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宴請

第18章 宴請

從山寨離開。

約莫下午五點左右。

張封提著大牛皮袋子里裝著的兩個熊掌,回到了良城。

剩餘的物件,都留給大當家他們了。

而如今。

城門邊。

張封壓低了帽檐,想了想,沒有先回店內,而是去往了布店西邊的街上,準備處理一下熊掌。

既然一會想吃好,當然要找一位有手藝大廚。

也在城東這片,有一家紅燒菜肴最出名。

燒魚、賣酒的孫掌柜。

其中他不僅賣他的紅燒魚,還接一些驢肉、鹿肉之類的廚活。

比方說誰家打只稀罕的獵物,不會做,不知道怎麼去腥、出味,都會拿到孫掌柜這裡。

只需一些料錢與功夫錢。

孫掌柜保證做的不次於良城各個酒樓內的掌勺大廚。

張封思索著,就準備去孫掌柜門店。

一時間伴隨著大街上人來人往的行人、小販。

偶爾孩童們打鬧著跑過。

張封提著袋子穿過人群,最終停在了一家賣燒魚的店面旁。

同時在前方十餘米的店面裡面。

有一位身材壯碩的中年正站在櫃檯里,『咔咔』剁著案板上醬香色的滷肉。

中年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孫掌柜』。

他不僅做紅燒,還滷肉。

誰家不會做了,都是拿他家上料色的。

只是他現在有客人,那就先等等。

張封深知自己的名聲太大,萬一嚇到人不太好。

「按您說的,都切塊兒了~」

孫掌柜切好滷肉以後,從旁邊拿出一個紙袋子,手指一彈,撐開口,往桌案上一掃,肉全裝了進去。

「您拿好。」孫掌柜笑容和善,遞給前方的顧客。

顧客笑著接過袋子,聞著香味,貪婪的嗅了嗅,最後忍著在大街上開吃的想法,轉身離去。

張封看到前面的客人離開,才走上前去,把牛皮袋子與大洋一塊放在了案板前的櫃檯上。

「先紅燒一個,當下酒菜。另一個,勞煩孫掌柜先放在你家的地窖里存著。」

「錢有些多了..」

孫掌柜剛想應聲接錢、找錢,但隨著他抬頭一瞧,看到是南邊布店的張封。

一時間他倒是愣了一下,又左右看了看,沒接桌子上的大洋,反而轉身來到大酒缸前方,掀開蓋子,牆邊架子上取下一個乾淨酒罈,拿瓢打了滿滿一壇燒酒,

「張小哥殺得好!」

他把酒罈擺在櫃檯上,封蓋,又豎起大拇指道:「這頓酒我請了!紅燒熊掌,等一個時辰左右,我讓我徒弟給您送過去!」

「孫掌柜這是哪裡的話?」張封笑著接過酒罈,勾頭點點桌子上的大洋,玩笑道:「不用找了,算酒錢。要不夠,也別追著我要了。」

話落。

張封提著酒罈,向著布店方向走去。

晚上。

自是一頓豐盛菜肴。

熊因為經常掏蜜蜂螞蜂窩,再在煎燒時配上蜂蜜,這滋味自然不用言喻。

也在這一晚吃飽喝足。

張封照常在後院內練武、打拳,磨鍊著的體質。

不知不覺。

時間悄悄過去。

但也在張封回來的第十二天。

這日中午。

布店兩裡外。

林家酒樓的后廚院內。

林老闆正在看幾個小徒弟掂鍋鏟練功的時候。

林少爺從前方酒樓內出來,走近,小聲道,

「爹,晚上都安排妥當了..」

林少爺說的事,是今日良城商會中的『趙掌柜』請了外城內一個有名的戲班子,又宴請良城商會的所有掌柜在林家酒樓內齊聚,聽戲。

包括鄭會長也來,聽聽這秦腔,《長坂坡》

並且這年頭的請戲,也分好多種。

有的人砸鍋賣鐵請不起。

有的戲班是小作坊,管吃就唱。

還有的大戲班聽說是大人物請,那壓根都不要錢,反而自備乾糧。

但這次良城商會和戲班子在各家地盤上的名聲都相當,就是『請』。

一方出錢,一方唱禮,兩不拖欠。

「放心爹!」林少爺還在打著保票,「今天這排場既然擺在咱們林家,那我絕對會做好!定然不會丟您的面子!」

「嗯..「林老闆點頭,讓徒弟們先練,但轉身帶林少爺來到院內一間屋內的時候,卻一下子回身板著臉道:「你丟臉丟的還少?」

「爹..」林少爺尷尬笑著,又轉移話題,「按照會長的吩咐,城東這片的掌柜,都該咱們發請帖..但..但..李掌柜..」

「李掌柜怎麼了?」林老闆坐在旁邊桌子旁,「都是商會同門,又在一條街上,低頭不見抬頭見。你還準備躲張封他們家一輩子?

要我說,你親自去請張小哥和李掌柜。」

「不是..爹!」林少爺聽到他爹讓他去請張封,一下子難為的哭著臉,

「爹你沒聽說嗎..那個張封把連雁幫二十幾號人殺了..別提..別提你兒子還和他有仇..萬一..萬一他氣還沒消,直接給你兒子一下咋辦?」

「給你一下?」林老闆聽到這事,突然陷入沉思,感覺確實有這個可能。

於是他想了幾息,點頭道:「那我就當沒你這個兒子。」

「我..」林少爺突然不說話了,也站在原地不動了,用沉默表示不想去。

林老闆撇了他一眼,見他沉默,又問一句,「去不去?」

林少爺堅決搖頭,「說不去,就不去!要去的話,讓咱們酒樓里的堂頭去唄!他人活絡..」

「請張小哥的事讓下人去?」林老闆眉頭一皺,漸漸抬起了大巴掌。

..

「這麼說..是城南趙掌柜請吃飯,會長也去?」

張封坐在店內板凳上,望著站在店門口的林少爺。

他來這好一會了,但就是站在門口說話,沒有任何進來的意思。

可是林少爺這次倒不是來砸場找事的。

他此時聽到張封的詢問后,是恭恭敬敬的一捧手,向著李掌柜與張封回道,

「對,李掌柜,張大哥,城南趙掌柜請了一個戲班子。賞臉,今天擺在了我們林家場,想宴請咱們商會掌柜。而如今城東南街的掌柜這邊,就等您二位了。」

林少爺說的闊氣,臉色不卑不亢。

只是隨著張封突然起身。

『嘩啦』

他嚇得下意識小撤了一步,退出了門邊,但看到張封沒有動手,而是抱拳向自己還禮以後,才幹笑幾下,又一腳踩了回來。

「勞煩林少爺專門跑一趟。」張封正兒八經的抱拳,沒有一點笑話他剛才失態的意思。

「不麻煩..」林少爺笑著一抱拳,轉身走了。

但等他來到門外,卻長出了一口氣,心裡嘆道,『真是嚇死個人,還不如挨我爹那一巴掌..』

同時,店內。

李掌柜見到林少爺離開,望向了張封。

張封撿起板凳旁的唐刀,斜掛在了腰間,「林家酒樓,聽戲吃飯?」

「張小哥要是不想去的話..」李掌柜望了一眼張封腰側的唐刀,「我就和會長說說。」

「林家都請了,怎麼能不去?」張封好奇道,「都是一個商會的同門,街里街親。」

說著,張封望向了旁邊的老七,

「咱們前段時間還剩一個熊掌,去老孫家地窖里取出來,送到林家酒樓那,讓他們家大廚看著做吧。

他們家的林師傅我也是早有聽聞,紅燒燉煮的手藝一絕。只是前段時間出個那事,我還真不好意思去他們家吃飯,怕他們家的人見我不得勁。

但今天晚上會長有宴,林家也來人。

得嘗嘗他家手藝,比起孫掌柜如何。」

「林家大廚確實是一絕..」李掌柜默認點頭,卻又望了望張封的唐刀,「只是張小哥..」

「帶刀沒別的意思。」張封拍拍唐刀,「防身。」

..

時間匆匆過去。

下午六點左右。

張封與李掌柜二人向著老七等人交代了一下,也從布店內出發。

雖然宴會是八點開始,但是早去一些,準是沒錯。

來到街上。

張封沒走多遠,也看到前方街道上停了不少馬車,還有兩輛小汽車擠不進去,就停在了路邊。

能看出這次的宴會哪怕還有兩個小時開場,但城內的各個掌柜都早早來了。

張封路過一輛汽車看了看,還發現這輛是鄭會長的。

「李掌柜來了!」

街邊,四周的人看到張封與李掌柜走來,都在打著招呼。

也有不少人看了看張封,想打招呼,但是不敢。

「張小哥..」有的掌柜去過布店,見過張封,和張封交談過幾句。

此時他們看到張封過來,倒是敢上前打聲招呼。

尤其張封回禮的時候,他們感覺特有面子!

瞧瞧,良城第一凶人認識我!

並且張封和他們說話的時候。

他們更是左右四顧,想讓更多人的知道他們認識張封!

張封倒是不太認識他們,但看到他們和自己打招呼,就感覺他們八成都是李掌柜的朋友,也就和他們點頭意思一下。

熙熙攘攘的各種交談。

張封路過幾輛馬車,和眾人來到了林家酒樓前。

同時有幾名身材高大的人,也在酒樓外站著。

他們身後還跟著十幾人抬著箱子,四周圍了不少掌柜。

門外也有不少人聚集,都望著其中一名年輕人,高喊著「趙雲!」

是武生的戲。

張封和李掌柜等人走出人群,朝旁看了他們一眼,又前望去。

這時酒樓內跑出一名夥計,高唱道,

「戲台班子搭建好了啦,桌子板凳也已擺齊~

敲鑼打鼓、

就等著您這角兒進場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宴請

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