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拜我不拜神!

第223章 拜我不拜神!

「東廂房,有黃金五兩,白銀十二..」

賬房先生正記載著捕快抬出來的物品,把每一種,每一項的數量都高聲唱出,又記載在清單上。

張封聽著一個個數字,遊逛著四周,身後跟著一群人。

再看著這滿目的金銀。

張封最後停在一個木箱子前,是覺得興掌柜確實可以。

積累大半輩子錢,現在終於歸還賑災了。

可是當捕快托著一個裝滿金銀首飾的大銀盤子,從張封面前路過。

張封看到盤子內的一對玉鐲子好看,倒是順手拿起,想要觀看上手一下,就再放進去。

只是捕快彷彿沒有察覺有人動公物,反而腳步沒停,依舊向著往府外走。

四周的眾人也權當看不到縣令取了東西。

因為這區區一個玉鐲子而已,對比縣令清繳的功績來說,不值一提。

『一對翡翠鐲子..我剛才記哪了..』賬房先生更是眼睛一凝,翻著賬簿,翻了兩頁,找到之前的記載后,用毛筆把上面記的『翡翠玉鐲子一對』給圖黑了。

到時候再起稿一張,算作正式的入庫檔案,交於師爺。

師爺和賬房先生交換了一個眼神,又望著把玩玉鐲子的張封,也是不言不語,就當不知道。

包括現在要是有人去問他們,『是不是縣令拿了玉鐲子?』

他們百分百會說,『興掌柜家裡有玉鐲子?你是污衊縣令?』

張封沒管他們怎麼想,而是看了看玉鐲子,就望向前方乾笑的四位老財,「瞧瞧,興掌柜的家業挺厚實。就這一對鐲子,少說百兩白銀吧?」

「興掌柜與壇捕頭勾結!」其中一位老財上前搭話,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若不是我們張大人來至,誰知道他們還會欺壓多少百姓啊!」

「是是是!」其餘三位老財也是趕忙附和,「張大人公正廉明,為咱們齊廣縣剷除了一個大害!」

「好話就不用說了。」張封望向旁邊整理完的屋子,一邊走著,一邊把玉鐲子交給了賬房先生,「別來回塗了,再另起一張吧。記得把鐲子記進去。」

張封說到這裡,笑著在賬房先生受寵若驚的行禮中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走進了屋內。

這裡還有一個小茶台,也有一名下人溫上了好茶。

看來李老財很聽話,招待的地方準備的很齊。

等師爺與四位掌柜全部進來,下人離開。

張二在外面關上了房門,像是保鏢一樣站在門外。

張封坐在了正首處,端起一杯茶水,嗅著迷人的清香,向著四位老財道:「這茶水是李掌柜特意準備的吧?」

「是..」李老財慌忙應聲,「小人出行時,經常帶一些私藏的好茶,今日聽到大人要在此與小人談話..小人就獻醜拿出..不知大人喜不喜歡..」

他說到這裡,露出討好神色,「要是大人喜歡..小人的馬車中還有一斤二兩,小人這就去..」

「孫掌柜與興掌柜的罪行過錯..」張封忽然望向李老財,「以及壇捕頭受賄的事,幾位要引以為戒。不要讓我張封抓著你們的不是。」

「是!」李老財心裡一緊,趕忙跪地認錯,更是沒想到新來的縣令連個喝水的茶葉都不收。

同時,張封望了望芳香的茶水,也沒品,而是瞧著幾人的恐懼,直入正題,給他們撒個糖豆道,

「興掌柜家底充足,我記得他有一家米行。百姓有時去換米,這家米行不能因為這事斷了。

孫老財的幾家酒樓也不能停業,他家酒樓還養著不少靠狩獵為生的獵戶,都得開銷。幾位想想辦法,接手過去吧。」

「大人的意思是..」四位老財聽到張封話里意思的一瞬間,是即恐懼又高興,覺得又可以擴張勢力,賺更多的錢財了!

但也是這麼大的蛋糕給他們,再以這位新縣令的狠辣行事。

他們最後還是恐懼佔領了心裡上風,繼而惶恐拜倒道:「大人放心!」

拜著,李老財和另外三人悄悄對視一眼后,更是立下了肉疼的承諾道:「大人,每年我等都會從毛利中抽兩..」

他說著,望著用茶蓋撥茶葉的張封,手指又不聽使喚的從二,比到了五,

「五成!小人從毛利中取五成,上交縣衙庫房!且有災患時,小人定然竭盡所能,為大人效力!只要小人能做的事,大人儘管吩咐小人!」

「我等也是如此!」其餘老財紛紛承諾。

「幾位說到賑災。」張封是偏頭望向旁邊站著的師爺,「每年百姓稅收與果腹后,家中尚有餘糧?」

「餘糧..」師爺閉目念索幾息,回道:「有時收成不好..需要朝廷救濟..」

師爺說到這裡,望了望跪地的四位老財,雖然不想幫他們說話,可還是實事求道:「有時災患嚴重的時候,咱們縣裡的掌柜們也會自掏腰包..去外縣幫忙張羅..」

師爺說完,總感覺這話聽起來怎麼都像是誇獎與幫他們求情說話,所以才不想講。

整的像是與他們為伍一樣。

可事實就是事實,師爺說到正事與民生的時候,哪怕再煩他們,也是一點都不含私情。

「幾位掌柜也算是做了點善事。」張封聽到這幾位掌柜還做過善事,倒是笑了,這時才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向著追捧的四人道:「茶不錯,到時等離去的時候,交於張二。」

「謝大人!」四位老財見張封收禮,那是心裡又放鬆與高興了一下。

李老財更是把感激的目光,望向為他們說話的師爺。

「哼..」師爺輕哼一聲,把頭看到了別處,都不想搭理他們。

但張封接下來的一句話,就讓眾人把剛放鬆下來的情緒,給提上來了。

「我早有聽聞,聽說東山有做山神廟。」張封端著茶杯,靠著椅子,望向眾人,「此廟可有山神?」

『山神?!』眾人聽到縣令大人隨意的直呼山神,那是嚇的一個踉蹌!

要知道這個世界內是真的有修真門派,有御空行走的半仙,可不是說著玩的!

說不定天上真的有『天庭神仙!』,時刻注視著他們是否虔誠。

這隨意呼喚山神,可是大事!

可是張封有一句話下來,更是把眾人徹底驚呆了。

「那廟能拆嗎?」

「拆?!」李老財嚇得臉色煞白。

「大..大人..」其餘三位老財也不好過,又跪地進言,說著種種不敢拆的理由。

「使不得,使不得!」師爺聽到這話,也顧不得生幾位老財的暗氣,就一同趕忙向著張封勸道,

「大人!這可是咱們齊廣縣百里各村拜了數百年的神像啊!這可拆不得,也動不得!萬一惹到神仙動怒,就是咱們齊廣縣的大禍事啊!」

「對!」四位老財相繼點頭,希望師爺勸勸這位膽子大到天的縣令。

別他們剛接手了地盤,拐頭來就受到了神仙的懲罰。

張封看到他們恐懼的樣子,卻琢磨一下,問道:「既然不能拆,那咱們這百年來,是否每年都為這位神仙供奉香火?」

師爺如實道:「供奉..每年冬過,在如今的初春時節,百姓都會在山下跪拜祈禱,送上香火,許下來年豐收的心愿..」

「只要香火與祈禱不行,要拿出誠意。」張封再問,「每年是否都修整廟宇?」

師爺回道:「每年都取縣內稅收與餘下的所有,請仙家人士修整..哪怕是百姓挨餓過冬,也會虔誠為山神送上香火..為了來年豐收..」

「咱們縣誠意夠了。」張封用茶蓋撥著茶水,「那百年來,本縣可有水患?」

「這..」師爺頓了兩息,還是如實道:「有..庫房文書所記,百年來共有二次..是大妖與人鬥法..引了長河之水..死傷萬人..千戶..」

張封放下茶杯,「可有旱災?顆粒無收?」

師爺再次小聲,「三次..」

張封望著他,「可有地震災劫?」

所有人沉默。

「嗯。」張封點頭,

「那要這神何用?

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3章 拜我不拜神!

5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