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052.動容

第262章 052.動容

咔嚓——

楚平秋的肩胛骨被靳子躍削斷,半截刀刃扎入體內,但是他也僅是額頭微微滲汗。

「怎麼,打不動了嗎?」楚平秋此刻異化狀態已經達到80%,胸膛內禁錮著肉色心臟,透過一根根胸骨,能夠感受到血泵在瘋狂地榨取。

正常的異鬼不可能擁有這種體制。

他體內寄生著一頭怪物。

靳子躍試過無數種化學試劑。

麻醉、麻痹、神經毒素等,統統發揮不出作用,液氮等急凍道具作用也有限,穿甲彈、激光等武器,都難以真正在他身上造成傷害。

楚平秋渾身浴血,異鬼的血脈在瘋狂的修復他的軀體,斷開的肌肉群延展出無數肉芽,交纏著組合在一起,重新化作他的軀體。

「怎麼樣,不可思議吧?」楚平秋有些得意的咧嘴,「真正利用異鬼血肉合成的無限再生肉體,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識?」

他的話提醒了靳子躍,兩個月前,那個被作為實驗對象的女孩,正是承受著異鬼與人類融合的痛苦。

「托你的福,實驗最終成功了,不過並非用於人肉再生,而是用於異鬼和人類融合,最終成為混血種,一個介於人類與異鬼之間的新生種族。」楚平秋介紹。

「當然,僅憑實驗製造出來的人與異鬼適配基因是遠遠不夠的,必須有命辭加成,我有【勝券在握】,自然是當仁不讓的成功者。現在,就讓你感受一下,肉身不滅的力量。」

靳子躍沒有回復,長刀一崩,盪開身形,輕微地喘息。

撤。

他腦海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再糾纏。

「想走嗎,順便一提,我們下一階段的實驗室靈魂方向,你的小女友已經在我們的研究名單上了。」楚平秋似乎洞察了他的心思。

靳子躍露出凶光,咬牙,雙頰因為用力嘎吱響。

「無論如何,你都無法戰勝我。一個人不需要有多強的殺傷力,無敵的肉體就足以成為令人聞風喪膽的超級兵器。」

楚平秋伸出右手攥成拳:「讓我再感受一下,你在絕望下無謂的掙扎吧。」

他說罷,猛然升空,骨質的尾巴控制平衡,雙翼展開,就像一條游弋於天幕的龍。

一眨眼,楚平秋就已經從高空俯衝,像奪命的猛禽,骨刃從手背亮出,朝靳子躍臉上砸落。

靳子躍後撤,長刀掄轉,崩劍劈劍豎劍,金屬奏鳴聲密集如鼓點,且戰且退,才勉強遏制住對方的沖勢。

「古語有云,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你拿什麼戰勝我!」

楚平秋一改往常被動防守的姿態,豪情大發,進攻起來更不顧傷勢,寧可和靳子躍以傷換傷。

「你看看這是什麼?」楚平秋身上命辭波動釋放,活躍的頻率釋放著哀傷的情緒。

他換下【勝券在握】,身上的命辭是【髀肉復生】。

「帝王命辭的威壓下,這個小玩意根本不敢反抗,多了無限修復的能力,哪怕你上一秒把我打得半死,下一秒我照樣生龍活虎。」

他一邊說著,一邊掃出重拳。

靳子躍長久爆發,體力不怠,被他抓到後撤慢了一拍。

破綻!

楚平秋猛地彈射出去,一拳未果,接連數刃,兩手連切,靳子躍倉皇格擋。

「死吧。」

他盪開靳子躍格擋的長刀,一骨刃劈下去。

三水正好從遠處的樹林趕回來,肩上扛著假寐傅尋,望見當頭一刀,心臟猛地漏了一拍。

劈斬從頭貫穿,刀痕從額前直至肋骨。

楚平秋興奮加大了力度。

突然,他發現手腕一滯,靳子躍的手依舊穩穩地抓著他的腕。

反常的危機感使他太陽穴突突直跳。

再次回過神,靳子躍的傷痕已經完全癒合。

「你!」楚平秋詫異得望著他,卻發現對方身上的命辭波動再次徹底釋放。

【埃身碳氣】製造的塵埃之體,完美規避了他的骨刃傷害,同時——

螢藍色的光澤覆蓋在楚平秋和靳子躍表面,輕微的翁鳴聲開始響起,楚平秋髮現自己的身軀已經完全被藍色熒光覆蓋。

「這是……」他微微張嘴,卻完全沒有關於這種命辭能力的知識儲備。

靳子躍漠然地把手按在他肩頭,【埃身碳氣】的最終能力,塵粒化!

所有含碳元素的塵埃粒子,終將完全解離。

楚平秋驚駭地發現,自己和靳子躍的身軀,都如同沙畫一般,一點點的剝落、脫離,他手指關節已經隱隱露出裡面的森森白骨。

不,連白骨都在分崩離析。

發光的粒子越來越多,如同幻滅的泡沫。

「這是什麼力量!」楚平秋驚愕萬分,看著自己的半截身體在消失,想要掙脫靳子躍的手,卻被他死死箍住,「放開我!要死也別帶上我!」

靳子躍冷冷地說:「既然肉身無敵,那就和你無敵的肉身一起化做塵埃消失吧。」

「等等!等等!」楚平秋慌亂中口不擇言,「我還有你想知道的秘密!我可以透露給你!和你要找的人有關!傅沁,傅沁是吧?是組織!是我身後的組織乾的!」

靳子躍的表情第一次有些動容。

「『天火計劃』。她和這個計劃有關!」楚平秋額頭滿是虛汗,第一次覺得消失的感覺近在咫尺,他察覺到靳子躍的遲疑,不由得透露更多的消息。

楚平秋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慢慢恢復掌控。

「你是組織的人?」靳子躍察覺到什麼要素,瞪著他,逼問道。

「靳……子躍……」三水喃喃地自語。

靳子躍發現她的眼中有些走神,怔怔地念著名字,彷彿在回憶著什麼。

【埃身碳氣】的波動正在擴散,高頻活動的波段,上下起伏,宛如無形的波,干涉著大腦思維。

三水彷彿進入隧道,透過光,迷濛的聲音傳來:

「你土豆都燉爛了,就不能拿捏好火候?」

「說了多少遍冰箱里不要放腐乳。」

「冰箱里的食材怎麼還沒有處理掉?」

「我的唇釉呢?你藏哪去了?」

一個女孩的聲音,稍微帶著點詰難,但又充滿生活的氣息。

這不是三水的記憶,卻彷彿很久很久之前,隔著幾個世紀般的久遠,隱約中,這種對話又那麼真實,彷彿自己都可以感受到聲音主人佯怒中的嬌嗔。

我是怎麼了……三水臨心有些難以置信。

靳子躍心底暗嘆不妙,【埃身碳氣】的命辭波段,還是保留了原主人的記憶。

他來不及反應,卻發現身前一股滔天巨力襲來——

「去死!」

楚平秋瞅准機會,一掌猛地推開靳子躍,接著展翅掉頭,身體飛速修復,朝著愣神的三水臨心俯衝而去。

「不要!」靳子躍突然喊道,忍著內臟翻湧的巨力,渾身肌肉爆發,朝著少女狂奔而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異常命運見聞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異常命運見聞錄目錄 異常命運見聞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2章 052.動容

96.43%