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傳信

第224章 傳信

眾人沉默間弱弱的相視一眼。

「看來幾位也知曉山神護不了本縣的百姓。」張封起身道:「今日等興掌柜行刑后,帶人隨我一同去往東山。」

「是..」師爺躬身行禮。

「這..」四位老財也是琢磨了一下,最後一狠心道:「大人..如若不嫌棄我等,我等也願往!」

「如此最好。」張封點點頭,望了眾人一眼,「我也不是一言就判的人。也知曉廟宇能不能拆的根本,很大的原因就是百姓。」

張封向著門外走,「因每當開春之際,百姓都會按照以往祭祀,前往東山。

但如今要是突然大動廟宇,當然是有些不妥。

可這些事情都是小事,不破不立。

總不能讓一位假神繼續白吃咱們縣的香火?

且如今,我還有些好奇,到底這位山神是假的?還是有人從中作梗,讓外人裝扮山神,吃咱們縣裡的香火?」

「大人明鑒!」李老財等人聽到『偷吃香火』與『拆廟宇』兩詞,是慌忙跪下,一副想要證明自己清白,與這事無關的模樣。

「能吃香火的自然是修士與妖鬼。」張封回身望著他們,另有所指道:「和幾位無關。我張封也不是屈打成招,讓無辜百姓替罪的人。」

張封知道他們怎麼想的,也聽出他們的『擔心』意思了。

他們不就怕自己拆廟宇的時候,不好向百姓們交代,繼而想拿他們當替罪羊羔,把禍水東引。

比如,自己拆廟的時候,百姓不願,說著不能拆,拆了就有禍事。

可自己只要來個『香火都是被四位掌柜中的某人吃了』,或者『這就是某位老財,和每年來檢修整改的修真門派騙局,想要以山神之名,偷拿稅收,五五分賬之類』。

等這些話說出來。

這幾位掌柜肯定是被罵死。

廟宇肯定也要拆,拆的響亮。

自己更會坐實青天大老爺的稱號。

因為歸根結底,百姓年年拜神,水災旱災地震還是都有,那麼多少都有點懷疑。

再加上百姓對於孫老財與興掌柜的恨意,到時隨便再找個老財頂罪。

那麼這個禍水東引的計劃,就是順理成章。

只是張封不屑於用這種計策。

整的像是自己怕什麼山神,找的什麼理由一樣。

如山神發現廟宇被拆后,真的過來,自己再來個『我本以為是幾位老財搞得鬼,無意得罪山神大人?』

自己不會用這招,反而會給山神說,自己看它無用,就是拆它,這又怎麼著了?

通俗一點,用前幾個世界濤哥的話來講,就是自己身為當地縣令,哪容外人來收保護費?這收就收吧,還他媽不干事,這就忍不了了。

「今日必須拆神廟。」

張封來到屋門口,看著屋內還在思索的人,「準備斧子器具,再準備一些燈油燃油,確保今日過去,山神廟不留一點痕迹。」

「是..」師爺跟著走出,卻又忽然問道:「大人,城主那裡如何說..」

動山神廟,多少是個大事,需要和上一級的『知府』反映一下。

知府,就是掌管千里數十縣的城主。

淮河城主。

只是和他說,和他反應,需要時間。

到時候討論又是時間。

現在主要的關鍵,還是時間。

張封想了想,就望向師爺道:「派人送往河淮城,和城主告知一聲即可。」

「此事不等城主的定奪嗎..」師爺一愣。

「怎麼沒有稟告。」張封看到師爺為難,又旁邊的一位捕快,「咱們該傳信傳信,該拆廟拆廟,兩者並不衝突。」

「誒..」師爺看到老爺確實是心意已決,也不多言,就去後院讓人準備拆廟器具。

而隨著時間過去。

中午興掌柜行刑的時候,刑場外是人滿為患,都在喊著該殺。

張封得空來到這裡,坐在正首的位置,扔下令牌,望著劊子手執行了斬立決。

一時間民心又是大振!

可是在稍後。

張封就沒有和百姓多接觸,而是聽到師爺準備好了以後,就帶人去往了東山地界。

那裡離齊廣縣大約有十里地左右。

路上,又聽師爺說,東山是一座約有三十餘丈的雄偉大山。

山峰頂端還有一處偌大的平台,真像是被仙人用劍氣削平,在其上建造了山神廟宇。

也在時間過去。

張封帶著百餘護衛與十數位捕快,來到山腳下的時候,神識掃去,也看到齊廣縣百里村鎮內,已經開始有人前來東山祭拜。

他們手裡拿著檀香、香包,嘴裡念叨著『豐收保佑』,目光時刻望著山峰,準備蹬上山峰,把檀香點燃。

也有的人是早早就從四五十裡外的村內趕來,走了大半天,如今才到這裡。

張封目光望去,看到趕路的人雖然有些疲憊,但更多的是一種即將朝聖的虔誠。

稍微有條件的人,還帶著一些水果,也要去神廟一拜,孝敬山神。

整個畫面用神識望去。

就是一座山峰立於林中,以這裡為中心,四周皆是來來往往的行人,絡繹不絕。

「大人來拜山神了!」

「鴻縣令也是每年初春來拜..」

來祭拜的百姓,當見到張封來至,也是相繼行禮,讓開了一條通往山峰的台階道路。

張封向著他們相繼回禮點頭,等來到山頂平台,也看到前方有一座大約五百平米的廟宇。

裡面是跪拜祈禱的百姓,正中上首處還有一座兩米有餘的紅木雕像。

他像是一個和藹老人的模樣,目光稍微向下,望著廟內來祈禱的百姓。

一手前探,拖著一座像是縮小千萬倍的東山。

一手稍微下壓,手持一根樹榦做的拐杖。

張封掃了兩眼,接著向前走去。

嘩啦啦—

後面跟著的護衛,也提著燃油乾草,隨之進入了廟內。

還有幾名捕快站在廟前方,阻止才上山的百姓,戒嚴了廟宇附近。

這時,也有一位來祭拜的掌柜不解,向著捕快旁側的李老財詢問,「李員外..這是怎麼回事..」

「稍等片刻..」李掌柜閉口不言,又望向了被張封交代完,繼而走出廟內的師爺。

「怎麼了?」百姓見到這樣的架勢,又看到了廟內不多時,就開始瀰漫出燃油味道后,更是不解與驚慌。

人群都聚集在了這裡,想聽一個說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4章 傳信

5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