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有何不敢?

第154章 有何不敢?

「就是意城商會!」少爺難掩憤怒,「我讓那個姓賀的幫我倒杯茶,他竟然推三阻四,陰陽怪氣!」

少爺說著,又深吸一口氣道,

「爹,我知道小小凡人,可能不知道咱們程家,這些都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可他們的會長是位練氣士,竟然還不知道咱們程家!也沒有給他的下人說過我們程家,這分明是沒有把我們程家放在眼裡!」

「嗯..」修士輕輕點頭,也感覺這小小修士會長,確實是膽大包天!

因為只要是築基修士,去過鬼城,或者有一定的層面,那麼都聽說過他們坊省程家!

這是常識問題。

常識到他去往別的修士那裡,都不用自報家門,別的修士就會掃榻相迎。

但張封沒有迎接,就證明張封不上檯面。

這樣的修士,更是死不足惜。

「不用你祖爺當面!」修士站起身子,「你爹我雖然只是築基後期,但就能把那個張封治的服服帖帖,讓他知道我們坊省程家!」

「多謝父親為孩兒出氣!」少爺喜笑顏開,彷彿已經想到賀掌柜人頭落地,小會長跪地求饒的出氣場景。

那場面真是大快人心!

「準備一下。」修士向著院內走,「敢惹我坊省程家,真是瞎了他的眼!」

話落,修士就回屋取出了法器,準備帶上他孩子,報了這個窩囊氣。

可與此同時。

在商會內。

正在盤膝打坐的張封,也忽然感覺到一股若有若無的敵意,從西南方向傳來。

這股敵意有些匪夷所思。

張封都不知道自己惹到了誰。

但也有一個猜測。

就是玩風水的郭刊等人,會不會懷恨在心,然後找人過來複仇了?

張封思索著,感覺這個事情很有可能。

可隨後伴隨著提示音傳來,張封發現自己猜錯了。

『事件任務:因賀掌柜客棧一事,招惹到了坊省程家。

程家父子即將到來,驅趕或殺死。』

『當前環數:4』

..

聽到提示。

張封琢磨了一下程家二字,還真不知道他們是誰。

可也大致知道事情起因,是因為賀掌柜的事。

想到這裡。

張封念著敵意還需要半天過來,就讓人去找了賀掌柜。

等賀掌柜來至大堂。

茶水擺上。

張封直接詢問道:「賀掌柜,你幾天前是不是得罪了程家什麼人?」

「得罪人?程家?」

賀掌柜眉頭緊皺,又忽然回想到幾天前那一幕,「我記得好像是一位帶著護衛的少爺..當時會長叫我下棋,我就稍微說了一些客套話,就向著門口走,沒有伺候他。

誰曾想他把茶水故意倒了,讓我回來,親自給他倒茶..」

賀掌柜說到這裡,是越說越害怕,誤以為自己真得罪了什麼大人物。

然後大人物過來向著會長告狀,會長才詢問自己這件事情。

「你倒了?」張封聽到賀掌柜所言,是點了點頭,反問一句,「倒他頭上了?」

「沒..」賀掌柜忽然笑了,緊張的感覺一下子消失,「沒,我好好給他倒了。但他..」

「無事。」張封讓管家拿出棋盤,「要是我,碰到故意擺場的人,我會直接倒他頭上,哪管什麼程家李家。」

「多謝會長..」賀掌柜見到會長為自己說話,是感動的無以復加。

張封擺擺手,下棋。等人。

也隨著時間過去。

敵意越來越近。

在下午四點左右的時候,人來了。

並且修士和少爺過來的時候,還不是從正門過來,而是驅使著一個玉牌一樣的法器,從天空中急速落下,到了大堂外的院內。

「意城的會長在哪?」修士聲傳整個府內,又隨著靈識一掃,覺察到大堂內有人下棋之後,就把目光望向了張封二人。

「退下。」張封覺察到府內護衛聽到聲音後向著這裡聚來,也向著他們傳音,讓他們各自回到原有位置。

「就是他!」少爺指著張封旁邊的賀掌柜,「就是他那日不敬我,不敬我們程家!」

「我什麼時候不敬了?」賀掌柜反問一句,但之前看到他們二人從天而降,是修士,倒也不敢再多言。

「還敢多嘴?」少爺這時有他爹撐腰,是來了大脾氣,「不管什麼敬不敬,我今日過來就是想血洗你們意城商會!你們有何不滿?」

「好大的威風。」張封笑了,又看向沉默不語的修士,「這也是道友的意思?」

張封說著,以為那位少爺在氣頭上。

但這位修士應該是個正常人,最少得打聽打聽兩方的實力背景,然後再動手。

可誰知道少爺父親聽到張封詢問,卻是故作大方道:「我念在張會長也是修鍊中人,且如今又求饒。今日就賣你一個面子,不殺無關之人。但賀掌柜的人頭我要帶走,你也要向我孩子賠禮謝罪!」

「我求饒?」張封聽到這句話好奇了,「我哪裡向道友求饒了?」

張封說著,也是真沒想到世上真有人如此『囂張?』

直接什麼都不問,什麼都不打聽,然後就殺進人家府邸。

「不求饒你說那麼多幹什麼?」修士搖頭失笑,「你別說不知道我坊省程家!」

修士說到坊省程家的時候,是挺直了腰桿,頗有一種天大地大,程家最大的意思!

並且他會說張封想要求饒,也是覺得張封應該知道程家老祖宗。

所以,張封既然是多言,那肯定是求饒了。

修士見過太多張封這樣的人,他們都是只要一聽到程家二字,沒有一個不求饒的!

「程家?」張封琢磨一下,起身向著大堂外走去,「恕張某孤陋寡聞,程家,倒是真沒有聽說過。」

「你身為修鍊眾人,竟然不知道我們程家?」修士聽到張封這般說辭,不僅沒有好奇,反而是心裡更加確定,這個名為張封的修士,最多只有練氣期,或者初出茅廬。

否則只要是築基修士,去過鬼城,或者有一定的層面,那麼都聽說過他們坊省程家!

這是常識問題。

常識到他去往別的修士那裡,都不用自報家門,別的修士就會掃榻相迎。

「看來道友確實是孤陋寡聞。」修士嘆了一口氣,又抽出腰間的利劍,「那我現在就告訴這位會長。這個世上還有很多你不能惹,也不敢惹的人!」

話落,修士向著張封一劍刺來,對準了張封的眼睛!

但在頃刻間,張封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躲下他手中的寶劍,反指向了他的脖頸,

「雖然這世上有許多我張封不能惹的人。但這位道友,你不算此列。」

「放開我爹!」少爺見到修士被擒,頓時向著張封怒罵出聲,「區區修士,我程家殺你,你不引頸受戮,竟然還敢用劍指著我爹?」

「放下!」修士的語氣中也帶有威脅,一字字道:「我告訴你,我家祖爺乃元嬰大修士!且師從千年前鬼城之主門下!你區區小城築基修士,敢殺我?」

「元嬰仙人?!」賀掌柜聽到元嬰二字,是嚇得大腦一片空白,身子都站不穩。

「不敢殺你?」張封聽到這話,像是沉思幾息,一刀削斷了修士的人頭,

「你來我意城尋事,今日又結下了恩怨。為何不敢?何來不敢?真以為天下之大,所有人都要敬你程家?」

殺了修士。

張封望向了旁邊忽然呆愣的少爺,一劍刺穿他的心口,「元嬰修士?我今日就殺了你們程家父子二人,他又如何?若是他來了,我張封或許會懼讓三分,但如今他未至,我殺你有何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4章 有何不敢?

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