。

畢竟他是放棄了一個縣,但也讓治下的其餘縣平靜了幾十年,又富養了軍中與其餘幾縣風調雨順,是沒法磨滅的功績。

到頭來,就算是事情揭發,也是一個縣恨他,其餘人都是感激。

這哪有對錯,只能說立場不同,他也是能力有限,不能照顧全面。

英雄自古無完人。

內閣的人也很通情達理,沒有一竿子拍死淮河城主,而是再觀察幾日。

只要不行,那麼現在任齊廣縣縣令的良之,就會熟悉了淮河城的事情后,取而代之。

但對於有些城主放任修士奴役百姓,甚至是和邪魔勾結,中飽私囊。

那就是死。

觀察都不用觀察,更沒有什麼緩期執行。

內閣的眾人聊著,算是把種種謀划給聊得非常清楚。

也沒有因為張封在這,繼而就把什麼事情給隱藏了。

以至於張封聽著聽著,也把情況給摸清楚了。

看來和自己之前所猜測的一樣,朝廷是準備動手了。

那現在正是風雲變幻的用人之際,自己應該能獲得一些利益。

張封思索著,也沒有搭話,而是和林大人等末尾內閣官員一樣,靜靜聽著,繼續聽著朝廷里的事,好做今後的安排。

而正在眾人交談的時候。

在皇宮前院內。

一位相貌看上去六十有餘,鬍子花白的老者,正身穿官服,走在青石磚鋪成的皇宮道路,一步步向著皇宮別院行去。

等經過皇宮御書房。

他才停下腳步,站在門外,望向值守門邊的大內侍衛。

他們二人是聖上的貼身侍衛,一位是化神修士,一位是武道天人境。

可此刻他們見到老者的瞬間,卻是慌忙行禮。

「丞相!」

他們行禮之後,又有一人轉身向著藏書閣走進。

幾息時間過去。

藏書閣內就傳來一道笑聲中都透出親切的話語。

「丞相來至,何須讓人傳言?」

伴隨著笑聲臨近。

聖上身穿龍袍,容貌四十有餘,但卻沒有一絲威嚴,相反都是見到好友的高興。

包括聖上也不是修士,相反卻是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境界。

並且這種不修鍊,還是那種故意不修鍊任何靈氣,故意保持普通人。

就像是忌諱什麼一樣。

丞相見到聖上迎接,又見聖上依舊是不染任何靈氣后,才笑著走進書房內,望著一排排整齊書架,琳琅滿目的書籍。

「屬下告退..」兩位高手見到丞相與聖上進入書房之後,就關門離了這裡,來到了御書房的院外恭候。

這時,聖上笑容才漸漸落下,露出正色道:「丞相計劃之事,如何?」

「一切正如微臣所想。」丞相望著書架上的藏書,「倘若我朝一直平靜下去,他人會誤以為我朝安穩十年未動,一定謀划何事。

可如今我朝突然出手,帝都內那些聖派的眼線,卻又悄悄退出帝都,誤以為我朝反感各派暗中監視。

但也會以齊廣縣一事為由,前來興師問罪,反咬一口。

到時只要賠禮一番,又可換半年安寧。也會讓各派誤以為我朝只是虛張聲勢。」

丞相說到這裡,望向聖上,「聖上到時也要出行,見一見聖派來人,讓他們知曉聖上一直未修鍊,未有任何野心。」

「此事由丞相來辦,我聽丞相吩咐。」聖上點頭,又忽然問道:「《太平經》所繪如何?」

「臣與大學士所繪的《太平經》,如今只有『人卷』與『地卷』完善。」

丞相閉目沉思,「如今只差『天卷』補齊,即可助聖上一朝飛升,踏入洞虛。屆時聖上以帝王之軀,驅使至寶《太平經》,定然能一統我朝內外,蕩平所有邪修妖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4章 丞相 聖上 《太平經》

5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