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處理瑣事

第98章 處理瑣事

殺了二人。

張封把唐刀抽出,血跡不染。

再朝外望了望,確定無人,也沒人看見。

張封心思一動,二人屍體便成火團燃燒。

不久就成了一團灰燼,又被一陣微風吹散店外。

等事情做完,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張封才走到壯漢之前所在的位置,把目光望向了地面。

地上是一截燃燒一半的三階青色物品,迷幻香。

再以剛才的幻象判定。

張封感覺這東西說有用吧,有用,確實能製造幻象,干擾別人的心思。

說沒用,倒是也無用,起碼干擾不了自己,以及心思堅定的人。

張封思索著,望了望著檀香,最後決定還是先收起來。

這樣等自己用不著了,也能賣給哪位世界人物,或者玩家。

就當大甩賣的物品處理。

並且自己剛才也搜了一下二人的屍體,發現他們真是一窮二白,什麼值錢的靈氣物件都沒帶。

不然還能添添甩賣的三階東西。

但他們兜里倒是有五百塊錢,還有兩張存摺。

同時,也是想到關於錢的事。

張封覺得要找杉哥他們,讓他們幫自己打聽打聽,看看哪裡有『比較稀有』的拍賣會、集市,以及藥材。

因為這兩項事情,都可以為自己增添實力。

嘩啦—

關上店門。

該等的人來了,心裡的預感已經解除,那麼現在就回家休息。

而隨著一夜時間過去。

第二天上午。

張封沒有去往布店,而是在家一邊看電影,一邊修仙。

直到約莫十一點左右。

張封才下樓打車,去往了任老闆的大酒店。

也是昨天走之前說過了。

今天中午在他這裡吃飯。

包括早上的時候,杉哥也打來電話說,上午的時候來接自己。

但來來回回都是折騰。

還不如自己一打車,幾步路遠就到了。

也在上午十一點半的時候。

張封剛坐著車來到大酒店門口,就看到任老闆二人在門口閑聊著等自己。

說是不接,但接待客人一事確實沒毛病。

「張老闆來了..」任老闆二人看到張封下車以後,趕忙迎上。

『他就是老闆說的貴客..』酒店門外的門童,還有門邊的迎賓美女,都是偷瞧著張封,猜測張封的身份。

因為在早上的時候,他們老闆就給他們交代過。

今天要來一位貴客,讓他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任老闆..」張封是笑著和二人一客套,進入酒店。

「歡迎光臨!」迎賓齊齊問好,臉上帶著真摯熱情的笑容。

可是等來到酒店裡面。

張封掃了一圈,卻問了問任老闆,劉二孬在哪。

最後得知今天是星期六。

劉二孬有星期日的雙休。

這事是任老闆昨天晚上親自定的。

就因杉哥和任老闆說過,劉二孬是張高人的朋友。

那什麼事都不說。

等來到五層頂樓包間。

張封在屋內掃了一眼,卻又看到這裡說是包間,不如說是一個沙發、茶几、電視齊全的客房屋子。

若不是中間擺著一張大桌子,旁邊還有茶水櫃,那麼真像是進了誰家的客廳。

「張老闆請!」任老闆虛引張封坐在主位,他則是坐在了張封的左手邊。

杉哥沒有落座,而是充當服務員的身份,給兩位倒上茶水。

再等茶水滿上。

杉哥才坐在了張封的右手邊。

一切都給張封最高的待遇。

張封看到兩人這麼客氣,倒是笑著道:「任老闆是有什麼事?」

「一點小事..」任老闆笑著望向杉哥,「這事杉子清楚。」

「對!」杉哥端起茶杯向著張封道:「張老闆,我和任哥在今天商量了一個事。就是我們準備在鎮東再做兩家店面..」

他說著,不由自主的笑著討好道:「張老闆有沒有意思接手一家?其中一家離咱們布店很近,就在東街二十六號。」

「二十六號..」張封琢磨了一下,記得自己布店是在二十五號,那確實離得不遠。

並且在自己記憶內與之前所見,二十六號的店鋪主人,就是那位喜歡打牌的老闆。

自己每次出門,他動不動就說幫自己看店。

「羅老闆不做了?」張封詢問一句,「我記得他家生意不錯。」

「是不錯。」杉哥在桌子上比劃了一下,

「只是他家親戚在開城有一家工廠,進貨比較便宜。而且他親戚也給他找好店面了,想讓他當直銷。於是他就動了去開城扎攤的意思。這兩天也想讓我幫他轉手一下店面。

這不,我意思是不幫他轉手了,咱們自己把店盤下來算了。」

杉哥說著,又忽然有點好笑道:「羅老闆馬上該賺大錢了,這一段都是高興的天天打牌,小生意都不做了。張老闆應該見了吧?」

「這個見了。」張封點頭,「他生意不錯,牌技也不錯。但沒想到他準備搬家了。」

「對。」任老闆在一旁搭話,「我和杉子都是這個意思,都是想著這家店離張老闆的店鋪挺近。所以想把這家店面買下來,然後咱們把兩邊牆壁打通,把咱們店面弄的大點?

這樣讓客人一瞧,嘿呦,氣派!您說是不是?」

「這事就勞煩二位了。」張封沒拒絕,也明白他們這般送自己店面,就是為了感恩,為了交情,更為了昨日殺人事,想要藉此立個『投名狀』。

意思就是給自己混,一條船上的人。

那麼這兩位朋友既然這麼給面,這麼豪氣的送店鋪,自己也不矯情廢話。

隨後。

午飯上來。

這一上。

張封看到自己雖然是三人,但卻上了二十四菜、六湯。

可謂是地上跑的,水裡游的,天上飛的應有盡有。

這排場很足。

任老闆大氣起來,完全就是鋪張浪費。

但用他的話說,今個請張老闆,必須得有這面兒。

一頓飯吃完,眾人都沒喝酒。

可聊來聊去,也聊到了下午三點。

張封該說的事,也都說了,讓他們幫忙打聽藥材與集會,以及更重要的『怪事』。

有怪事,就通知自己。

等聊完這些。

張封就坐著杉哥的車,準備回往了筒子樓,在家看電影修仙。

店裡也不去了。

這段讓任老闆找人裝修。

而一路和杉哥閑聊著,等到了衚衕街上。

張封看到星期六街里人多,就沒讓他往裡走了。

下車。

張封看到他順利倒車以後,就轉身向著不遠處的筒子樓走。

但在附近的大樹棋盤旁。

正好也在雙休的周主任,當他看到張封坐著豪車回來,走近,便也前迎打趣道:「那個車是鎮里胡杉的吧?」

「第一次聽見周主任說杉老闆。」張封接過周主任遞來的香煙,「周主任也認識?」

「他孩子在咱們學校上學。」周主任點上了一支,「那時候是半年前,他孩子調皮搗蛋,被我帶到教導處訓了一頓,請他家長。

也是那時候,胡杉專門開車來學校,逮著他孩子打一頓,又給他孩子求情,說好話,我才知道那孩子他爹是咱們鎮里的杉哥、杉老闆。

這次也是我和他唯一打交道的一次。」

「杉老闆的孩子,朋友不少吧?」張封望著離去的車子背影,「他犯了什麼錯?打架的時候被周主任抓著了?」

「不是打架。」周主任笑了,揚了揚手裡的煙,「他是上體育課的時候,躲在廁所里抽煙,被我正好抓著了。連帶著還有三人,好傢夥都是學校里的風雲人物!」

周主任說著,又指了指自己的煙盒,「那幾人夠面子的啊,抽的是桶裝小熊貓!我過去的時候,那哥幾個還在比賽吐煙圈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章 處理瑣事

2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