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傳聞

第96章 傳聞

張封話落。

任老闆第一個回過神來,又來至門邊,朝外掃了一眼,看到大廳內的客人都沒往這裡望來,便把樓道的門給『啪嗒』關上了。

聽到門響。

杉哥隨後反應過來,拽起了癱坐在地面上的安保,小聲向著他道:「別說話..就就當什麼都沒看到..」

杉哥說著,又驚懼的望了望碎屍,是心裡直發寒,下意識想起了昨天被張封拿刀架的時候。

在他想來,要是自己昨天敢過分一點,或者自己不是鎮里的人,那麼很可能就和地上的風水師一樣,被這位張老闆切成碎肉了。

「快!」任老闆關上門以後,望向另一個還算是能站穩的安保,「上五樓叫小頂他們帶著麻袋下來,把這裡打掃一下..」

「好好..」安保一邊應聲,一邊偷偷瞧了瞧神色平靜的張封,就一溜煙的向著樓上跑去。

張封看到任老闆他們處理的這麼熟練,並且好似還有專業的收屍人員,倒是覺得他們怕是也遇見過這樣的事,或者做過類似的事。

畢竟在這個比較亂的年代,又是這樣的一個詭異世界中。

任老闆要是還沒見過什麼場面,沒有專業處理事的人,那麼他也沒法在鎮中心建起一家大酒樓。

但他之前碰上風水師這個事,這個不屬於正常範圍的事,他還真沒什麼轍。

「找個袋子就行。」張封手掌一招,風水師的血肉擰成了一團,又在眾人有些驚懼的目光中燃起火焰,不久就成了一團灰燼。

「之前怕他跑,也怕他有所防備。」張封虛引著灰團,放在了牆角里,「所以就直接出手了。這樣既省了時間,也省了功夫。咱們等會還能吃個飯,聊點別的。」

張封說著,望向有些害怕的眾人,「任老闆找人把它裝一下吧。」

「好!」任老闆默默點頭,離開門邊,但又緊接著抱拳道:「謝謝張老闆幫我解決樓內的陰冷問題..這這..」

「都是街坊鄰居。」張封不在意,「除個邪道,小事而已。」

『這還小事..』附近的杉哥聽得是真冒冷汗,不時還用手擦擦。

任老闆想說什麼,卻也說不出來了。

可他也不傻,也知道什麼是恩,更知道張封是幫他,所以現在緊要的事是處理後事。

『嗒嗒』

不久,樓上傳來腳步聲響。

剛才去叫人的那名安保回來了,還帶著三名壯漢。

他們手裡拿著拖把、水桶,麻袋,一看就像是專業的。

同時,任老闆看到張封望著幾人,也是怕這位張老闆誤會自己經常做這事,倒是開口解釋道,

「之前鎮里的一個大哥..他看我是外地來的,就在我們酒店建設期間鬧過事..然後我們在鎮外拉開架勢..兩邊都死過幾人..就是這幾位朋友幫我處理的..最後是我城裡的二叔過來,把那位大哥的老底罪事掀了,這事才結束..」

「有事是常態。」張封沒做什麼評價。

因為要是有人來自己店裡鬧事,自己肯定要和鬧事的練練。

而隨著時間過去。

等風水師這事解決,任老闆等人的心情也平復。

張封又被他們請回了五樓辦公室。

但就在張封上樓的時候。

同時在大廳內,正有兩名男子對視一眼。

其中一位樣子有些古板的中年,先小聲開口道:「老高怎麼還沒出來?」

「估計出事了..」另一位壯漢深吸一口氣,「我剛才見到任老闆旁邊的那個年輕人,他身上有靈氣波動..估計..老高被認出來了..」

「我感覺也是..」中年深吸一口氣,先和壯漢出了酒店。

又在門外街上等了一會。

中年見到風水師還沒出來以後,卻是心裡肯定,望向了身旁的壯漢道:「老高兄弟八成是被他們圍殺了..」

中年說到這裡,目光中透出一絲陰狠后,不再說了。

但在樓上。

杉哥是忙前忙后的給張封端茶倒水。

任老闆也不見之前的害怕,而是按照張封想『處理怪事』的意思,說著鎮子附近的另一件秘事。

「咱們鎮北的商何村『山林怪事』,和咱們鎮東的南河怪事,一直都是咱們鎮的心事..

只是鎮北的山林怪事都是冬天發生。

那時只要不去林子,就沒有什麼事情..

可要是去林子里的話,很多人都會無緣無故的失蹤..」

任老闆說到這裡,在有些害怕之後,話語中又難掩激動,

「但張老闆的神通本事我們都見到了!我覺得兩月後的山林一事更加保障!咱們絕對能把怪事的原因調查清楚!」

「還有那位『於道長』。」張封望著任老闆,「叫上他一起吧。」

『於道長』就是那位給南河作法的高人。

並且他有門『秘術』,能查邪地風水,也能看污穢之地。

所以想快些調查山林怪事,定然是需要他幫上一手。

碰巧,任老闆認識他,那就聯繫聯繫。

張封也想見見他,看看這個世界的修道者是什麼樣子。

而在另一邊。

南河湖邊的一艘漁船旁。

一位身穿白袍,白髮白須的道長,正帶著一名二十左右的青年,向著漁夫問著什麼事。

這位道長,也正是於道長。

包括他此次又殺回南河,就是想和那隻水怪練練,然後重新豎起鎮里的『高人形象』。

因為在半月前他成功築基!

尤其他前兩天還群發了一個簡訊,告訴任老闆等人,自己出關了。

這也是任老闆他們為什麼還要請『明明都說自己不敵水怪的於道長』。

歸根結底的原因,是於道長覺得自己實力高了,行了,能殺了那隻水怪。

但今日。

他聽到漁夫說水怪被人殺了以後,倒是心裡有些奇異。

「船家是說水怪被人殺了?」道長一邊詢問著,一邊面帶沉穩之色。

再配上他一身白的樣子,頗有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同時,他旁邊的青年手持一把寶劍,帶著一頂布帽,更是增添了道長的威勢。

「是是是..」漁夫聽到道長詢問,是言無不盡,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如數講來。

道長越聽,臉色越是若有所思,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多謝船家言告。」道長聽完之後,輕撫著鬍鬚,帶著道童走了,好似是要去鎮里找找那位『布店老闆』。

可沒走幾步路以後,他身旁的道童就苦著臉問道:「師父..您還真準備去啊..」

「去?」道長忽然轉身拍了一下徒弟的腦袋,「去什麼去?你師父什麼道行,你還不知道啊?那個人能殺了水怪,肯定也能殺了我啊!」

「師父..」徒弟忽然一改之前的探尋樣子,反而嘿嘿笑著:「師父,徒兒剛才表現的可以吧?我剛才聽到有人殺死水怪以後,明明都震驚的不行,卻表現的一點都不在乎樣子..這個沉穩的樣子,沒給師父丟人吧?」

「嗯..」道長重重應聲,「說實話,你跟著為師真是屈才了。要是再早幾年,真該給你送到戲麴院深造。說不得現在就換成師父享福咯~」

「師父您這話..」徒弟不同意,反而伸出手掌,有幾滴露水在他手中盤旋,「就算是您讓我去!我也會跑出來啊!徒兒想學的是法術,是奇書,不是演術..」

徒弟說到這裡,拍完馬馬屁后,看了看師父滿意的神色,卻又話題重問道:「師父您真的不找他嗎?就是那個殺死水怪的高人,他..說到底..是他搶了咱們的生意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章 傳聞

2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