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嘿!

第11章 嘿!

來到府外。

兩名護衛見到李掌柜過來,恭恭敬敬的打開府門,連詢問都沒有。

其中有一位護衛更是提前張封兩人一步,小跑著進入府中,準備和鄭會長稟報。

等張封二人走進府,剛走過了一個院。

前方院門中,在之前護衛的引路下,一位老者也大步從院內走出。

他年齡五十左右,但面相上不顯老,反而頭髮烏黑,精神奕奕的。

「李掌柜來了啊!」

他說話洪亮,卻又不威嚴,顯得平易近人。

「過來給鄭會長送袍子了。」李掌柜笑呵呵的捧手一禮,正好把袍子捧於胸前。

「你看你!」鄭會長快走幾步,先是給李掌柜還禮,才接過袍子,又向著張封笑了笑。

隨後,他更是當著管家,護衛等人的面,把身上外衫脫下。

管家一見,趕忙跑來彎身接過鄭會長脫下的衣衫。

鄭會長則是一披袍子,一穿,線繩一系,大聲稱讚道:「好!不愧是出自李掌柜之手,找遍整個良城,都沒人能裁出這樣的袍子!」

「您過獎了..」李掌柜哈哈笑著,被誇樂了。

等兩句客套話說完,一同向著前方大廳內走進。

李掌柜這才向著鄭會長介紹張封道:「我前幾日和您說過,這位就是張封,張小哥。咱們城裡外出回來的高手!」

「久仰大名!」鄭會長忽然笑了起來,一邊讓管家備茶,一邊邀請張封二人落座,又向著張封問道,

「林老闆的那崽子,就是這位張小哥收拾的吧?」

「林老闆給您說了什麼?」張封來了興趣,「還是那小子告我狀了?」

「怎麼會告狀?」鄭會長反問一句,「經過那天那事,他崽子被張小哥收拾了一頓后,現在也不出去玩了,天天在家裡學著做生意。

至於告狀?林老闆感激張小哥還來不及!」

「要照您這麼說..」李掌柜也深以為然點頭,「這是得感謝..」

話落,三人笑了起來。

經此幾句話。

張封稍後又和鄭會長交談幾句,也發現鄭會長談吐幽默,看似也不像是難以說話的人。

那之前所想的事,關於看看收藏物品的事,估計可以說說。

但怎麼開這個頭。

張封琢磨了一下,也沒開口。

直到等茶水上來。

閑談幾句。

李掌柜是知道張封的事,也知道張封不好開口,於是便替張封打開話題道:「張小哥是位高手,咱們商會的高手!」

李掌柜說到這,又換成打趣道:「我聽說鄭會長几年前收了一些拳法圖譜,是不是拿來瞧瞧?」

鄭會長沒說話,而是望向了旁邊的管家。

管家二話不說,跑了出去。

不一會,他抱著幾本圖譜回來,雙手放在了張封的桌子上。

「張小哥瞧瞧。」鄭會長笑容親切。

張封也沒有客氣,但隨著翻開這些圖譜,卻發現都是一些散門散派的打法路子。

總結起來,就是和自己一樣的野路子。

能學,能看,但沒有八極兩儀樁這樣的秘籍來勁。

但聊勝於無,要是能吃透,多少會點新路數,積累自己的武鬥經驗。

以及更重要的一點,就是這麼多秘籍裡面,有沒有『丹藥、藥酒』之類的秘方。

前世的自己,大部分都是買別人的『成品』用。

他們都留一手,從來沒有公布過這些藥方。

畢竟是生財的道路,越少有人知道越好。

並且對於練武之人而言,葯膳葯浴之類的輔助藥品,其效果不言而喻。

很多大門派弟子的功底,都是真金白銀的藥材,活生生的喂出來,擦藥酒擦出來的。

只是與此同時。

鄭會長和李掌柜閑聊幾句,又瞧見張封翻書翻的快,倒是以為這位張小哥看不上這些秘籍。

於是他站起身子,走到張封旁邊,拿起一本秘籍解釋道,

「張小哥,商會內只有這些圖譜。畢竟咱們不是武行,不是專門做這個生意。而且要是收人家武行的圖譜,被人知道了,事情也多,惹不起。」

「鄭會長誤會了..」張封聽到鄭會長誤會,也是起身解釋道:「我看的這麼快,其實是想看看裡面有沒有葯浴、藥方、葯膳、藥酒等配方..」

「藥方?」鄭會長聽聞這詞,卻是閉目思索了幾息,才道:「聽張小哥這麼一說,你要是專門找藥方的話,那我給你說一個人,城北藥材鋪的吳掌柜。

反正他年齡也大了,用不著。

張小哥要是不忙,就去問問,提我名字,他應該會拿出一些張小哥所說的藥方。

至於他拿出的那些藥方藥酒,對張小哥有用沒用,這個我就不敢保證了。」

『真有藥方..』張封心裡思索瞬息,先抱拳致謝。「多謝鄭會長。」

「謝什麼謝。」鄭會長放下書本,「都是商會裡的人,相互幫忙是應該的。到時候我家有事情了,甭相互推脫就好了。」

『嗒』張封再次鄭重抱拳,什麼都話都沒說。

鄭會長見了,也是鄭重還了一禮。

稍後又閑聊幾句。

從府邸離開。

張封想了想,擇日不如撞日,準備今天就去城北的藥鋪看看。

葯膳這類對實力息息相關的物件,肯定也是越早得到,越早收益。

告別李掌柜。

向著城北行去。

一路經過五條大街,穿過人群,來到鄭會長所言的藥鋪。

這家藥鋪在街道南邊,樣式和普通民房差不多,面積不大,六十多平方,後面帶個小院子。

比起李掌柜開在城東鬧市中的布店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走進門,一股淡淡中藥味飄蕩屋內。

張封掃了一眼,看到一位老者正在為一名病人抓藥。

不發出聲音,安靜在門口等著。

同時。

老者,也就是鄭會長所言的吳掌柜。

他身材有些佝僂,歲時約莫五十左右,頭髮半白。

他在葯櫃旁抓完幾味藥材,交到病人手裡,結完錢,數了數,等數對,顧客走了。

他才看了看門口的張封,問道:「抓藥..還是?」

「找人。」

「找人?」吳掌柜看著張封面生的模樣,確定不認識,才反問一句,「找誰?」

「是鄭會長讓我來的。」張封走到櫃檯前,抱拳一禮,「老先生就是吳掌柜吧?他說老先生這裡有藥酒藥方。」

「嗯..哦..聽藥酒藥方這幾個字..我就知道是鄭會長讓你拿東西的..」

吳掌柜點頭,又搖搖頭,「他也就這事,才會想到我....」

他說著,慢慢出了櫃檯,一邊後院走去,一邊又好似年齡大了,不太肯定,怕聽錯,於是再次確認一遍,「真是良城鄭會長讓你來拿東西的?」

張封跟在他旁邊,剛想回答。

吳掌柜卻在下一瞬間左腿猛然朝前踏步,身子一扭,右胳膊向後一紮,像是長槍一樣,向著張封的心口捅來!

一手拖槍回馬,沒有一點先前顫顫巍巍的樣子。

但是張封瞧見以後,卻右手搭著他打來的手腕,一捏,另只手搭著他的胳膊,一推。

『啪嗒』吳掌柜往前踉蹌了幾步,才轉身站好。

也是吳掌柜的身子骨與勁力,還是沒有年輕時硬朗了。

不然剛才那突然一擊。

張封覺得自己還真不一定能完全招架過去,再反打一手。

可要是武藝不高的人,被吳掌柜突然來這一手回馬槍,估計要捂著胸口疼上一會。

「熟人介紹,還得先亮亮招牌?」

張封看向正在活動胳膊的吳掌柜,失笑道:「老先生這手拖槍回馬,打得是哪場戲?」

吳掌柜晃著有疼著的胳膊,「不打打看,不試試手,怎麼知道等會該給你要拿什麼成色的藥方?」

張封望著吳掌柜,「那您看我適合哪成?」

吳掌柜笑了,

「上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章 嘿!

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