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劉爺

第12章 劉爺

吳掌柜話落,去往了後院。

張封跟過去,看到吳掌柜走著走著,身子也不再裝作佝僂。

「十幾年前來到咱們良城..」

吳掌柜見到張封望來,倒是有些感嘆,「承蒙鄭會長可憐,收留過我一段,又給我支了如今的鋪子..」

他說著,沒有進院內的小屋,而是在牆邊彎腰,掏出了一塊牆上的磚頭后,又從牆裡面拿出了一個盒子,

「這十幾年來,商會裡出了不少練家子,可惜沒一個真把式。」

他把盒子打開,幾張泛黃的獸皮分別拿出來,展開

「今天,倒是見到了。只是可惜,要是我在年輕二十來歲,定要和小哥搭把手..」

吳掌柜說到這裡,一時陷入回憶,估計是在感嘆歲月不饒人。

張封沒有管他,而是把目光向這幾張獸皮上望去,看到這幾張藥方上面皆是泛起淺淺亮光。

『物品:跌打藥酒配方』

類型:輔助物品

品質:一階、紫色

..

葯膳配方

輔助

一階、藍色

..

丹參葯浴

輔助

一階、藍色

..

強身丹配方

輔助

『品質:一階、青色』

..

四張藥方子分別擺在桌子上,全是稀有物品。

其中的『強身丹方』,張封更是聽過這個名字。

清晰記得這種『一階青色級別的藥方』是在遊戲前期炒到天價的東西!

但不算強身方,單算其餘三件的物件,在遊戲前期也只有一些大勢力與強者才能擁有,都是千金難求。

一時間張封看到這些物件的第一反應,是感嘆鄭會長的這條線,果然有好物件!

只是其後,望向藥方上的各種名貴藥材、如熊掌,鹿茸,人蔘,冬蟲夏草等,共計將近一百多種藥材時。

張封的第二反應,卻是這些方子上所需的藥材真多,真貴!

這一版子買下來,完全是刷刷刷的往火爐子里填錢,燒錢。

吳掌柜沒有騙自己。

僅以此花錢的方法來看,確實是上上乘。

張封思索著,伸手接過,想了想,卻又抱拳道:「老先生的那手拖槍回馬,能教嗎?」

張封說著,覺得有時候這練武,就像是自己玩一款競技遊戲,其遊戲操作已經達到了巔峰,無法在短時間內再次突破。

但見到新的套路,就好似無意間在網上看到了大神視頻。

忽然有感,哦,原來還有這樣的操作?

功法打法同理,都是一種武術大家總結出的巔峰技巧,讓人耳目一新。

能學自然是好。

吳掌柜看了看張封,直接擺出了之前的拖槍架子,沒有一點藏私。

也是藥方都給了,還差這一手兩手的功夫。

張封見到他點頭,先是抱拳,才上手摸了摸他的肩膀後背胯側,感受了一下這發力的源頭。

閉目思索幾息。

張封後退幾步,同樣擺出了拖槍的架子。

只是在幾秒后,張封又把架子一撤,雙腿稍微弓步,左右胳膊提起,擺成八極兩儀樁。

「十字勁?是..八極架子?」

吳掌柜看了幾眼,忽然明白了張封看似是想學他的拖槍,實則是想借用『武術交流』的意思,藉機擺出武行內不外傳的兩儀樁,繼而來還他的藥方人情。

可不管如何。

機會在前,吳掌柜直接撤了架子,圍繞張封轉了幾圈,和之前張封一樣,抱拳還禮,上手搭了幾下,試試勁。

至於這個樁子是怎麼來的,以及張封是不是武行內的人。

吳掌柜覺得自己就是一藥店大夫,學就行了,不打聽。

但他之前見到張封藥方都沒有,心下多少知道這架子的來路八成不正,或許就是這位張小哥打死武行內的人後搶來的。

不然出身八極武行的人,怎麼連個抓藥方子都沒有?

看透不說透。

說透了惹殺禍上身。

吳掌柜心裡透亮,只學,只看,末了還又問了一句,「張小哥可有藥方上的藥材?」

張封不動聲色的回以抱拳,「勞煩吳掌柜幫忙挑選..」

將近下午一點左右的時候從藥鋪離開。

張封懷揣著藥方,空手向著布店行去。

至於藥材。

吳掌柜說過,過幾日就把藥材全部送到,並且這一次免費。

他做了十幾年的藥材生意,不差這些。

但在張封回往布店的時候。

在另一邊。

城東『連雁樓』的後院內。

如今院內站了二十多名大漢。

他們正一邊閑聊著,一邊不時望向屋內。

這些人,都是連雁幫的人。

連雁幫是良城內的一個幫派,規模不大不小,但也沒幾人敢惹。

因為這些人手裡都有人命,是城內眾人口中所稱的兇徒。

而在屋內。

正首位置坐著一位中年,是劉爺,正是連雁幫的幫主。

屋內還有一名幫眾,正向著劉爺開口稟報,

「劉爺,我打聽清楚了..梁邡大哥是被李掌柜家的夥計殺的..」

「梁邡被李掌柜的人殺了..」劉爺正搓著珠子的手掌一頓,碰撞間發出『嗤嗤』聲響,

「你確定?」

「千真萬確!」幫眾捧手,「聽城內有幾人說,這人叫張封,是半月前外出回來的人。他現在就認識李掌柜,在他們家店做活。」

「商會的人..」劉爺把珠子放進盒內,

「並且能殺梁邡,也確實有本事..

但他是商會的又如何?說到底,梁邡曾經是咱們幫的人,不能不說這個事。起碼得讓他長長記性,讓他知道咱們幫會的人,哪怕是離開的人,也不是他會點武藝就能惹的!」

「可是他能殺了梁邡..」這人接話,「咱們是不是?」

「什麼是不是?」劉爺反問一句,「咱們幫二十七位兄弟,說句不好聽的,梁邡就算是在世,他能一人對咱們二十七人?說玩笑呢!

或者,就算是這張封再厲害,那咱們能把梁邡這事當玩笑一聽,又當屁放了?

我看不成,要是不管這事,會寒了幫會裡兄弟們的心!

再等這事傳出去,咱們屁都不敢放一個,那咱們幫派還有臉嗎?怎麼在這良城裡立足?」

劉爺站起身子,把這事定下以後,走出房門,直接望向屋外等候的二十餘位幫眾,

「媽拉個巴子!不管如何,這事我必須要替我兄弟找回場子!」

「我等聽劉爺吩咐!」眾人聽到劉爺發話,齊齊抱拳,激動的望著劉爺。

混幫會的,就是喜歡為他們出頭的大哥。

不然出事了沒人管,這還混什麼幫會。

劉爺看到手下激動難以,是慢慢手掌下壓,又望向旁邊一名激動的手下,

「但梁邡曾經既然退出咱們幫會,那咱們也不過界。

你過去告訴李掌柜。要麼他讓張封自斷雙手,跪在咱們酒樓門口五日,為我兄弟送頭七!再拿一百大洋賠禮,算這五日的酒樓營錢。

要麼今天下午來咱們酒樓里,走上一遭,把事情給順順清!」

「是!」這人領命,出門向著布店方向跑去。

劉爺又望向剩下的眾人,「酒樓里今個清場。要是這人敢來,給他備好上路酒,為咱們梁邡兄弟送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章 劉爺

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