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斬!

第142章 斬!

「前面還有一些店面..」

修士見到張封不多言,也什麼事都不問,反而遙遙指著前方拐角,「那裡也有不少稀罕的物件。」

「嗯。」

張封也沒有多說,先離開這裡才是王道。

等來到稍遠一些的接著。

再拐進旁邊一處房屋的過道內。

張封用靈識朝後掃了掃,看到攤主沒有喊著跟上來,才稍微靜了一下心思,知道那人八成和自己猜的一樣,很可能不知道這張地圖的奇異。

那麼歸屬權就完全屬於自己,沒有亂七八糟的後續事件了。

但如今離開了攤位,少了一方可能發生矛盾的人。

修士倒是一邊找一塊乾淨地方坐下,一邊忍不住心中好奇,向著手裡攥著地圖的張封道:「道友,你買這張地圖是幹什麼?這樣的地圖在鬼城裡面到處都是,但基本都是騙人的東西..

說不得,他就是隨便找人畫了一張,然後添油加醋,希望『有緣人』買下來..」

他說到這裡,感覺有緣人三字有點不對,又有些歉意的拱手,

「可是鬼城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不論是誰買賣時,旁邊的人都不能相勸,不能打擾了攤主的生意。因為我見過不少人為這事廝殺起來..

而我見一塊下品靈石也不多,就沒有為了這事再找多餘的麻煩..」

修士說來說去,其實說白了,就不想為了才見的朋友,繼而去得罪另外的修士。

畢竟他如今還不知道張封到底認不認識『西城主』,所以他不想為這事犯險。

「買著瞧瞧試試。」張封把地圖收起,也沒有和修士多說關於地圖的事,而是問另一件事道:「城內境界最高的修士是誰?」

張封說著,也是想知道一下鬼城的頂尖高手都有誰。

這樣等會做事殺人的時候,自己心裡也有底子。

「一年前還有一位金丹圓滿的大修士..他是鬼城城主..」修士聽到張封的問題后,也沒有隱瞞鬼城修士都知道的往事,

「只是也在一年前的時候,那位前輩突破到了元嬰以後,好像是感覺鬼城的靈氣也不足以讓他久待,就離開了這裡,想去外界尋找其它的秘境。

而除了這位前輩以外,千百年來還有許多元嬰前輩離開了鬼城,去往了其它地方修鍊。

並且他們離開以後,也很少再回來。

除非是鬼城的修士獲得了什麼寶物。他們得知消息以後,會回來看一下,或者讓門下的弟子晚輩前來購買..」

「也是。」張封話語中沒有任何遮掩,直言道,

「區區橫縱十數里的地域,確實比不得外界的大好山河。換做是我,若是突破了元嬰,又當覺察到此地靈氣不足以讓人留戀以後,待悶了,也會去外界走上一圈,遊歷一番。」

「道友小聲些..」修士聽到張封說鬼城『小』,倒是有些著急道:「鬼城雖然不大..但是鬼城的修士心眼很小,很忌諱外人說鬼城不如外界..皆因在他們心中,鬼城是仙域,是仙城..」

「仙城..」張封掃視四周灰濛的鬼天色一眼,「確實是仙城,這裡的一切都和凡間格格不入。」

「我..」修士念叨了幾句,實在是不知道回什麼話,也是張封說的太對,乾脆不提這個話題,而是指了指西邊道:「道友若是不想去附近轉的話..」

他說著,話語中多了一些巴結的味道,「那咱們就一同去找西城主?」

「西城主什麼境界?」張封望著他。

『他到底認不認識?』修士有些好奇,但也沒隱瞞,「金丹小成。」

「走。」張封抬腳向著前方走。

修士引路。

張封進入城內,目光掃視著四周的街道。

也看到這裡與外界不同的地方就是,這裡多是民房住所,而少了很多娛樂性的建築與商販。

並且這座城池內基本上還是十室九空。

此時大街上只有稀少的修士遊盪,或者站在路邊交談。

再按照修士所言,城裡的練氣士只有五千左右。

對比相對龐大的城池,確實人口太少了。

當然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很多修士不喜歡鬼城的氣氛,繼而離開了這裡。

這些人佔據很大的數目。

只是他們離開鬼城之後,一般都是鑽到深山老林里修鍊,或者是遊歷到中原海外,也很難見到他們。

起碼張封如今只知道自己在那片省的附近,只有陳道長與三年前解救意城的修士居住。

「前面就是西城主的府邸..」

再走了將近七條街道之後。

引路修士指向前方一座寬闊的府邸。

張封目光望去,看到這座府邸約莫有四千多平方,裡面進進出出有八個大院落,確實是夠寬闊的。

又在府邸外,還有一對純玉石雕刻的蛟龍,盤膝府邸前方。

門前,有兩位築基修士站在左右,環視著周圍的行人。

行人路過門前,都是向著府邸方向抱拳一禮,才會慢慢走過去。

張封見了,大大方方走過去,向著兩人一抱拳,「意城張封,有事見西城主。」

「意城是哪裡?」

「張封?」

兩人聽到張封所言,是什麼都不知道。

但唯獨聽到了張封找自家主子,倒是因為不知道張封是何人物,於是不敢怠慢,由其中一人進去通傳。

不多時,守衛就恭敬虛引一位身穿紅袍,身材消瘦的青年修士從府中走出。

「我乃鬼城西城主。」青年修士話語中帶著沙啞。

說到這裡,他又問,「我記得我麾下一位修士,也是意城中人。不知這位道友找我,可是關於他的事?」

陳道長在西城主的勢力中,算是一員才加入的大將。

於是西城主聽到意城來人,便親自出來,給足了陳道長的面子。

可還沒等張封回答。

路上的修士,包括為張封引路的修士,當他們看到西城主出府,皆是齊齊行禮。

「見過西城主..」

他們抱拳行禮,眼神中都是恭敬。

張封掃了他們一眼,則是望向了神色平靜的西城主道:「我來此之事,也是為了陳道長的事。」

張封說著,一邊示意引路修士往後退,一邊向著等待自己接下來話語的西城主道:「可惜,他殺了我商會的人,我也殺了他。而他的人頭屍身,我都為兄長祭奠。倒是無法為西城主帶來了。」

「你!」

「大膽?!」

「小小商會會長,竟然敢殺我鬼城修士?」

聽聞此言的附近修士震怒,但又感覺不可思議,沒想到竟然有人上門找西城主的事?

要知道西城主縱橫鬼城百年,可是實打實的用金丹實力,威震一方,不容半分摻假。

「他定然是和賤命勾結,用火器殺了陳師兄!」守衛更是眼睛血紅,狠狠瞪著張封,恨不得現在就吃張封的肉,喝張封的血!

皆因陳道長是他的同門師兄弟,他們門派如今也只剩他們二人相依為命。

『他..他不是認識嗎..』引路修士聽到張封所言,更是驚得心裡亂顫,彷彿下一刻就會嚇破了數十年來凝聚的道心!

因為他想到了很多張封來找西城主的理由,可沒有想到張封是來明目張胆的『殺人復仇』。

尤其聽張封所言。

這位外來者,好像是一位凡間的小城會長?

這事就更大了!

哪有外人凡人,殺他們鬼城的人?

而西城主聽到張封殺他的人,倒是眼睛一眯,『意城商會會長..張封?沒聽過..但或許真有些本事..』

他心裡想著,又左右看了看附近震怒的修士后,自己沒有動怒,反而是笑著邀請張封道:「我想我與道友之間可能有什麼誤會..如今,道友不如進府一敘?」

「進府?」張封望著誠意邀請的西城主,也是忽然笑著道:「城主有請,那就一敘。敘完,我還要離去鬼城,尚有事情要做。」

「唉,不必著急離開。」西城主虛引張封進入府中,又望向院內趕來的四名築基巔峰修士道:「備茶,凡間有貴客。」

「是。」四名修士點頭,笑望著西城主身旁的張封。

可也在張封回禮,又經過他們,背對他們的瞬間。

四名修士忽然出手,齊齊捏著術法,向著張封背後襲來!

「拙!」西城主也是朝旁一退,單手一指,一柄飛劍從府內激射而來,刺向了張封的心口!

一時間『轟隆』巨響,土地震動,靈氣與碎石炸裂,伴隨著四名修士的慘叫聲蔓延,也吸引了城內附近所有修士的目光。

「靈氣波動..是在西城主府邸!」

「西城主與其餘城主打起來了?還是來了不長眼的外來修士?」

他們覺察到靈氣波動的方向,皆是齊齊趕去。

若是來犯之人是境界低的人,他們還準備聯合西城主一同斬殺來敵,想要在西城主面前討個好。

但等他們百餘人來到府邸門前時,卻看到空中的西城主不僅在艱難的抵抗來敵,更是施展了他的成名絕技,『火龍吐息決!』

頓時,此地的火靈氣沸騰,在短短瞬息內形成了一條身長百米有餘的火龍,襲向了半空中又斬殺一位築基修士的張封。

張封見到火龍襲來,體內靈氣運轉,右手單單持刀斬出,卻攜帶四周天地靈氣的之勢,『嘩』的一瞬間,攪起漫天風沙,陣陣刀氣凝練,火龍被絞殺成漣漪消散,風沙籠罩了府邸方圓!

頃刻間,塵沙散去。

圍來的眾人看到長年跟在西城主身側的四名築基修士早已身死,被掩埋在廢墟下面。

西城主也是一條胳膊齊肩被斬斷,渾身上下染血,生機消散,斜靠在了一處斷壁前方。

「西城主死了..」所有修士愣愣望著眼前的一切,沒想到縱橫鬼城百年的西城主,今日被人輕而易舉的殺了。

張封攜刀斬下西城主的首級,轉身掃視府外附近的數百修士,氣勢卓然凜冽,「如今西城歸我張封做主,鬼城內諸位可有不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2章 斬!

3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