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誰敢不服?

第219章 誰敢不服?

「大人明鑒!」師爺忽然激動一拜,終於是等到了縣令過來,又為他操勞小半輩子的齊廣縣除去了一大害!

只是他起身的時候,卻是精神壓力一下子放鬆,倒是偏到睡了過去。

「大人..」張二捧手望向張封,想說用不用把師爺背回去,讓師爺睡個好覺。

地牢陰暗潮濕,不是人待的地方。

尤其是這樣的季節,師爺這樣的文人,要是敢待個一年半載,就算是獄卒不打,人也待廢了。

張封是偏頭看向了一直臉帶討好神色的獄長,

「你去拿一床乾淨被子,一盆火炭,一早為先生準備早點,再把先生之前脫下的衣服洗好,第二日送先生來府衙任職。」

張封聽到任務與師爺事情的時候,就不僅想要解救,也想讓他再任之前的職位,作為自己的幕僚。

因為師爺在此鎮十年,和鎮中的權貴交接十年,那麼在一些事情上,肯定對自己有所幫助。

比如師爺在的話,這日常事物上的草案批文,就有人操辦了。

自己能省不少功夫。

但如今,師爺既然都睡著了,那也不驚動什麼,打擾師爺的休息。

之後,把壇捕頭鎖在地牢。

張封就帶人回到了城中縣衙。

神識所過,縣衙後方有兩個大院子,都是住人的地方。

又在院子靠南,也有臨時關押犯人的牢房。

但自己神識籠罩了整個齊廣縣,倒是不怕縣北的壇捕頭逃跑,或者有人劫獄,所以就把他放在縣北吧。

而此時,縣衙門前。

正有來往的捕快,當聽到張二通報,又見到張封腰間懸挂的令牌,文書,便齊齊向著張封見禮。

可他們也有些好奇,不知道捕頭為什麼沒來迎接?

只是好奇歸好奇,他們沒有多想。

皆因捕頭的殺命官計劃,實在是太過『要命』,繼而捕頭只對大當家說過。

張封在他們的恭迎中直接來到後院,在臨時安排了張二等人的住處后,就望向了跟來的一眾捕快,讓他們去通知城內的五位大老財,說今夜要辦一場夜宴。

因為自己想要快速紮根,讓後方再無後顧之憂。

最好的辦法就是找當地的鄉紳老財們,過來喝頓酒席,開個私人小會,說一下利益的分配。

也是之前自己可是聽到師爺呢喃,說著這五位大老財,可以讓齊廣縣動亂。

那麼以防萬一,肯定就先聊聊,見見,商量一些條件,和氣生財,一同維護本縣,別讓這些當地的大財閥,搞什麼明裡暗裡的小動作。

眾捕快聽到命令,就各自去往縣內各處找人,沒有想那麼多。

畢竟哪家外來的縣令,都要和當地的鄉紳聊聊。

這關係到他們的荷包會不會『飽滿』,也關係到百姓收成不好的時候,這些鄉紳會不會大發慈悲,來個街邊施粥。

可除了去請大老財的幾名捕快以外。

也有的人去往酒樓,點上好菜。

還有的人,念著討好壇捕頭的心思,去往了壇捕頭的府中,卻被感知壇捕頭今日一早出去,就沒有再回來過。

皆因壇捕頭被關押的消息,還沒有傳出去。

而也在眾人的慌忙與各有心思準備中。

時間過去。

在夜時七點,宴會就在府衙的後院正廳準備完善。

一桌子的好菜,全出自大廚手藝。

還有四瓶陳年老酒,都是招待『上官』所準備。

那五位老財,也是很給面子,或者說抱著某些目的。

在夜時七點二十左右。

他們就一同結伴來至,想要瞧瞧這位外來的新官,到底想放什麼火。

只是等他們過來,倒是看到張封獨自一人在正首處坐著。

離張封最近的侍女,都在廳外站著,候著等他們。

包括張二等人也在各自屋內修鍊、修鍊,張封下命令沒讓他們過來。

畢竟這可是縣衙裡面,要是還能出事,那可是真正的蔑視皇權,株連九族。

「大人久等..」五人看到屋內就只有這位年輕的縣令后,便笑著一同走進,各自身穿錦繡的綾羅,一股財氣逼人的架勢。

張封望著他們,通過之前幾位捕快的補充訴說,也知道他們掌管著全縣的各行大生意,是名副其實的富可敵縣,家丁過百。

尤其是其中的孫老財。

他掌管著全縣的酒樓與馬匹生意,更是在外被人稱家丁七百的『孫校尉!』

在齊廣縣附近地界,威勢無兩!

如今。

酒宴一開始。

侍女走進大廳,把眾人的酒滿上,在張封的點頭中躬身退去,帶好房門。

孫老財不等這位年紀輕輕的新縣令說什麼,就一副老前輩指點的樣子,向著張封道:「我知曉大人此次叫我等赴宴的心思,應是稅收的事情吧?」

他說著,又是一副看透一切的表情,「只是我等先前與鴻縣令有商談。官府從全縣十六村的各地糧食稅收,等統計完之後,我等要分糧庫內的三成。

這三成是用來讓我們運作,招待外地來的客商。剩下的還需培養我等府中護衛,鎮守我們齊廣縣。」

「既然孫掌柜先提稅收的事,那我也說說。」張封點頭,「運作是沒錯,養城防也沒錯。可是幾位的意思,明顯是用官府的錢,養幾位府中的家丁。這個可就錯了。」

「張大人此話怎講?」孫老財頓時露出疑惑的表情,「我等府中的家丁護衛,難道就不是我們齊廣縣的人了?且每當追拿山匪的關頭,哪次不是我們出錢出力?

大人您可要明鑒啊!

您是我們齊廣縣的父母官,可不能偏袒了!中飽私囊啊!」

「是啊..」桌旁的諸位老財也在點頭,一副張封不懂規矩,反而想貪贓枉法的樣子。

「孫掌柜能言善辯。」張封稍微坐直身子,「但也是說到了山匪這事,我想問問為什麼這五年來,本縣清繳山匪一十八次,卻無一次有功而返?」

「山匪眾多,藏身之地又多為山野。」孫老財表情端正,看似訴說事實,「茫茫大山,想要找這些熟悉山野的匪徒,難啊~」

「孫掌柜出力了..」一位老財搖頭嘆息,悶氣幹了一杯燒酒。

「山匪一直是咱們縣的禍事..」另一位老財也是順著兩人的話,把目光望向了張封。

張封看到眾人揣著明白裝糊塗,是直接挑明道:「山匪是壇捕頭圈養..幾位也有份吧?」

「大人此話怎講?」孫老財的表情壓根沒變,還是一副端正的樣子,「大人的意思是我等圈養山匪?」

「是不是,幾位都清楚。」張封端起酒杯,也稍微品了一口,「但孫掌柜所說的事,既然是稅收。那就談稅收。我說個章程,之前說的三成稅收,這個去了。並且幾位每年也需要繳上一成稅收,我張封就可以對山匪的事情既往不咎。」

「張大人或許沒有明白..」孫老財失笑,「就算是我等與山匪有染,那也有染的事。但若是財糧短缺,收我等稅收,讓我等府內的護衛吃不飽肚子,動亂起來..您那時還能做這個主嗎?等朝廷怪罪下來,您能當起這個責任嗎?」

「孫掌柜的意思..」張封望向他,「你能當這個主?」

孫老財稍微收了一點眼神,露出笑容,端起桌子上的茶水,細細品著,沒有去看張封,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但看他的這個樣,是『能。』

其餘老財見到,也是懶懶散散的精品茶水,彷彿再給這位新來的縣令施壓。

讓張封老老實實的先待著,先坐著,讓張封知道,要是沒有他們,那麼張封在這裡就是寸步難行!

張封瞧見他們逼宮的架勢,放下酒杯道:「我既然身為本縣的縣令,怎麼做不了主?」

「哦?」孫老財詫異看了張封一眼,「張大人可是要想清楚啊~」

張封望著孫老財似笑非笑的樣子,一副左右而言其它的偏轉話題,隱約威脅,是抽出身側的佩劍,猛然向著孫老財的脖頸斬去!

頓時『咔嚓』脆響,血液迸濺,濺灑了滿桌子的美酒好菜。

一顆大好的人頭,順著桌邊滾落到了眾人的腳下!

「張大人..」幾位老財也是瞪大了眼睛,望著趴在桌子上的無頭屍身,感受著臉上溫熱的血液,牙齒上下打顫,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更不敢反駁。

他們沒想到這位新來的縣令,竟然說殺人就殺人!

「我再重述一遍。」

張封手握佩劍,在旁邊一名顫抖的老財絲綢衣服上,抹乾凈了劍刃上的血液,「即今日起,齊廣縣由我張封做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9章 誰敢不服?

5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