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第一百零八字 正巧

第110章 第一百零八字 正巧

『是想養牛頭,馬面..?』張封掃了一眼,心裡越發好奇。

因為自己目前沒有在這個世界內見到什麼凶鬼,也沒有見到什麼靈魂。

那麼這個世界應該是沒有鬼物之類的東西。

但如今真有人『聚煞』,想要養出傳說中的『牛頭馬面?』。

又建起養煞之地,想吸引四方怪物前來『修鍊』。

看似他們是不是想要重建地府?

說不定南河水怪,就是被這個陣法引的?

張封想到這裡,覺得自己要是沒有猜錯的話,那不得不說,這個人是個人物,是個大手筆的修士,更想見一見他,看看這個人是誰。

說不定還能觸發什麼任務。

只是可惜。

哪怕是自己動了他的陣法,破了他的煞局,這個人也沒有露頭。

張封思索著,望向旁邊驚懼的任老闆等人,「就是普通的動物屍體。沒什麼好擔心。」

張封話落的瞬間。

良工等人剛要回話的時候。

『悉悉』的熟悉聲音從地里冒出。

在一瞬間,一隻足足半米長的蜈蚣從地里露頭,又撕開了地里牛頭的屍體,用猙獰的複眼盯著地面上的張封幾人!

『沙沙』百對足指擺動,它想要從地里爬出來!

「這..」任老闆一下子嚇得臉色煞白,哪裡見過這樣的怪物?

平常的蜈蚣就夠可怕了,別說這隻整整半米長的猙獰蟲獸!

良工也是驚的後退幾步,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但隨著『鏗鏘』飛劍出鞘,蜈蚣頭顱被橫著斬斷,一股綠血就從斷頭出溢出。

它身子又掉了下去,只剩在泥土中掙扎抽搐。

「就是一隻比較大的蜈蚣。」張封斬殺蜈蚣后,又望向了再次被嚇傻的二人,「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我..」任老闆不說話了。

良工望著還在抽動的蜈蚣屍體,想到這段時間就是在這樣的怪物上方幹活,也是心裡發毛,恨不得馬上跑離這裡。

張封看到二人沒有之前的驚懼,則是把目光望向了蜈蚣的百對蟲足,

『物品:蜈蚣的屍體』

類型:藥材、消耗品

品質:二階、綠色

藥材:祛除毒素后服用,可以增加自身靈氣。

『消耗品:它體內的毒素可以為兵器淬毒。』

看完提示。

張封就準備下去活剝了它,順便把地里的陣法破掉,再把牛頭馬面的屍體清理一下。

但也是看到它,又看到了陣法,還有陣法里的牛頭馬面,以及想起南河水怪一事,還有許掌門等人的煞陣。

張封卻忽然止住了腳步,心裡越想越不對勁,又像是豁然開朗,明白了什麼事情。

因為按照之前所想。

再加上如今看到了蜈蚣以後,自己已經百分百確定,是知道有人想借用大陣,故意吸引一些異獸前來,然後分別擊殺,再借用它們的內丹修鍊,最終突破什麼境界。

比如築基凝金丹?金丹化元嬰?

張封想了想,感覺這個很有可能。

不然很難把整個事情聯繫到一塊。

畢竟一個人要是沒有什麼目的,只是單純的想要建『地府煞地』,想要引妖物,想要搞破壞的話,那麼他很大的幾率就是被所有修道人士圍攻。

除非是這個人很有本事,又合縱連橫,和這個市,甚至是這個省的所有修士串通,一塊謀著什麼,又許於利益,這樣才會沒人干擾。

而這個假象要成立的話。

張封琢磨了一下,感覺自己今天這麼一搞,這麼破壞,好像已經成了許多人眼中的釘子,眾矢之的。

那現在主要的事情,就是查查最後的幕後之主是誰,以及他的合作人是誰。

這樣才能更好的防備一切。

至於許掌門會不會是幕後指使人。

說實話,張封真沒想過。

因為他一拳就被自己打死了,那麼他就算是,充其量也只是這項計劃中的跑腿小兵吧?

自己覺得像是這麼大的陰謀,這麼高明的手段,這麼複雜的陣法,那麼幕後的指導者,怎麼著也得來個金丹露露面吧?

不然依照自己所發現的這些異獸,好像每個都不是他們師徒六人可以對付的。

要是他們真是幕後主使,怕是這個鎮真會成為『鬼蜮』。

起碼在部隊攜重武器到來之前,這裡會被異獸殺的橫屍遍布,哀鴻遍野。

到時許掌門他們也會發現,他們太高估他們自己的能耐了。

除非是他們綁著鎮里的許多權貴,讓他們前仆後繼的派人去送死。

這基本和祭人練功差不多了。

也是想到這裡。

張封感覺這事情要是成立的話,那麼一切疑問迎刃而解。

許掌門,可能是小兵,也可能是計劃中的重要人員。

如今剩下的就是,幕後主使是誰?

張封思索著,也在下一瞬間望向了圍欄外。

因為正在這時。

正有兩人翻越了圍攔,翻進了工地裡面。

其中一人,很熟悉,就是錄像上的那個人。

另一個沒見過的。

而用蠱的嚴道長,與吳道長翻進來的時候,也是下意識的看了看地基前的張封等人。

一時眾人相見。

張封先是望了望吳道長,又看了看嚴道長,最後望向吳道長,有些好奇道:「你體內有隻蠱蟲,在你天府穴處。」

『天府?蠱蟲?』吳道長一驚,下意識用右手摸向左胳膊的臂彎方向。

同時,嚴道長的目光也下意識向著吳道長望去。

可也在這時,張封飛劍出鞘,瞬間穿了嚴道長的喉嚨,又遙遙停在了吳道長的咽喉前。

「你體內的蠱蟲,我能幫你解掉。」

張封望著不敢動的吳道長,「但我想問一問,這工地的陣法和你有何關係?許掌門又是你什麼人?不要說你不知道,你體內有煞氣,和許掌門同源。」

「我..」吳道長也沒想到今天過來陪嚴道長取他的『蜈蚣蠱』時,會遇到這麼一件生死相關事。

一時間他什麼廢話都沒有說,而是直接求饒道:「前輩..我..這不關我的事,都是許掌門和一些人逼我做的..」

吳道長說到這裡,又把今日和嚴道長所言的事情,如數道來。

雖然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但是已經能解釋許多問題。

頓時,任老闆聽到風煞門聯合一些修士,共下七十二處陣法,一同算計他們的鎮子,是聽到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后怕。

良工望著地面上的屍體,看了看想算計殺人的吳道長,沉默不語,剛才的憐憫也消失了。

「許掌門的計劃就是這般..」吳道長說完,是跪地求饒道:「前輩..前輩..真不管我的事情..都是許掌門他們的算計..您能不能放過我..」

「說完了?」張封望向吳道長。

吳道長慌忙點頭,「前輩..我知道的都說了..全部說完了..」

「嗯。」張封點頭,同時懸於他咽喉旁的飛劍,猛然刺入了他的脖頸,

「說完就下黃泉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0章 第一百零八字 正巧

2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