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無聲

第22章 無聲

隨著時間過去。

在夜時。

十一點左右。

張封策馬順著道路,徑直來到了耀城南門。

按照鄭會長所言,他們商會是在城西,距離這裡不遠。

並且張封第一趟,就選擇先去商會宅子。

如若找不到人,再去他們府邸。

來到城內。

張封掃視兩邊,看到城邊的街道已經有些安靜,路上只有三三兩兩行人裹著外套褂子。

人少是好。

等會做完事了,直接策馬出城行去。

聽到馬蹄聲,附近行人也看了一眼進城的張封。

『看他的衣著,應該是才遊玩回來的哪家少爺..』一名行人瞄了張封一眼,目光中帶有許些羨慕。

但更多人看到張封,目光中卻沒有什麼好奇。

平常來來往往耀城的人多了,沒什麼好在意。

張封打量附近一圈,卻是一路疾行,按照鄭會長所給的位置,途中問了幾名行人,在夜時十一點半左右,來到了五條街以外的耀城商會附近。

最後策馬在沿著街道走上百米。

張封最後把目光望向了前方大約八十米外的一處宅子。

那裡建在街角,兩側是幾間小民房,中間還有一條巷子。

但是如今門前有五名護衛,不時還有幾名護衛從宅子院外的左右巷子兩邊巡邏走過。

並且有的護衛好似補了一覺,剛從附近的民房內出來。

民房內住的都是護衛。

張封見到這一幕,把駿馬綁在了不遠處的樹木旁。

稍後。

張封向著前方院落行去,也看到了牌匾上寫著『陳府』二字。

看來,戒備這麼嚴,名字也對了,地方是沒錯了。

張封離的近了,又打量附近,看到這院子既然這麼小,四周又都是戒備,好像也只能硬殺進去。

耀城商會選的這個地方,倒是一個不錯的地。

等下次巡邏的人交叉而過,進入巷子。

張封繼續向前走近。

「什麼人?」

門前的護衛見到張封走來,又瞧了瞧張封腰側的唐刀,霎時間提起了戒備。

張封望著院內,「商會的人,想找陳會長說些事情。」

「商會的人?」護衛好奇看了看張封,覺得陌生。

張封忽然抽出唐刀,刀光在夜色下閃過,護衛握著脖子漸漸倒地。

「敵襲!」其餘護衛猛然高喝一聲,四周正在巡邏的人聽到喊聲,都在向著院子口趕來。

張封一刀橫斬而過,切斷了另一個攔路護衛的脖子后,衝進了院內。

「來人了?」

屋內的陳會長聽到喊殺聲,卻是有些疑惑,又有些肯定道,「沒得到什麼風聲..難道是一個人?」

「是..」管家放下窗戶,「院內有商會十五名商會好手。誰來,都是送死的人。」

「嗯..」

陳會長點頭,站起身子,推開房門,想讓手下留個活口,想問問這刺客是不是鄭會長派來的人,以及更想問問他所心繫的繆雪塵生死。

但隨著院內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迎面。

映入陳會長與管家眼前的卻不是商會護衛把刺客制服。

反而是那名刺客把十幾人殺的齊齊後退!

張封橫刀在前,身前無一人是張封的對手,皆橫屍院內。

短短片刻間,腳下已經有十幾具院內院外的護衛屍體。

「有此武藝..」陳會長見此情景,卻是一驚之後,忽然露出笑容,

「這人難道就是良城連雁樓的張封?!沒想到良城商會不是謠傳,而是世間真有如此武藝之人..」

「陳爺..」管家見到張封一步步向他們殺來,卻是連連勸道:「陳爺先離開這裡..」

陳會長卻是不聽管家所言,反而向著正在廝殺的張封喊道,

「張小哥有如此武藝在身,不如來我耀城跟著我。我在此保證張小哥一輩子的榮華享受不盡!」

陳會長話語中不知真假,或許只是為了干擾張封的心神。

張封割斷了身前一名護衛的脖子,眼角餘光望向了陳會長這裡。

管家看到張封血紅的眼睛望來,卻又在張封招架身後刀芒,背向他們的一瞬間,直接抽出身側利劍,不言不語,向著張封的背心扎去!

管家能身在陳會長兩側,也是有一身武藝在身。

可是張封聽到身後腳步聲,卻是前踏一步,弓身一彎,反身一刀穿過管家胸口。

管家刺去的動作頓止。

陳會長看到管家的屍體,又望著張封殺人猶如割草般的身手,卻是眼神中露出複雜的神色,最後化為狠絕,拔出了腰間的手槍,瞄向了張封,

「這武藝,槍一響..可惜..可惜吶~」

話落,槍口瞄準張封的瞬間。

張封時刻注意陳會長,此時見到他拿出槍械,便猛然擲出手中唐刀,放棄了殺死左側護衛念頭,同時朝右側閃去。

嘭—

一聲槍響在夜色中炸開。

唐刀刀刃打偏了槍口,打掉了手槍,餘力貫穿了陳會長的右側胸口,把他身子帶倒在地。

張封閃避的身子頓了一下,踏走一步,右手橫為炮拳,砸斷了一人的脖頸。

奪來他手中的長刀,反身抹斷了另一人的喉嚨。

殺死了院內最後兩名護衛。

院內二十四具殘缺屍體,腳下的泥土地面都被鮮血浸的泥濘。

張封走到陳會長的前方,

「路不同。張封只能辜負陳會長的好意。」

陳會長半仰著身子,望著張封滲出鮮血的左側肩膀。

他手指動了動,偏頭望去,看到手槍散落在了旁邊,

「可惜..這一槍沒殺了你..」

『咔嗒』

張封抽出他胸口的唐刀,下劈斬斷他的脖頸。

撿起槍械。

張封提著他的人頭走回屋內,左右打量一眼,拽掉桌子上的絲綢桌布,『嘩啦』桌上的壺碗碎了一地。

撕下一條絲綢,用剩下的桌布把陳會長的頭顱裝起。

走出院落。

門外還有十幾名護衛趕來,在院外聚集著。

張封望了他們一眼,提著頭顱向著樹邊駿馬走去。

絲綢滲著鮮血,『滴答』落於地面。

他們望著院內的殘肢,走來的張封,慢慢退開。

張封走至駿馬身旁,把人頭掛起馬側,又撕開肩膀胳膊處的衣袖,用唐刀劃開傷口,用刀尖把卡進血肉內的子彈硬生生從肉中剜出來。

『吭嗒』子彈掉落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

張封左手接過唐刀,右手拿起絲綢桌布在傷口處纏上三圈,右手抓緊繩結一端,牙齒咬著另一端絲綢,繫緊。

躍於馬背。

張封拉緊韁繩,偏頭望去。

眾護衛望著地面上星點連綿的血跡,前方夜色下的一人一馬,沒一人敢追逐阻攔、大聲喝止。

駕—

張封策馬離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無聲

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