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同僚之情餵了狗?

第992章 同僚之情餵了狗?

鄒宛坐在地上,微微的咬著嘴唇,看著蘇晨曦憤怒的模樣,神色間滿是一片恐懼。

蘇晨曦冷靜下來,瞧了瞧鄒宛身上的衣衫,暗暗道一聲麻煩,這樣的穿著明顯就是受到娘親邀約前來赴宴的小姐,只是棲鳳宮距離御花園可是有一段距離的,怎麼就闖到這裡來了?

經歷了那麼多事情,蘇晨曦不由得多想了幾分:「來人,將她扣押住,等母親回來處置。」

煙籮眼瞧著事情不對,連忙出去請蘇姚回來。

蘇姚聽到了煙籮的回稟,就要向回走,卻見妙陽夫人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臣婦見過長公主,有一件事情,還請長公主幫忙。」

蘇姚眼神猛地一動,這廖氏是要玩什麼把戲?

「廖夫人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

「長公主,我的女兒剛才自己一個人賞花,我一時間沒有注意,也不知道她跑到什麼地方去,臣婦怎麼找都找不到,擔心她第一次來宮中,免得她亂走衝撞了什麼人,所以想要請求長公主,派個人幫忙瞧一瞧。」

蘇姚唇角微微的揚了揚,清透的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微瀾:「方才棲鳳宮的宮女前來稟報,說是有一位小姐不小心闖到了棲鳳宮中,將晨曦和小寶兒都給惹急了,如今正鬧著呢,宮女不認識闖進去的小姐,所以便請本宮回去瞧瞧,不如廖夫人就跟著我走一趟,看看是不是貴府的小姐?」

別管廖氏打得什麼主意,她願意演戲那就演就是了,反正閑著也是無聊。

妙陽夫人一聽,面上立刻帶上了擔憂的神色,徑直跪下行禮:「臣婦有罪,沒有管教好女兒,讓她隨意走動,驚擾了蘇郡王和寶兒公主,請長公主責罰。」

周圍的夫人們不好距離長公主太近,原本並沒有注意到妙陽夫人說了什麼,可這會兒她一跪下請罪,動靜就鬧得大了起來,就連涼亭之中正在和孟柔說話的沐卿晨都注意到了,連忙起身走了過來。

「姐姐,這是怎麼了?」

煙籮連忙上前,將事情向沐卿晨回稟了一遍。

沐卿晨看向妙陽夫人的眼神頓時凌厲起來:他將蘇晨曦推出來,不過是和他開玩笑、鬧著玩,可沒想別人打上他的主意!

沐卿晨當場就要發作,蘇姚給了他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事情如何,還要回棲鳳宮中瞧瞧再說。

「廖夫人不必著急請罪,事情究竟如何,還要仔細的問一問的,走吧,一起到棲鳳宮中瞧一瞧。」

沈承運在宮中混的熟,一路暢通無阻的跑到了太醫院,拉上太醫就向外走:「快,快跟我走,寶兒妹妹受傷了。」

「沈公子?你方才說什麼?寶兒公主受傷了?」

寶兒公主,那不就是長公主和並肩王的心肝肉?

太醫頓時覺得心都快嚇得不跳了,好端端的,怎麼就受傷了呢?

「傷在何處,可嚴重?需不需要多幾位太醫一併前去會診?」

多一個同僚,就能多一個人分擔風險,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厚道不厚道了。

一旁的太醫心中破口大罵,有這樣陷害同僚的嗎?平日里的同僚之情,關鍵時刻都餵了狗嗎?

「傷在手上了,都流血了,看著挺嚴重。」

嗯?傷在手上?

「怎麼傷的?」

「摔倒的時候傷的,太醫大人,快別問了,先去瞧瞧。」

「好,下官這就去給寶兒公主看診。」

「我們也去瞧瞧。」

「你們不是還有事嗎?」

「寶兒公主的事情比較重要。」

若是傷的嚴重了,他們生怕承擔長公主和並肩王的怒火,自然不敢前去,可若是傷的不重,那可是在長公主和王爺面前刷好感的大好機會,而且長公主出手極為大方,每次的賞賜都頂的上他們好幾月的俸祿,不去白不去。

沈承運帶著一眾太醫緊趕慢趕的來到棲鳳宮門口,正好碰上了返回來的蘇姚和沐卿晨。

「微臣等人見過皇上,見過長公主……」

「不用行禮了,先去給寶兒公主瞧瞧。」

「是。」

小寶兒手上的傷並不算嚴重,在沈辭的耐心哄逗下,已經破涕為笑。

此時見到這麼多人來到宮中,頓時左瞧瞧、右瞧瞧,眼中帶著新奇的目光。

沐卿晨上前將小寶兒接過來:「我們寶兒公主怎麼受傷了?是誰傷了你,舅舅為你做主。」

此言一出,妙陽夫人頓時感覺周圍的目光如芒在背,她看向跪在一旁的鄒宛,眼神中上閃過一抹厲色。

蘇晨曦上前行禮:「見過舅舅、見過母親,就是那個宮女,她闖進來,害的我和寶兒妹妹摔倒。」

蘇姚看向鄒宛,此時鄒宛雖然跪在地上,但是神色見仍舊一片木然,似乎顯得有些心不在焉:「鄒小姐,你怎麼到棲鳳宮中來了?」

鄒宛似乎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妙陽夫人皺眉冷喝:「鄒宛,長公主問你話呢,怎麼能沉默不作答?母親教導你的規矩呢?」

鄒宛渾身一顫,跪的更加恭順:「臣女……臣女隨意走動,聽到這邊有笑聲……就過來瞧瞧。」

蘇姚想要說什麼,忽然看到鄒宛的衣袖處沾染上的血跡:「你也摔傷了?請太醫幫你瞧瞧吧。」

「不,不必,男女授受不親,臣女回去自己上藥就是了。」

「醫者眼中只有病患,沒有男女分別,再者說,只是幫你診診脈看看傷口,你……」

「不,若是被人看了手臂,臣女就不清白了。」鄒宛說著,竟低頭掉起了眼淚,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恐懼。

周圍不少夫人小姐們暗暗的翻了個白眼,太醫看診還能扯到清白不清白上?這小傷不要緊,若是重疾呢?也不讓看自己挺著?那到底是命重要,還是所謂的清白重要?

話說到這個份上,蘇姚也不再說什麼:「隨你吧,看來不過是一場誤會,好在傷的都不算嚴重,這件事情就此作罷……」

「長公主,鄒宛有錯,不能不罰。」妙陽夫人開口。

「她無意間闖入,晨曦不認識她的身份,罰她在此跪了許久,其他的就免了吧。」

妙陽夫人仔細看著鄒宛,從頭到腳將她審視了個遍:「鄒宛,還不拜謝長公主仁慈?」

鄒宛渾身打了顫,眼淚落得更凶:「臣女謝過長公主。」

蘇姚眉心微微的動了動,總覺得這鄒宛有些不太對勁:「無礙。」

妙陽夫人走上前去,直接將鄒宛頭上的珠釵拔了下來:「鄒宛,出宮之後,母親會為你尋一處庵堂,你落髮修行去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家奸妃多妖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家奸妃多妖嬈 我家奸妃多妖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2章 同僚之情餵了狗?

9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