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商會人多

第20章 商會人多

一曲唱腔。

豐掌柜愣愣望著,沒想到自家第一高手竟然被張封一招斬殺!

「哈哈哈~」

他狂笑,望向了遠處同樣被擒的趙掌柜,「你們良城的連雁樓張封..果然是名不虛傳..」

「攔著他!」旁邊壓著他的人,拿破布堵著了他的嘴,怕豐掌柜咬舌。

「先看著他,別讓他死了..」

鄭會長鐵青臉著從護衛中走出。

但等他來到張封旁邊,看到張封在繆雪塵的脖子上補了一刀后,卻又有些感嘆,

「若不是張小哥,今天我怕是要死在這了..」

「鄭會長也是早有準備。」張封望向四周封鎖酒樓與打掃屍體的護衛,「今天要是沒我,他們也跑不了。」

「張小哥這話錯了..」鄭會長搖搖頭,

「雖然我早就感覺這事不太對勁,又提前做了一些準備。但我一聽這戲曲,又瞧半天時間過去。我也漸漸放下了戒心,覺得趙掌柜他們可能真的是想擺一台戲..

莫提,那繆雪塵唱得著實不錯..」

鄭會長看看繆雪塵的屍體,也許是人死了,他少了一絲恨意,多出了一些遺憾,

「可惜呀,沒看到那後幾場..讓人把他葬了吧..」

鄭會長搖搖頭,不知是惜才,還是遺憾居多,又或者是面上讓繆雪塵葬的體面。

因為這次要是換成他死,豐掌柜等人活。

相信豐掌柜他們也會給鄭會長辦一個風風光光的葬禮。

也在幾人抬起的繆雪塵屍體。

鄭會長又望向不遠處被人壓著的豐掌柜,如今正有幾位掌柜在審問。

同樣被壓的趙掌柜那裡,也有不少痛心疾首的掌柜在罵他。

畢竟趙掌柜是良城的人,商會裡的老人,也是眾多掌柜的好友。

眾人幾十年的交情,誰能想到他會對昔日的眾多好友下刀子。

「應該是耀城陳會長下的局。」鄭會長把目光收回,「趙掌柜與豐掌柜都成了他的槍。」

「不管槍也好,刀也好。」張封收刀入鞘,「這事怎麼說?」

先前。

自己欠鄭會長兩次恩情。

一次是藥方,一次是巡捕房撈自己。

如今救了鄭會長一命,算是還了一個。

至於剩下的人情。

如果鄭會長想要報這次仇,自己不會藏起來當做沒聽見。

用他曾經幫自己的話說,都是商會的同門,應該相互幫襯。

只是鄭會長還沒說什麼,李掌柜就從後面走來,臉色有些不好看。

附近的掌柜也緊跟著圍上。

「鄭會長此事要從長計議啊!」一位掌柜突然開口,怕鄭會長帶他們殺回去。

也是因為他,李掌柜臉色有點不好看,暗罵這人『沒一點骨氣』

但在這位掌柜想來,他生意做的好好的,不想趟這次風險。

並且他覺得這次的目標不是他,而是鄭會長。

說不定鄭會長一死,他就沒事了。

往後,他還是該做自己的生意,就做自己的生意,只是換了一個同樣熟悉的趙掌柜當新會長。

「在陳會長的地盤..」也有另一位掌柜在旁邊接話,「咱們可謂是兩眼一抹黑,舉步難行啊..」

不想冒險的人,不止之前那一個。

「是啊是啊..」隨著兩人開聲,又有幾位掌柜點頭,說著打起來以後,一些可能會影響商會正常運轉的情況。

鄭會長一時語頓,沒了下文,他身為當家人,得為所有人考慮。

包括李掌柜見到這麼多人一開口就是『和談』,臉色更是難看,也不好插進去話。

張封聽著,卻沒管這些掌柜們接下來談後事,而是向著遠處的林少爺等人走去。

如今,林少爺正呲牙咧嘴的慢慢活動胳膊。

旁邊好幾個人把他圍了一圈,都在說著林少爺剛才真勇敢,竟然敢動手和戲班子的那群人打。

雖然一個照面,林少爺就被撂倒了,還狠狠摔著了胳膊。

但總歸是敢上。

此時,林少爺看到張封走過來,倒是猜到了什麼,有些玩笑道:「張大哥,那些老頭又害怕了吧?您是不是聽得窩火,就來找小弟了..」

「你小子還挨了一下。」張封沒回答,而是望著他半抬起的胳膊,「是不是崴著了,動不了?如今還疼不疼?」

「不疼。」林少爺搖頭,故作堅強。

張封手掌想搭在他胳膊上。

「疼疼疼..」林少爺想抽開胳膊。

「我還沒搭上。」張封話落,猛然抓著他手肘,又輕輕摸了摸他的骨頭,「骨頭沒傷著。就是一些皮外淤傷。」

張封說著,從口袋內拿出一個小瓷瓶,望著又半架起胳膊的林少爺,「我這有瓶葯,回去擦擦。」

「謝..謝謝張大哥..」林少爺看到張封這位狠人大哥給他藥瓶,不由有些感動。

一時間他想了很多。

他想到自己原先確實不是東西。

張大哥教訓的好!

張封看到他感動的樣子,倒是擺擺手,指著不遠處的地板窟窿,「之前擋那一槍,擋的急,給你家地板踩了。這瓶葯,賠你的。」

說完這事。

張封又走回會長那邊,以為他們已經想好了對策。

誰知道鄭會長聽著兩邊的意見,最後有些無奈的中肯道,

「豐掌柜已經殺了..相信用不了多久,陳會長就會知道這邊的事情。又或者陳掌柜過不了今晚,就會有所準備..

所以咱們不如叫上巡捕房的趙巡捕,連個頭,把這事說說,看看到底怎樣..這樣..算是和,也算打..」

「對!看看讓他們怎麼賠!」

說『和』的掌柜們樂了。

李掌柜等人則是咽不下這口氣,又開始新的爭辯。

張封聽著眾人新的一輪商討,也算是徹底聽明白了。

商會大了,各家掌柜都顧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想要獲得更多的利益,而不是再想搞出其它的事情。

這哪裡還有血性?哪裡還有商會規矩里的『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如今瞧瞧,好幾人都在勸和,很少有人為主戰的鄭會長與李掌柜說話。

同時在附近的林少爺等人,他們聽著這幾人商量著『和』的事,也是聽得心裡窩火!

但如今都是他們父親爺爺輩的長輩在交談,他們也不敢插嘴一句。

不由得,他們都把目光望向了張封。

他們覺得以張封大哥的脾氣,肯定不會讓人平白砍來一刀,受這窩囊氣。

並且林少爺等人也沒想錯。

張封聽著眾人談論,覺得要是自己說,就打。

明明是欠債還錢,殺人償命,多簡單的事情,為何多了幾個說和的人,就要再多商討個半天?

商會是群體,集思廣益是沒錯。

但等想到萬無一失的辦法,陳會長他們早就有萬全的準備了。

還不如自己一個人去,來個突襲刺殺。

省得去的人多,目標太大,讓陳會長他們有所防備。

到時候不太好得手,都是雜事。

可一人,來去自如,一擊不中,大可遠遁十里,再找機會。

非得殺了他。

張封思索著,本想和鄭會長他們說一聲,可是如今聽著這些『勸和的掌柜們』還在辯解,看他們吵得面紅耳赤,卻不想大聲喊著和他們一樣爭辯。

可也聽得不舒服。

鄭會長所說的商會規矩,一方有難,四方相助。

如今可倒好,這幾家說和的掌柜,都忘得乾乾淨淨。

張封瞧他們一眼,轉身,直接走到不遠處的趙掌柜身前。

一時間鄭會長等人見到張封離開,倒是稍頓了一下話語,又下意識的向著張封那邊望去。

張封走到趙掌柜旁邊,看著趙掌柜求饒的模樣,把他口中的破布去掉。

趙掌柜長呼一口氣的同時,眼中卻布滿血絲淚水,不顧旁邊還有其他人,直接勸起張封道,

「張小哥..張小哥..您想要什麼,大洋?美人?我什麼都給..就求您救救我..以您的名聲與武藝..咱們絕對能殺出去!

只要..只要張小哥護送我到耀城..讓我和陳會長匯合..陳會長就會護著咱們!」

「趙掌柜說的不錯。」

張封在趙掌柜期望的目光中點頭,在他笑容泛起的一瞬間,附近幾位掌柜也心驚的瞬息,豁然一刀刺入了趙掌柜的胸口,

「那我先送趙掌柜過去,等改日再讓你家主子陳會長和你在黃泉路上主僕團聚。」

『啪嗒』趙掌柜屍體倒地。

不少還在說和的掌柜們,當他們見到這一幕,也嚇得一下子堵住了嘴巴。

霎時間整個酒樓內安靜了,所有人都在望著突下殺手的張封,死去的趙掌柜。

張封提著滴血的唐刀走來,望向勸和的幾人。

他們齊齊後退幾步。

張封看了他們一眼,又望向眾人,

「鄭會長說過商會有難,眾拳相助。

而如今,在場的各大掌柜,老前輩們,都是咱們商會的人。

又在我張封想來,諸位前輩大掌柜們更是咱們良城裡的敞亮人,出門有大排場、金面子的人。

可是我如今聽到的怎麼都是一些不排場的話?

像是小雞崽子一樣在窩裡杵著藏著,就不怕傳出去讓人發笑。

說句不好聽的。哪有被人打上門,卻支支吾吾不敢還回去的事?

良城商會的大掌柜?

笑話。」

張封說著,掃過之前說和的幾位掌柜。

他們都避著張封的目光,不敢看。

最後還是一位掌柜提起了心氣,瞧了瞧張封手邊在滴血的唐刀,小心問道,

「張張小哥..那您說怎麼辦..」

張封收刀向著樓外走去,四周眾人讓開道路,

「自然是以血還血,以牙還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商會人多

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