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不需言說!

第221章 不需言說!

「趙氏如今在哪。」張封詢問,準備審一審這事,把事件分線完成。

誰知道師爺忽然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道:「趙氏已經被興掌柜殺了..可是興掌柜等人卻逍遙法外..」

「殺了?」張封望向師爺,感覺這事難不成還有曲折?

師爺默默點點頭,如實訴說道,

「前幾日未進大牢之前,我探查了一些,知曉趙氏沒有被興掌柜取進家門。

且趙氏或許是毒害了親夫之後,有後悔之意。

每日夜時,經過興掌柜府邸的百姓,都能聽到府中傳來一位女子的低聲哭泣..傳來『恨不該如此』與『未曾想受到正室姐姐排擠、夫君厭惡她,不娶』的話語..

也有聽說,趙氏在五日前連夜出府,想要把興掌柜驅使她毒害丈夫的事情報官,卻又被興掌柜府內的護衛發現..沒跑多遠,就被毒打抓回..」

師爺說著這裡,搖了搖頭,

「沒過兩日,興掌柜就說趙氏病死在了家中..

但當日也有傳言,晚上聽到後院傳來凄厲哀嚎。說趙氏求護衛為她找位大夫,治療傷勢。沒過多久,興掌柜的管家,就帶著兩名護衛,拖著一個染血的麻袋從後院出府,交給了一名喬裝打扮的壯漢..

直到現在,趙氏的屍體也沒有找到。

興掌柜說是瘟疫,交給了專門處理此事的人,一把火在縣外燒了..

可是..」

師爺琢磨了一下,望向張封。

『毀屍滅跡..』張封思索了兩息,也望向了欲言又止的師爺,示意他有什麼話就明說。

「不是壇捕頭抓我,我才心生恨意..」師爺心裡念了念,「而是我查到了一些事..發現趙氏一案,牽扯到了許多人..」

師爺話頭一開,或許是想著新縣令既然會抓『壇捕頭』,那定然會明察秋毫,繼而把他查到的事情全說了。

張封傾聽,發現師爺暗中這一查,查那位壯漢,是一名山匪,更是大當家的人。

於是,師爺也由此得出,興掌柜不僅與壇捕頭有不少交情,還勾結山匪。

否則趙氏一案,趙氏的屍體,也不會消失無蹤,案件又被草草的壓下來,激不起一點水花。

並且這事的來龍去脈,興掌柜家裡的妻室都知道。

畢竟娶來一位小妾,再聯繫趙氏親夫的死亡,趙氏的死亡,這就是很明白的殺人奪妻,又怕名聲被毀,玩膩了殺人。

這樣的事,在哪個世界里都是屢見不鮮。

不過在這個世界里,是多了一個玩膩的『殺』字,去除了所有的後顧之憂,讓自身的名聲得到了保全。

因為人都死了,誰也不能說興掌柜渣。

興掌柜的妻子妻妾們也都知道,也是僅限於知道。

她們還是該享福享福,過好自己的少奶奶生活就行了。

因為有個詞,叫三從四德,為『既嫁從夫,妻子視丈夫為「天」,「天命不可逃,夫命不可違」,必須聽從、敬重丈夫,夫唱婦隨。』

她們總不能昧著婦德把自己丈夫告了,破滅美好生活,來個無家可歸吧?

至於良心,這只是一個詞,不能當飯吃。

包括興掌柜的管家、一些傭人,也都知道新來的少奶奶事。

但他們每天跟著興掌柜做活,大把的錢賺著,上街被人問好,大把的威風都有,也讓他們把士為知己者死的『忠誠』二字,發揮的淋漓盡致。

消息就這麼被鎖住,再加上壇捕頭的輕輕運作,沒人敢說。

大街上誰敢嚼舌根。

興掌柜的人見了,就是堵著掌臉,往死里打。

壇捕頭的人見了,就是拖入大牢,生死未知,直到嚼舌根的人說出他胡言亂語,才會被人拖出來。

前車之鑒下,齊廣縣裡就沒人說這事了。

鴻縣令死的這段時間,他們就是這樣無法無天。

就連唯一敢說這事的師爺,也是在牢里待著。

要不是張封過來,讓壇捕頭抽不開身,估計幾天時間過去,師爺也要被打出一個罪名,或者被生生打死,再來個犯人身子骨虛弱,沒有挺過去。

張封聽完了這些,也感覺興掌柜這一家子與壇捕頭都是個狠茬,懂得什麼叫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隱忍』。

一直隱忍到鴻縣令死去,才徹底爆發開來,赫然成了齊廣縣數十里的土皇帝!

可也是好不容易忍了整整十年,才嘗到了權力的滋味。

自己這天降縣令,要剝奪他們的權力。

他們肯定鋌而走險,想要弄死自己。

「原來興掌柜一家,都這麼無法無天,任由賊子作亂。」張封拿出一塊縣令手牌,交給師爺,「今夜升堂,審趙氏殺夫一案。再派人把那四位掌柜請來,讓他們前來聽審。」

『四位掌柜?』師爺疑惑了瞬息,又聞了聞血腥味,什麼話都沒說,轉身就去找當差的捕快。

也在當夜。

在張封快刀斬亂麻之下。

年約五十餘歲的興掌柜都沒有聽到任何消息,反而誤以為是老朋友壇捕頭找他喝酒,就被兩名捕快給帶到了案堂內。

但就在他來到這裡,看到分站兩側的威武捕快,又瞧了瞧像是鵪鶉一樣,站在邊角的四位大掌柜,以及新來的縣令。

他直覺告訴他,這事情不一般。

張封望著堂中的興掌柜,直接問道:「來人可是興有德?」

「是..」興掌柜下示意點頭,又想上前為什麼。

『嘩』旁邊捕快上前一步,半抽出佩刀。

他一下子停住腳步,不敢動了。

張封則是拿出一張師爺所寫的罪狀書,上面寫著他的各種罪行。

張二上前接過,遞給了站在原地的興掌柜。

興掌柜心顫接過,可是當掃了幾眼之後,卻忽然扔開道:「大人!小的不知道..是否..」

「興掌柜..」一位老財忽然給他使眼色,「大人怎麼會冤枉你?!」

「你!」興掌柜勃然動怒,想說這些人怎麼胳膊肘往外拐,不顧幾十年的街坊交情,反而幫一個新來的縣令斷案?

可當他看到其餘幾位老財也是不言不語,一副幫理不幫親的模樣,頓時是知道這位新來的縣令,或許是掌握了他們什麼把柄,讓他們投鼠忌器了!

不然他們幾位財主聯合起來,完全能讓縣令三思而行。

莫提還是一位新來的外地縣令。

還有,孫老財去哪了?

他心裡想著,越想越怕,感覺自己好像危險了!

一時間他也不多言,直接跪地認錯,

「老爺!此事..」

「此事已定,只是過來通知你一聲。」張封拿起竹筒里的犯由牌,在興掌柜絕望的目光中,仍在了他面前,也像是砸在了聽審的幾位老財心裡,讓他們低頭順耳,更不敢交換眼神。

「犯人興有德,草菅人命,勾結山匪,賄賂官員,引誘趙氏謀害親夫,既明日午時處斬。」

「大人..張大人!」

興掌柜聽到『處斬』二字,一時左看看不敢抬頭的幾位老財,右看了看旁邊上前的捕快,頓時彎腰『砰砰』連連磕頭,顫抖的高喊道,

「大人!張大人!小人再也不敢了..只要老爺繞小人一命..小人..小人定當一心一意為咱們縣做盡善事..小人..對對對!若是哪年收成不好..咱們縣賑災,小人一定率先士卒!大開糧庫!為鎮內百姓施粥,為老爺貢獻一絲微薄之力!只求大人網開一面,放過小人..」

「沒曾想興掌柜還有如此善心。」張封又拿出一塊牌子,望向旁邊的張二,「來人,去興掌柜府邸,抄家,入庫,今日就幫興掌柜圓了今後的賑災心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1章 不需言說!

5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