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336裴炎的心思

第336章 336裴炎的心思

「對啊賈大人今日之局面不是你我想見到的,何嘗是我舅舅想見到的,我舅舅受先皇所託,所思所想,無一不為大唐。

唯一沒有想到的就是太后竟然有那樣的心思而且還不按常理出牌。

若是按照常理太后不是廢了七皇子就讓八皇子繼承大統接著自己便退居後宮。」裴炎的話音剛落,薛仲章就連忙附和道。

「以他的野心怎麼甘願退居後宮,裴大人這一點我們在朝廷也不是一兩日了,難道你竟然沒有絲毫察覺嗎?」賈大人依舊氣呼呼惱怒得道。

這個賈大人還有完沒完呀,他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還不如跟舅舅商量商量該用什麼法子改變當今局勢比較實際薛仲章想到此處便想開口,但還來不及開口,耳邊就傳來:「賈大人你說的對,我在朝廷為官多年,太后的野心我自然也是察覺到了。

可我想著他再怎麼有能耐也只是一個女子,且身後已經沒有先皇作為依丈了」

「糊塗糊塗之極,裴大人你怎可以如此糊塗,他豈是一般的女子,若是一般的女子又怎麼可以這麼多年在朝廷上對我們這些文武百官指手畫腳,甚至到最後讓先皇留下那樣的遺召,那樣的遺召不是在打我們的臉嗎?

要知道我們都是朝廷的文武百官,輔佐皇帝本就是我們應該盡的責任,可先皇到好拋開我們竟然讓一個女子來輔佐皇帝,現在好了,皇帝被廢的被廢,被軟禁的,被軟禁,不知道先皇在天有靈看到如今這局面,心裡會有如何感想,可會有後悔?」

「賈大人那還用說若先皇在天有靈看到如今這局面,心裡必定是後悔不已,不過現在說這些已經毫無益處,現在當務之急是該想個法子讓太后解除對八皇子的軟禁,讓太后還政於八皇子。」

「薛小子,你這話說的倒輕巧我們現在還能有什麼法子讓野心勃勃的武太后解除對八皇子的軟禁還政八皇子。

他若這麼做了,那他前面所做的就等於白做了,他若這麼做了,那就不是武太后了。」

「這話說的也有理,不過賈大人我相信只要我們肯想法子,遲早都會有法子的。」

「薛小子你就別在這裡說這些空話了,說這些空話又有何用,遲早都會有法子,你可知道等我們想到法子的時候武太后的野心沒準都得逞了。」

「賈大人這怎麼可能,你恐怕是太危言聳聽了,太后即便再有能耐也只是一個女子,頂多是像漢代的呂后一樣而且太后的所作所為已經引起了朝廷文武百官的不滿,再怎麼下去指不定我們可以聯合起來,逼太后還政。」

「章兒你胡說八道什麼?」薛仲章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裴炎連忙嚴厲的打斷了。

「裴大人你這是作甚薛小子這話雖然有點不妥,但未必不可行裴大人莫非你真的打算一直站在太后那一邊你可知你是先皇留下來的顧命大臣,你若是一直站在太后那一邊不筐復設計的話,你可對得起先皇?」

我怎麼對不起先皇我所做的雖然有一定的私心,但是全都是為了大唐。

而且你這個賈大人在朝廷為官多年難道你看不出來,先皇之所以把大唐江山託付給太后一個女子,而不是我們這些大臣,那是因為先皇並不相信我們這些大臣先皇子相信太后。

裴炎心裡想著嘀咕著這些,但是口裡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做了一個靜聲的動作,接著向著門邊走去,打開了門用眼睛看了看四周發現4周並沒有人才把門重新的關上,走到了原位,坐了下來低聲道:「賈大人章兒年輕氣盛想到什麼說什麼,有一些事情他還未能看透。

難道你我還看不透嗎?現在大唐處於特殊時期,一不小心就會被那些小國家有機可乘,這時候我們唯一能做的要做的就是團結一致,等這個特殊時期過去了我們再來說這些也不為遲。」

「等到那時候恐怕一切都晚了,武太后的野心恐怕就要得逞了,就真的要凌駕在我們這些男子之上了」

我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我絕對會實現自己的報復裴炎心裡這麼想的,但是口裡卻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若真的如此,那也是天意如此。」

「天意,我看就是你這老傢伙貪生怕死想一直站在那個女人那邊。」

我哪是想站在他那一邊呀,我這不是要想法子嗎?我怎麼不可能不想法子就跟你在這裡亂吵吵

亂吵吵瞎吵吵能解決事情嗎?別到時候不但沒有解決事情,還丟掉自己的性命。

要知道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指不定他已經在你我身邊安排了他釘子盯著我們。

「賈大人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先皇的皇后當今的太后,你這麼說卻有不妥,若是被別人聽到了,恐怕會給自己惹來禍端。」

「老傢伙,你以為我是你呀膽小怕事,竟然為了一己私利就不顧大唐江山設計了」

「賈大人,我知道你看到當今的局勢心裡不好受,所以才一味的退讓,並非是裴某怕你,裴某剛剛已經說了,憑我所做的無一不為大唐,縱有過失也非故意而為之,總有一天裴某會想到一個合適的法子改變當今的局勢

但絕不是你與章兒說的那樣發動文武百官去逼迫太后,那絕對不是我們作為臣妾子該做的,而且若先皇,在天有靈的話,想必也不得安心」裴炎口是心非得到一邊說,一邊拱起了自己的手,做了一個禮,似乎在表達對李治的敬意。

「你你你這老傢伙簡直是胡說八道若先皇在天有靈的話,看到當今的局勢,心裡必定是後悔不已,必定是想讓我們撥亂反正匡複大唐」賈大人氣得結巴,指著裴炎的鼻子說道,但說著說著不知是氣憤到了極點還是漸漸的冷靜了下來,反正是不再結把語氣重新變得流暢起來。

「是嗎?賈大人你可別忘了先皇是多麼相信太后甚至多留下了那一道旨意,難道還不能說明嗎?若我們敢逼太后,依照先皇對太后的感情,你認為先還在地底下能安心嗎?別到時候託夢向我們來問罪」

「啊呸,老傢伙你休得胡言亂語,以前先皇之所以那麼信任於他,那是因為先皇被他蒙蔽了,而如今他的心思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先皇一如往昔的對他,而且還為了他託夢於責怪,我們這簡直是胡言亂語」

「那……」

「好了舅舅賈大人咱們就別再討論先皇對太后的情誼如何了,畢竟咱們也不是先皇,又怎麼知道先帝,當看到當今局勢心裡是怎樣想的,而且現在討論這些有何用?還不如該如何扭轉面對當今的局勢」裴炎剛開口就被薛仲章打斷了。

聽到這話裴炎不由得瞪了自己,外甥這一年似乎在說你為何打斷我的話,你為何幫著這個無理取鬧,不知好歹的賈大人。

對此薛仲章只是在心裡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頭變低了下來,似乎在說舅舅我知道錯了。

而這一切賈大人看在眼裡,於是賈大人心裡的怒火更加大了開口的語氣也就變得更加不好了:「老傢伙你瞪薛小子幹什麼?我看薛小子比你有骨氣,說的也在理」

「我瞪他關你何事,你可別忘了他是我外甥,我想怎麼瞪他就怎麼瞪他」裴炎同樣沒好氣,氣呼呼的道

「這分明是在胡攪蠻纏,蠻不講理」

「胡攪蠻纏的蠻不講理的恐怕不是我,而是你吧,我只是說出了一些事實而已,你不必這麼瞪著我,我知道你認為今日之局面是我一手造成的,你要這麼認為,我就這麼認為吧,反正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而且該道的歉我已經跟你到了,你若抓著不放,咱們這10多年的朋友也就到今日為止

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千萬別動了,不該有的念頭,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裴炎認真嚴肅道。

「不要你的提醒該怎麼做,我心裡有數,從今日開始我沒有你這個貪生怕死的朋友」

「對我裴炎是個貪生怕死之徒,沒有你賈大人高風亮節可高風亮節的賈大人是否考慮過你的家人也與你一樣與你一樣不怕死,還是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就陪你稀里糊塗的下了九泉

哦這倒不是最關鍵的,也不是高風亮節賈大人你在意的,他們既然身為高風亮節的賈大人家人自然也是高風亮節的

不過賈大人是否想過你的不怕死因此一搏又能改變什麼是能讓太后滅了那個心思,還是能讓文武百官因為你的死發難於太后,讓太后還政於陛下

恐怕什麼都不能辦,你只能白白的死去,還連累自己的家人,一個聰明人是絕對不會做出這麼傻的事」

「若是聰明人都像陪大人一樣貪生怕死,那我寧願不要做一個聰明人,而且我的死雖然什麼都不能做到,但是至少可以給各位同樣敲一個警鐘,讓各位同僚知道再這麼下去大唐危已,我今日的下場也是他們來日的下場」

「高風亮節的賈大人太高看自己了,你雖是宰相,但是大唐的宰相可不少,尤其是太後到了洛陽之後,那宰相就更加多了

還有啊朝廷和各位同僚的確有一些如假大人一樣高風亮節,不過大多數好像都與我裴炎一樣膽小怕事,賈大人你的死恐怕只能提醒各位同僚太后的手段是何其的厲害,日後別小心翼翼的辦事,別到時候落得跟賈大人一樣的下場

怎麼啦?賈大人你為何這麼瞪著我,你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哦我知道了,我說了你不愛聽的話

既然如此,那我就說點假大人你愛聽的這樣總成了吧」裴炎似乎在詢問假大人的意思,但是他也不能假扮人的回答,就自顧自的說道:「不過這事也沒準,畢竟賈大人你在朝廷為官多年,交到的朋友也不少,沒準那些同僚看到你竟然我的那樣的下場,沒準頭腦一發熱,真的如你所願

不過恐怕也如你我一樣,只是一些文人也只能說幾句,一碰到兵馬他們必定會乖乖的閉嘴

當然沒準有一些武將也會站出來為賈大人你討回公道,不過他們一旦站出來,那意義就不同了」

「不同又怎樣正好藉此機會讓他退居後宮,還政於陛下」

「賈大人你何時變得這麼天真了,若真的如此,那就算髮動了一場政變,這場政變勢必不會成功,你可別忘了我們是臣還是君臣無緣無故的拉動政變,那就是造反,朝廷是可以直接派兵來鎮壓的,你認為是為你討討回公道的武將多還是朝廷的軍隊」裴炎嘲諷認真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皇升職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皇升職記目錄 女皇升職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6章 336裴炎的心思

9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