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黑心藥房

第516章 黑心藥房

沐雲槿與花纓一路說笑往街市走去,另一邊,楚厲與黃炎,剛進了南庭國皇宮天牢。

雲連傾恰好也在宮內,碰見楚厲與黃炎后,索性與他們一起去會會楚清這個『老友』。

天牢內,楚清被單獨關在死囚間,雙手雙腳皆被鐵鏈禁錮,就連腰上,都被纏了幾圈的鐵鏈,整個人此時披頭散髮,衣衫破舊,模樣狼狽,往昔身為皇子時的矜貴氣息,蕩然無存。

三人來到死囚間的門口后,都沒有進去,只在外面看著裡面的楚清。

楚清似也感覺到了,慢慢的抬起頭來,見到門外站著的楚厲后,一雙眼內,滿是陰毒之氣。

「這不是堂堂宸王殿下么?」雲連傾瞟了眼楚清,奚落出聲。

他可是記得,之前在風月崖時,自己因為誤入沼澤地失去功力,當時的楚清,可把他貶得一文不值,更是要取了他的命。

現在這賊人就在眼前,他自然要報復一番。

「呵……」楚清輕呵一聲,眼下這情形,他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費盡心機從北塞密牢里逃脫時,他以為是他命不該絕,是老天爺特意給他一次重生的機會,可他哪裡知道,這次重生的時間,竟會如此短暫。

現在,除了自嘲,只剩自嘲。

命這個東西,他認了。

「你還有臉笑,你說你這種人,逃出了那密牢,不找個荒僻之地躲起來隱居,反而製造瘟疫,毒害無辜百姓,老天不收拾你,還能收拾誰?」雲連傾不屑道。

「少廢話,要殺要剮隨便。」楚清根本聽不進去這些話,對他來說,讓他隱居在山林里苟且活著,倒不如死了痛快。

楚厲聞言,倒是扯了一抹笑出來,「你和容岷果真是難兄難弟,死之前的話都是一個路數。」

「那你想如何?」楚清直視楚厲,眸中殺氣沸騰。

「不如你和容岷一樣,自我了斷,如何?」楚厲的話,說的雲淡風輕,彷彿在說一件極小的事情一般。

楚清眯起眼,盯著楚厲,「我若不呢?」

「你是不是犯賤,非要等我們親自動手么?」黃炎看不過去了,忍不住出聲。

這次抓到楚清,還多虧了暗靈異獸呢,要不然他一人抓起來還有些費勁。

「呵……」楚清又是一聲輕笑。

「若你不要自己動手,本王自然也不會逼你了。」楚厲唇露笑意,話落時,伸手將這間死牢的門打開。

打開牢門之後,楚厲朝黃炎看了眼。

黃炎會意,往天牢外走了過去。

楚清在見到黃炎離開的身影后,忽然之間,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不一會兒,天牢外面的走廊內,有一個腳步聲走來,伴隨著這串腳步聲,還有一些細碎的聲音。

這些聲音越走越近,在楚清聽來,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你可知,孤山城瘟疫,死了多少人?」楚厲看向楚清。

楚清聞言,只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

「瘟疫爆發了五日,一共死了三十二人,還有一百七十五人正在喝葯續命。」

楚厲話落,盯著楚清,語氣越來越沉,「所以,本王準備了三十二份禮物給你。」

說罷,黃炎從一側走出,打開了死牢的門,將手裡提著的一個籃子,扔到了楚清的腳邊。

剎那間,從那籃子里,爬出一條條手指長短的紅蛇。

楚清見到這紅蛇,眸露幾分驚恐,難以置信的看向楚厲,「楚厲,你……」

「在天聖大陸時,雲槿曾被這種紅蛇咬傷,遭了不少的罪,今日本王正好看看,這小紅蛇究竟有多厲害,能傷了本王的雲槿。」楚厲輕笑。

「嘶……」

楚厲說話之間,那些餓了幾天的小紅蛇,已經迅速的爬上了楚清的身體,楚清悶哼一聲,臉色越來越青。

「這紅蛇的毒牙已被拔掉,雖然還有餘毒,可毒性並不深,短期內並不會毒掉你的命,所以你既然不要選擇自盡,那就在這裡,好好的享受這份大禮吧。」雲連傾幸災樂禍的出聲,看著楚清渾身顫抖,想要甩掉紅蛇的樣子,覺得格外的好笑。

「走吧。」楚厲懶得看下去了,往天牢外走去。

黃炎和雲連傾本想看一會兒的,見楚厲走了,兩人也跟了上去。

在三人走遠一些后,死牢內忽然傳來楚清的痛嚎聲……

……

沐雲槿和花纓兩人在街市上走了一會兒后,經過一家藥鋪,花纓正準備買一些人蔘片和一些干藥材,於是便和沐雲槿一起進去。

藥鋪里,正有兩名男子在問葯,為首一名男子身著錦繡長衫,手持摺扇,仰著下巴一副紈絝子弟的模樣,另一名男子似乎是他的小廝,正在和掌柜說話。

「小兄弟,你說的葯,可是禁藥啊,我這藥房不敢賣。」掌柜面露為難,小聲的對著小廝開口。

話音雖輕,可沐雲槿和花纓卻都聽了進去。

禁藥?

兩人對視一眼,思緒全然落在那紈絝子弟身上。

「掌柜的,你就別在我們徐少爺面前打哈哈了,你這裡賣那種葯,還是張少爺告訴我家少爺的,你少廢話了,趕緊把那溫柔香,賣給我家少爺。」小廝敲了敲櫃檯的桌子,警告掌柜。

掌柜聽到張少爺三個字后,會意一笑,連忙朝那徐少爺掬了一禮,「原來是張少爺的朋友,那請稍等,小人這就去拿。」

徐少爺輕哼一聲,收起摺扇,「快去,要是壞了老子的好事,老子把你這藥房都燒了!」

「是是是。」掌柜的連忙離開。

在掌柜離開后,那小廝殷勤的走到自家少爺身旁,露出笑臉,壓低聲音,「有了那個葯,少爺今夜一定能把那玉純姑娘給辦了!」

「那小賤人先前威脅本少若是對她不軌,便要報官,今日本少爺只要把那溫柔香給她喂下去,保准她乖乖求著本少爺恩寵!」徐少爺冷笑一聲,仿若已經得逞一般。

一旁,沐雲槿聽到那小廝提起玉純兩個字后,微愣了一下,不知是自己敏感了還是怎樣,竟然想到了剛才那位玉純姑娘。

可不管是不是剛才那位姑娘,眼前這紈絝子弟買了葯,不是去做什麼好事的。

花纓此時輕拍了一下沐雲槿的肩膀,爾後身形一閃,往掌柜剛才離開的方向竄了進去。

那徐少爺和小廝閑聊完后,往沐雲槿這裡看了過來,隨即摸了摸腦袋,細想了一下,剛才明明記得是兩個女人的,怎麼就剩一個了,難道是看錯了?

想著想著,徐少爺忽然注意到了沐雲槿曼妙的身姿,以及她傾城的容顏,頓時眼前一亮,視線對著沐雲槿上下打量。

「妙啊,妙啊,這可是個人間極品啊。」徐少爺感嘆一聲,爾後朝著沐雲槿這裡走近。

沐雲槿感知那徐少爺走近,下意識的皺了皺眉,怎麼來藥房買個葯,還能遇到這種破事,怪不得楚厲不讓她隨便出門。

「姑娘,看你有些面生,你不是這皇城本地人吧?」徐少爺走到沐雲槿的身後,話落後,深深的吸了口氣,聞著沐雲槿身上透散出的淡淡花香。

沐雲槿不理,招呼前面一個小葯童準備一些人蔘。

「姑娘,你要買人蔘?正巧我家裡有幾支千年人蔘,極為滋補,不如你跟我回去,我送你一支,如何?」徐少爺走到沐雲槿身側,身體倚在櫃檯上,端倪著沐雲槿的臉。

越看,徐少爺越覺得自己的魂都要飛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美的女人。

而且似乎還是個冷美人,有意思,他喜歡!

沐雲槿見這徐少爺正和自己搭訕,不禁偏過眸去,看向這徐少爺,「你家有千年人蔘啊?」

「對對對,不如你跟著我走吧?」徐少爺激動的連連點頭。

「那可有萬年的王八?那也是個滋補的東西,不如你一同送給我?最好是長的像你這樣的,丑點,猥瑣點的就好,一定大補。」沐雲槿挑眉,笑盈盈的看著這徐少爺。

徐少爺聞言,面上的笑意一僵,沉下臉色,舉著扇子指著沐雲槿,「臭女人,少敬酒不吃吃罰酒,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本少爺的名號,信不信……哎喲!」

話說了一半,舉著扇子的那隻手,硬生生的被沐雲槿給扭碎了骨頭。

「你,你……」徐少爺痛苦的捂著手腕,皺著臉,往身旁的小廝看去,「給我好好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小廝聽聞,剛上前了半步,便被沐雲槿衣袖一揮,袖間帶出掌風,把他扇落在一旁的柱子上,倒地不起。

此時,花纓抓著那藥房掌柜從裡面走了出來,手裡提了一個大罐子,看向沐雲槿,「主子,檢查過了,這裡可都是禁藥,俗稱媚葯。」

「哈,你說我們不就想買個人參嘛,竟然還撞見了一家黑心的藥房,最近幾日,咱們可幹了不少好事了。」沐雲槿勾起唇角,掃了一圈這邊徐少爺。

頓了頓,她抱著雙臂,往那徐少爺看去,「你剛才口中說的玉純姑娘,是哪個玉純?」

「……」徐少爺痛的快暈過去了,加上又看出了沐雲槿不是個好惹的女人,哪裡敢回答她的話。

「啞巴了?」沐雲槿見他不說話,掏出隨身攜帶的匕首,放在手裡把玩。

徐少爺嚇的縮了縮身子,顫顫悠悠的道,「是,是街西的一個賣糕點的女子。」

賣糕點?

真是那個玉純?

「主子,現在怎麼做?」花纓問。

「把這個禁藥,給他們一人灌幾口下去,然後扔到衙門口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冷王的馭獸狂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冷王的馭獸狂妃目錄 冷王的馭獸狂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6章 黑心藥房

9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