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嬌嬌(兩更)

第515章 嬌嬌(兩更)

凌關城的仗打完了,自戌時雪停之時起發動攻擊,亥時來臨時徹底結束,統共不過一個時辰便結束了這場戰役。

顧家軍集中了全部優勢兵力,以人數與戰力上的絕對優勢將前朝餘孽的三萬大軍殺得落花流水。

翊王被射傷,駙馬帶著五千大軍護送他從凌關城的另一面逃了出去。

餘下的兩萬五千人里,五千人戰死沙場,兩萬人成為俘虜。

這兩萬名俘虜中絕大多數是邊塞與各地的壯丁,他們或是活佛的信徒,或是被翊王威逼利誘,成為了反叛大軍的一員。

當然了,也有一部分前朝貴族與士族的後人,他們在翊王手下擔任要職,可笑的是翊王棄城而逃時並沒有捎上他們。

顧長卿一襲銀甲披風騎在同樣穿了銀甲的高頭駿馬上,他身後是整齊劃一的顧家騎兵。

步兵們被留在了城門口清掃戰場,以及組成巡邏隊搜捕前朝餘孽的落網之魚。

凌關城不是第一次打仗了,最可怕的是一次是前不久被陳國大軍攻佔,那一日也如同今日這般,數量龐大的陳國騎兵踏破了凌關城的關卡,俘虜了凌關城的守軍。

他們也曾浩浩蕩蕩地騎馬走在長街上。

他們見到了女人就擄走,見到了壯丁就抓走,燒殺搶掠,無所不為。

戰火再次,凌關城風聲鶴唳,家家戶戶門窗緊閉,再聞馬蹄聲,根本沒去看究竟是誰贏了,一個個躲藏在家中驚恐不已。

然而馬蹄聲近了,馬蹄聲又走遠了,長街上沒有傳來女人的慘叫聲,沒有傳來男人的怒吼聲,也沒士兵們破門掠奪的喧鬧聲。

終於,有膽大的小夥子悄悄推開一道門縫往外瞅了瞅。

他瞅見了昭國旌旗在夜色與寒風中獵獵舞動,也瞅見了顧家軍的軍旗護在昭國旌旗之後。

「是顧家軍!」

他大聲叫道。

百姓一聽是顧家軍,紛紛來了幾分希冀,只是也沒大膽到立刻來到長街上,他們也是打開一條門縫,往外望了望。

顧家軍從長街的西頭走到了長街的東頭,一路往太守府的方向而去。

他們沒去驚擾任何一個城中百姓,也沒順手牽羊地帶走任何一隻路邊的羊或雞。

他們軍規森嚴,一身凜然正氣!

漸漸地,有百姓自家中走了出來,起先只有一個,到後面慢慢聚集了一大群,他們好奇地跟著顧家軍往太守府的方向走了過去。

此時,太守府已被顧家軍全面包圍。

張參將將太守府里裡外外搜了一遍,搜出了幾十名翊王的幕僚,也殲滅了來不及從城中撤走的數千陳國大軍。

顧長卿率領鐵騎來到太守府的大門口時,百姓們也紛紛跟著過來了。

張參將忽然自附近的一戶宅院中押出一個身披袈裟的光頭和尚來。

和尚約莫五十上下,一副慈眉善目、心寬體胖的樣子。

百姓們中不少人認出他來,一個婦人驚呼了一聲:「是活佛!他們、他們抓了活佛!」

聽到這聲百姓的驚呼,原本惶恐不已的光頭和尚眼神一閃,挺直了腰桿,一臉無畏地說道:「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諸位施主緣何在城中大造殺孽?」

「老子去你娘的施主!」張參將一腳踹上光頭和尚的屁股蛋子,將他踹得在地上摔了個大馬趴,「假和尚!招搖撞騙!」

活佛在凌關城的聲望還是挺高的,張參將這一舉動無疑是激怒了部分百姓。

張參將並不認為是百姓的錯,畢竟百姓是無辜的,全是這臭不要臉的假和尚勾結翊王,愚弄了邊塞的將士與百姓。

張參將恨不能將所有的怒火全都發泄在了這個假和尚的身上,卻被顧長卿抬手阻止。

顧長卿淡淡地說道:「住手。」

張參將拱手退到一旁:「是,將軍!」

假和尚摔得夠嗆,疼得在心裡大罵三聲,面上卻不敢有絲毫表露。

他索性盤腿坐在地上,單手掛著佛珠,行了個佛禮,普度眾生一般說道:「阿彌陀佛,施主殺孽太重,我佛慈悲,還望諸位施主不要再徒增殺孽了。」

「你們怎麼能這麼對活佛!活佛是好人!是佛祖派來解救我們的!你們不敬活佛,會遭報應的!」一個老太太義憤填膺地說。

張參將牙疼!

老人家,您睜大眼瞅瞅,這禿驢他是個假的!

哪個大師會和叛軍勾結,陷邊塞百姓於戰火呀!

而且他還、他還……

張參將差點就脫口而出自己方才都查到了什麼,顧長卿的話及時打斷了他,顧長卿居高臨下地看著席地而坐的活佛,不疾不徐地問道:「你說你是活佛,那好我問你,《金剛經》一共多少品?」

「三十二品!」活佛不假思索地說。

「第三十二品是什麼,你可記得?」

假和尚心中冷笑,要假扮活佛,怎麼可能連《金剛經》都不知道?

他行了個佛禮,緩緩說道:「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祗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何以故?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你們看!他是活佛!」又一個百姓說。

張參將暴脾氣上來了,忍不住懟了幾句:「會點佛經就活佛啦,那我會背兩段四書五經,我是不是就是新科狀元了?」

「那你可知釋迦牟尼曾寫過一卷《小楞嚴經》,是釋迦牟尼悟道前還在王族的時候寫下的經文,你可能說上其中幾句?」

假和尚的表情出現了一瞬的凝滯。

一般這種小什麼經的都是不怎麼普及的佛經,他又不是真和尚,怎麼可能真把所有的佛經都給背下來?

也是奇了怪了,明明就是個打仗的莽夫,怎麼還懂佛經啊?

你家裡是有人做了和尚嗎?

還是全部佛經倒背如流,天天給你們念經的那種?

「《小楞嚴經》貧僧自然知道,只不過,貧僧宣佛法時極少會講到這一篇佛經,即便貧僧說出來,也沒多少人聽過。萬一,這位施主污衊我是在胡言亂語,又有誰來為貧僧證實清白?」

呵呵,雕蟲小技,難得倒他!

顧長卿又道:「你是活佛,你手中應當這卷經書。」

假和尚面不改色地說道:「經書……早已被你們的人燒掉了!」

張參將怒道:「你胡說!我幾時燒你東西了!」

顧長卿看向假和尚,神色從容而淡定:「所以大師是承認世上有這篇佛經了。」

此話一出,假和尚的表情又是一滯。

顧長卿不疾不徐地說道:「大師可知,世上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佛經。」

《楞嚴經》是有的。

可《小楞嚴經》純屬顧長卿詐他。

顧長卿淡淡地看著他道:「釋迦牟尼悟道前根本就是個普通人,如何會寫佛經?大師被奉為活佛,居然連如此淺顯的道理都不明白嗎?」

「……」假和尚被噎得啞口無言。

誰說率軍打仗的都沒腦子,這小子忒狡猾了!竟然給他下套!

百姓中並非所有人都是活佛的信徒,還是有不少理智尚存的人,他們見活佛露出如此大的馬腳,不免大聲說道:「不會真是個假和尚吧!」

假和尚色厲內荏道:「我是活佛!不是假和尚!」

「那你連佛經都不會!」方才懟他的小夥子接著說。

「我那是……」

不等假和尚那是完,顧長卿揚了揚手,幾名顧家軍帶著幾名婦人走了過來。

為首的婦人與假和尚差不多年紀,珠圍翠繞,珠光寶氣,與歷經戰火后貧困潦倒的百姓形成了格外鮮明的對比。

她身後的幾名女子與她一樣皆是富貴打扮,只是比她年輕一些。

假和尚看見這群人出現時臉色就已經綳不住了,他想讓她們閉嘴,奈何為時已晚。

「老爺,你快救救我們——他們要抓我們去見官!」

為首婦人的一聲老爺,徹底將假和尚的遮羞布扯沒了。

「大家別聽她胡說!我不認識她們!不知道這些朝廷的人使了什麼手段,竟找一堆女子來栽贓污衊貧僧!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爹——」

幾人婦人身後,一道稚嫩的童音帶著哭腔響起。

來的不止一個,粗略一數,至少七八個。

若說這些婦人還有可能是顧長卿找人扮演的,那麼這些個個都與「活佛」容貌相似的孩子總不會也是找來充數的。

天底下相似之人不少,可這幾人明顯是邊塞口音,邊塞總共才多少孩子,就有七八個像活佛的,說不是他親生的誰信?

假和尚委實沒料到顧家軍這麼狠,不僅把他從密室里挖了出來,還把他的家人從地窖里尋了出來。

這下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人證物證俱在,顧長卿留下邵軍師料理凌關城的庶務,並派張參將與一萬顧家軍鎮守凌關城。

隨後,顧長卿帶著其餘人馬迅速趕回月古城。

陳國大軍果真是朝月古城夜襲而來了,只不過他們路上出了點岔子,竟然遭遇了雪崩,導致他們比計劃中晚到了一個時辰。

而此時顧長卿已經率軍趕回來了,陳國大軍見狀不妙,果斷撤走了。

陳國大軍經歷了兩回兩次強行軍長途跋涉,若此時調頭攻打凌關城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顧長卿並不擔心凌關城的情況,他帶著大軍進了月古城。

他第一件事便是去傷兵營找顧嬌。

顧嬌曾與他說過,若是事情進展順利,她會去太守府與他會合,可他沒等到她,應該是她實施了第二個計劃——將患者帶回月古城了。

他來到傷兵營外,一眼看見了穿著油皮紙隔離衣、戴著口罩與手套的宋大夫。

宋大夫一般不會裹得如此嚴實,看來是顧嬌與瘟疫患者們回來了。

回來了就好。

他暗鬆一口氣。

然而一口氣尚未松完,就見宋大夫疑惑地朝他走來:「顧將軍,顧大夫沒和你一起回來嗎?」

顧長卿微微一怔:「她不是和那些患者一起回來的嗎?」

宋大夫搖頭:「她沒有回來!」

兩個男人同時意識到了不對勁。

顧長卿神色一變,將六名暗衛叫了過來,得知顧嬌竟然獨自一人去對付那些陳國高手時,他心下一沉。

「不對。」他若有所思道,「只是來追幾個瘟疫患者而已,不會出動最厲害的高手,只要不是最厲害的高手,嬌嬌都不會回不來。除非——」

顧長卿猛地想到了駙馬身邊那個足以打敗三個龍影衛的死士,他脊背猛地竄過一股冰冷!

「將軍,一切準備就緒,後天我們是不是就要攻打北——」

負責鎮守月古城的左指揮使拿著幾個行軍竹簡走過來,與顧長卿話說到一半,就見顧長卿彷彿沒聽見似的,猛地朝馬棚走去,牽出自己的坐騎,二話不說地上了馬。

左指揮使追過去,被濺了一鼻子雪。

他胡亂抹掉,望著絕塵而去的顧長卿,大聲道:「將軍!這麼晚了你要去哪兒!將軍!將軍——」

……

寒風呼嘯,大雪飄搖。

顧嬌在冰天雪地中凍成了一隻小冰雕。

她躺在那裡與天狼的屍體凍在一體,一點一點失去體溫與呼吸。

人在臨死前會想起許多事,可顧嬌什麼也想不了,她的腦袋被凍木了。

不知又過去多久,她最後一絲殘存的意識也冰凍在了雪地里。

她閉上了眼睛。

顧長卿的馬兒在夜色中飛快地馳騁著,那是他最心愛的坐騎,來府上時還只是一個小馬駒,他們相伴數年,早已形成了無法言說的默契。

馬兒感受到了主人的焦急,馬蹄幾乎在雪地里跑斷。

顧長卿去了營地駐紮過的那片林子,找到了被大雪掩埋的前朝高手的屍體。

他徒手將冰雪刨開,把屍體一具具地翻過來。

不是嬌嬌。

不是嬌嬌。

也不是嬌嬌。

每個人身上都有被紅纓槍一擊斃命的痕迹,看得出顧嬌在對付他們時是遊刃有餘的。

如果那個死士在這裡,顧嬌不會如此輕易地得手。

顧長卿刨完最後一具屍體,手指僵硬、氣喘吁吁地跪在雪地中。

如果顧琰在這裡……如果顧琰在……一定能感應到嬌嬌去了哪裡……

顧長卿終究不是顧琰,他沒能感應出顧嬌的動向,他只是莫名有一股直覺,顧嬌是帶著某種任務離開這片林子的。

她可能早預判到了自己不會這麼快回來,或者甚至可能回不來,所以她計劃中的退路是讓患者們趕去月古城,交由宋大夫管理。

她……她主動去找那個死士的。

她為什麼要去找他?

為什麼?

……

風雪太大,連馬兒都不願前行了。

士兵不得不從馬背上下來,牽著馬兒努力跟上隊伍,然而剛走了兩步,他便感覺自己腳底絆倒什麼東西,一個趔趄朝前栽了過去。

他栽在了一個硬邦邦的小雪堆上,雪堆有些硬,他沒太在意,隨手按住雪堆的另一邊站起身來。

可就這麼一摁。

他愣住了。

手感不對是怎麼是一回事啊?

他的脊背涼了涼,小心翼翼地朝手邊看去,結果看見了一顆圓溜溜的腦袋。

他啊的一聲朝後栽倒,在雪地里栽了個跟頭,一坐起身恰巧對上一雙死不瞑目的眼睛。

他嚇得魂飛魄散,馬兒都顧不上要了,屁滾尿流地往前跑:「鬼呀——鬼呀——」

「吵吵什麼呢?」一個伍長抓住他,「你想引來追兵是吧!」

他不敢回頭,只拿手指戰戰兢兢地指向身後:「不是……不是……張老哥兒……那……那邊有鬼!」

沿途的安危是很重要的,若真有鬼,那可能不是真正的鬼,而是潛伏在暗處的人!

被喚作張老哥兒的伍長背著風雪朝那個凸起來的小雪堆走過去。

待走得近了,他才發現是那是一個被凍死的人。

害他白擔心一場,還以為是埋伏了什麼刺客呢!

伍長打算轉身追上隊伍,可他忽然間覺得那張臉有點兒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

他再次彎下腰身來,仔細想想地看了看對方的臉。

他終於記起來在哪裡見到過他了。

「大人!大人!」

銀狐男子正坐在由八匹馬所拉的馬車,外頭突然傳來一個士兵焦急的聲音。

他看了看身邊昏迷不醒的叔叔,將修長如玉的右手自暖手捂中拿出來,挑開帘子問了問:「何事?」

士兵稟報道:「好像有人……看到天狼了!」

一會兒之後,銀狐男子與幾名心腹手下出現在了方才絆倒了人的小雪堆旁。

心腹手下扒開積雪,露出了天狼整具屍體。

他橫跪在另一具屍體的身旁,頭點著地,臉頰微微向右側著。

這個動作令他沒有將全部的重量壓在對方的身上,但也夠沉就是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天狼是大人手下的第一高手,他不是護送寧安公主逃離了嗎?

怎麼會死在這裡?

和他一起死掉的人又是誰?

銀狐男子蹙著眉,難以置信的目光落在天狼的屍體上。

心腹手下明白為何大人會露出這樣的神色來,天狼是大人花了重金從燕國貴族手中買來的死士,絕不是尋常死士可比的。

昭國皇族的龍影衛在天狼手中都堅持不了十招,能殺了天狼的人在燕國,昭國、陳國甚至無人能夠傷到他!

銀狐男子的俊臉上蒙上了一層寒霜,他對手下冷冷地說道:「看看另一個死的是誰?」

「是!」

一名心腹手下蹲下身來,撥開了那人臉上的積雪。

那是一張年輕而稚嫩的臉,左臉上有一塊紅色胎記。

銀狐男子一下子認出了這個胎記。

「是他?」

他驚訝。

銀狐男子與顧嬌交過手,就在湖面的冰層上,顧嬌還用紅纓槍傷到了他。

而在那一次之前,顧嬌曾與另一名黑衣男子夜闖凌關城的太守府,用黑火藥殺出一條血路,救走了昭國的老定安侯。

「大人!他還有氣!」心腹手下無比震驚地說。

他原本是打算將天狼與這具小屍體分開,哪知他的手剛碰到顧嬌的臉便察覺到一點不對勁,他又探了探對方的鼻息。

氣息雖然微弱,卻真實存在!

「大人,翊王醒了,讓屬下來問問這邊出了什麼事?」翊王身邊的侍衛過來說道。

銀狐男子若有所思地看向昏迷不醒的顧嬌:「天狼死了,剛抓到兇手。」

銀狐男子回到了馬車上。

被他一起帶上馬車的還有一個穿著盔甲、不省人事的士兵。

翊王捂住肩膀的傷口,疼痛地皺了皺眉頭,問道:「他是誰?」

「殺死天狼的兇手。」

翊王上上下下打量著顧嬌的身形以及她那根本沒有任何特殊徽記的盔甲,道:「什麼?他?一個小兵?」

「是昭國的兵。」銀狐男子說。

翊王剛吃了敗仗,提到昭國臉色不大好,沉聲道:「顧家軍?」

銀狐男子將顧嬌隨手扔在馬車的地毯上,用腳將顧嬌的腳淡淡踢開:「看盔甲,不像。」

顧家軍的是銀甲,這小子的盔甲有點兒像唐家弓箭手的盔甲,只是又沒有唐家弓箭手的徽記。

翊王古怪地看著顧嬌:「你說是他殺了天狼?怎麼可能?他看上去才多大?」

銀狐男子勾唇一笑:「叔叔可還記得我與你提過的那個與燕國有關係的少年?」

翊王皺眉道:「你說的那個人就是他?」

「大人!他的行李都找到了,在這裡!」

馬車外,銀狐男子的心腹手下將一個沉甸甸的小背簍與一桿紅纓槍遞了過來。

銀狐男子冒雪接過。

帘子被掀開的一霎,風雪猛地灌入,翊王冷得打了個哆嗦,眉頭皺得更緊。

銀狐男子將帘子紮好,先在小背簍里翻了翻。

見裡頭不過是一點乾糧以及一個破破爛爛的小藥箱,銀狐男子有些失望。

還以為能發現什麼寶貝。

銀狐男子隨手把小背簍隨意擱在顧嬌身旁,愛不釋手地撫摸著手中的紅纓槍,對翊王道:「叔叔,這是燕國神將軒轅厲的兵器。」

「這麼丑?」翊王被紅纓槍上的大紅花與小辮子辣得眼睛都痛了。

銀狐男子淡淡笑了一聲,倒是沒在意兵器變醜的事:「我前幾日向陳國那邊打聽了,軒轅厲的這桿紅纓槍被燕國國君送給陳國國君做生辰賀禮了。後面陳國與昭國交戰,這桿紅纓槍又被昭國的宣平侯搶走了,兩國和談時,陳國有意要回它,被宣平侯拒絕了。」

翊王沉思片刻,深以為然:「嗯,那個人幹得出這種事。」

就是個臭不要臉的。

翊王頓了頓,又問道:「那他到底是軒轅家的人,還是宣平侯府的人?」

銀狐男子搖搖頭:「暫時不清楚,他不僅得到了這桿長槍,他還擁有黑火藥,他與燕國一定有脫不開的關係。」

「所以是軒轅家的人。」翊王在心裡給出了判斷,隨即他神色大變,「我們抓了軒轅家的人!軒轅家若是知道了,還不用十萬鐵騎把我們踩成肉泥!」

銀狐男子笑了笑:「叔叔放心,他若真是軒轅家舉足輕重的人,燕國早派援兵過來了。」

翊王一想是這麼個理,想到什麼,翊王又道:「那你……為什麼不殺了他?他殺了天狼,你不為天狼報仇嗎?」

銀狐男子摸著手中的紅纓槍道:「天狼已死,就算我為天狼報了仇,天狼也活不過來了。但是他能殺了厲害,就說明他比天狼更厲害。叔叔,若是他肯歸順於我們,我們豈不是有了第二個天狼?」

翊王猶豫了一下,問道:「他要是不歸順呢?」

銀狐男子恣意地勾了勾唇角:「他是昭國的兵,他救了老定安侯的命。我們拿他去威脅顧家軍,叔叔覺得顧家軍會怎麼做呢?」

翊王一瞬不瞬地看著側躺在地上的少年,不知怎的,他心裡有點七上八下的:「我覺得,我們還是殺了他比較好。」

銀狐男子笑道:「叔叔莫怕,他凍成這樣了,構成不了威脅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首輔嬌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5章 嬌嬌(兩更)

8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