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氣憤不已

第464章 氣憤不已

第462章

韋浩到了西門外面,看著那些士兵在稱著那些蝗蟲,心裡也是很高興,只要能夠幹掉那些蝗蟲,那麼百姓的糧食就保住了,今年長安城這邊,也不會損失那麼大,

而此刻,韋浩也是能夠看到很多人提著袋子繼續出城去找蝗蟲了,韋浩很滿意,就是要這樣的效果。

「韋少尹,韋少尹,皇家那邊來人了,送來了十五萬貫錢!」一個士兵騎馬過來,對著韋浩喊道。

「哦,送來了?行,這邊的事情,交給你們了,你們給我盯好了,如果百姓們不滿意,我拿你們是問!」韋浩對著那些士兵說道,那些士兵連忙說不敢,韋浩則是騎馬前往京兆府,

到了京兆府,此刻,庫房這邊已經在登記那些錢了,開始搬入倉庫當中。

「夏國公好!」此刻,來了一個年輕人,韋浩一看,不認識,也不是太監?「你是?」韋浩看著他問了起來。

「夏國公,小的叫李苗,是皇室中人,在內帑這邊當差,今天是皇後娘娘讓我過來送十五萬貫錢,還請你查收!」年輕人李苗馬上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哦,行,辛苦你了,請到裡面去喝茶!」韋浩笑著點了點頭。

「不用,不用,我還等著回去交差呢,多謝夏國公!」李苗連忙拱手說道。

「他們現在在核對吧?讓他們核對,核對完了,我還有事情,對了,來人啊,去喊長安府縣令和萬年縣縣令過來。」韋浩對著身邊的一個親衛說道,

那個親衛聽到了,馬上就帶人出發了,韋浩則是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房,數錢的事情,交給下面的人去辦就好了,韋浩剛剛到了辦公房,李恪就過來了。

「慎庸,外面怎麼回事,怎麼有這麼多錢?」李恪笑著進來對著韋浩說道。

「哦,對了,忘記和你說了,我昨天吹個牛,結果沒想到,民部和父皇當真了,現在逼著我要修渭河大橋和灞河大橋了,沒辦法,只能修了!」韋浩苦笑了一下,對著李恪說道。

「什麼,修渭河大橋和灞河大橋,這,能修好嗎?慎庸,這個可不是開玩笑的!」李恪聽到了,眼珠子都快下來了,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沒事,也不是不能修,就是我可能需要花費很多精力去做這件事,所以,京兆府這邊,可能就需要你多忙點了!」韋浩對著李恪笑著說道。

「真能修啊?」李恪還是有點不相信,馬上盯著韋浩問道。

「當然是真能修,對了,工程這一塊,你不用管,就是他們拿著條子批錢的時候,你給他們,另外,外面收蝗蟲的事情,你也幫著盯著點,從昨天開始算起,收10天,貼出告示出去,讓百姓去抓,有多少要多少,

另外,有關良田補貼的事情,到時候也交給你去辦,主要還是長孫衝去辦,你審核一番就好了,還有就是,買糧的事情,馬上要收割那些稻子了,我們京兆府儘可能的多收一些糧食,萬一受災的話,我們有糧食可用,而且現在周邊的那些地方啊,只要受災,就往長安城跑,沒糧食可不行!」韋浩對著李恪說了起來。

「這些沒有問題,只是,灞河和渭河啊,能修嗎?」李恪還是很懷疑的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能,你放心就是了,那有什麼不能修的!」韋浩笑了一下說道。

「成吧,這些事情交給我,我到時候就兩邊跑,監察院那邊,我也不能拉下了,畢竟,那邊的事情也很多!」李恪點了點頭說道。

「行,等會長孫沖和韋沉也會過來,我們一起說一下這個修橋的事情!」韋浩對著李恪說道,李恪點了點頭,

沒一會,他們兩個就過來了,聽到了韋浩說要修橋的事情,都是傻眼的看著韋浩,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韋浩居然要做。

「幹嘛啊?」韋浩看到他們兩個發獃,馬上問了起來。

「這,少尹,不,不大可能吧?」韋沉想要提醒韋浩,這樣的事情,可不要攬在自己身上,如果修不好,就麻煩了。

「怎麼不可能,現在就是需要你們做好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我需要勞動力,正好,灞河這邊靠近萬年縣,渭河這邊是靠近長安縣,你們兩個人,一個人負責一座橋的後續事情,

第二件事就是打通直道,之前的直道是有渡口的,而我們現在修橋,可不能在窄的地方修,窄的地方水急水深,沒辦法修,而且還需要大量的砂石,所以需要重新選址,修好地方后,道路的連通,就是需要你們兩個去做了,我要你們保證,一旦橋通了,路也要通,一旦這兩座橋修好了,對於長安的貨物運輸來說,可是大喜事,這個不需要我講你們就知道了!」韋浩坐在那裡,給他們分配工作,

他們兩個也是點了點頭,修好了大橋,當然是好的,但是他們心裡還是不相信的。

「等會你們陪我去選址,我選中了什麼地方,就什麼地方,後面的事情,需要你們去做,三天之內,我需要200個工人,十天之內,我需要1000個工人,當然,工錢還是很高的,整個工地,我估計最少需要兩個月,最多需要三個月!」韋浩盯著他們兩個說道。

「這件事交給我們,少尹,你放心,如果修好了,對於我們來說,可是大好事啊!我們也跟著沾光了!」長孫沖馬上點頭說道,如果真的修好了,那就太方便了。

「好,那就快點吧,現在需要抓緊時間,需要在入冬前修好!」韋浩說著就站了起來。他們兩個也是點了點頭。

「蜀王殿下,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先忙著大橋的事情去!」韋浩看著李恪說道。

「你放心去,這裡有我!」李恪點頭說道,接著看著韋浩說道:「此事,太子殿下知道嗎?」

「嗯?我還沒有去說,晚上吧,晚上去和他說說,這件事之前是有計劃來著,但是我吹牛了,我和戴胄說了,誰知道戴胄這麼著急,馬上就彙報給了父皇,沒辦法,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傍晚的時候,我去東宮一趟,和他說一下!」韋浩對著李恪說道,

李恪點了點頭,接著韋浩就和韋沉還有長孫衝出去了。

在路上的時候,長孫沖看著韋浩,想要說話。

「慎庸啊,我有件事想要和你說說,實在是,哎,搞的我現在頭疼!」長孫沖對著韋浩說道,

韋浩聽到了,有點不解的看著長孫沖,還能把長孫沖搞的頭疼?

「哎,現在很多商人到了縣衙這邊告狀,說蘇家那邊威脅他們,要他們拿出錢財出來,這,商人告蘇家,如果不是被逼的走投無路了,我估計他們是不敢的,

可是話又說回來了,也未必是背後沒人,所以我很擔心,那些商人是不是被人利用了,如果被人利用了,那就不好說了!」長孫沖對著韋浩說道,韋浩聽到了,也愣了一下。

「這件事,我們這邊也有,也是商人狀告蘇家,另外還有一些百姓也在狀告!」韋沉也是開口說道。

「他瑪德!」韋浩一聽,火大了,接著對著身邊的親衛說道。

「你,去找到蘇瑞,讓他到渭河邊上來找我,他想死是不是?」韋浩此刻忍不住了,這樣搞,要出大事情的!

「慎庸,慢著!」長孫沖馬上喊住了韋浩的親衛,接著看著韋浩。

「慎庸,冷靜一下,蘇家,不好惹,現在聽說,太子妃掌握了東宮的很多事情,而且內帑這邊也是太子妃掌握的,你這樣弄,恐怕會落個不好,我的意思是,什麼時候你去東宮的時候,提醒太子一句,他們蘇家這樣搞,讓我們下面不好做事情啊!」長孫沖對著韋浩解釋說道。

「你說,太子是真不知道嗎?太子妃就這麼厲害,連這樣的事情,都能夠瞞過太子?」韋浩坐在馬上,對著長孫沖問著。

「不知道,他們夫妻之間的事情,現在太子妃生了嫡長子,加上也是皇上和皇後娘娘親選的太子妃,如今掌握著內帑,你說,誒,慎庸,還是不要去找蘇瑞,范不著,我爹也不讓我去找,說,陛下自然會知道的,如果我們去找,那麼被太子妃知道了,到時候記恨起我們來,我們可是吃不消的!」長孫沖對著韋浩說道。

「你爹這麼說?」韋浩看著長孫沖問了起來。

「嗯,是這麼說的,本來昨天我就想要去東宮一趟,看看能不能見到太子殿下,但是被我爹叫人給攔住了!」長孫沖點了點頭,對著韋浩說道。

「你爹是什麼意思,他是最支持太子殿下的,如今這樣?如果你去提醒他,雖然會得罪太子妃,但是也避免了太子殿下陷入更加危險的境地,你爹沒有考慮過?」韋浩盯著長孫沖問了起來,

長孫沖聽到了,苦笑了起來,接著解釋說道:「不瞞你說,我爹根本就不受太子的重視,加上我爹現在也是在家反省,你說,太子在乎我爹嗎?」

「那還真是太子的不對了,不管你爹如何,太子都不該這樣,畢竟,你爹在朝堂當中,還是有影響力的,哎!」韋浩嘆氣了一聲,

先不說長孫無忌如何,最起碼,他對長孫皇后的孩子,是真心想要扶持的,當然,也是希望保住他們長孫家一家的實力,這個是互相利用的,而李承乾這樣冷落長孫無忌,有點太早了,可不算聰明。

「慎庸,別去說了,這件事,是影響不到太子的地位的,未必不是好事!」長孫沖看著韋浩說道,韋浩聽到了后,點了點頭,李世民也是這麼和自己說的,那自己只能忍住了。

「不過,你們兩個,該給那些商人主持公道,我其實很想主持的,但是,我一旦出手了,那,哈,你們知道後果的!」韋浩苦笑的說道,

長孫沖點了點頭,韋浩一旦出手,東宮就要巨變,不說李承乾會被拉下來,最起碼蘇梅這個太子妃的地位,肯定是要下來的。

「走吧,去看看河堤去,不管那些事情了,不管了,走!」韋浩說著就一架雙腿,催著馬匹快速往前面走,長孫沖和韋沉兩個人騎馬跟上,

一直到了傍晚,韋浩他們選中了兩個地方,就在這兩個地方動工,

明天,韋浩要去一趟工部,從工部當中抽調官員到那兩個工地去,韋浩可不會去管那些具體的事情,他要做的,就是指揮,讓那些工部的官員去幹活,一個是讓他們學習如何用鋼筋混泥土去造橋,方便他們以後能夠去別的大河修橋,

另外一個就是,自己懶,管不了具體的事情,

傍晚,韋浩回城后,就讓他們先回去了,自己則是直奔東宮那邊,到了東宮,李承乾非常高興,親自過來接。

「見過太子殿下!」韋浩見到了李承乾后,非常客氣的說道。

「免禮,走,我們去裡面說,吃飯了沒有?」李承乾高興的問道。

「還沒有呢,不過沒事,我談完了,就回去!」韋浩笑著說道,不想在東宮吃飯,不過李承乾沒有聽出來,還是馬上讓人去準備韋浩的飯菜。

「怎麼這麼晚還沒有吃飯?忙什麼呢?還是忙著蝗蟲的事情?」李承乾坐下來,對著韋浩問道。

「沒有,今天過來是想要給你彙報一個事情,這個事情怪我,我也是嘴巴快了一些,還沒有來得及給你彙報,就先和民部尚書說了,接著父皇知道了,就直接這麼定了!」韋浩苦笑了一下,對著李承乾說道。

「什麼事情啊?」李承乾笑了一下問了起來。

「修橋的事情!」韋浩接著就開始把修橋的事情和李承乾做了一個詳細的說明,李承乾聽到后,是震驚的不行,根本就不相信啊,但是對於韋浩的話,他又不敢不相信,他知道韋浩的本事,只要韋浩說要做的,那就一定能夠做到,可不是吹牛的。

「殿下,此事怪我,沒有提前和你說!」韋浩說完后,對著李承乾說道。

「這個,無妨,無妨,就是,能成?」李承乾擺了擺手,接著盯著韋浩問道。

「能成,肯定能成,就是希望殿下你不要怪罪我!」韋浩繼續笑著說道,而韋浩從進來開始,就一直喊著殿下,沒有喊大舅哥,現在李承乾也聽出來了。

「慎庸,這,今天怎麼了,怎麼還生分起來了?不對啊,咱們兩個,有必要生分嗎?」李承乾盯著韋浩就問了起來,心裡感覺韋浩是有事情,否則,韋浩不會這樣。

「這個,現在是彙報公事,不能不正式吧?」韋浩苦笑了一下說道。

「那也不要這麼正式啊,你弄的我都不習慣!」李承乾還是自稱我,沒有稱孤。

「殿下,有件事,我想要和你說,但是不能說,只能你自己去查!」韋浩考慮了一下,還是提醒著李承乾。

「什麼事情啊?有什麼不能說的,慎庸,這個可不像你啊!」李承乾非常不理解的看著韋浩說道。

「不是,這裡面吧,哎,反正我也不能多說了,父皇也警告我了,不能說,至於你自己能不能覺察到了,就看你自己了!」韋浩不能說破,

畢竟,牽扯到東宮的安穩,還是讓李承乾自己去查的好,否則,到時候蘇梅記恨自己,那自己就虧了。

「你,父皇都警告你了?這?行,你放心我一定查出來!」李承乾此刻心裡也是很驚駭,那就不是小事情啊,是大事情的,這件事,那自己還真的要去查一下,否則,睡覺都睡不穩了。

「另外一件事呢,我想要問你?你最近忙什麼呢?」韋浩說著就盯著李承乾看了起來。

「怎麼了,最近都是朝堂上的事情,奏章很多,都需要我審批!」李承乾還是不懂的看著韋浩。

「哎,你不要忘記了,你是京兆府府尹,現在長安縣發生了蝗災,你是知道的,陛下昨天下午都去了西城那邊看過了,而你,作為京兆府府尹,你居然沒去過,你說,這樣說的過去嗎?父皇為何讓你擔任京兆府府尹?

說句難聽點的話,長安城的百姓,只知道我韋浩是少尹,沒幾個人知道你是府尹,你是不是要時常去一趟京兆府,去一趟城外視察一下?去和百姓們見個面,讓百姓知道太子殿下你,是關心百姓的,是愛護百姓的?」韋浩此刻很無語的看著李承乾,

此刻的李承乾真的是瞪大了眼珠子盯著韋浩了,接著有點失神,這個他確實是沒有想到的。

「我本來以為,昨天你會去的,你沒去,以為今天你會去,我去問了一下,你也沒有去,長安縣外面的那些農民,那也是治下的百姓,雖然你為太子,是儲君,天下百姓都是你的子民,

但是,現在,你最直接的控制的百姓,就是京兆府兩縣的百姓,他們連你都不知道,你說,天下的百姓,誰能知道你?」韋浩繼續對著李承乾說道,

李承乾聽到了,馬上站了起來,對著韋浩拱手鞠躬了,韋浩也是站了起來,趕緊回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貞觀憨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貞觀憨婿 貞觀憨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4章 氣憤不已

9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