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風雨欲來

第209章 風雨欲來

「張隊長說的是..」

城主帶著乾笑,目光望著長刀,當看到張封把刀放下以後,才接著道:「那個..張隊對於秋初有什麼想法嗎?」

「想法?」張封望著城主,不知道他唱的哪齣戲,說話不明不白。

「城主有什麼事就直說..」

張封朝前走,路過律法部的人員旁邊,把刀推回他的刀鞘內,「我準備回去休息,咱們就不要再打啞謎。」

「不是..這個怎麼說..」城主望著城內逐漸靜下來的眾人,小聲解釋道:「我怕這裡還有商會的餘孽..不是一個說話的地方..」

他說著,又邀請道:「要不張隊來城主府內坐坐?我想說的事情,也是關於東域的事情..想要張隊看一些資料..」

「成。」張封聽到城主這般小心謹慎,倒是真以為他有什麼大事,於是也沒有什麼推辭,就準備過去看看。

「請!」城主屏蔽了他身邊的眾人之後,虛引張封來到場外,不遠處就有他的車子。

「你們先回去。」張封望向旁邊的人員,讓他們先回臨時住的地方。

城主看到,卻是一塊邀請道:「府內有一些客房。張隊要是不介意不嫌棄的話,可以把城主府當成臨時..」

「城主說這話就見外了。」張封打斷他的話語,「哪有什麼嫌棄不嫌棄。現在正事要緊,其它都是瑣事..」

..

等夜時十一點。

眾人一行車隊,來到三十裡外的城主府區域。

張封看到東域的城主府,倒是十二棟三層的小別墅樓院子,連成一個大別墅區。

城主與城內的一些官員,都是在這裡辦公居住。

其中有七間別墅都是空房,也是招待上頭來人的客房。

每日都有人員打掃,保證可以隨時入住。

也等眾人過了別墅區外的警戒線,進入其中一間屋內。

張封望著跟來的城主,也想問問是什麼事情。

可隨著城主一開口,上來就是各種請罪,再說著一些兩年來的『小動作』懺悔,以及把說著半月後的秋初一事,全權聽令張封之後。

張封明白了,原來城主是準備在暗地裡把他的權力交一交,讓自己帶頭,掌管東域的作戰事情,他則是打個下手,負荊請罪。

那這個確實沒錯,這樣的事雖然能在明面上做,但肯定不能在明面上說。

因為這都是上頭給的權力,哪有個人私自給,還又當面說的?

這明顯就是不給上頭面子,把權利當成了兒戲。

等傳出去了,張封是沒事,但城主絕對完事了。

「近來時間,我都在這裡住著。」張封看到別墅區的風景不錯,又處於東域正中心,也是同意了下來,正好順著任務線,掌握了東域最高的權力。

這樣不管將來做什麼,還是幹什麼,就沒有人給自己犟嘴了。

「那些罪犯的事情,張隊準備怎麼處理..」城主見到張封同意,是又說著商會餘孽的事情,等待張封的吩咐。

這一下子就進入了幫張封做事的管家角色。

張封聽到,擺手讓他隨便辦吧。

反正小貓兩三隻,在自己的感知中不成一點大事。

來了殺了就是了,多簡單的事,哪用得著專門去找。

還不如放養一段時間,說不定還來『清繳餘孽』的賞金。

「張隊先休息..」城主卻是當成了大事,準備連夜就派人去查,要做好張隊交給他的第一件事。

稍後。

城主離開。

張封望著他的背影,卻覺得這個人很有意思,活絡的很有意思。

因為在律法部的資料中有他的一部分檔案。

包括東域商會裡,也有不少他的資料。

並且商會的一些高管,也舉報城主收他們東西。

張封看過,也都知道。

總覺來說,城主這個人,在東域內就是個『老好人』,好到各方勢力的關係都沾的不深,卻又多少都沾上一些。

可就是在這樣的微妙關係中,再加上他的職位實在是顯眼,他才能立足勢力繁亂的東域,又穩坐了兩年的城主。

包括心狠手辣的許會長,也是想著城主不干擾自己的計劃就行,就沒有施展什麼打擊活動,拉他下台,然後再把上頭的目光吸引到這裡,又派一名不熟悉的城主過來。

其它勢力也是如此,每個人都在圖利,又各自為盟,縱橫交深,使得東域就成這樣了。

歸根結底,就是東域屬於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單純就是抵禦東海的一道屏障,讓他們各個勢力,各自經營。

城主是什麼都不管,但什麼勢力都要認識。

張封想到這裡,還有一種感覺。

那就是上頭故意這樣的?故意把城市劃為『三不管』地帶?

擺出一種『我們派過去的城主』都不管你們,你們只要不過分,不搞城主,那就隨便的模樣。

那許會長他們為了各自的勢力與發展,這肯定是出一百二十分的力,來保護『自己的城市』不受獸潮的壓迫襲擊,並且還出力建設。

至於城市最後是誰的,這個自然是中原的一部分,不可分割。

張封想著,感覺好像可能如此。

而隨著時間過去。

這段在城主府內的日子中。

城主每日都來親自彙報工作,又帶來了一台電腦,上面全是關於東域與前幾年獸潮的資料。

眾人已經開始討論防禦獸潮的事情。

可謂是大會一天一次,私人小會不斷,並且還有不少勢力的領頭,特意過來參加。

但不止是大人物們在忙。

城外,隨著秋初接近。

也有不少冒險者遊走東域附近,反映過來一些進化獸的活動區域,以及哪裡可能會聚集更多的進化獸,或者海里的進化獸會在哪裡登岸等等。

這樣的書信、數據文件,每天都像是雪花一樣從各處飄來,送到各個勢力的桌案上。

各個勢力的人員,也輪著班的收集有用信息,把它們輸入有線電腦的檔案資料庫內,上傳城主府終端。

事關東域興亡,他們還是統一戰線,一起在城主府談論。

每年都是如此。

這個時候也是東域最團結的時候。

城主府中專門負責戰時情報的人員,也把這些信息分門別類,再貼上已知的進化獸標籤,整理出來一個個小型文件夾,放在了一間別墅內,讓所有到來的大人物們瀏覽。

就這般,張封偶爾在別墅內和眾人討論,或者招齊人員,眾人開個大會。

日子一天天過去。

最明顯的就是這幾天的氣溫也在驟變。

若是說尋常氣溫,天氣好的時候,有個十幾度,身體強壯的人還能穿個短袖。

但如今隨著一股潮濕的寒意,逐漸瀰漫整個東域、岩省,溫度降至零度左右。

植物依舊跟隨季節的轉換,飄零下了落葉。

所有人都知道夏季過去了。

直到第十三日清晨。

烏雲密布遮掩天邊,落下瀝瀝細雨。

張封坐在屋內窗前,感受著寒冷晨風,知曉秋初已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9章 風雨欲來

5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