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嚴軻偷偷的來了

第1005章 嚴軻偷偷的來了

嚴鍩想起了大哥的囑咐,雖然不理解,但是還是對秦六月說道:「沒,沒什麼事情。我一會兒還有點事情,我就先出去一趟。」

秦六月看著嚴鍩。

這是嚴鍩第一次撒謊騙她。

明明就是有事,可是為什麼還要說沒事情呢?

不過,這是嚴鍩的自由。秦六月不會強求。

只要嚴鍩願意對她說實話,她就願意聽。

只要嚴鍩不肯說,她便不會問,她會尊重嚴鍩的決定。

嚴鍩抬起手腕看看時間,已經有點如坐針氈了。

秦六月看到嚴鍩這樣,也不忍心了,說道?:「你有事情你就先走吧,這邊我會跟其他人打招呼的。」

嚴鍩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點點頭:「也好,一會兒你幫我跟文南解釋一下吧1」

說完這句話,嚴鍩頓時起身離開了座位,帶著自己的保鏢和助理,速度消失。

旁邊的葉二夫人不經意的問道:「嚴小姐這是有事情?」

秦六月微笑著回答:「是啊,她忽然想起來有點小事情忘記處理了,所以就先去忙會兒了。你也知道,小鍩繼承了家裡的不少產業,跟我這樣的閑人是不同的,總是會有這樣那樣的事情,需要她來拍板決定的。沒關係,我們吃我們的,她如果餓了,回頭再給她準備一些食物就好了。」

葉二夫人和其他的貴婦們紛紛頷首說道:「是啊是啊,嚴家大小姐可是很忙的,我們都能理解的。」

秦六月微笑著跟大家含笑點頭致意。

秦六月轉頭看看宗漓又沒在座位上,這個小皮猴又竄哪裡去了?

秦六月倒是不擔心宗漓的安全。

在這裡,還沒人敢對宗漓怎麼樣的。

更何況,她的這個女兒啊,可是個小人精。

最懂得察言觀色,最懂得施展自己的小魅力了。

秦六月對宗漓如此放心,卻沒有想到宗漓此時此刻,正跟晉北黎家的黎老先生坐在一起下棋。

宗漓手執黑子,黎老先生手執白子,兩個人正在花園的角落裡殺的正開心。

宗漓抓著棋子,苦著臉,托著下巴抓耳撓腮,想了很久,終於頹然的將棋子一丟:「我認輸。」

黎老先生頓時微笑了起來,抬手摸摸宗漓的頭頂,一臉的驕傲表情,說道:「你已經很出色了!你才不到三歲,就已經這麼厲害,將來長大了,我也不是你的對手了。」

宗漓歪著頭看著他:「真的么?」

黎老先生認真的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你跟你外婆小時候特別像。你外婆小時候就是這麼聰明,小小年紀,就可以跟我對弈棋局。在她五六歲的時候,就跟我互有勝負了。你是她的親外孫,所以你一定會像你外婆一樣優秀的!」

宗漓眨著大眼睛看著他:「老先生,您認識我的外婆?」

「認識啊,因為,你的外婆,是我的女兒。」黎老先生眼神溫柔的彷彿要融化掉一切一般,坐在他對面的宗漓,逐漸跟小時候的黎欣重疊到了一起。

那曾經是他驕傲的女兒啊!

那是他這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的過去啊!

現在看著宗漓越來越像黎欣,黎老先生的心吶,酸澀的無法言喻。

「這麼說,你是我的曾外祖父?可是為什麼媽咪從來都沒有跟我提過?我只有爸爸那邊的曾外祖父呀!」宗漓長長的眼睫毛撲閃撲閃,別提多可愛多俊俏了。

黎老先生臉上閃過一個尷尬的苦笑,說道:「因為我當年做了一些錯事,所以你媽咪暫時不肯認我這個外公。不過,我已經知道錯了,我正在努力的改正,正在努力的彌補,爭取在我離開這個世界之前,獲得你媽媽的正式認可。」

「哦。」宗漓宗氏乖巧的點點頭:「原來如此。媽咪脾氣那麼好,還會生您的氣,看來您真的做了讓媽咪無法原諒的傷心事。所以,我也幫不了您什麼忙了。」

黎老先生沒有忽略掉宗漓狡黠的眼神,忍不住失笑了起來,這個小東西,才多大點啊,心眼就這麼多,真是跟她姥姥是一模一樣的小壞蛋啊!

「那我們拉鉤說好了,你不要告訴你媽媽,我們已經偷偷見過的事實好不好?」黎老先生笑眯眯的說道:「這樣,我就可以偷偷教你下棋了。」

宗漓想了想,然後點點頭:「好呀!」

宗漓的想法很單純。

她一定要盈葉紹海!

要各方面都碾壓葉紹海!

另一邊,嚴鍩急匆匆離開了宴會,直接去找嚴軻。

嚴鍩按照嚴軻留的地址直奔過去,一開門的時候,鼻端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氣。

嚴鍩的心,頓時咯噔一聲,頓時急切的沖了進去:「大哥!」

裡面馬上有人過來打招呼:「大小姐,您來了!您快過去看看吧,大少爺受傷了!」

嚴鍩的臉色驟然一變,手裡的東西直接甩給別人,大步走了進去,一推卧室的門,就看到嚴軻正靠在床上,身上穿著白色的襯衣,手腕上掛著點滴,胸口的位置已經包紮過,捆著厚厚的紗布,臉色蒼白的可怕。

嚴軻受傷這種事情,實在太出乎嚴鍩的意料了。

因為,嚴鍩從來都不相信無所不能的大哥會受傷!

嚴鍩眼淚當時就掉下來了,三步並作兩步就沖了過去,聲音都帶著顫抖:「大哥,你怎麼會受傷?是誰幹的?我去找他算賬!」

嚴軻卻是抬手止住了嚴鍩的話,直接問道:「你沒有告訴六月我的事情吧?」

他在受傷之後,最關心的,依然是秦六月是否知道他的事情。

嚴鍩心底一陣酸楚,慢慢坐在了一邊,搖頭說道:「沒有,我沒有告訴她。可是,大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好端端的怎麼會受傷?」

嚴軻聽到嚴鍩的回答,卻是鬆口氣,溫柔的看著嚴鍩說道:「沒事,沒什麼,已經沒事了。」

嚴鍩眼神一閃,隨即彷彿明白了什麼,直接問道:「大哥,你受傷,是因為六月嗎?是不是項二叔他們要對六月動手?而你為了六月……」

嚴軻只是微笑,並沒有否認。

嚴鍩的眼淚一下子掉了下來,一下子握住了嚴軻的手,含淚說道:「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大哥,算我求你了,你放棄六月吧!放過她,也放過自己!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大概就是撮合你們在一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你家老婆超凶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你家老婆超凶的 總裁,你家老婆超凶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5章 嚴軻偷偷的來了

8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