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拆!

第225章 拆!

「諸位..」師爺見到這個情況,也是按照張封的吩咐,帶著剩餘的捕快,穩住四周好奇與驚異的百姓,又在和他們說著張封所決定的事,以及山神不做實事的問題。

頓時隨著不可置信,與『張大人竟然要燒山神廟宇?』的驚呼傳出。

廟內,張封是單單看著神像,倒是發現這個神像很有意思。

因為裡面真有個『虛弱的靈魂體』。

這個靈魂體的境界大約是元嬰,也只有元嬰才能元神出竅,以靈魂的方式展現。

可是如今這具神魂卻非常的虛弱,沒有身體,也無法施展術法。

但靠著靈魂之體的緣故,悄悄的吸收著香火,修復著神魂,看似準備修復好以後奪舍?

再聯想到那座修真門派,每年都過來整修,沒有理由沒發現神像內有個靈魂。

一時間張封猜測這個靈魂應該是和那個修真門派有所聯繫。

例如,這個靈魂是那個門派的某位高手?

但修真門派每日征戰,繼而有金丹以上的高手受傷了,就被門內強者渡出神魂,藏在齊廣縣內,用齊廣縣的香火,為他們療傷,恢復以往境界,吊著瀕死靈魂?

最後再奪舍重生?

這個猜測,可能是最貼切現實的。

但也是最氣人的。

因為這些人不僅吃自家縣裡的香火,為他們的門派高手續命。

其二,還以山神庇護為由,大肆的拿取官府稅收。

很可能這個事情,城主也知道。

畢竟百年過去,齊廣縣還有災害,那麼誰都能發現端倪。

再加上城主沒反應,以及廟宇要拆,還要和他打招呼的意思。

張封覺得很大程度上,是城主捨棄了這個縣,讓本縣作為香火療傷之地,和那個門派的人達成了什麼交易。

張封想到這裡,再想到自己上級可能和這個事件有染后,按照正常來講,這個應該是就當看不到。

就像是自己之前拿玉鐲子一樣,師爺他們不僅是無動於衷,還幫忙隱瞞。

只是這可不是一人的事,包括自己也不想再次自掏縣衙腰包,給外人送什麼稅收。

總歸就是一句話。

自己身為齊廣縣縣令,還不用外人來指手畫腳,來做自己的主。

莫提讓外人把自己這裡當飼料,百姓當飼料?那他想著吧。

同時,護衛與捕快也在廟宇四周撒著燃油,潑在柱子上,又緩緩流下,不多時就鋪滿了一地,塗滿了整個廟宇。

廟宇外的百姓,雖然心裡一直想阻止縣老爺對山神的不敬,可也不敢說話,只剩在外面獃獃看著。

或者說,他們也聽進去師爺等人的話了。

這也是事實擺在眼前。

他們每年都上供,上了幾代人,求了一輩子的山神。

但是該旱災旱災,該水患水患。

這換誰心裡,都不是那個滋味。

可要是說拆山神廟,那他們就不敢了。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也是寧可吃虧,也不能得罪。

不過,廟內的張封見到燃油鋪完,就讓捕快點起火把,準備一把火燒了這個廟。

看看大火降臨時,這個山神會不會現身,還是選擇死在裡面。

可也就在下一瞬間。

捕快等人出了廟宇的時候,神像就突然在所有人驚異的目光中散發一陣奇光,一道虛幻人影從雕像上浮現。

「何人打擾本仙沉睡?」

山神身穿白衣道袍,年齡看上去三十有餘,卻透出一股毋庸置疑的威嚴,讓見到這一幕的眾人齊齊膽寒。

雖然他的樣子和神像不一樣,可眾人還是知道這位身影縹緲的仙人,就是山神!

他們經常跪拜,有一種心理上的感應。

這種感應也叫做『香火信仰』。

「山神大人顯靈了!」四周百姓見到山神的這一刻,也是一瞬間跪倒一排,又在心裡長嘆,縣老爺惹著山神大人了!

包括師爺等人與眾護衛,當他們這時見到山神真的出現之後,也是嚇得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齊刷刷的拜了下去!

如今,沒人再敢說拆廟的事情。

張封見到這一幕,卻是走前兩步,望著山神虛幻的身影,拿出縣令腰牌,問罪道:「水患旱災之時,山神倒是悠哉。如今動你香火根基,倒是坐不住了,願現身一見我等草民。彰顯一下山神的威風。」

張封掃了一眼四周安靜跪倒的眾人,「果然是好威風,萬林門好大的威風!」

萬林門,就是每年初春來至的那個修真門派。

再有五日,他們就來了。

「大膽!」山神聽到張封既然一言道破他的身份,所屬宗門,也是一時間怒火衝冠,身影化為了兩丈高的巨人,凝目低頭望著張封,威嚴與否認道:「本神乃東山山靈所化,何來傳承?倒是你區區凡胎,見到本山神,還不跪下?」

「大人..」師爺等人看到山神動怒后,也是著急的望著張封。

「山神大人!」百姓也在高呼,「張大人是咱們縣的青天大老爺!還望山神大人息怒!」

張封見到眾人為自己求饒,又看到山神不認朝廷令牌,卻是撿起地上的一支燃燒火把,「一介散修,侮辱與威脅朝廷命官,是死罪。妖言惑眾,蠱惑百姓,枉自成神,更是抽魂極刑。」

張封望向憤怒的山神,「你為何不跪下?為何不迫我跪下?難道只有山神的威風,卻沒有一絲山神的法力?」

呼呼—

山神慢慢探出身子,帶動周圍風聲鼓盪,出了廟宇一寸,威嚴的眼睛,盯著面前的張封,「小小縣令。膽敢質問本神?」

「質問?」張封點頭,把火把稍微一低,點燃了身前廟沿的燈油。

一時間火焰燃起,逐漸吞噬了廟宇的前沿四周。

山神強被火焰逼回進廟宇,身形變小。

「如此問法如何?」張封笑望著龜縮在火焰中心,努力維持四周火焰侵襲的山神,「認不認罪?」

「你!」山神覺察張封真敢殺他之後,在生死逼近之下,也不再威脅,而是隔著廟前火光,忍著靈魂被四周火焰灼燒的疼痛,向著張封哀求道,

「張縣令!本神知錯!還望張縣令高抬貴手!」

「還敢自稱為神?」張封望他一眼,把火把朝前扔出,通過了火光,仍在了山神的身下,點燃了廟宇內的燃油。

嘩啦—

隨著火把仍在廟宇當中,一時激起燃油瀰漫,整個廟宇被大火吞噬。

山神凄厲的叫喊響徹山野,在火焰中掙扎翻騰,片刻神魂扭曲,逐漸消散。

頓時師爺等人與百姓們皆是睜大眼睛,獃獃的望著火光,眼睜睜的看到一位神仙被張大人放火生生燒死!

今日見到的一切,是這麼不可思議!

一縣縣令,案審山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5章 拆!

5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