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劍拔弩張的父女

第918章 劍拔弩張的父女

「咔嚓。」

門鎖關上,成蹊動作輕緩地換鞋進門。

今天開了一天的會,嗓子眼都講啞了,腰背和脖子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抬手錘了錘脖頸,她轉身就要上樓,靜謐的客廳里,突然響起了成景延如閻王般的嗓音:「等等。」

家中只亮著玄關處的一盞燈,客廳方向是徹底黑暗的。

冷不防地有了人聲,還是成景延的聲音,她禁不住打了個寒顫,扭頭望黑暗中看去。

下一秒,屋內大亮,成景延就坐在沙發上,將手中的開關遙控器放下。

他穿著一身暗藍色的冰絲睡衣,默不作聲地站了起來,走進廚房,片刻後手里端著一個燉盅出來。

將燉盅放在餐桌上,嘴上是命令的口吻:「把這吃了。」

成蹊正欲說她很飽,開完會還在公司和員工們一起吃了披薩,但見閻王爺冷峻的面容,她把話爛死在肚子里,什麼也沒說,繞到餐桌前坐下。

拿起燉盅旁邊的勺子,她很輕地說了聲謝謝,沒去瞧他半眼,埋頭一個勁地喝湯。

早點吃完,早點上樓。

成景延拉開正位上的椅子坐下來,雙手合十壓在桌上,就這麼默不作聲地看著她喝湯。

喝到一半,他突然開口:「把安鼎賣了吧。」

遞到唇邊的勺子停住了,她將勺子里的湯喝完,鎮定地說:「不賣。」

接著,又繼續喝湯,實則心裡早就產生了扔下湯勺走人的念頭。

成蹊的脾氣其實並不倔,至少在朋友、在員工面前算是特別和善,並且讓人極具安全感的一個女強人。

然而在成景延面前,也不知是被成景延壓迫多了,亦或是DNA鑒定的結果之後,讓她心境起了變化。

成景延越是希望她做的事,她越是不願意去做,而成景延不想讓她做的事,嘿,她還真就死磕到底了。

她不可能關掉安鼎回到成氏,在父女關係被揭穿的那刻,他們就回不去了。

可在成景延看來,這就是倔,這就是非要把他氣出毛病不可。

眸子是不變的強硬和嚴峻,他不給她絲毫商量的餘地:「你是想自己賣,還是我幫你?」

話一出,成蹊當即就噎著了。

咳了兩下,她轉頭直瞪著他,將湯勺一扔:「不賣,你別逼我!」

不管安鼎將來前程怎麼樣,只要她還有一口氣在,她就一定不會讓安鼎倒下。

也許對成景延來說,安鼎就是一個賺零花錢的小生意,做不做都不影響。

但是於她而言,安鼎就是她的尊嚴,就算她倒了,安鼎也決不能倒,她不要一輩子都活在成景延的光環籠罩之下,不要一輩子都依附這個男人而活。

聽她用上「逼」這個字眼,成景延一番用心良苦統統被曲解。

睡鳳眼迸發著犀利的冷光,他大聲道:「你才別逼我!成蹊,你要是不把安鼎賣了,我明天就把安鼎所有的公司裁掉,我看你還怎麼辦下去!」

成蹊一整天在公司面對靳喬衍的攻擊已經身心俱疲,回到家還得面對成景延,她受夠了。

頃刻爆發,猛地拍桌站起來:「你裁!我把話撂這,安鼎在,我成蹊在,安鼎沒了,我成蹊也就沒了!除非你用繩子把我五花大綁,否則你攔不住我!」

說罷,一推身後的紅木椅,椅腳在地面摩擦發出刺耳的「嘎……」聲。

狠狠地剜了眼成景延,她轉身朝樓上走去。

被成蹊威脅,成景延更是盛怒了幾分,猛地拍桌:「站住!」

成蹊不聽,繼續往樓上走。

他扭過頭,看著那個身影,再次怒斥:「我讓你給我站住!」

回應他的,是成蹊重重的關門聲。

望著空了的餐廳,成景延雙手牢牢地捏拳。

片刻后,手上突然泄力,閉上雙眼,無力地靠在椅背上。

他其實更想說的,是看見她這麼累,他會心疼,他不希望她活得這麼累,更寧願她像從前那樣,什麼都不知道,該吃吃該喝喝,再不行,就像現在有錢人家的千金一樣,拉上行李箱,帶上相機,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遊,當所謂的網路紅人,掙自己想要的零花錢。

可他卻說不出口。

是什麼時候開始,他們的相處,是要一戰戰兢兢開始,劍拔弩張經過,甩臉發火結束?

這種僵持的關係,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成蹊關上房門,習慣性地把鎖給反鎖上,站在門前好一會兒,確認成景延沒有跟上來,才鬆了口氣,轉身走了進去。

床鋪一如既往的乾淨整潔,桌面上放得亂七八糟的文件也通通碼放整齊,電腦旁的萬重山也澆了水。

看著卧室又恢復乾淨整潔,她緊繃的精神才稍微放鬆了些。

踢掉鞋子撲進柔軟的大床,抱著抱枕,暗道這個家裡,還是保姆最好,每天都替她將卧室整理得乾淨整齊,回來一看特別放鬆。

抱枕似乎洗過,有一股家裡常用的柔順劑的香味,聞著特別舒服。

躺在床上,本想回憶今天會議上說過的話,看看是否需要補充,腦海里卻蹦出來了成景延盛怒的模樣。

一個激靈,她連忙從床上坐起來,胳膊上的雞皮疙瘩全打開了,心中騰升起一陣害怕。

對成景延的恐懼,已經在心裡紮根,成了條件反射了。

她一定要離開!

如是想著,房門突然被人敲響,腦海里成景延的面容仍舊散不去,聽見敲門聲,當即冒出一聲冷汗,警惕地看著房門,沒有回應。

如果是成景延,他有備用鑰匙,會直接開門進來。

抱著抱枕的手悄然縮緊,望著緊閉的房門,她努力地平穩呼吸。

忽然,門外傳來趙雅莉的聲音:「小蹊,是你回來了嗎?我是奶奶。」

聞言她立刻扔下抱枕,快步走到門前打開門。

睜著一雙大眼睛,她看著門外白髮蒼蒼的老人:「奶奶,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

趙雅莉腿腳還算利索,看著她,抬腳往她的卧室里走。

嘴上說:「你也知道這麼晚了,怎麼才回來,公司有這麼忙?」

見趙雅莉要進來,她側身,順手攙扶著趙雅莉的胳膊。

反手把門關上,扶著趙雅莉坐在卧室的沙發上。

回答道:「最近有點忙,不過都處理得差不多了,忙過這陣就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道總裁深深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霸道總裁深深寵目錄 霸道總裁深深寵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8章 劍拔弩張的父女

9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