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開門紅

第1章 開門紅

早晨。

嚴省,良城。

一條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熱包子..」

「洋火!賣洋火~大前門、哈德門,三炮台煙嘞~!」

隨著此起彼伏的吆喝聲,大清早小販們擺著攤位,挑著扁擔、或掛著胸前小架子上的貨物,穿梭人群,遊走街頭巷尾。

「誒,您坐穩了~」

在附近一家布店門外,一位黃包車車夫早早接個生意,正彎著身子壓下車椅,招呼剛上車的客人。

客人是一位身穿天藍色繡花旗袍,盡顯曲線妖嬈的富家小姐。

她年齡正值芳華,身子前傾端坐,纖細的胳膊挽著一個精緻的小包,手裡拿著小巧的胭脂盒,一邊補著妝容,一邊偷偷瞄向旁邊布店,那裡有位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青年。

張封背靠在這家布店外的樑柱旁,與前方站在台階下的掌柜,一起送著這位一早來訂做衣服的主。

富家小姐覺察張封目光望來,便慌忙把偷瞧的目光收回,又望著手裡鏡子,補著胭脂,故作詢問的樣子,向笑臉相送的掌柜道,

「李掌柜..」

「您放心。」

布店掌柜的年齡在五十左右,飽經風霜的臉上,眼睛里寫滿了人情世故。

不待富家小姐多問,他就承諾答道:「等您的衣服做出來,我就讓夥計給您早早送去,不勞您再車馬走一趟。」

「勞煩掌柜的了..」富家小姐收起胭脂盒,抬起妝容補好的俏臉嫣然一笑,不經意間瞄了一眼不說話的張封,就讓車夫啟程。

掌柜見客人走遠,車子淹沒在人群,才扭頭看了看張封,笑道,

「別瞧了,人走了。收拾收拾,等會你和老七他們搭把手,一起去湖匯縣送批貨。你才來店裡,正好熟悉熟悉路。」

「嗯。」張封點頭,目光還在向這片熱鬧的街景望著。

皆因他腦海內有個提示。

『身份:前幾日從外省回來的本城居民、布店護衛。』

提示:距離公測時間,剩餘365天15小時07分..

『正在載入天賦..』

張封聽著這道熟悉的提示聲,以及遊戲公測時間,確定了他今天登錄遊戲時眼前一黑,腦袋一暈,應該是意外回到了現實世界的州歷10年,又穿越到了『大千遊戲世界』裡面。

按照身份提示,他如今是這良城的人,也是這家布店裡的夥計,成為了被玩家稱之為NPC的一份子。

而關於大千遊戲。

張封在掌柜回店裡準備貨物的時候,回憶前世,清晰記得在州歷11年的時候,一款名為『大千』的遊戲會突然從天而降,讓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成為了『玩家』,擁有了進入大千世界的許可權。

那時,玩家只要找個安靜的地方躺下,比如在家裡躺在床上,就可以以『精神體』的方式進入大千世界。

但在玩家們看來,遊戲內的精神體有血有肉,身體受傷會流血,中毒會得病,疼痛度還是百分百,實在是太真實,讓所有人都覺得這是神魔遊戲,真身穿越。

導致很少有人敢去嘗試登錄,他們怕遊戲內死亡,現實中也會死。

可是等到先行者們在遊戲內學會內功,修真、魔法,異能,以及能把身體素質與獲得的寶物都帶回現實以後。

無數人瘋狂,沒有人在抗拒。

反正經過先行者們的測試,玩家們發現在大千遊戲的加持下,他們死亡后只需要等待一天,就可以無損失的再次登錄大千世界。

只是在復活期間,這名等待復活的玩家會在現實內難受一會。

那種感覺就像是忽然扭頭時,腦袋『抽筋』般的難受,又像是幾天幾夜沒休息好的渾噩。

經過玩家在遊戲內死多了,他們最後得出結論,發現這是屬於進入遊戲中的精神體死亡,繼而所帶來的身體影響,算是一種死亡懲罰機制。

還有一種影響,就是玩家徹底死亡時,遊戲世界內的身體會如雲煙般消散,裝備會掉落。

這個時候旁邊要是沒有同伴,八成會被殺他的人撿走。

可是對比能在大千世界內獲得的實力與長生的機緣來說,裝備是小事。

等玩家們渡過這難熬的一天後,又會生龍活虎不畏生死的來到遊戲世界內,殺死仇人,然後再奪回自己的裝備。

那時候不畏生死的玩家,就是大千世界內所有NPC的噩夢。

NPC們發現不管誰對誰錯,只要殺了玩家就是永無休止的惡靈復仇。

如果那名玩家還有毅力、實力,以及詳細的計劃,完全可以死了活,活了死,以一己之力屠完整個當前世界的人。

但在張封前世,遊戲只開放了一年,他就回到了遊戲開放前,沒有見誰完成了這個瘋狂的計劃。

那時玩家們的普遍實力都不高,大多做不到人盡敵國。

高手們,又不會因為個人仇恨問題,在一個世界內耽誤太多時間,浪費大好機緣。

張封回憶著,稍微活動活動手腕、雙手虛握捏拳,感受一下自身勁力,發現自己雖然回到了公測前,但還是原先的身體素質。

是好事。

因為前世的自己在進入遊戲之前,就學過一些散打散手,以及傳統武術套路,又經過遊戲內的一年實戰經驗,算是中高層玩家。

那麼帶著前世的實力過來,對於目前的情況來說幫助很大。

有底子地基,有安身立命的本錢,就可以更快向上攀爬,早些進入『第二階世界地圖』。

第二階,才開始有超凡力量。

張封前世就在第二階。

只是還沒接觸什麼,等今天再次登錄時卻回到了兩年前。

回憶著。

張封等回憶起了整個事情經過,也忽然聽到天賦載入完成,出現完整提示。

『你目前所在世界地圖等級:一階。』

世界地圖編號:0001。

提示:每個等級階段內,編號越靠前的世界地圖,難度越高,獎勵越高..

歡迎進入不刪檔內測。

距離公測時間,剩餘365天15小時04分..

恭喜,你已被選為唯一NPC玩家。

獲得獨有身份「執刑者」

執刑者具有以下特殊天賦。

天賦1:共享。

你在大千世界內的待遇與玩家相同,可以接到世界NPC的任務。

你與世界NPC相同,可以向玩家發布任務。

天賦2:隱逸

你與沒有身份的玩家不同。

你每當晉級到新的世界地圖,將會自動生成一個契合當前世界的身份,完美融入當前世界。

天賦3:睚眥

被你攻擊,或攻擊你的玩家,你將獲得他的坐標。

天賦4:仲裁

你攻擊玩家時,判定、無視玩家所攜帶的任何復活類道具。

天賦5:止戈

『被你殺死的玩家,將強制下線,無法再次登錄大千世界..』

「執刑者..」張封聽完提示,第一時間想到他之前身為玩家,可是記得玩家們沒有這些天賦模板。

他們只有自身的任務、屬性,以及所攜帶的物品信息。

並且玩家被玩家殺死,或者被NPC殺死,都是可以復活,然後繼續回到遊戲。

但自己這個天賦,好像就是明顯和玩家們對著干,壞他們機緣。

可想而知,等到遊戲開放后,自己只要敢顯露出來執刑者天賦,八成是群起攻之。

張封望著街景,沒有玩家的大街,幸好現在是內測,以及天賦內還有隱藏身份的能力,讓玩家在明,自己在暗,有了不少發育空間。

那麼現在的前提,就是要利用這一年時間,以及帶回的體質,打好一些基礎。

一步快,步步快。

最好在遊戲未開啟的時候,自己已經接觸超凡力量。

不能等遊戲開啟以後,讓玩家們順手把自己給推了。

張封思索著,又望向身後的布店。

店裡有兩名夥計已經準備好貨物,向著門口的馬車走來。

其中一名夥計就是掌柜所說的『老七』。

他身材中等,相貌相貌普通,在這家店裡幹了七八年,一般都是他帶新人。

「來幫個手..」老七抱著包裹好的衣服,望著門口的張封,見張封望來,又好奇道:「聽掌柜的說..原先你就是咱們城裡的人。這出去七八年,過得咋樣?」

「看哪裡有散活,就干一些。」張封順手接過老七遞來的衣服,「餓不著吧,也難撐住。這不就回來討個活計。」

「回家是好事。」老七笑著回一句,又問,「吃飯沒?等會跟車跑貨,可是沒功夫去填飽肚子了。」

張封把衣服放在馬車上,又偏頭示意街對面坐滿客人的一處攤位,「吃了碗雲吞面。」

「沒空肚子就成。」老七接著回屋拿貨,「咱們得走一早上才能到湖匯縣。」

張封目光從麵攤收回,跟進店裡面,接過另一名夥計遞來的一捆絲綢,入手絲滑,隨口一問,

「湖匯縣有什麼好吃的?」

老七也抗了一捆,「水餃、蒸餃,還有他那的蘸醬,酸酸辣辣的,再配上一截小蔥,幾兩小酒,真是一絕!」

老七砸吧一下嘴巴,「中午咱們送完貨,去那嘗嘗。」

「是得嘗嘗..」張封被他說餓了。

沒辦法,今個兒一來,就身著一身長襟褂子,站在了這家店門口。

門口掌柜二話不說,直接給自己拽了進去,開始上班上工,又碰上那位大小姐過來訂衣服。

這什麼情況都沒弄清,就站完店裡,站店外,褂子兜里也沒錢,怎麼去吃對麵攤位上那一碗碗飄香的雲吞面。

瞧那滾燙高湯,上面嬌艷欲滴的油菜,葉下圓潤飽滿的餛飩,還有一根根湯油中泛光的麵條,聽人『跐溜』一口,好像比手中抱的綢緞還要絲滑。

張封把貨放在馬車上的時候,勾頭看了一眼,心神都快跌進那清油湯鍋里。

「走吧。」老七掂著幾柄短刀,和另一名夥計來到馬車前方,又望向看似走神的張封,「就咱們三個去。」

他說著,把手裡的短刀塞在布匹下。

敢不敢砍人不知道,主要是壯膽。

這年頭路上不安全。

同時一個提示讓張封回了神。

『開啟事件任務:「護送」

確保貨物安全。』

..

聽到任務提示,張封瞬間提起心神,沒耽擱,和掌柜告別一聲,與老七一同向著城外走。

因為『事件任務』就是晉級的關鍵。

只要中間沒有任何失敗,那麼連續完成五次事件任務,就會打開下一階世界地圖的傳送點。

並且同時開啟的還有大千世界的『遊戲大廳。』

那是一座位於一片混沌中的巨大宮殿,面積比地球還大。

不過,玩家們的各自房間內都有傳送陣,可以讓天南地北的玩家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於遊戲大廳中齊聚一堂。

張封就是在前世遊戲開啟的第十一個月,獨自完成了五次任務,成為了第二階段玩家,來到了這裡。

但高端一點的玩家,比如先行者、與一些運氣好、又大把花錢僱人的玩家,在遊戲開啟半年左右,就來到了二階。

因為同一階、同一個編號的世界內,可能只有一名玩家,也有可能是多名。

這導致現實內的勢與錢,在多名玩家存在的世界內就有了用武之地。

他們聯繫的方式是『世界論壇』,那裡屬於大千遊戲的專屬論壇,對所有玩家開放。

哪怕玩家們分別在不同的世界內,也可以一同在論壇上交流,發帖子,或者閑聊,放鬆心情,開車麥片吹牛皮、以及公布一些一點也不重要的情報信息。

張封前世就喜歡看論壇,關注一下玩家們的大致實力情況。

也看到許多有錢有勢的玩家在裡面發帖子,找一些同一個世界內的玩家幫忙。

可除了這些僱人的玩家以外,還有一種運氣好,並且又肝又花錢的先行者玩家,更是在遊戲開放的第十一個月達到了第三階!

並且他們還在第三階編號靠近前百的世界內,接觸了修真門派。

一時間他們帶回現實的高級功法,寶物,甚至改變了整個現實世界格局,讓現實漸漸形成了一個個國家與強大公會、以及個人小團隊為主的傭兵世界。

至於有沒有第四階玩家。

槍打出頭鳥。

人家不說,悶聲發大財,誰也不是天上的神仙,怎會知道。

可不管將來發展如何。

張封如今跟著老七和那名夥計出了城外官道,等踏上鄉野土路的時候,卻一瞬間提起了全部心神,環視四周,以及遠處的小片樹木,以防有人劫道。

他前世就被這種『開局就來的任務』陰過一次。

這種第一個遊戲世界內的第一個任務,也被玩家們戲稱為『新手歷練』

分為『護衛、送信、買東西』等等許多種類型,看似簡單,卻暗藏殺機,讓人防不勝防。

導致了前世能完成歷練任務的玩家很少很少,也基本沒人知道『新手歷練』的獎勵是什麼。

因為玩家們現實內的體質,就是遊戲內一開局的體質。

這使得大部分玩家們的體質就是正常水平,很難防備突然發生的致命危險。

其二,玩家們都是沒有身份的黑戶。

所以玩家們不僅要防敵對勢力,還要防發布任務的人。

說不定最後任務將要完成,玩家要回去找任務發布人領取獎勵,以及確認任務完成的時候。

有些世界NPC為了不給玩家賞金,繼而恩將仇報,在玩家們準備交任務的放鬆瞬間,突如其來的給了他們一刀。

就這道坎,讓不少玩家大呼卧槽,又經歷過難以忍受的頭疼過後,對這毫無底線的遊戲望而卻步,沒有選擇再次進入。

直到實力可以帶回的消息被證實,才開始全民湧入大千。

那時候基本已經是一個月後。

張封也是那時開始接觸大千遊戲,也不出意外的沒有完成看似簡單的送信任務。

在途中被突然竄出的一隻吊睛白額虎給咬死了。

直到遊戲開放大半年,張封感覺自身實力可以,不會被秒殺,等再次尋到那隻老虎,直接拼著死亡兩次,重傷一次的代價,硬是送它了一程,報了這個仇。

還喝一頓貨真價實的虎骨酒。

就這,張封前世去的世界,還是一階編號0236世界。

按照前世一些大公會放出的資料來說。

張封知道在每個階段,編號在100以後的世界,都是簡單世界,難度差不多。

100-10才是分段,比編號100往後的稍微難一點。

再難一點,就是10-2。

1,頂尖。

目前所知的大約就是這四種難度,綜合起來分水嶺也算是比較大。

比如同樣在地圖等級第二階。

玩家們來到100往後,可能只會接觸先天。

但來到01編號的世界,說不定就可能接觸修真,金丹功法、不用去往第三階。

當然,世界等級高,相對的任務不好完成,晉級難度也高。

可總歸來說是利大於弊。

早接觸,早收益,剩下的就是慢慢在被殺與頭疼中熬。

熬出來就橫刀立馬,出人頭地。

熬不出來,就天天在頭痛與等待復活的途中,和同樣等待復活的大佬們,一起在論壇里吹牛皮。

尤其有的玩家在論壇里顯擺途中,說出他在編號前百的世界內死亡,還會引起一片驚呼、嘩然、羨慕。

張封思索到這裡,就想到自己了。

自己這次可是來的01世界,又接手了第一個任務,誰知道難度是多少。

路上不警惕不行。

而隨著時間過去,在上午十點半左右。

張封在戒備途中,與老七二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也一同護送著馬車貨物,走出良城二十多里地,來到一處錯落林子的土道上。

這路上只有一條馬車與人踩出的坑窪土路,不時還能聽到林內傳出一些動物的吼叫。

再往遠一點望去。

張封看到稍遠一點還有一些小山,並且來到這裡以後,老七的話語中也明顯少了家常閑事。

「得打起精神!」老七朝附近的山野看了兩眼,「等走過這十二里山路,咱們就到胡匯縣地腳了。」

「早到早省心..」聽到老七所言,那名夥計也是笑容收斂了一些,又問道:「過路錢沒丟吧?」

「這你放心,丟不了..」老七從懷內拿出一塊大洋,還親了一下,「雖然說咱們掌柜是良城地面的大布商,過路費貴,也可以給東山大當家『賒賬』..」

老七侃侃而談,「但咱們要是真沒帶錢,估計要留下一人,等掌柜派人來贖。

要是不贖,東山大當家也不殺人。

畢竟把咱們跑商的殺完了,到時候撕破臉皮,和咱們良城商會打起來不說。也沒人敢往這片走商了。那他們不得冒險挪地方,去搶其他土匪的地界?」

老七說著,看似很清楚這裡的條條道道,像是個老江湖。

他剛讓張封二人謹慎,是害怕林子里的野獸。

那些東西可不講人情道理。

『得不償失..』張封聽到老七說附近的山匪,倒是想到這麼幾個詞。

當土匪,也有當土匪行規門道,懂得做定點的攔路生意要細水長流。

但與此同時,在三裡外的一處土路林中。

有五名身材高低胖瘦不一的山匪,正把兩名求饒的農夫殺死。

「又是兩個窮鬼!」

山匪頭頭向著屍體啐了一口,隨意讓手下拿點乾草『呼啦』一蓋,就帶上手下向著林外走去。

「這片地界還是有油水。」跟在後面的一名山匪吃著一塊干肉,「等今天再干幾票,就去林省那片地面看看。」

「我看行。」山匪頭頭笑了,「咱們這兩天不僅殺了良城東山頭這麼多人,還在這條山道上弄死了東山大當家的幾名手下,就算沒人傳信,估計東山大當家也快知道他們這裡來客人了。」

「不勞他們送。」一名身材壯碩的山匪笑道:「咱們兄弟幾個今天晚上就走..」

話落,五名山匪在林內大笑出聲,對身後的兩具屍體視而不見。

因為他們不是這片的人,不講這片山頭裡的條條道道。

也是土匪分好幾種。

有的賣國求榮。

有的像是東山大當家,專守一個地面,見人攔道,拿錢,走人。

有的是義匪,專對不義之人出手,劫富濟貧。

還有的心懷大義,不忍山河破碎,加入反抗之行。

但這五人是純鬍子。

他們不是普通山匪。

普通山匪是講究個『七人為綹,八人為局』,只要湊夠七人,就佔山為王,逐漸做大勢力。

相反,這些純鬍子就像是流竄犯一樣,幾人一搭夥,稍微一合計。

三五成群結為匪,燒殺搶奪,奸**掠,心裡沒有絲毫底線,只有柿子專挑軟的捏。

如今,他們這兩天就在附近山道轉悠,見人就滅口。

一路上沒活口,就沒人開口,誰也不知道。

干兩天,吃飽喝足就走。

等東山大當家反應過來,發現這條山道的兄弟兩天過去還沒回來,他們早拿著東山劫來的錢,在外省的窯子里快活享受了。

也在這時,伴隨著林內踩落葉的輕微聲響。

他們走了幾里,貓在林子里找人下手的時候,也聽到前方林外有馬車聲。

五人從林內瞭望,看到張封一行只有三人,便對視一眼,大馬金刀的站在路正中。

「哎,停停~」

山匪頭頭笑著來到馬車前方,身後四名山匪或坐或站,或靠在樹邊。

老七見到這些劫道的山匪,心裡一咯噔,暗呼『壞了!面生!』

他在這條路走貨六年,沒見過這五人,別是碰到了其它地面的山匪過來截胡攔道。

『事來了..』張封盯著他們腰側的兵器,時刻提起警惕。

山匪頭頭亮著腰間刀柄,卻笑呵呵的朝有些害怕老七等人吆喝道:「三位掌柜的這是去哪?」

「欸,五位爺!」老七怕歸怕,但還是強忍著腿抖,直接上前一步,拿出一枚大洋,討好道,

「我們幾個就是給掌柜跑腿的夥計..要是走了不該走的路,得罪您了,您擔待..」

「你這話什麼意思?」山匪頭頭一邊把錢收起,一邊臉色變道:「說的像是我欺負你了?不讓你走了?」

山匪頭頭說著,又望向馬車旁的張封和另一名夥計,「還是欺負你們兩個了?不讓你們兩個走了?」

「你..」張封想上前。

「爺說得對!」老七看到山匪頭頭的手掌按在刀柄上時,趕忙後退回馬車旁,把張封攔在身後,又抬起巴掌,自己猛然抽了自己一下,

「是我嘴欠!說了不該說的話!」

老七說著,還扭頭暗示張封往後站著,怕才來店裡的夥計不懂事說錯話,惹惱了這些亡命徒。

張封見老七擔憂與『這事交給他』的眼神,想到老七之前說話像是一個老江湖的樣子,就覺得老七說不定有什麼章法,也未多言。

「嘿呦,你這人..」山匪頭頭指著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還滿臉討饒神色的老七,倒是笑了,手掌從刀柄上放下。

「這人有意思..」旁邊的山匪們也樂成了一團,看著張封三人的笑話。

老七為了能走,少事,也是陪著笑,臉上浮起的巴掌印隨著他一笑,抽的格外突出顯眼。

至於車上的武器,他如今遇見事了,還真不敢抽出來。

那名夥計也是一樣,站在原地低著頭,不敢看這幾位山匪,也不敢多說一句。

山匪頭頭見張封等人這麼慫,倒是豪氣擺擺手。

老七這才露出了開心神色,感激道:「謝幾位爺,小人幾個立刻就滾!」

「我啥時候說讓你走了?」山匪頭頭突然反問一句,望向霎時愣住的老七,

「我擺手是原諒你小子說錯話。但因為你說錯話,我們兄弟幾個教你半天,累的都口渴了,你們就拍拍屁股這麼走了?」

「對!」旁邊四名山匪也笑著附和道:「你們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擺明就是不把我們兄弟看在眼裡?這要是傳出去,兄弟幾個還怎麼混?」

「我..」老七看到這些山匪不放行,臉色一下從愣住到恐懼,心沉到了冰窟里。

他算是看明白了,不管自己說什麼,哪怕是今天交了車馬貨物錢財,也難善了。

他們說了這麼多,明顯就是逗自己等人玩,像是貓抓老鼠。

吃之前,瞧見這隻老鼠有意思,不得先逗逗玩玩解解悶。

「幾位爺..」老七露出哭聲,準備跪著求饒,還想著有一線生機。

實在是拼起來,他不覺得自己三人是這五名亡命之徒的對手。

但在他膝蓋彎曲的瞬間。

張封右手一抓他的肩膀,二百餘斤的勁力輕易提著他的身子,讓他跪不下去。

「老七哥,你這江湖法子不行啊..」張封小聲一句,「這幾位爺還是不讓咱走。」

「張封..咱們八成留這了..」老七面如死灰,身體重量完全靠張封架著,已經沒力氣站穩了。

「說什麼悄悄話吶?」一名山匪向張封吆喝一句。

張封沒回答,而是把老七向後一拽,推到那名夥計旁,這才望向看熱鬧的幾位山匪,笑著抱拳,

「幾位爺有兄弟,我也有兄弟。爺幾位剛也見了,我兄弟老實巴交的,大巴掌挨也挨了,錢也給了,該喊幾位爺的更大聲喊了,咱們就不能..」

「嘿,又來個說話的!」山匪們相視樂了,打趣道:「還是個俊俏小子!怎麼?想請兄弟們喝花酒?」

山匪頭頭也望著張封,稍微仰著頭,問道:「嚯,這小白臉又是哪家的掌柜少爺?」

「我..」張封笑著走過去,學著老七討饒的瞬間,等距離近了,卻忽然前踏兩步,來至山匪頭頭身前,左手撥打開他按壓刀柄的胳膊,右手『鏗鏘』拔出他腰側的長刀,向他胸口一刺!

一人對五人,張封不知他們武力如何,只能先示敵以弱,確保出手時,重傷或先殺一人,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山匪頭頭見張封忽然出手,也是臉色一變,下意識朝後閃去,卻閃避不及,被一刀鋒扎進了左腰側,但他單手硬是拽著刀背,借用全身跌倒的勁抓著長刀。

張封也沒和他較力,而是一腳猛然踹向他的腰間傷勢,腳尖在劃開的傷口裡用力一蹬,再一撒刀,任由他奪去。

「殺..殺了他..」

山匪頭頭雖然奪過長刀,但挨了一腳,傷口血肉撕裂一大道口子,血水溢出,仰到在地面,又強忍鑽心的疼痛,塞著露出的內臟,翻滾後退。

「律~」駿馬見血受驚,抖著馬車朝後退。

剩餘四名山匪也反應過來,怒罵一聲,抽出各自兵器,向著張封這裡殺來。

張封見四人攻勢,沒去追山匪頭頭,而是朝左跨出一步,避開當先一名山匪的刀鋒。

又一側身,手指並齊,掄圓了手掌,『啪』的一聲悶響,單風灌耳,扇蓋在這名山匪的左側耳朵上。

一時間他前傾的身子一踉蹌,半跪在了地面,嚴重性的耳膜穿孔讓他腦袋內嗡嗡直暈,短時間內站不起來身子。

『呼』一陣短促破風聲。

張封看到第二名山匪刀鋒襲來,則是稍微一低身子,靠近他身前,左手抬起,抵在他的手臂胳膊肘處,讓他刀鋒無法下落。

同時,張封腳趾像是生了跟一樣,扣緊鞋底,布鞋硬鉤著泥土地面,腳掌與雙腿發力,在腰間扭成一股,右肩膀一沉,向後。

擒著山匪手腕的左手反叩,抓著他的胳膊一撈,把他身子往身前拽的剎那間,沉下的右手肘尖猛然朝上一頂。

『嘎吱』悶響,山匪左側胸口被張封手肘砸塌半寸,身子憑空躍起半尺,向後仰倒。

也在這時,張封一直擒著他手臂的左手,隨著他身體後仰,滑到他手腕處的瞬間,又猛然一抓,一擰,續力一拽,『咔嚓』他手腕處脫臼折斷,露出骨刺,身子被拉至張封身前,『噗呲』響聲,擋住了第三名山匪的刀鋒。

再一推,屍體順著他的刀鋒,向他撞去。

張封從屍體身後躍出,朝第三名山匪的右邊踏走一步,途經他的身側時腳步不停,但左手橫著探出,籠向他的面門,一摸清楚、手掌彎曲成爪,朝眼珠所在的位置一扣。

伴隨著山匪的慘叫聲,他撒開刀柄,不管向他倒來的屍體,想伸手摸向眼眶。

張封右手成拳,猛然轉過身子,一擊打在他的後腦勺位置。

『咔嚓』脆響,他慘叫聲戛然而止,與第二名山匪的屍體相繼跌倒地面。

後腦是頭骨最脆弱的部分,連著脊椎中樞神經,包括人體幾處死穴都在腦幹這裡,用力擊打就會使人暈眩,重則全身癱瘓,死亡。

在張封一拳兩百餘斤的勁力下,他的腦幹瞬間就被頭骨碎片扎爛,人死的不能再死。

張封殺了他時,腳下步子亦是不停,又追走他的屍體半步,抽出他大腿側的匕首,刺入之前那名半跪在地面的山匪後背正心。

『呼』最後一名山匪追上,從張封右側出刀,割向張封的後頸。

張封抽出匕首,弓著身子,險之又險避過的同時,反手握住匕首,掃到最後一名山匪的腳跟肌腱,猛然一刺,刀尖穿透他的腳踝血肉,卡在腳筋與骨頭之間,再在血肉內一轉、豎起刀鋒,以骨頭為借力點,壓著一割,挑斷他的整根腳筋。

山匪頓時腳筋一縮、一抽,伴隨著揪心疼痛的傳來,他一隻腳頓時無力,身子向後倒去。

張封起身,右手大拇指壓緊刀柄,追上他即將倒下的身子,刀尖在半空中扎入他的咽喉皮肉,撞向旁側樹木的同時,'噗嗤'聲響,刀刃貫穿他整個脖頸,把他釘在了樹榦上。

鬆開刀柄,甩甩手上沾染的血珠。

張封長呼一口氣,這才轉身撿起地上的一柄長刀,望向想要爬離這裡的山匪頭頭。

他雙手捂著腰間傷口,臉色失血過多發白,額頭上疼出豆大的冷汗,身下泥土早已被腰間流出的血液染紅。

「我..」

見張封望來,他想求饒,更是沒想到短短十幾秒內,他的四名兄弟就全死了!

「剛不是問我名字?」張封前走幾步,直接把刀鋒送入他的胸口,

「聽好了。到了黃泉路,你們兄弟相聚,路上有人問起,就說是我張封送的你。」

刀刃拔出。

山匪的呼吸停止,捂著傷口的雙手垂下。

張封提著長刀,逐一在另外幾名的山匪胸口處挨個補齊、割喉。

馬車旁,老七和那名夥計,早就在旁看傻了,臉色煞白的他們只剩下意識的按著不安的駿馬。

張封回望他們一眼,走回山匪頭頭旁邊,在他腰間取下一袋被鮮血染紅的小布袋。

打開袋子口,裡面有三四十枚銅子,還有三塊在銅子中露出頭的銀白大洋,其中一枚是老七剛才給的。

「這幾位爺不讓走,幾位爺的酒錢沒了..」

張封晃著錢袋,望向馬車旁的二人,「咱們最後還是走了,咱們幾個的大口餃子錢有了。」

「我..」老七才回過來神,又咽了一口吐沫,不知道是饞餃子,還是嚇得,望著滿地屍體支吾道:「張..張封,他們..把他們埋了嗎?」

「埋?」張封用山匪頭頭的衣衫擦著染血的錢袋,從中取出一枚大洋,扔給老七,「人得吃飯,狼也得吃飯。」

站起身子。

張封來到馬車旁,「走吧,說中午之前送過去,現在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我還饞著湖匯縣的薄皮餃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開門紅

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