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當年的舊事

第二百六十三章 當年的舊事

蕭春雪在見夏剛這麼說,神色里雖然有一些尷尬,但還是接受了他的好意:「那就拜託你了。」

儘管不知道夏剛是什麼來頭,但他通身的氣派,還有說得那麼隨意,就表明了他並不是在吹牛,他找的律師一定很厲害。

突然之間,她的亂糟糟的心就定了,在蕭軍提出要走的時候,她冷不丁的說:「軍子,三嬸當年的遺物,還留了一些,你抽空拿回去吧。」

蕭軍有些怔住,沒想到蕭清雪會突然說起這個,下意識的問:「在哪兒?」

「在三嬸停屍的那個破屋子。」蕭春雪仰著頭,看著站起來的蕭軍,諷刺的笑了笑,甚至還有一些憤怒。

屋子裡很安靜……

蕭海像是知道什麼,不想摻合,很快把婷婷抱起來,說:「走,舅舅沒給你帶禮物,咱們去旁邊超市買糖去。」

夏剛是一個外人,不好參與,也跟著出去了。

「你媽為什麼死的,我不相信你不清楚,可是他一出車禍,你就迫不及待趕回來要給他治病,你還真是蕭家大孝子啊!」

蕭清雪的語氣變得尖銳起來,對於蕭軍趕回來給他爸治病這件事,極為不滿。

蕭軍苦笑了一下,說道:「我回來也是想查清楚我媽當年病故的真相。」

「你真的想查當年發生了什麼?查出來,你又能做什麼?」

對於蕭軍的回答,蕭清雪並不滿意,攥緊了微微顫抖的手,慢慢地紅了眼圈,「三嬸的病,就是一場小小的風寒感冒,再怎麼樣都不應該會死的。」

蕭軍聽了,更加確定她知道什麼內幕了,站在那裡,十分耐心的等待下去。

「三嬸就像我親媽一樣,在她最絕望痛苦的時候,我幫不上她什麼,我看著她的病一天天加重,什麼都做不了。」

蕭清雪的神情有些恍惚,像是透過蕭軍,看著那個纏綿病榻的可憐女人,「我只能幹坐著,陪著她,聽她吐苦水,她說,那個男人的心,臟透了……」

蕭軍聽著,忍不住問了聲:「她說的,是我爸嗎?」

「還能有誰?」

蕭清雪反問了一聲,又說:「她心愛的男人做的這種事情,太讓人絕望了,軍子,你懂這種感覺嗎?明明她知道葯有問題,可她還是……」

「等一下,你說她知道葯有問題,是什麼意思?」蕭軍心裡打了一個突,緊盯著她。

「字面上的意思,不過,那時候她都病糊塗了,我不知道她說的是不是說胡話,也沒有證據,儘管我是信的,我覺得三叔就是個狼心狗肺的男人。」

蕭清雪啐了一口唾沫,嘆道:「但,我相信沒用,還是那句話,沒證據。」

她說的是大實話,蕭軍無法反駁。

悶了片刻,蕭軍說:「我還是想查一下。」

「軍子,不管你是真想查,還是假想查,肯定都不會有結果的。那麼,給你媽報仇,就只要袖手旁觀,不要再管你爸死活,就行了!」

蕭清雪的語氣變得凌厲,逼視著蕭軍,大有「你敢不聽,就揍你」的氣勢。

這個樣子的堂姐,讓蕭軍很熟悉,也更親切。

可他只能搖頭,說:「那個女人用我爸的命來挖坑,我想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我也想看看,她究竟是要搞什麼鬼。」

蕭軍的話,讓蕭清雪的怒氣一滯,火氣慢慢收斂,目光在他臉上停留片刻,才說:「那行,你心裡有數,不要被仇人利用就行。」

「我心裡有數的。」蕭軍笑了笑,又提醒:「清雪姐,你自己小心,對外跟我撇清關係,免得被牽扯進來。」

「你不用操心姐的事,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蕭清雪說著,揉了揉眉心,眼裡帶了幾分陰霾,厭惡的說:「那女人仗著錢多,在蕭家收買了不少人,你去老蕭家的一舉一動,都會有人給她打小報告的。」

蕭軍無所謂的說:「這一手,她當年不就是這麼玩的,要不然,我能在爸爸還活著的時候,被送孤兒院?」

對老蕭家那些人,他沒抱一點指望。

蕭清雪接著說:「她不僅收買蕭家用人,還捐錢修了蕭家祠堂,還給蕭家弄了一個助學基金賬戶,凡是蕭家子弟求學,都可以獲得跟學費相等的助學金。她的聲望在蕭家很高,你要是說她的壞話,肯定要被群起而攻之的。」

「我沒事跟蕭家人說什麼?」蕭軍這樣說著,唇角不由自主勾起一絲冷笑。

他來這一趟,就沒打算跟蕭家人接觸,今天也是適逢其會,救了蕭海的兒子。

然而,就算他對蕭海的兒子有救命之恩,剛才蕭清雪提到他媽留下的遺物,蕭海就立馬避嫌躲了出去。

倒是蕭清雪,對他們母子還有幾分真情,才跟他說了這一番話。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蕭軍跟夏剛來到街上的時候,路燈都亮了起來,他們也沒有打車,就沿著街道,往醫院的方向走去。

夏剛沒話找話的說:「剛才喝的酒,是雲城本地產的吧?這種酒的味道很香,入口之後,卻有一種澀和苦,這樣的味道,很有些特別啊。」

蕭軍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別東扯西拉了,想問什麼,直接問吧。」

夏剛嘿嘿一笑,就直接問了:「清雪姐剛才跟你單獨在屋裡說了什麼?跟伯母的死因有關係嗎?」

蕭軍把剛才清雪姐說的話,跟夏剛說了。隨後,他就讓夏獨自去蕭家老宅取他媽留下的遺物,還給畫了一張圖。

夏剛問:「你不去?」

「我去醫院,不然,要是我去蕭家老宅,就會打草驚蛇了。」

說著,蕭軍皺了一下眉頭,又道:「有可能蕭海已經通知了那個女人,會有人先一步去取遺物,你得抓時間。」

「不會吧,你剛救了他兒子一命啊!他不能這麼狼心狗肺的吧?」夏剛愕然。

「老蕭家沒幾個有良心的,我媽生前幫過不少老蕭家的人,但是誰記得呢?」

蕭軍臉上浮現諷刺的笑容,在他不多的兒時記憶里,他媽對老蕭家那些人都是巴心巴肝的好,可,有用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不娶扶弟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不娶扶弟魔目錄 重生之不娶扶弟魔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三章 當年的舊事

9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